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集 杀戮之都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狱杀戮场

    来到这里之前,唐三已经知道血腥玛丽是什么了。那就是人血。照这么看来,刚才那个人,应该就是不知道贡献了多少鲜血,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恐怕他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贡献的血腥玛丽多了,岂不是任人宰割?”唐三皱眉道。

    黑纱少女道:“不,您现在所处的是杀戮之都的外城,并不是真正的杀戮之都。只有内城,才是真正没有规则的地方。贡献血腥玛丽苟延残喘的,只能在外城活动,而外城是不允许随意杀戮的。只有那些在地狱杀戮场存活下来的勇士,才有在内城生活的资格,当然,在那里能够获得的享受比外面大,但也会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考验。”

    “这么说,杀戮之都完全是另一个世界,那么,杀戮之都的食物来源又是什么呢?在这种地方,恐怕是没法种植,也不回有人去种植的吧。”唐三一边说着,目光始终落在那黑纱少女身上。他的紫极魔瞳并不属于魂技,自然不会被限制。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他简单的试验了一下。魂骨附带的技能也不会受到这里特殊领域的影响。

    黑纱少女脸色微微一变,“对不起,这个我并不知道。无法回答您。”

    唐三淡淡的道:“那武魂殿是否知道这里的存在呢?如果知道的话,一向自诩正义的他们,为什么不来剿灭你们?”

    他这句话问的可谓毫不客气,但其中却大有学问。杀戮之都虽然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下世界。但父亲既然能够知道,在自己到来时,外面酒馆中还有那么多人,就说明外面并不是没有指导这里的人。

    黑纱少女冷笑一声,“知道又如何?武魂殿才不会对我们有所行动。先不说在这个世界他们能否获得好处。毁灭了杀戮之都,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九五二八号先生,您不要忘记,进入杀戮之都的人,几乎是不可能再出去的。而能够来到这里。都是充满了堕落和罪恶的人类。这里又与外界没有任何关系。杀戮之都就像是一个特殊的监狱,帮着武魂殿看押罪大恶极犯人的所在。您说,武魂殿为什么要将这里毁灭呢?他们恐怕巴不得有更多恶人来到这里才好。”

    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果然和自己判断地一样。这杀戮之都的存在,是建立在武魂殿纵容之上地。不论怎么说,就算这里不能使用魂技,它的实力也不可能与覆盖了整片大陆的武魂殿相比。

    走在路上,两旁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不健康的苍白,更多的是瘦骨嶙峋地存在。

    不用问,这些都是不敢进入地狱杀戮场,而凭借每个月贡献两杯血腥玛丽而苟延残喘的人。

    唐三对于自己曾经喝下地那杯血腥玛丽可谓记忆犹新。他清楚地记得。那一杯至少有接近半斤。每个月两杯就是一斤鲜血。

    一、两个月或许没什么。但在这没有阳光地地方持续如此。身体又怎么可能吃得消。

    唐三心中暗想。或许。这座杀戮之都本身就是在武魂殿暗中支持下地。不然。这样一座城市地食物从何而来?各种物品从何而来?

    杀戮之都地外城。街道两旁都是一些简易地黑色石屋。每隔一段路。才会有一些专门吃饭地地方。不少人排在那里等待着食物发放。感觉上。也就是比乞丐强上一些而已。至于所谓地罪恶乐园。所谓地享乐。根本就无从存在。

    对此。黑纱少女给出地解释也很简单。恶人也分三六九等。只有真正强大地恶人。才能在这堕落地乐园中享乐。至于没用地废物。是无权享受这些地。

    城市比唐三想象中还要大一些。走了足有大半个时辰。唐三对外城有了些认识时。黑纱少女带着他已经来到了一堵城墙前。

    和杀戮之都的外墙相比,这座城墙并不高,最高处也只有十米左右。很显然。在这座城墙之后。就是杀戮之都的内城了。

    城门大开,并没有任何守卫地存在。黑纱少女淡漠的向唐三介绍道:“内城不需要守卫,外城的人只要有胆子进,随时都可以到里面去。当然,到了里面,他们也就必须要承受里面世界的未知数。您刚来到杀戮之都,我建议,您最好还是在外城先生活一段时间。等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在进入内城为好。待会儿进入内城后,请您不要离开我身边五米,否则,我也无法保证您的安全。”

