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集 杀戮之都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杀戮之王

    任何人来到杀戮之都,每天在死亡线上挣扎,都会随之堕落。尤其是男人。因为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每个人都需要缓解的方式。可唐三却没有。战斗结束后,他总会到一间小屋中修炼。走出小屋,他的去处就只有地狱杀戮场。

    不知道有多少艳女想对这位修罗王投怀送抱,但迎接她们的,却只有唐三那冰冷的杀气。

    早在唐三获得二十场胜利的时候,胡列娜就肯定,这个男人和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一样的。为了锻炼自己。

    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哥哥是所见男人中最出色的一个,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结束之后,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唐三也自行加入她心中的行列。而眼前这个男人,是第三个。也是她认为最出色的一个。

    他不会比自己大,英俊的相貌,不为堕落诱惑的坚毅。每一个特质都深深的吸引着胡列娜。

    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往往有很多理由。胡列娜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尽管除了他第一天来到这里时曾经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之后就再无交流。但她还是完全肯定,除了他,自己心中已经容不下任何人。

    胡列娜深深的叹息一声,可惜,他是昊天宗的子弟。出身武魂殿,胡列娜又怎么会认不出唐三手中的昊天锤呢?她甚至颓然想到过,为什么出色的男人都是来自昊天宗。唐三如此,这个九五二八也是如此。

    正在胡列娜脑海中思绪不断奔涌的时候,场地中的唐三动了。

    九个人,从九个不同方向扑来,却没有丝毫打乱他的心绪。身形虚幻般的闪烁,脚下像是安了弹簧一般。唐三的身体在一瞬间就已经闪到了一名之前在颤抖的对手身前。

    下一刻,那个人手中的钢刀就已经嵌入了自己的脖子。

    转身,踢腿,手飞扬。

    无数亮晶晶地光芒从唐三掌中飞射而出。那是一枚枚闪亮地钢针。刺耳地破空声激荡。惨叫声此起彼伏地想起。

    能够从唐三暗器中活下来地。只有三个人。

    不是因为他们能够闪避开唐三地暗器。而是因为他们手中都多了一具之前同伴地身体。准确地说。是尸体。

    两个六十级。一个七十级。也就是两名魂帝一个魂圣。

    如果能够使用魂技。这三个人足以带给只有五十几级地唐三致命威胁。可这里是杀戮之都。经过三大仙草、两大魂骨锻造过地唐三。身体强度不知道比他们高了多少。魂力固然重要。但失去了技巧。魂力并没有绝对地作用。

    那三个人同时动了起来。都是一手提着实体。另一手握住武器。在自身浑厚地魂力作用下。从三个角度冲向唐三。他们地精神。已经完全锁定了眼前这个六十七胜地修罗王。他们知道。胜败在此一举。机会也只有这一次。

    想挡住我的暗器么?好,那就让你们死在暗器之下。

    身体急速旋转一周,没有人看清楚唐三是怎么出手的。九柄薄如柳叶的弧形飞刀就已经从他身上飞了出去。

    唐门暗器排名第八,凤引九雏。

    九柄飞刀,就像是九只振翅高鸣的凤凰。在空中摇摆。

    三秒后,这场战斗停止。唐三的肩膀上,多了一道血痕。那是对手中那名魂圣留下地。可惜,在砍中唐三之前,他的背心处已经多了一柄飞刀。脖子两侧的大动脉也同时被另外两柄飞刀嵌入。所以,他那蓄满魂力地一刀,也只是给唐三留下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

    战斗结束,唐三并没有急于离开。他缓慢的走到先前每一名对手面前,一脚跺下。

    头骨在他的脚下,就像是破碎的鸡蛋一般。而他脚下散发的白光令溅起地污秽不会有点滴沾身。

    以前的战斗告诉唐三,只要对手的头颅没有破碎之前,都不能放弃警惕。为了明白这个道理,曾让他付出了断折三根肋骨的代价。

    一件一件暗器从敌人身上取回,收入二十四桥明月夜。这里是杀戮之都,没有暗器可以补给,他必须要珍惜自己的保命手段。

    胡列娜妩媚的眼眸中闪烁着特殊的光彩。看到唐三甩出飞刀的一瞬间。她的心不禁漏跳半拍,如果不是因为她有特殊地方法看出唐三绝非易容。他一定会把眼前地九五二八和唐三画上等号。

