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九集 紫极神光 第一百三十三章 锤法大成,杀戮之气

    坠入水潭,感受着周围包裹自己的清冽,他尽可能的放松着自己的身体。他知道,对自己来说,也只有这短暂的放松时间而已。接下来,不知道父亲又会给自己怎样的修炼方法。

    握在他手中的,已经不是和铸造锤一样大的木锤,而是锤头横截面直径两米的超级大木锤。而这样巨大的木锤后,锤柄却只有人手臂粗细。

    可想而知,如果只是正常讲木锤举起,或许锤柄都会在重量的作用下直接断裂。可唐三就是凭借着力量的巧妙控制,用它完成了瀑布下的八十一锤。

    那是多么巨大的水流冲击力啊,如果不是这样巨大的锤子,他又怎么可能让整个瀑布瞬间反卷十米呢?到了这时候,他的乱披风锤法已经练到了极致。

    正如唐三所料想的那样,当他回到岸边时,父亲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当他准备上岸的时候,面前出现了父亲那只粗糙的大手。

    短暂的呆滞后,唐三伸出右手,与父亲相握。唐昊猛一用力,唐三的身体已经破水而出,落在他面前。

    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一年了,唐三明显变得高大了,已经接近十六岁的他,完全是成年人的体型,还是高大的那种。他长得也越来越像年轻时候的自己了。虽然还不到十六岁,但他脸上那份刚毅却是二、三十岁的普通男人也无法拥有的。

    刚毅、果决、坚忍不拔,昊天宗直系子弟所拥有地优秀素质都能在他身上清晰找到。

    对于儿子的成绩,唐昊很满意。尽管他不会表露出来。

    不需要唐昊动手。唐三已经主动将手中的超大号木锤扔到一旁,“爸爸,接下来用什么?”

    一年的时间,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特训,也能明显感觉出在这种特殊训练之中自己的提升。对于力量的应用,唐三现在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掌控着自己每一分力量的走势。

    出了水潭。哪怕是身边再细微地力量波动也无法瞒过他地感觉。哪怕是一根草叶。在没有魂力地他手中也能成为杀人利器。

    唐昊抬起手。指着水潭另一方地瀑布。“今天你休息吧。明天开始。只要在你修炼地时候。我不希望看到瀑布能够直接落在距离水潭三十米以下地地方。乱披风锤法可以正着用。也可以反着用。就像当初你抵挡疾风学院那个风笑天地疾风魔狼三十六连斩一样。”

    唐三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唐昊。“爸爸。我不明白。”

    唐昊淡然道:“一切地训练。都是为了让你更好地掌握昊天锤。更好地使用你地力量。但如果永远是以外物练习。你将永远无法真正感受到昊天锤能带给你什么。所以。从明天开始。在瀑布下你用地锤。就是你自己地昊天。可以使用魂力。让我看看。你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

    一边说着。唐昊抬手在唐三左肩上一点。唐三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转了过去。紧接着。一直灼热地大手已经贴上了他地背心。浓重地灼热气流透体而入。顷刻间冲入他丹田之中。还没等唐三反应过来。丹田内地内力已经像是火山喷发一般奔涌而出。

    大力下压。唐三不自觉地在唐昊地掌控中坐了下来。

    “宁心静气,修炼魂力。”简单的八个字,是唐昊给唐三的指示。原本以为真的可以休息一天的唐三再没闲暇去想其他,立刻抱元归一。引导着体内骤然奔涌的内力按照玄天功地路线运转起来。

    玄天功本是一种温和的内力,可此时却突然变得狂暴起来,在唐三的略微引导下,宛如决堤洪水,冲刷着他那坚韧无比的经脉。

    内力入体,唐三感受良多。首先他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精神力对内力的控制。在庞大的精神力作用下,虽然奔涌而出的内力冲击力巨大,但他还是能够勉强控制。其次,他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经脉地变化。

    虽然已经一年没有承受全部内力地流转。可自己的经脉却像是被拓宽了。而且变得坚韧无比。任由那庞大地内力怎样冲击,也必须要循着经脉的轨迹而行。

    瀑布下的冲刷。是对唐三整个人的锤炼,身体、经脉、心志、精神。一年的枯燥,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提升。