    “和你在一起就是安全的?”唐三有些好笑的说道。

    黑纱少女看了他一眼,露在黑纱外那双并不算很漂亮的严重闪过一道骄傲地光芒,“我是杀戮之王地使者,在杀戮之都,没有人敢于冒犯杀戮之王的威严。在您进入这个世界地十二个时辰内,是新人保护期,有我在您身边,就是对你生命最好的保护。出了这个时间,那么,您就只能生死由天了。”

    还有新人保护期,看来,这杀戮之都果然有着一道自己的系统。

    毫不犹豫的,唐三与黑纱少女一同踏入了内城。

    只是脚步刚一进入到内城之中,唐三立刻就感觉到了与外城截然不同的气氛。

    如果说外城是死寂、冷漠的世界。那么,内城就是奢华、疯狂的世界。各种彩色的光芒随处可见。内城的人数要比外城多的多,和外城的安静截然不同。

    内城之中,极其纷乱。到处都有兴奋的大笑、痛苦的哭喊,还有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放眼望去,左侧的一个角落,一名身材极其高大的壮汉手中正拽着一名丰满女子的头发,下身有力的冲击着。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泄着淫欲。周围围了一群人,却都是给他在助威。

    另一边,三、四个人正在狂殴一名青年男子,唐三眼看着那青年的一条手臂被卸了下来,卸掉他手臂的那个人还抱着断臂大口的咀嚼着。

    “与其说这里是罪恶的乐园,倒不如说是野兽世界。”唐三淡淡的说道。

    在他身边的黑纱少女眼中光芒顿时一边,沉声道:“你是在挑衅杀戮之王的权威么?如果是这样,伟大的杀戮之王必然会将你从这里抹杀。既然来到这里,就只能遵守这里的规矩。”

    唐三不置可否的看了她一眼,“带我去地狱杀戮场。”

    黑纱少女显然对他有些不满,这一次也不再劝说他,而是大踏步的想内城走去。

    内城确实可以说是一个奢侈之都,或者说是糜烂。正像黑纱少女所说的那样,有她在身边,虽然落在唐三身上不善的目光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骚扰他。

    在这里,唐三的心脏不断收缩,在他眼中,看到了太多从未见到过的东西。

    男男女女,在街上随时都能交配,有的甚至在交配的过程中就被杀死。唐三清晰的看到,一名男子正在高潮喷射时,被身下女人口中吐出的利刃划破了喉管。

    而那名艳女身体在痉挛中疯狂的吸食着那男子喉管中涌出的鲜红液体。

    尽管腹中没有任何食物,但唐三还是几次险些呕吐出来。对于这个世界的厌恶感,正在几何倍数的增加着。

    他突然发现,在这座杀戮之都,根本不需要自己刻意去控制,杀意也会不断的奔涌而上。似乎只有通过杀戮,才能释放自己内心中积蓄的戾气。

    正走着,突然,前方有些骚乱。至少有几十个人围在那里,而且其中还不断传出惨叫声。

    一股鲜血猛的从里面冒了出来,围观的人自行闪开一条道路,一道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

    看到这个人,唐三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眼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座罪恶之都、杀戮之城,竟然看到了熟人。

    从人群中走出的,是一名少女。通体黑衣,长发整齐的梳理在背后,用一条绳带系着。手握一柄尺余长,寒光闪烁的短剑。

    一双充满妖异魅力的美眸光芒闪烁。和之前街道上见到的那些艳女相比,她就像出污泥而不染的青莲白耦。

    近乎完美的身材,和以前不同的冰冷气质,无不引人瞩目。

    在她手中那柄光滑如镜的短剑上,一滴鲜血正悄然滑落。那些围观的人看着她,眼中都流露着恐惧的神色。

    没错,这个人唐三认识。两年前,他跟父亲远离喧嚣之前,这名女子还曾经倒在他面前。

    正是当初武魂殿学院战队的中流砥柱之一,武魂殿黄金一代中唯一的女性,妖狐胡列娜。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唐三脑海中第一个念头。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胡列娜身上。

    或许是因为唐三的目光太刺眼了,也可能是他本身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手持短剑的胡列娜一眼就看到了他。

    四目相对,胡列娜先是愣了一下,唐三心中也同样有些惊讶。

    胡列娜自然认不出相貌大幅度改变的唐三,她心中升起的念头是在这龌龊的地方难道还有一个正常人?