    我爱上的,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我爱上地,究竟是他的容貌?他的实力?还是他所有的一

    六十八胜,这是目前唐三的成绩。距离胡列娜,他又近了一场。

    杀戮之都,黑暗而宽阔的房间。

    那是一张格外巨大的椅子,椅子上镶嵌这蓝、紫两色水晶。这些水晶勾勒成一个鼓楼状的形态。除了这张椅子之外,这里的一切都是暗红色。

    “修罗王又赢了一场。”阴冷的女声在阴暗中响起。

    “我知道。”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那巨椅上坐下。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隐约看出,这个人身材瘦长。

    “伟大的王。我们要不要开始接触他?杀戮之都,已经很久没有真正的强者加入了。”

    “你认为,他是真正的强者么?”端坐在椅子上的高大男子问道。

    “至少在技巧上,他是。修罗王就像是为了杀戮之都而生。他的魂力并不是特别强,但他的种种技巧,却强的可怕。就算是封号斗罗在杀戮之都内,没有魂技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杀得了他。我可以肯定,在修罗王身上,至少有一块魂骨的存在。”

    杀戮之王沉默了片刻,“那你认为,他能否完成百场,挑战地狱路?”

    “完成百场是迟早的事。但地狱路,他恐怕还走不过。”

    杀戮之王冷冷的道:“不用接触他了。”

    “为什么?伟大的王,难道您不希望我们杀戮之都变得更强么?虽然在千年前我们与武魂殿曾有协议。但谁知道哪一天他们就会撕毁协议?”

    杀戮之王冷冷的道:“武魂殿现在没时间来管我们。一个月前,曾经来了一位客人。你记得么?”

    “客人?”

    “是的。就是当世仅存的两位杀神之一。”

    “难道说,修罗王和那位杀神有关系?”冰冷的女声有些颤抖了。

    杀戮之王淡淡的道:“你猜对了。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能够真正威胁道杀戮之都,那绝不是武魂殿。而是这两位杀神。他们,我也不能得罪。你应该知道,通过地狱路的人,在杀戮之都范围内依旧可以使用魂技。而这修罗王,正是两位杀神中最可怕那位送进来的。一切顺其自然吧。虽然我也不愿意再出现一位杀神。但更不愿意承受那位杀神的怒火。”

    冰冷女声倒吸一口凉气,“伟大的杀戮之王,就怕他会给杀戮之都带来什么不可预测的结果。毕竟,每一名杀神出现,都会伴随着一次对于杀戮之都来说的危机。在我们杀戮之都的寓言墙上不是留有那样的训示么?杀神降临,地狱灾难。前几次,每一次杀神出现,都是搅得杀戮之都损伤惨重,如果这次真的又来,我怕……”

    杀戮之王沉声道:“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你不知道的是,不只是修罗王有杀神背景,那个已经获得了七十几胜的地狱使者也同样如此。她是另外一名现存杀神送来的。如果不是如此,你以为我会允许她一直存在么?”

    “伟大的王,要不这样如何?我们安排地狱使者面对修罗王,他们要是……”

    话音未落,两道血红色的光芒已经从杀戮之王眼中喷吐而出,周围的空气明显变得粘稠起来,浓重的血腥味儿四散纷飞,那冰冷女声顿时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尖利惨叫,角落处,一具浮凸有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不要以为我宠爱你就能随便乱说话。通过了地狱路,杀神随时都可以回归杀戮之都。地狱杀戮场的规矩,是拥有五十以上胜场的堕落者不会在同一场比赛中相遇。如果被任何一位杀神知道这样的情况。对于地狱之都,才真正是毁灭性的灾难。在他们的杀神领域中,任何魂师都可以恢复魂技的使用。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对他们妥协么?”

