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九集 紫极神光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八十一锤

    “荣荣。你干什么呢?”奥斯卡随手关上门。

    宁荣荣转身向里面走去,奥斯卡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不修边幅的样子了。脸上的胡子刮的很干净,头发也梳理的非常整齐,一身淡金色的七宝琉璃宗标准服饰,更加衬托出他那英俊的容貌。

    尤其是他那双令女孩子也要嫉妒的大眼睛,更令宁荣荣不敢对视。

    几步追上宁荣荣,奥斯卡从怀中摸出一包东西放在桌子上。

    “刚才我路过你这里,看到你房间的灯还亮着就过来了。这么晚还不休息?”

    宁荣荣背对着奥斯卡,道:“我马上就要睡了。”

    奥斯卡加入七宝琉璃宗后,宁风致直接就让他入了内门。要知道,内门中绝大多数都是七宝琉璃宗的直系弟子,只有特别出色的外籍魂师,才有可能进

    当宁风致当着众多门人宣布奥斯卡直接进入内门时,在他身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嫉妒和羡慕的目光。

    “以后你可不能老这么晚睡了。对身体不好,而且,老是晚睡容易老哦。”奥斯卡戏谑的说道。

    宁荣荣道:“我才十四岁,老什么老?”

    奥斯卡听了她地声音不禁愣了一下。宁荣荣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地态度对他说话了。听上去。她今天地态度明显有些不对。

    “荣荣。你怎么了?情绪不好?”奥斯卡低声问道。

    宁荣荣没有回答。本来她已经鼓足了勇气。可是当她看到奥斯卡本人地时候。心中地勇气不知道为什么又瞬间降低了。到了嘴边地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看宁荣荣没有开口。奥斯卡不禁皱了皱眉。轻叹一声。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这是我给你带来地一点吃地。吃了再睡。都是很好消化地点心。”

    抬起手。想摸摸宁荣荣地长发。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留恋地看了宁荣荣美好地背影一眼。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当宁荣荣听奥斯卡说是特意给她来送食物地时候。眼中噙着地泪水再也忍耐不住。

    “奥斯卡。”她突然大叫一声。

    奥斯卡吓了一跳,停下脚步,当他刚转过身的时候,一阵香风已经扑面而来。宁荣荣如同乳燕投怀一般,猛的冲入他的怀抱之中,紧紧的搂住了他地腰。

    在短暂的吃惊之后,奥斯卡才逐渐反应过来。虽然宁荣荣已经答应和他交往,但这些日子以来。两人还从未像现在这样亲密过。

    软玉温香抱个满怀,那种感觉是难以形容的舒爽,反手搂住宁荣荣的娇躯,奥斯卡的心跳不受控制地迅速加快。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绝色美女投怀送抱。

    奥斯卡可不是什么君子,他心中立刻升起各种奇异的念头。

    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了,因为扑入他怀中的宁荣荣娇躯正在轻微的抽搐着。

    胸前的湿润逐渐扩大。

    “荣荣,你怎么了?”奥斯卡有些心疼的问道。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宁荣荣那如绸缎一般顺滑的长发,轻声问道。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宁荣荣哽咽着说道。

    奥斯卡展颜一笑。心道。原来这丫头是让我感动了,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微笑道:“来到七宝琉璃宗,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我最爱的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我早就没有了父母,但现在上天却把你赐给了我。如果我还不知道珍惜,岂不是愧对了上天地美意?”

    奥斯卡本来是劝慰宁荣荣地,可谁知道,他话还没说完,宁荣荣却已经放声大哭,抱着他的手也变得更紧了。

    感受着宁荣荣的伤痛,奥斯卡有些茫然失措了,先前心中的绮念荡然无存,但他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怎样安慰宁荣荣才好。

    “荣荣。别哭。你哭的我心都碎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宁荣荣地哭声渐渐收歇。紧紧搂着奥斯卡的腰,让自己的身体完全埋在他的怀抱之中,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几乎是嗫嚅着说道:“你知道么?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刚开始的时候,奥斯卡还没有听清,当宁荣荣再次重复一遍的时候,他顿时如同受到了雷击一般,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双手捧住宁荣荣的娇颜,让她抬起头来。“荣荣,你说什么?”