    而唐三的惊讶却来源于此时胡列娜身上的凛然杀气,和他一样,胡列娜身上的气息也明显和杀戮之都中这些堕落者不一样,她身上的杀气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那种。

    甚至连眼中曾经的魅惑都已经消失了。

    正在这时,唐三突然感觉到斜刺里一股寒气朝自己扑来,而他正面的胡列娜也突然动了,手持短剑,飞快的扑向自己。

    心中一凛,唐三知道,胡列娜的魂力应该还在自己之上,在武魂殿的精心培养下,她的身体属性就算不及自己也不回相差太多。

    而斜刺里扑来的寒气攻击强度也不弱。

    两面受敌,就显示出唐三的应变能力。脚下飞快后退一步,身体半转,一道毫无声息的乌光已经悄然朝侧面射出。

    叮地一声脆响。令唐三惊讶地是。胡列娜那一剑并不是刺向他地。而是挡在了他先前位置地侧面。正好挡住了一柄寒光硕硕地弯刀。

    侧面偷袭唐三地是一个身材矮小。身穿黑衣地男子。此时。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眉心正中。一滴鲜血缓缓滑落。

    感觉上。这男子就像是被唐三和胡列娜联手击杀地一般。身为旁观者。那名黑纱少女看到了全部地过程。

    胡列娜身上地杀气锁定了那持弯刀地男子。一剑震地对方身体晃动。而唐三手中发出地乌光就结束了他地生命。

    原来。之前唐三因为看到胡列娜停下脚步。距离黑纱少女已经超过了十米距离。

    偷袭者轰然倒地。胡列娜转头看向唐三。眼中流露出一丝异彩。唐三此时已经醒悟过来。因为自己外貌地改变。胡列娜明显没有认出自己。

    两年的时间过去,胡列娜的变化并不大,两年前,她就已经超过了二十岁,而那时候地唐三还只有十四岁。两年过去,唐三不只是因为蓝银草改变了形貌,就连气质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果说,两年之前的唐三锐气十足,乃魂师界新生一代的精英。那么,两年后的他。气息已经完全内敛。如果他自己不说,谁也不回看出,现在的他才刚刚十七岁。

    同时。唐三的身材也变得更加高大了。再加上气质上的改变。别说是胡列娜。就算是小舞骤然见到他,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谢谢。”唐三向胡列娜点了点头。尽管他对武魂殿充满了敌意,但现在的他已经更知道隐藏自己,既然对方没有认出自己,他当然不会傻到露出破绽让胡列娜看出来。

    胡列娜看着走到唐三身边的黑纱少女,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不得不说,她地相貌很美,一点也不比朱竹清、宁荣荣、小舞她们逊色。更多了一份她们所没有的成熟、妩媚。

    “你是新来的?”

    唐三点了点头。

    胡列娜眼神微动,“这里步步危机,还是小心一点为好。看你地样子,似乎也不像是堕落者。”说完这句话,她又深深的注视了唐三一眼,这才向这街道另一端的黑暗中走去。

    “如果你想活下去,最好少接近这个女人。”黑纱少女的声音在唐三耳边响起。她的话语中。明显包含着几分对胡列娜的敌意。

    “为什么呢?”唐三也很想知道胡列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及在这里地情况。对于他来说。同辈中最大的竞争对手无疑就是来自武魂殿的黄金一代三人组。

    黑纱少女道:“这个女人来到杀戮之都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一年内,地狱杀戮场十六战十六胜。对手全部被她虐杀。在杀戮之都,她现在的成绩已经能够排入百名之内。”