    破裂的声音不断在唐三体内响起,那并不是经脉被冲破,而是阻隔被打开。短短三个周天运转下来,唐三的奇经八脉中,包括原本已经打通的,竟然通了六脉,只有任督二脉依旧坚守壁垒。

    六脉贯通,更加庞大的内劲加入进来,熔炉般的感觉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唐三自己带给自己的。

    其实,连唐昊也不知道,这一年在瀑布下自身没有内力的冲击中,唐三原本吃下的三种仙品药草也完成了与他身体彻底融合的过程。

    “八角玄冰草”、“烈火杏娇疏”以及“望穿秋海棠”终于与他身体彻底融合。

    如果按照正常修炼,这至少是需要十年缓慢吸收才能完成的。虽然三种药草的吸收不会给唐三内力带来巨大的突破,但却令他全身经脉、骨骼和肌肉的柔韧程度变得极其可怕。每一处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正像唐昊计划中的那样,唐三本体正在朝着被打造成神器的道路走去。

    所有的灼热最后在背心处凝聚,再反卷而回,那最后凝聚的终点,正是外附魂骨八蛛矛所在之处。作为能够进化的魂骨,随着唐三自身的提升,八蛛矛也在不断的进化着。

    原本的一天变成了七天,唐昊也足足在自己儿子身边守护了七天。七天的时间,唐三身上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天唐三体内涌出一层灰色物质。第二天,灰色物质凝结成片状,开始逐渐脱落。露出里面粉白的肌肤,在肌肤下,唐昊看到了淡淡的红蓝两色流转。

    而到了后面几天,唐三全身上下变得越来越莹润,甚至有一层淡淡的宝光从体内流淌而出。外界的一切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唐三这前所未有的突破是一年压迫带来的。

    唐昊当然不是简单封印了他的魂力。这种压迫魂力的做法,乃是昊天宗才有的手段。在四、五十级这个阶段使用最为合适。本来唐昊是准备压制唐三两年时间的。

    可没想到,给他两年的任务,唐三一年就完成了。

    唐昊知道,如果再继续压制下去,或许会产生反效果。

    所以才在今天帮他解开了封印。

    这种压迫后爆发的方式,每个人一生都只能使用一次。

    唐昊选择的,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整整用了七天时间,唐三身上的魂力波动才变得稳定下来,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唐昊从儿子眼中看到的是平和的目光。

    “爸。”唐三看向父亲。

    唐昊突然一掌向他拍出,唐三不敢阻挡,任由父亲一掌排在自己胸膛,将自己远远的送入潭水之中。

    “好好洗洗你自己。”唐昊的声音从岸边传来,“你的魂力已经达到了五十级的瓶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哪怕唐昊想要故意让自己变得平静一些,可还是压不住语气中那份惊喜。

    五十级,没错,现在的唐三,魂力已经达到了五十级瓶颈,只要再获得一个魂环,那么他就可以进入到真正的魂王层次了。

    一年,短短一年的时间,从四十二级到五十级。唐三今年还只有不到十六岁,在整个魂师界的历史上,这也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唐三虽然也感觉到了自己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但如果不是唐昊说出,他也无法相信自己进步的程度竟然会这么恐怖。一年八级,就算是他这样的天才也绝不敢想。要知道,魂力越往后修炼,就越困难。

    简单的洗干净了身体,唐三重新爬上岸边,他第一句话就忍不住向父亲问道:“爸,我真的已经五十级了?”六脉贯通他是知道的,但魂力这样巨大幅度的提升,那种跳跃的感觉他还是充满了兴奋。

    唐昊点了点头,“我的感觉不会错的。你已经五十级了。不过,你不可自满。越往后,修炼的难度就越大。五十级到六十级是一个关卡,当初我用了五年的时间来完成。我希望你在二十岁之前,能够突破六十级的界限。之后的道路走起来才会更加容易。”