    奥斯卡地声音有些颤抖。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地爱着一个人,可是,宁荣荣却说出了这样的话,让他如何承受?

    宁荣荣银牙紧咬,她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出说出事实,未来只会让奥斯卡更加痛苦。闭上双眼,她强忍着内心地剧痛,道:“我说,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对不起。”

    “对不起?”奥斯卡呆呆的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荣荣,你知道么?以前我很少刮胡子,对于其他的一切,我从来没在乎过什么。哪怕是弗兰德院长说我是天才,我也懒得修炼。我只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走过这一生。”

    “直到我认识了你。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不可遏止的喜欢上了你那如同精灵一般的容颜。曾经的你骄横跋扈,尽管是那时,你在我心中的影子也从没淡化过。只是我告诉自己,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是一个堂堂的大小姐,而我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魂师。”

    “就在我尽可能的想从心里把你的影子抹去的时候,你却开始改变了。在大家的帮助下,你不再像以前那样。你开始变得温柔,变得更加惹人怜爱。你身上的毛病在渐渐消失,而你的影子,在我心中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当那一天,你对我说,愿意和我暂时交往的时候,你知道我是怎样的心情么?哪怕是拿一百块魂骨来换,我也绝不会交换那一刻的感觉。我以为,我的春天来了。”

    “为了将来能和你在一起,为了能得到你父亲的认可,我开始拼命的修炼。我以前最喜欢睡懒觉,可从那天开始,我几乎从来没有睡过,每天都在不断的修炼中度过。哪怕再孤独,再痛苦,只要我想起你的笑靥时,所有的痛苦都被我轻松的踢出。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或许是我贱吧,每当你遇到危险,我能挡在你身前的时候,我都觉得是那样的幸福。”

    泪水,顺着奥斯卡脸庞流淌而下,他渐渐松开了捧住宁荣荣面庞的双手,一步步缓缓向后退去。他眼中流露的不是悲伤,而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光芒。

    “你别说了。奥斯卡,我,我……”

    奥斯卡笑了,那是嘲讽的笑,并不是嘲讽宁荣荣,而是嘲讽他自己,“我真的好傻。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身为七宝琉璃宗的千金大小姐,你又怎么会和我这么一个穷小子在一起。我就算再努力,也永远不可能达到和你相同的地位。未来,你是七宝琉璃宗的宗主,而我呢?什么也不是。我真是太傻太傻了。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明知道不可能,你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机会?为什么?”

    听着奥斯卡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吼,宁荣荣猛的抬起头,她的双眼已经因为哭泣而通红,同样是几乎用吼的喊出,“因为我也爱上你了。”

    “你说什么?”奥斯卡呆住了,看着宁荣荣那涨红的娇颜,他那绝望的双眼重新升起一丝希望的光彩。

    宁荣荣注视着奥斯卡,泪眼朦胧的道:“是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从没将你当成一回事。尽管你很英俊,但我从小见过英俊的男人多了。可是,我渐渐发现,你是真的对我好。为了我,你可以付出你能付出的一切。这些还不重要,当你开始刻苦修炼,当你在每一次战斗时都很自然的挡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正在被你一点一滴的征服着。那天,答应和你交往,并不是在骗你。因为我想认清,在我心中,你究竟是怎样的地位。”

    “当我们真的在一起,每天都能见到你的时候,看着你一天天因为刻苦修炼而瘦了的时候,我明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你在我心中的身影也正在逐渐变得高大。我发现,我对你的依恋越来越强。本来,我早就应该告诉你,我们不能在一起,可是,我真的说不出口。不是不忍心伤害你,而是不愿让自己从那种感觉中脱离。那种感觉,应该就叫**吧。”

    “奥斯卡,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很多,可你知道我内心中的煎熬么?我不断的告诉自己,等比赛结束后再将事实告诉你。这样不会影响你的修炼。可是,在我内心之中,却不愿告诉你事实,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离开一生中第一个喜欢的男人。你明白么?”