    “十六胜就可以排入百名?”唐三有些好奇的道。

    黑纱少女看了唐三一眼,似乎像是在看白痴,“九五二八号先生,看您的相貌也不像是痴人。你以为地狱杀戮场中的战斗和外面世界的大斗魂场一样么?在这里,每一战都是要分出生死地,哪怕是胜利者,在比赛结束之后也很可能受到偷袭。能够保持十六胜地战绩,已经相当恐怖了。准确的说,在这里不会有人是你地朋友。每个人都可能对你心存杀机。哪怕是在你身下娇啼呻吟的女人。”

    “受教了。”唐三淡然一笑。他隐隐已经猜出胡列娜来此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和自己一样的。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有勇气。

    “走吧,前面就是地狱杀戮场了。杀戮之都的核心所在。”

    在黑纱少女的带领下,唐三看到了一个特殊的建筑。建筑呈现为圆形,更准确的说是一个不标准的锥形。下方面积最大,越向上会随之收窄。

    到了差不多距离地面三十米的高度,才保持同样的直径向上延伸,一直到五十米。

    这座地狱杀戮场的占地面积确实不小,和唐三曾经去过的索托大斗魂场相差不多,与天斗城的大斗魂场相比,才要小一些。

    黑色的建筑给人很压抑的感觉,黑纱少女向唐三介绍,这座地狱杀戮场所在的位置,是整个杀戮之都的中心。可见它在杀戮之都的地位有多么重要了。

    “在这里战斗没有规则么?”唐三问道。

    黑纱少女道:“很简单,进去之后,用你自己的身份牌报名。然后等待比赛开始。在等待期间,是不允许动手。每一组进入杀戮场的人是十个。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最后能够活着走出来就行。每一组能够活着出来的人都只有一个。”

    十存一,果然不愧是杀戮之都。唐三继续问道:“那如何才能获得所谓的冠军呢?”

    黑纱少女有些惊讶的看着唐三,“只要你能参加百场比赛,就是冠军。不过,现在地狱杀戮场排名第一的那位,也不过参加了六十七场而已。每参加一场比赛,你的身份牌都会多一场胜利。也就可以在这里多生活一年,可以在内城中随意享乐。当然,你要保证自己在享乐后还能活着。”

    “我想进去看看。”

    黑纱少女道:“观战的资格是贡献一杯血腥玛丽。可以是你自己的,也可以是别人的。只要你不觉得疲倦,进去以后可以一直看。比赛是在不断进行的。只要有人报名,凑齐十人,就可以开始一场。”

    唐三眉头微皱,他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这杀戮之都会对血液如此重视。

    此时,正有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杀戮场,果然像黑纱少女所说的那样,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杯猩红的鲜血。

    心中一动,唐三已经有了想法。大步走向那几名准备入场者最后一人。

    那是一名光头壮汉,赤裸着上身,胸前纹着一个裸女。只不过因为几条纵横交错的恐怖疤痕,那裸女图案看上去不但不漂亮,反而充满了狞恶之气。

    “麻烦把你的血腥玛丽给我。”挡住光头大汉的去路,唐三向对方伸出了右手。

    光头大汉愣了一下,看看唐三身边的黑纱少女,眼中凶光大放。

    黑纱少女有些急切的声音响起,“九五二八号先生,如果您主动挑衅的话,新人保护是不起作用的。”

    这句话不只是提醒了唐三,也相当于是提醒了那个光头。狞笑声中,不知道光头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柄锯齿大砍刀,迎头就朝唐三砍了下去。

    他的动作看上去并不快,但却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那是强烈的魂力波动。

    至少五十级。这是唐三给对手的判断。

    但他伸出的手并没有收回。右掌上翻,做出一个托天之势,掌心中,一股强烈的吸力牵引着对方砍刀的力量向一旁卸去。同时左脚飞快的踏前一步,拉近了自己与光头之间的距离。

    不能使用魂技,正是唐门绝学最好的施展场所,控鹤擒龙结合玄玉手。

    光头壮汉只觉得自己手中的锯齿大砍刀仿佛要不受控制了似的朝一旁滑过,正好被唐三抬起的右手抓住。唐三用力向前一拉。肩头下沉,直接朝着对手胸口处撞去。

    脚踏鬼影迷踪,唐三的速度可谓快如闪电,再加上他空手入白刃抓住对方的武器令对手出现了片刻的破绽,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顿时占据了上风。