    血红色的目光在空中飘荡,杀戮之王喃喃的自语道:“我只是希望,在正常情况下,他们无法坚持到百场,更无法通过地狱路。否则,两名杀神同时出现。恐怕杀戮之都的劫难也将到来了。”

    大手挥动,一股浓郁的暗红色液体从他面前飞出,在那黑暗之中,他面前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血池,里面都是粘稠的鲜血。

    张口将鲜血吞如腹中,在那黯淡的光芒中,隐约露出了两只獠牙。

    时间在等待和修炼中度过,盘膝坐在自己居住的小屋中,唐三全身不断传来一阵阵冰冷的寒意。庞大的杀气时刻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着,也影响着他。

    来到这里已经接近两年的时间了,距离地狱杀戮场冠军的头衔,只差最后一场比赛。但是,唐三却发现,自己仿佛要崩溃了。

    两年时间,死在他手中的堕落者何止上千,尽管那些人本就都是邪恶、堕落之辈,但是,没杀掉一个人,唐三都会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杀气激增几分。而这些杀气也在无形中不断地影响着他。

    之所以消耗了两年的时间,才逐渐接近了最后的百胜,除了参赛人数的问题之外。更大的问题来源于唐三自己。

    不断上升的杀气刚开始还没有什么,但当唐三在这里杀戮超过百人之后,他就发现,这些杀气开始影响他自身的心志了。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偶尔会流露出嗜血的情绪,可随着时间延长,杀戮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仿佛看到任何生物都想将其诛杀似的。随手杀个人,就像碾死只蚂蚁那么简单。

    所以,唐三除了参加比赛之外,他修炼的主要方向已经不是提高自身实力,而是压制越来越强盛的杀气。幸好他的玄天功乃是玄门正宗内功,本身就有辟邪的效果。他又得到了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自身的精神控制力极强。才没有被那杀戮的念头所控制。

    同时,唐三也将比赛时的杀戮当成了发泄的途径。

    直到不久前,当唐三完成九十九场地狱杀戮场的比赛后,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快要克制不住体内地杀气了。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胡列娜早就已经达到了九十九场胜利,迟迟不进行第一百场比赛的原因。

    在这杀戮之都。用杀人盈野来形容他们两人毫不为过。也正因为这两年他们地崛起,现在敢于在地狱杀戮场参加比赛的堕落者也变得越来越少。更多人选择用以前积蓄的场次生存,比赛场次用尽的,也都以贡献鲜血的方式存活。毕竟,和理科就死相比,苟延残喘绝对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砰砰地砸门声突然从外面响起。唐三压抑地杀气几乎一瞬间就提升了起来。不大地小屋内顿时冰冷凝聚。在杀气地压迫下。凝重地气息弥漫而出。血腥地味道无形中从唐三身上释放。“谁?”唐三沉声问道。

    “是我。”动听地声音从门外响起。虽然这个声音唐三听地次数并不多。但他还是一下就辨别出声音地主人正是胡列娜。

    眉头微皱。唐三心中暗想。她怎么来了?

    随手一挥。一股气流涌出打开门闩。“请进吧。”不知道胡列娜来此地目地。唐三压下心中杀气。但警惕性却已经提升到最强。

    门开。一身黑衣地胡列娜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地脸色看上去极为苍白。手中还拿着一杯血腥玛丽缓慢地喝着。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杀戮之都内强者地习惯。除了唐三以外。几乎在杀戮之都内有十个以上胜场地堕落者都会经常喝着不知从何而来地血液。

    看了一眼胡列娜手中地杯子。唐三眉头微皱。“有什么事么?”