    如果说之前奥斯卡还有些迟疑,此时听着宁荣荣那如泣如诉的悲声,他的心渐渐软化了。

    看着宁荣荣脸上不断流淌的泪水,听着她的倾诉,奥斯卡第一次发现,自己所有的付出并没有白费,这是两人第一次交心,奥斯卡的目光开始变得柔和起来。

    “那你为什么说我们不能在一起?”他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宁荣荣垂泪道:“因为宗门的规矩。你也知道,我们七宝琉璃宗的直系弟子都是辅助系魂师。尽管我们身上有着第一辅助武魂的荣耀,可实际上,我们却永远无法摆脱没有攻击力的缺陷。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向三哥定制那批暗器的原因。因此,宗门规定,所有直系弟子的配偶,都必须是战斗魂师。拥有极其强大战斗力,才能保护我们。如果是别的直系弟子,或许还有通融的可能。但我是父亲唯一的女儿,也是未来七宝琉璃宗唯一的继承人。这条规矩,父亲是不可能为我而通融的。我只能找一个未来能用武力保护我的丈夫。”

    奥斯卡怔怔的看着宁荣荣,“这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因为我是一名辅助系魂师?”

    宁荣荣泪眼朦胧的点头。

    “我们七宝琉璃宗从来都不歧视平民魂师,只要加入宗门,宗门都会以诚相待。可这宗门的规矩,我没有改变的权力。哪怕是将来我成为了门主也不行。

    我知道你对我地好,我也真的喜欢上了你。可是,如果我们再继续下去。将来只会更加痛苦。

    我不想让你沉浸在这痛苦之中。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告诉你还不晚。你才十六岁,你还有美好的前途。

    对不起。奥斯卡。真地对不起……”说到这里。她已经又泣不成声。

    奥斯卡苦涩地看着宁荣荣。这真地能怪她么?

    不。当然不。这并不是宁荣荣地错。当他听到宁荣荣说爱上了自己地时候。他内心最柔软地地方就已经被完全触动了。

    对于他来说。宁荣荣对他是否有感情。比其他所有地一切都更重要。

    “晚了。已经太晚了。尽管我只有十六岁。但在我心中。永远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荣荣。你知道么?你告诉我地已经晚了。我爱你。永生永世。就算海枯石烂也不会改变。”

    奥斯卡那双桃花眼中闪烁着无比坚定地光彩。上前几步。抓住宁荣荣地肩膀。

    “荣荣,看着我。”奥斯卡的声音突然变得平静下来。

    宁荣荣愣住了,抬头看向他。突然间,她从奥斯卡眼中看到了以前从未有过地特殊光芒,这种光芒她只是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决赛前夕从唐三和戴沐白眼中才看到过。

    “荣荣,你听我说。我是不会放弃的。永远也不回放弃。我很高兴。因为我第一次从你口中听你说出喜欢我这三个字。困难摆在我们面前。但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困难未必是不能击溃的。你们七宝琉璃宗有这个规矩,无非就是希望直系弟子能拥有强力的保护。没错,我现在是做不到,我只是一名食物系魂师,但却并不代表着我永远都做不到。荣荣。你愿意等我么?给我十年的时间,我一定去找出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拥有保护你实力的方法。”

    宁荣荣怎么也没想到奥斯卡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看着他眼中执着的目光,她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是那么值得依靠。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点了点头。松开抓住宁荣荣肩膀的手,奥斯卡猛地转过身,将心中所有地不舍全部掩盖在内心深处。“荣荣。我走了。十年,等我十年。十年之后。我要是还没回来,你就嫁人吧。如果我成功了,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十年后,你二十四岁,风华正茂,只要我不死,我就会成功。”

    说完这句话,奥斯卡再没有半分停留,整个人像风一样冲了出去。他不会再留在七宝琉璃宗,他知道,在这里自己永远也找不到真正的答案。他必须走,必须要离开这里。

    到外面的世界中去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食物系魂师就真的不能保护自己地爱人么?