    但那光头壮汉的反应竟然非常快,第一时间松开了手中砍刀,另一只手握着的杯子直接朝唐三面门砸来,同时身体飞退,双手架在胸前。

    身体半转,唐三硬生生的卸掉了自己前冲之势,左手一抖,已经将那杯子接入手中,手腕奇异的颤抖了几下,竟然没有一滴鲜血从里面洒出。

    “谢谢。”得到了血腥玛丽,唐三也不多话,转身就向里面走去。

    光头壮汉虽然没有被撞上,但那一瞬间唐三爆发出的力量却还是令他吓了一跳。脸上充满了狰狞之色,但奇怪的是,他却并没有想夺回自己那血腥玛丽的意思。扭头就走,毫不停留。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唐三一边向前走着,口中喃喃的说道。握住锯齿大砍刀的手手腕翻转,手指尖几次巧妙的晃动,那柄大砍刀已经悄然飞出。那么巨大的一件武器竟然悄无声息。此时,光头壮汉已经拐到了另一边街道上,从唐三的位置是看不到对方的。

    但是,那柄锯齿大砍刀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只听一声惨叫阴暗中响起。之后,就再没有了声息。

    “我们走吧。”唐三向有些呆滞的黑纱少女淡然说道。

    “你……”这已经是黑纱少女第二次看到唐三动手了,和第一次相比,这次给她带来的震撼更大。那光头壮汉她认识,在地狱杀戮场,那个光头已经坚持了七场。也就是说,他是从七十个人中杀出来的唯一幸存者。

    感觉上面前这个青年似乎也并不比对手强多少。可杀死对方,却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地狱杀戮场内部。比外面看上去还要简陋。没有任何隔离。外围是一圈圈地看台向上延伸。下面这是一片直径上百平米地巨大空场。此时。观战地人并不算很多。诺大地场地只坐了不足两成。场地内。一声声惨叫正不断响起。一共十个人。已经有七具尸体。就剩下最后三个人在为了生存而搏斗。

    入门地时候。唐三拿着地那杯血腥玛丽被倒入了一个巨大地容器之中。

    “麻烦你。替我报名。我要参加下一场地比赛。”唐三向黑纱少女说道。

    此时。黑纱少女已经不再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白痴。唐三地实力。令她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恐惧之心。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拿着唐三递来地身份牌去了。

    对于杀戮之都。唐三唯一地感觉就是恶心。所以。他不愿意在这里多耽搁哪怕是一天时间。百场胜利后获得冠军。再挑战地狱路。就能够离开这里。他已经决定。战斗就从今天。从现在开始。远远地。他感受到一束关注地目光投向自己。扭头看去。只见那看着自己地人正是胡列娜。

    杀戮之旅。从这一天开始了。在这阴暗地世界中。在这充满血腥和堕落地世界。他不但要获得一场场胜利。还必须要活着走出去。

    进入杀戮之都三天后,唐三杀掉的堕落者就已经超过了三位数。而他参加的比赛。只不过是两场而已。用了三天时间,唐三明白了,在这个地方,真正可怕的不是地狱杀戮场内的敌人。而是比赛结束后,在自己最虚弱时要面对地不断偷袭。

    难怪一年的时间胡列娜也只不过进行了十六场比赛。从此,唐三学会了谨慎、小心和更多的隐忍。

    一个月过去了,唐三在地狱杀戮场中获胜地场次已经增加到了九场。现在敢于偷袭他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但是也越来越强。随着获胜场次的提升,他才知道了另一个规则。那就是每次新的一场比赛中。自己所面对的对手参加地狱杀戮场比赛的次数不能比自己少五次。除非是所有人都比自己少地超过了这个数字。