    胡列娜没有靠近唐三,而是就站在门边。她很清楚,在这个杀戮的世界中,每个人的警惕性都是极高地。她不希望因为自己无意的行动而引起唐三的误会。

    “我希望和你联手。”胡列娜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联手?”唐三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地狱杀戮场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吧。每一场比赛,只能有一个获胜者,如果我们遇到,怎么联手?胡列娜淡然一笑,眼中血红色的光芒褪下几分,正像唐三预料的那样,这些天胡列娜也一直在痛苦中挣扎着,尽管她也有一块头部魂骨地帮助,才没有发疯。再加上她也有同样坚毅地性格。可和唐三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今天好不容易将杀气压下去几分。这才来找唐三。

    “我们是不可能在比赛中碰到的。只要超过五十个胜场。按照杀戮之都地规矩,就不会相互碰到。否则。谁还有跻身百场的可能?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希望和你在冲击地狱路的时候联手。”

    “地狱路?”虽然在刚来到杀戮之都的时候,唐三就听过了这个说法,可对于地狱路的情况他是完全陌生的。当时他也曾经询问过那名黑纱少女,但那黑纱少女却并没有给出答案,说是地狱路乃杀戮之都的最大机密,只有百胜者才有知道的权力。

    胡列娜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就是地狱路。你、我虽然在地狱杀戮场即将获得百场胜利。可实际上,我们的实力未必就比曾经面对的对手强。只不过我们都有可以在没有魂技情况下制胜的能力。才能走到现在。更准确的说,你、我都并不是真正的堕落者。你不用反驳我。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和我一样,是来此历练的,对么?”

    唐三心中暗暗惊讶,胡列娜的这番话可信度极高,至少他听不出任何破绽。而且胡列娜虽然身上杀气弥漫,但此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却非常真诚。

    “这和参加地狱路有什么关系?”唐三淡淡的问道。

    胡列娜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当然有关系。如果你不是堕落者,历练到现在,应该也差不多是结束的时候了。自然要通过地狱路才能离开这里。而且,地狱路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论是你还是我,单凭个人的力量都不可能通过。只有我们联合起来,才有成功出去的机会。”

    唐三淡然一笑,“那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呢?谁知道你会不会在背后捅我一刀,别忘了,这里可是杀戮之都。任何人的话都不能随便相信。”

    咬了咬下唇,虽然胡列娜明知唐三的怀疑在这个地方是很正常的,但她心里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在内心深处,她确实喜欢上了这个英俊的青年。但她今天来找唐三,却与感情无关。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来自昊天宗吧。虽然没有魂技,但你的昊天锤是瞒不过明眼人的。”胡列娜盯视着唐三说道。

    唐三看了她一眼,“那又如何?胡列娜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把我的来历也告诉你。我叫胡列娜,来自于武魂殿。我的老师,就是当今武魂殿的教皇陛下。”

    听了这句话,唐三心中一动,原来胡列娜就是教皇的亲传弟子,难怪父亲会说她才是黄金一代中最值得自己注意的一个。

    唐三道:“这就能代表你的诚意了?你出身于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胡列娜没想到唐三是这样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又怎么知道,眼前的英俊青年就是她最恨的唐三。而唐三对她的印象早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

    “合则两利。地狱路是不规定进入人数多少的。不论是你还是我,一人进入必死无疑。这样好了,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如果能从地狱路走出去,那么,不但可以随时返回这里。还能够得到一个极大的好处。”

    “哦?”唐三道:“你把地狱路的情况和我说一遍,或许我会考虑一下与你的合作。”

    如果是以前的胡列娜,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就将心中秘密说出,但爱上一个人的女人,往往都会受到理性操控,更何况现在的她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对杀气的压制上。

    当下,胡列娜认真的说道:“地狱路的入口,就在地狱杀戮场,每天我们战斗的地方。每一个在那里死掉的人,血液和灵魂都会被地狱路所吞噬。地狱路内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进入那里面,如果没有强大的杀气做保障,立刻就会被地狱路中的凶厉之气吞噬。”

    “杀戮之都的形成有很多说法,但最可靠的一种,就是一位突破百级极限的伟大强者留下的特殊领域。而这个领域的名字,就叫做杀神领域。如果能够闯过地狱路,就相当于得到了杀神领域的认可。杀神领域将吸附他自身的杀气,形成他自身领域,归结于武魂之上。又称作武魂的天赋领域。得此增幅,就相当于通过地狱路考验的魂师比一般魂师多出一个技能。而且还是最宝贵的领域类技能。”