    “是。”这一次,连唐三都看得出父亲情绪的变化,虽然依旧是在教导自己,可父亲脸上那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十六岁五十级,还拥有两块魂骨。现在就算是六十级的魂师,也未必能够战胜唐三。

    “小三,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决赛最后关头你抛出八蛛矛碎片的手法,是你的自创魂技么?”唐昊突然问道。

    唐三愣了一下,挠了挠头,道:“算是吧。”他总不能说,那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技巧。从某种意义来看,唐门绝学到了这个世界,就都可以算得上是他的自创魂技。

    唐昊点了点头,道:“你那些技巧很不错,不要荒废了。从今天开始,你晚上在瀑布下练习昊天锤,白天可以自行安排。”

    唐三忍不住道:“爸爸,我已经五十级了,不去寻找一个合适的魂环么?”

    唐昊淡然道:“忘了大师对你的教导么?他的十大核心竞争力之一,不是提出,魂师在达到瓶颈后就算不获得魂环,自身魂力也会不断积蓄,当获得魂环后就会显露出来。你现在有不需要战斗,为什么要急于获得魂环?”

    唐三点了点头,道:“我听您的。”

    魂力提升到五十级,也就相当于玄天功提升到了第五重的边缘,内力增强,以前一些无法修炼的暗器手法已经可以修炼了。唐三从未忘记自己前一世付出了一生的暗器。从这天开始,按照唐昊所说地那样。他白天开始修炼玄天功和暗器,晚上练习昊天锤。修炼玄天功的过程,就算是休息了。

    此时的唐三,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似乎永远也不回停歇。

    “你真的想清楚了?”教皇静静的看着面前跪倒在地的胡列娜。

    胡列娜坚定地点了下头。“陛下。如果我不能再有所突破地话。恐怕迟早会被唐三赶上。为了武魂殿。我愿意冒险。”

    教皇比比东地脸色柔和了许多。“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做地。你已经十分出色了。到那里去锻炼。哪怕是你。也很有可能回不来。像邪月和焱那样去死亡峡谷修炼。不也是很好么?”

    胡列娜摇了摇头。“不。陛下。死亡峡谷虽然危险。但它却无法真正带给我死亡地感觉。我知道。您一直让菊斗罗大人在暗中保护着我们。不真正体会到死亡地气息。以我地天赋。恐怕以后无法和唐三相比。”

    比比东淡然一笑。“已经过去两年了。你还是忘不了那次地失败。”

    胡列娜注视着教皇地双眼。“老师。您不是说过。失败是成功之母。如果我忘记了失败、忘记了耻辱。那我又怎么对得起您地教导?我希望这次我去那里。您不要派任何人保护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

    此时地她。脸上没有半分妖媚之色。有地只是无与伦比地坚定。

    比比东伸手将胡列娜从地上拉了起来。“孩子,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武魂殿未来的希望。好吧,我同意你前去。但你要记住,必须活着回来。不论是作为武魂殿教皇,还是作为你的老师。这是我给你的任务,也是对你的要求。明白么?”

    注视着比比东那绝世美眸,胡列娜眼中多了几分什么,用力的点了下头,“老师,我会地。”

    教皇比比东抬起手,手上一枚戒指光芒闪耀,当她掌心反过来的时候,在她手中已经多了一枚白色的头骨。

    “将它吸收之后再走。”

    胡列娜骤然一惊。“老师。这太珍贵了。”

    比比东脸色一沉,“再珍贵地东西也要使用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原本那块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更适合你。却便宜了唐三他们。三块魂骨的损失对武魂殿打击也很大。但是。在我心中,你们三个却比魂骨更加重要。这块头骨同样也很适合你。不比那块智慧头骨差。拿着吧。”

    胡列娜没有再矫情,珍而重之的接过教皇的赐予,她的双眼已经湿润了。

    教皇沉声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提醒你。如果你单独遇到唐三,切忌不可和他动手。虽然你地实力在他之上。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正好克制了你的能力。你对他,没有任何机会。你也不需要将他当作对手。这个人,我迟早会解决的。就像他父亲一样。不将唐昊这个心腹大患解决,我们的计划实行必然会遇到麻烦。”