    不,他相信自己能做到。为了心中那份执着的爱,无论如何,他也要做到。

    看着奥斯卡消失的背影,宁荣荣整个人都已经痴了。直到这一刻,她才清楚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可自制的爱上了这个对自己好,肯为自己付出一切的英俊男人。她不舍的让他走,她真的想让他留下来,但她知道,如果那样做了的话,自己和他就真地永远也无法在一起了。

    一声低沉地叹息在宁荣荣背后响起。一只有力的大手搭上了她地肩膀。

    “傻丫头,别哭了。如果十年之内,他真的能够回来。那么,你们或许真的能够在一起。”

    宁荣荣回过身,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出现的宁风致,猛的扑入父亲怀中失声痛哭。

    剑斗罗尘心、骨斗罗古榕静静的站在那里,两大封号斗罗对视一眼,一向寡言少语的剑斗罗突然说道:“假以时日,此子必非池中之物。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如果十年内他不死。那么,十年之后,他必定会给魂师界一个惊讶。给我们一个惊讶。让他去闯吧。”

    宁荣荣身为宗主继承人,她这边出现了这么大的动静,宁风致他们又怎么会听不到呢?三个人早就来了,也听到了宁荣荣和奥斯卡交谈的大部分内容,他们都没有现身,当宁风致听到奥斯卡最后的决定时,他眼中充满了赞赏。

    史莱克七怪,果然没有一个是普通人物,或许此子的天资比不上唐三,但他隐藏在内心中的坚毅,却足以决定了很多事情。

    宁风致没有留奥斯卡,也正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在未来能够带给自己怎样的惊讶。如果那份惊讶足以抵消宗门的规矩,那么,他不介意做他的岳父。

    唐三也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被冲下水潭了。

    两百米高度倾泻而下的瀑布,冲击力有多大,只有真正的体会过才能明白。

    魂力被封印的他,别说在瀑布里面练锤,就算想要爬上那块巨大的圆石也很难做到。整整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唐三在那块光滑无比的石头上海从未站稳过。连一锤也没有挥出。

    每天都是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他才勉强爬上岸休息,精力一恢复,又重新回到瀑布下方做着努力。

    唐三的心性一向以坚忍著称,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失败。

    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他坚信,父亲让自己做的事一定有他的道理。

    在智慧头骨的作用下,唐三开始判断那块圆石的光滑程度,开始判断水流的冲击力。寻找最好的切入点站上石头。开始努力的规避水流的冲击。

    利用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去卸力。

    沉重的铸造锤无疑帮了他,自身重量越大,就越不容易被冲下水潭。

    唐昊一直都在自己轰出的洞中打坐修炼。

    对于唐三的事不管不问。唐三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储存有大量的饮水和食物,足以让两个人坚持一个月。

    所以,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唐三也并没有去采摘果子。

    每当他上来休息的时候,都会分出一些食物送到父亲的洞窟里,摆在父亲面前。

    吃过东西后立刻休息,精力一恢复再重新扑入水中。

    唐昊偶尔睁开眼睛,目光会自然而然的落在唐三身上,眼看着儿子一次又一次的被冲下再爬上,他眼中都会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欣慰。

    傻小子,你知道么?这瀑布对你来说,就是一柄铸造锤。

    它锤炼的,是你的身体。作为大陆唯一的神匠,我要做的,就是将你自身锻炼成一件真正的神器。

    五秒。终于坚持到五秒了。

    到了第五天,唐三在圆石上已经能够坚持五秒的时间。

    到了第五天,唐三在圆石上已经能够坚持五秒的时间。

    虽然他没有魂力的帮助,但是站在石上,他的身体却可以按照鬼影迷踪的特性轻轻律动,来卸掉瀑布的冲击力,尽可能找到那最好的平衡点来承受冲击。

    哪怕是呼吸困难,他也尽可能的多坚持一会儿。

    对于唐三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正所谓万事开头难。最初的坚持无疑是最痛苦的。唐三不但要承受着瀑布的强横冲击,还要承受自身无法施展魂力的痛苦。