    “领域类技能很宝贵么?”唐三淡淡的问道。其实,胡列娜的话在他心中一惊掀起了轩然大波。

    身为大师的弟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领域类技能的作用呢?此时他才真正想通了父亲让自己来此历练的目的。不但是要见识死亡,在最黑暗的地方锻炼心志,同时也是为了这个杀戮领域吧。

    胡列娜有些焦急的道:“真不知道你的老师是怎么教你的。领域类技能当然重要。一般来说,只有在魂师达到封号斗罗境界,第九个魂技的时候才有可能出现。而且出现的几率也只有十分之一。领域类魂技,又称之为极品魂技。除了在封号斗罗那个级别获得以外,就只有武魂的天赋技能有可能出现了。在属于自己的领域内,自己的实力会被放大,而对手的实力会被压制。如果应用得当,效果将是极其恐怖的。”

    说的这里,胡列娜停顿了一下,用沉凝的语气继续道:“而且,天赋领域会随着自身的实力提升而不断进化。比如,杀神领域就会随着杀气的增强而增强。”

    唐三的神色变了变,“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胡列娜深吸口气,眼中流露出犹豫的光芒,半晌后,才说道:“因为,我就认识一个拥有杀神领域的强者。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不然,我为什么会到这个恶心的地方来。”

    唐三看了一眼她手中装有血腥玛丽的杯子,“恶心?我看你适应的很好。”

    胡列娜秀眉微皱,眼中血红色的光芒明显增强了几分,“这不是适应。只是喝了它会让我的心情平静一些,也不再那么躁动了。”

    “看在你告诉我杀神领域这事的份上,提点你一句,在这杀戮之都内,本身是有毒的。你喝这东西喝的越多,中毒就越深。那是一种隐藏在血液中的慢性毒药。我不知道创出地狱路离开这里后会有什么效果。但我可以肯定,这种慢性剧毒应该会受到地狱路地影响。千余年才有八人能够离开这里。这不只是地狱路本身的恐怖。恐怕这种剧毒就起到了很大地作用。”

    啪。杯子掉落在地,鲜红的液体撒落。胡列娜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

    “有毒?”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唐三。

    唐三淡淡地道:“我仔细地研究过。这毒开始并不是出现在血液中地。而是在空气中。受到空气中毒素地影响以及自身杀气地激发。就需要鲜血来平复躁动。久而久之。恐怕就会上瘾。这血液里地毒会令人兴奋。甚至令人变得更加强大。可其中剧毒一旦被激发出来。恐怕没有人能抵御地了。你中毒还不深。停止喝血。还有得救。如果你再继续下去。恐怕在地狱路你就不是我地伙伴。而是给我制造麻烦地人。”

    将这些告诉胡列娜。当然不是因为唐三感激她说出了杀神领域地事。从胡列娜地话语中。他听得出。这个武魂殿地黄金一代并没有对自己说谎。也没有蒙骗自己地意思。

    那地狱路显然并不好过。所以唐三才将她已经中毒地事情告诉她。

    在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没有敌友一说。只要对自己生存下去有利。就毫不犹豫。一切都要等到能离开这里再说。

    从如意百宝囊中摸出一粒药丸扔了过去。唐三道:“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吃下它。大约三天地时间内。你会有些拉肚子。逐渐将体内毒素排空。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在地狱路。我们也不需要合作了。我不希望自己身边随时跟着一个定时炸弹。”

    看着唐三那平淡而压抑地眼神。胡列娜接过药丸。毫不犹豫地扔入口中。转身朝外面走去。一边离开。她最后一句话飘入唐三耳中。“我相信你。也请你相信我。因为我们都需要活着离开。”

    三天后,地狱杀戮场。轰

    最后一名对手,在唐三的昊天锤下爆头而亡。哪怕是他,此时也不禁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毫无保留的释放着全身恐怖血腥地杀戮气息。