    “是,老师。”胡列娜低下头,恭敬的答应着。可在她那双妖媚的大眼睛中却流露着不甘的神色。

    她永远也无法忘记,最后关头,唐三面带微笑,在昏倒之前抛出破碎八蛛矛时的情景。正是那一击,令他们失去了魂骨,也失去了冠军。成为了武魂殿的罪人。

    唐三,你等着吧,你赐予我地耻辱,我一定要用你地血来回报。

    恢宏的瀑布带着蓬勃水汽从天而降。

    剧烈地轰鸣声不断从瀑布下方响起。如果有人站在岸边,看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一定会吃惊的合不拢嘴。

    整条二百米落差的瀑布,此时正展现着极其诡异的一幕。瀑布最下方五十米处,竟然完全断掉。落下的水,全部在五十米以上四散奔腾,化为大片的水幕从远处倾泻。

    令下方整个水潭都不断被水滴打出片片涟漪。

    在那大片的水幕之中,隐约能够看到一个宛如蛟龙般的身影,就站在瀑布正下方,身体不断的旋转之中,一柄黑色小锤在他手中上下翻飞。

    每一锤挥出,空中泄落的瀑布都会上升几分。五十米的距离正在不断的提高。

    六十米、七十米、八十米、九十米。水幕之中,隐约能够看到那恐怖的黑光像黑龙攀升般顶起瀑布。

    恐怖的一幕还在继续,当瀑布被冲击上升到一百米的时候。突然之间。瀑布下那道身影瞬间停顿,所有的动作都化为最后一点,就那么硬生生的停在了那里。

    所有的黑光在这凝聚的一刻爆发。

    轰

    “黑龙”冲天而起,倾泻而下的巨大瀑布在那一刻竟然四散飞扬,再也无法凝聚,二百米落差的瀑布,就在那一瞬间,从视野中完全消失。庞大的黑龙发出一声强烈的嗡鸣,似乎是在咆哮,又像是在展现它恐怖的威势。

    唐昊静静的站在水潭边,看着眼前这恢宏浩然的一幕,脸上流露着满意的神情。令瀑布逆流消失,他自问,在自己二十五岁的时候,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而自己的儿子却做到了。

    那扶摇直上的黑龙,始作俑者正是唐三。

    两年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过去,在第二年的修炼中,唐昊一直都没有带唐三去获得第五魂环。而唐三自己也发现,魂力增长的速度明显减缓了。

    或者说,后面没提升一级需要提升的魂力变得更多了。因为没有获得第五魂环,他也不知道现在魂力能达到多少级,但可以肯定,不会超过五十三级。

    到了五十级以后,每年能够提升两级,就已经是非常快的速度了。

    到了七十级以后,一般魂师数年都未必能提升一级。可见后期修炼的难度。

    尽管在第二年魂力提升速度大降,但唐三却在这一年中彻底熟悉了自己的昊天锤,尽管没有一个魂环存在,可昊天锤在他五十级的魂力操控下,已经可以产生出极其恐怖的攻击力。眼前这一幕,正是乱披风锤法九九八十一锤最后的爆发。

    论武魂的辅助能力,无疑是七宝琉璃塔为尊,论攻击力,剑斗罗尘心的那柄圣剑没有其他武魂能及。但如果轮霸道、论力量、论爆发力,昊天锤却当仁不让的可以坐上头把交椅。

    否则昊天宗又凭什么被称为魂师界第一宗门呢?