    就像一个大人突然变成了小孩子,力量瞬间缩小,总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而五天的时间,正好也就是这个适应的过程。五天以来,不断在水流中受到冲击,唐三对于无法使用玄天功的痛苦逐渐恢复过来,凭借着智慧头骨对他自身智慧的提升,渐渐掌握了方法。

    从第六天开始,他在圆石上停留的时间几何倍数增加,手中的铸造锤也终于可以开始挥舞了。

    在光滑的圆石上发力无疑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但唐三何等聪明,他并没有着急开始练习乱披风锤法,而是先尽可能的适应在瀑布中战力,努力的控制在平衡点上。任由瀑布水流冲刷。

    当唐三终于能够在瀑布下站稳,不会再被冲到水中时。唐昊终于对他进行了第二个指示。

    修炼。修炼魂力。当然,对于唐三来说,就是修炼玄天功。

    唐三一度很诧异父亲地说法。自己地玄天功内力已经被封住了。还如何修炼?可当他真地修炼起来。却发现父亲给自己地封印非常奇特。虽然不能使用玄天功内力。但修炼却并不受影响。

    每当他在虚无地身体里开始修炼。积蓄起来地内力在循环一周后。就会自然而然地融入那火热地封印内部。与自己原本地内力融为一体。

    虽然这样做唐三无法感受到玄天功进步地程度。但在修炼过后。身体恢复地速度明显就会加快。

    所以。唐三从这天开始。每天都以三个时辰进行修炼。自我剩余地时间在瀑布下锻炼。

    噗——

    铸造锤在瀑布中砸出一个不大地水花。循环一周。回到唐三头顶。

    成功了。唐三大喜,不过也只是欢喜了一下,就因为心志不稳,被瀑布冲下水潭。

    今天已经是他来到这里的第十五天。经过不懈的努力,他终于能够成功地挥出乱披风第一锤,在发力时不会从圆石上滑落。

    有了第一锤就有第二锤。随着唐三不断的锻炼,乱披风锤法开始在他手中展现出来铸造锤毕竟不是昊天锤,重量没有那么可怕,而且它自身的重量也能帮唐三稳定在石头上的身形。渐渐的,他地乱披风锤法在瀑布中练习的越来越纯熟。

    从开始的只能溅起一朵朵水花,到后来舞动的风雨不透。在瀑布下就像一个圆形的屏障,不断阻挡着瀑布水流冲击,溅起大片水花。

    铸造锤挥动的次数在快速而稳定的增加着。转瞬间。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轰——

    最后一锤甩出。唐三的身体宛如炮弹一般冲天而起,迎着冲击而下的瀑布直上十米。十米以内,瀑布水流被反击地逆流而上,在他身形地带动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就连那横跨水潭的彩虹,在这一刻也被搅动的紊乱起来。

    那当然不是唐三现在力量所能达到的。而是乱披风锤法的特性。

    一锤强过一锤,一锤地力量叠加一锤。如果不是唐三本身的身体素质极其强悍,但是那巨大的冲击力,就足以将他身上的肌肉全部撕裂。

    当九九八十一锤全部完成的瞬间,八十一次叠加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哪怕他现在不能使用半分魂力,在那一瞬间恐怖的攻击力也超越了他最巅峰的时刻。

    砰——

    力量消逝,唐三在瀑布中的身体被重重地砸入水潭之中,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地兴奋却难以形容。

    三个月。自己终于完成了父亲的要求。终于挥出了第八十一锤。

    现在地唐三,皮肤上洋溢着一层健康的古铜色。身高又增加了几分,虽然头发和脸上的胡子显得很乱,但他那双如同寒星一般的眼睛却仄仄生辉。

    当水流反卷的一瞬间,端坐在石洞内的唐昊已经睁开了双眼,惊喜之光从眼底一闪而过。哪怕作为大陆第一年轻封号斗罗的他,此时也不禁赞叹着儿子的出色。当初,他完成这一步,足足用了半年的时间。而心志坚毅的唐三,在天赋的帮助下,竟然只用了三个月而已。