    一百场,和父亲的约定终于完成了。近乎实质般的杀气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诺大的场地周围,大量的观战堕落者在他身上释放的庞大杀气作用下竟然鸦雀无声。

    修罗王三个字,就像是死神的象征。这一点,与上一场比赛最后的胜利者地狱使者在他们心中地地位是完全一样地。

    每个人都认为修罗王是最可怕的存在。因为。他地对手从没有一个能够留下全尸的,甚至是头颅。不论死活。修罗王总会习惯性的踩爆每个敌人的头颅来确保自己的胜利。

    杀气和实力或许不成正比,但此时的唐三,却是杀戮之都内任何人都不愿意面对的对手。

    “恭喜你,年轻的修罗王。”低沉尖锐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唐三身上释放的杀气竟然在这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倒灌而回,被重新压入到他的体内。令唐三脸色顿时变的一片苍白。

    地狱杀戮场内的气氛顿时升腾到极致,因为半空中,一道血红色的身影正在从天而降。

    “杀戮之王,杀戮之王,杀戮之王……”呐喊声令堕落者们喊哑了嗓子,可他们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唐三心中凛然,目光朝着半空中那猩红色身影望去。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全身都包裹在一件巨大的猩红色披风之内。

    苍白的脸色,一双完全血红的眼睛,身体从空中徐徐下降,似乎根本不需要受到地心引力的限制。

    同样的一幕,唐三在父亲身上也曾经看到过。他可以肯定,这位从天而降的杀戮之王绝对是一名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

    悬浮在半空中距离地面五米的地方,杀戮之王停止了下降,从空中俯视唐三,那低沉却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有请地狱使者。”

    地狱杀戮场另一边的大门开启,此时双眼已经近半血红,气息明显因为自身杀气而不匀的胡列娜缓缓走了过来。当她的目光注视到唐三身上,自身的气息才变得稳定了几分。

    杀戮之王的目光落向地狱杀戮场的观战台。

    “我很高兴,在今天见证了两名杀戮场强者的诞生。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的百胜,在两名年轻人身上展现了。他们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和恐怖的杀气,令你们在颤抖,是吗?我的子民们。”

    “是——,是——,是——”杀戮之王身上似乎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令所有堕落者在见到他之后都会产生一种近乎疯狂的崇拜。

    从他身上,唐三能够问道一股淡淡的甜腥气息,令人有些陶醉的气息。可惜,对于他和胡列娜来说,这种影响并不算很大。

    杀戮之王低下头,看向唐三和胡列娜,“修罗王、地狱使者。感谢你们又让我感受到了激情的存在。百胜,很好。为了表彰你们的成绩。我决定破格授予你们杀神的称号。从今以后,你们都可以自行出入杀戮之都。并且被礼聘为自我之下的杀戮之都客卿。”

    不用走地狱路了?唐三惊讶的看向胡列娜,正好发现胡列娜也在看着自己。两个人目光都流露出了疑惑之色。

    这杀戮之王在搞什么鬼?不经过地狱路就授予杀神称号。

    唐三和胡列娜无疑都是聪明人,都拥有头部魂骨,两人的眼神只是交流了一下,就明白了杀戮之王的用意。

    走地狱路,无疑是极为危险的。

    但在危险背后,却有杀神领域这个巨大诱惑的存在。眼前的杀戮之王,显然是不希望他们获得杀神领域。

    胡列娜率先开口,“不用了。伟大的杀戮之王。不能因为我们而破坏了杀戮之都的规矩。我愿意通过地狱路的考验,再获得您的赏赐。我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从这里走出去,成为真正的杀神。”

    杀戮之王眼神一凝,“地狱路的恐怖恐怕你并不知道。地狱使者,我希望你明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胡列娜冷笑一声,“伟大的杀戮之王,您和我谈生命,是不是有些可笑了?这里是杀戮的世界。”

    更强的红光从杀戮之王眼中一闪而逝,他的目光转向唐三,“那你呢?你愿意接受我的封赏,成为杀戮之都的贵宾客卿么?”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