    尽管没有魂环附加的技能,但昊天锤却依旧可以被魂力注入。它依旧是神器一般的存在。

    两年前,特训开始之前,唐昊就曾经问过唐三,问他最大的缺陷是什么。

    那时候,唐三的回答是爆发力,瞬间爆发的攻击力不足。

    而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迎刃而解。

    尽管唐三的昊天锤依旧只有那么大,但在乱披风锤法,或者说是在唐三瞬间注入的魂力增幅下,现在它所能产生的爆发攻击,已经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

    更加可怕的是,当昊天锤与唐三的唐门暗器结合之后,只要唐三的精神力锁定了对手,除非对手精神力远超于他,并且精通瞬间转移之类的能力,否则就只有硬碰一途。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

    轰

    停止的瀑布自此坠落,猛的砸在立于圆石的唐三身上,可唐三站在那里,却像是钉在了那块圆石上似的纹丝不动。脸上甚至还流露出几分享受的神情。沐浴在这巨大的瀑布内,吐气开声,浑厚的玄天功在他体表布下一层淡淡的白色罡气。

    身形一闪,唐三已经从圆石上飞跃而出,手中的昊天锤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数十根蓝银草凭空下击,抽在水面上。唐三借力飞腾,身体直接落在了岸边唐昊身旁。

    当唐三腾身过来的时候,唐昊脸上的表情已经回归严肃。当他看到儿子平稳的落在身边,淡淡的说道:“觉得自己很强,是么?”

    唐三挠挠湿漉漉的头发,“爸爸,我明白,我不会骄傲的,我一定会继续努力。不过,我最近感觉再练习乱披风锤法已经很难进步了。”

    听着儿子的话,唐昊心中不禁一阵无奈,自己的教训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这聪明的小子堵了回来。乱披风锤法还想怎么进步?已经练到极致还能如何进步?除了昊天锤本身没有魂环附加的影响之外,唐昊自问,单纯在这套锤法中。自己也无法做的比儿子更好。

    “乱披风锤法就练到今日为止。小三,我问你,你觉得你地实战能力如何?”唐昊问道。

    唐三想了想,他本想说还可以吧。但想到父亲强大的实力,还是改了口,“还差得远。”

    “那你知道差在什么地方么?”唐昊继续问道。

    唐三愣了一下,他本身说出差得远是有些自谦的,此时被父亲这样一问,顿时回答不出来。

    唐昊似乎也没想听唐三地回答。继续说道:“从理论上来说。大师无敌。他对你们教导地方法非常正确。给你打下了坚实地基础。从你拜他为师之后。成长地十分迅速。也进行过大量地实战。实战经验还是有一些地。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但是。你却还差了实战中地神髓。”

    “神髓?实战地神髓是什么?”唐三赶忙问道。父亲就算在封号斗罗中应该也是数一数二地人物。他地话虽然不多。但每一句教导都令唐三受益匪浅。此时赶忙聚精会神地聆听。

    唐昊沉声道:“何为实战?真正生死相搏地战斗才能称之为实战。而在你所经历地实战中。大部分却都是比赛形式。并没有遇到多少生命危急。人。只有在面临生死考验地时候。自身潜力才会被彻底激发出来。不断地在死亡边缘挣扎。才能叫真地拥有实战能力。你地头脑和实战控制力都不错。但却缺少了一样东西。最纯粹地杀气。感受我地气息。”

    话音一落。唐昊地瞳孔骤然收敛。刹那间。一股极其冰冷地气息骤然从他身上冒了出来。这股气息似乎并没有什么爆发力。可当它切实地将唐三笼罩在其中时。唐三顿时有种如坠冰窖般地感觉。全身每一根寒毛都竖立起来。

    冰冷、森然、邪恶、恐怖。强大到令人颤抖地庞大杀气就像狞恶地巨兽一般迎面扑来。唐三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所有地一切似乎都在这无比庞大地杀气中变得迟钝了。甚至以他那拥有紫极神光地紫极魔瞳都不敢和唐昊对视。