    从水潭中跳到岸边,唐三一手握着铸造锤,他首先看到的就是父亲的双眼。

    唐昊的目光从儿子身上扫过,经过这三个月的时间,唐三身上的肌肉变得更加清晰,每一块虽然都不是夸张的庞大,但皮肤上都蕴含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以他封号斗罗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其中所蕴含的爆炸性力量。

    “爸爸,我成功了。八十一锤。”唐三有些得意似的向唐昊说道。八十一锤,酣畅淋漓的八十一锤,那种心里与身体的共同逾越令他充满了兴奋。

    唐昊向他点了点头,口中吐出两个字,“很好。不过,你还要做的更好。”

    一边说着,唐昊拿过唐三手中的铸造锤,随手一挥,铸造锤已经如同流星一般冲天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

    不理有些呆滞的唐三,唐昊一只手抓上了身边的一株大树,他的手就像利刃一般切入树身,整棵大树就像是豆腐般直接被斩断。

    唐昊的手动了起来,唐三看到的只有木屑纷飞和唐昊虚幻的掌影。

    要知道,他的紫极魔瞳可已经到了第三重巅峰阶段,以他现在的眼力都看不清唐昊的动作,可见唐昊有多么快。

    当唐昊停下来的时候,他手中又出现了一柄锤子,和之前的铸造锤一模一样,却是用斩断的大树做成的。

    将手中木锤塞入唐三掌中,“接下来,用它来练习乱披风锤法。锤柄断掉的话,你自己做。”

    丢下这句话,唐昊就重新回自己的洞窟去了。又是一句简单的交代,但交给唐三的,却是更加困难的任务。

    刚接过木锤的时候,唐三还没感觉出什么。三个月,他用惯了几十斤中的铸造锤,此时拿着这柄木锤,简直就是轻如无物。

    当他重新下水游向瀑布时,比之前还要轻松了许多,木锤本身就有浮力,而且还那么轻,几乎节省了五分之一的时间,唐三就来到了瀑布下。

    可是,当他登上瀑布下圆石的时候,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在水流巨大的冲击力下,他身体一晃,竟然险些被冲下圆石。

    要知道,这三个月的锻炼,早就让他站在圆石上身体如同钉子**般稳定。突然出现脚步虚浮,他又怎能不吃惊呢?

    很快,唐三就意识到了不对。手中的铸造锤变成了木锤,重量相差巨大。自己原本的重心以及对水流的熟悉都做出了改变。

    重量不一样,想要站稳自然变得更困难。想通这些。唐三立刻明白了几分父亲的用意。

    聪明的他在站稳后没有立刻挥动手中木锤,而是稳稳的站在那里,控制着木锤轻轻挥动着,感受着木锤在水流中的感觉。

    看似轻飘飘的木锤,在水中受到的阻力竟然比以前的铸造锤还要大。它本身的轻受到了水浮力和冲力的双重影响,令唐三控制起来更加困难。

    当唐三感觉到可以重新站稳的时候,他开始再次用出了乱披风锤法。

    第一锤、第二锤还能正常坚持,只是不顺手而已,可到了第三锤的时候,木锤本身的脆弱在破水幕之时刹那断折。一柄木锤,废了。

    从这一天开始,唐三进入了第二阶段的锻炼。

    他没有内力,无法将内力注入到木锤之中来保护它,他能做的,就是对力量尽可能的掌控,控制木锤在不断加力的情况下不被水流冲断。不被自己的力量挥断。

    骤然加大的难度并没有让唐三退缩,反而令他的精神更加集中起来,更加艰苦的特训开始了。

    九个月后。

    刺耳的咆哮中,巨大的水幕冲天而起。这一次顶起的不再是部分瀑布,而几乎是宽达十米的全部。瀑布下,那腾空而起的身影全身都闪烁着古铜色的光辉,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金子一般闪闪发光。

    八十一锤,唐三已经忘记了这是自己完成的第几个八十一锤。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