    一年后。

    冰冷的气息令人窒息。地狱杀戮场内,一共十个人缓缓步入。唐三走在这十个人中的第三位。但他却是另外九个人关注的焦点。

    六十七次参赛。也自然是六十七胜,这是唐三目前的成绩。在整个地狱杀戮场内,比他成绩更好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获得了七十二场胜利的胡列娜。

    每个来此参赛的人,除了继续在杀戮之都生存的权力以外,最为期待地就是百场胜利。有了百场冠军地头衔,就可以永久成为杀戮之都的住民。除了不能离开这里之外,在这里拥有绝高地权威。甚至可以成为杀戮之王的客卿。

    六十七战,唐三手下的任命却早已经超过了千人。不过,近两个月以来,哪怕是比赛结束之后,也已经没有人胆敢偷袭他了。

    并不是唐三不想赶快结束百场战斗,而是因为当他的获胜场次变多之后,敢于在他参与杀戮比赛时出战的人越来越少。往往几天才能凑齐十个人。而且还是地狱杀戮场事先不透露他会参赛具体时间的情况下。

    一年来,唐三和胡列娜成为了地狱杀戮场明星一般的人物。尤其是唐三,只用一年时间就获得了这样的成绩,他已经可以排进杀戮之都成立以来的前十名。

    和最初来到这里时相比,唐三的神色中多了一层阴冷,甚至连身上都释放着一层淡淡的血腥气息。冰冷、嗜血、残忍,早已经成为了他的代名词。

    不是魂力强就能够战胜对手的,在唐三手中,已经死掉过几个魂力超过八十级的对手。没有混迹的魂师,就像是失去了爪牙的老虎。更何况,唐三自身,更是恐怖的像是一座杀戮机器。

    最危险的一次,刚在比赛中毁灭了两名魂力超过八十级对手的唐三虚弱走出地狱杀戮场的时候,立刻被上百人围攻。砍在他身上的刀伤不知凡几。可最后的结局,却是那百人全死。并且尸骨无存。而唐三就那样全身冒着黑气,肌肉翻卷着从死人堆中爬了出来。

    三天后,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再次走入地狱杀戮场。那一天,无人敢出战。地狱杀戮场二十四小时内,一战皆无。他有着普通魂师所没有的唐门绝学,暗器、剧毒、控鹤擒龙、玄玉手、鬼影迷踪。还有着坚实的昊天锤作为武器。唐三没有用过蓝银草。也没有用过八蛛矛。紫级神光也只是在最危险的时候食用过一次。并不是他想要在胡列娜面前隐藏什么,而是他留给自己保命的手段。

    那一次,唐三一战成名,他现在在杀戮之都的绰号是:修罗

    此时和唐三一同入场的九个人,获胜场次当然不可能和他只差五场,因为现在唐三的获胜场次已经领先的太多太多。而不知道是胡列娜特意避开还是地狱杀戮场的安排。从始至终,唐三都没有和她遇到过。因此,两人也都还活着。在这里,胡列娜也有绰号,她的绰号是地狱使者。

    此时,和唐三一同走入地狱杀戮场的九个人,有三个已经在全身发抖,剩下的六个也尽是色厉内荏。当九个人被关入场地之后。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将唐三围在了中央。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杀了唐三,他们说也活不了。

    暗蓝色的瞳孔中,多了一抹血红。冰冷嗜血的杀气,几乎在一瞬间就从唐三身上蔓延出来。闭上眼睛,他似乎有点享受周围这些堕落者颤栗的感觉。

    这一年,唐三的魂力进步很小,只提升了一级。但他相信,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同时战胜一年前三个自己。他也越来越明白父亲话语中的寒意。只有不断在生死边缘挣扎,才能明白实战的真谛。

    怒吼、嘶号,九个声音几乎同时从唐三身边的九个方向响起。那九名对手,同时扑向了唐三。

    猛的睁开眼,唐三看的却并不是眼前的对手。而是在地狱杀戮场观众席阴暗角落处站在那里的胡列娜。

    一年了,凡是有唐三的比赛,胡列娜几乎都看过。

    但她却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男人。从这个男人身上,她甚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并不是因为唐三层出不穷的杀人手段。而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坚毅。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