    更令唐三吃惊地是。他身上流淌而下地水珠似乎也变得迟缓了。渐渐地一滴滴水珠凝结成了一串串冰珠。挂在他身上。

    杀气实体化?这是唐三脑海中冒出的一个形容。大师曾经对他讲过,当一个人的实力达到极其恐怖的境界时,他的杀气甚至能够达到实体化程度。从无形到有形。但这种程度就算封号斗罗里也是凤毛麟角。冰冷的杀气如同潮水般退去,唐昊的声音将唐三从震惊中唤醒,“感觉到了么。这就是杀气。你是不是很想问,杀气有什么用?杀气其实影响的主要不是对手。而是自己。它可以让你将生死置之度外,可以让你最大程度的发挥出自己地实力,甚至是超水平地发挥。它甚至可以让你的出手速度更快。拥有强烈地杀气,就证明你曾从死人堆中爬出来,曾经经历过太多生死挣扎的边缘。哪怕是面对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你也不回有丝毫胆怯。杀气是气势中的一种。它在某些方面,可以与勇气划等号。或者说,杀气是勇气的升华。”

    唐昊对杀气的阐述无疑是有些偏激的。但他却让唐三清晰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爸。那就请您教导我该如何拥有杀气。”唐三目光坚定的看向父亲。

    唐昊摇了摇头,“不。我不能教你。也教不了你。你毕竟是我的儿子。哪怕我释放的杀气再浓重,你也不回相信我会杀你。杀气只能靠自己去领悟和拥有。今天你可以彻底的放松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出发,我带你去真正可以培养出你杀气的地方。”

    听了唐昊的话,唐三不禁有些欣喜。在一个地方待上两年,不停歇的苦练,哪怕这个地方再美,也终究会令人审美疲劳。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父子二人风餐露宿,也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东西。第二天一早,在唐昊的带领下,两人离开了这片水潭,离开了这片山脉。

    唐三知道父亲不喜欢嗦,所以他也没有问唐昊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只是默默跟随在父亲背后。

    经过两年的刻苦修炼,唐三此时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他整个身体看上去就像是他修炼的玄玉手,流露着一层莹润的光泽。一双眼睛光华内敛,如果不仔细看,很难辨别出他那暗蓝色的瞳孔。

    虽然这两年唐三没有刻意去修炼精神力,但他的精神力还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坚毅而执着的修炼不但锤炼着他的身体,也锤炼了他的精神。

    五天后。唐三在唐昊的带领下来到了一片不知名的森林。

    刚一来到这里,唐三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精神力变强之后,他对外界的感觉也明显变得敏锐起来。这是危险的气息。

    唐昊在森林前停下脚步,“马上你就要去真正锻炼实战的地方了。所以,你有必要获得你的第五魂环。这片森林中有适合你的魂兽。”终于要去拿第五魂环了么?唐三心中不禁有些激动。

    获得第五魂环,自己的魂力也将全部体现出来。修炼的第二年,唐三的任脉也已经贯通。现在就剩余一个督脉。

    唐三给自己制定的目标是在六十级之前,将督脉也贯通。到时候,玄天功就能达到另一个层次。

    八脉贯通之后,就可以使用护身罡气了。这可是魂师所没有的。用这个世界的话来形容,应该就是魂力实体化。

    “坐下。”唐昊指了指地面。

    唐三愣了一下。但还是依言盘膝坐下。只是他有些不明白父亲究竟要让自己做什么。

    唐昊没有解释,走到唐三身边,“释放出你的蓝银草,然后用你的心去感受。以你现在的精神力,应该可以感受的到。本来,我不想让你这么早获得这个技能。但你的精神力增强到现在的程度,应该是获得它的时候了。”

    唐三不明白父亲话语中的含义,只是隐约听出,自己眼前要获得的这个魂环似乎是父亲早已经计划好的。

    没有多想什么,他立刻闭上双眼。蓝银草自行释放而出,围绕着他身体缓缓冒出。精神力凝聚,向周围散去。

    蓝银草这种植物,在斗罗大陆再普遍不过。

    很快,唐三就进入了他当初曾经达到的那个境界。周围的蓝银草似乎都在呼唤着他,精神力大幅度增强,令他这种感觉变得格外清晰。

    他甚至能够分辨出每一株蓝银草的情绪。

    思感随着精神力的逐渐释放而延伸,唐三感受到的蓝银草气息也越来越庞大。

    渐渐的,他沉浸在了这种感觉之中。他发现,所有的蓝银草似乎对自己都有一种濡沐的情绪。

    仿佛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在兴奋的向父亲倾诉。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