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集 杀戮之都 第一百三十八章 血的祭奠,地狱路

    唐三淡然一笑,“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走一走那地狱路。杀戮之王,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请开启地狱路的入口吧。我愿和地狱使者一同通过这次的考验。”

    杀戮之王脸色骤然一变,“你们要联手通过地狱路?难道你们忘记了自己的出身?”

    胡列娜冷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与其两个人都死在地狱路之中,为什么不都活着出去成为真正的杀神?我们之间的事,就不需要您来操心了。伟大的杀戮之王,请您按照杀戮之都的规矩行事吧。”

    一圈圈淡红色的光晕从杀戮之王身上释放而出,如果不是因为心中有所顾忌,他早就将眼前的两个人随手毁灭了。以唐三和胡列娜现在的实力,在他面前只不过如同蝼蚁一般。但他不能那么做。因为他怕,怕杀戮之都因此而覆灭。这阴暗的世界虽然有所凭借,可如果招惹了唐三和胡列娜身后的人,那么,恐怕也将随之倾覆。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走一走地狱路。地狱路上作伴,也是一次不错的旅行。如果你们能够通过地狱路的考验,成为新一代的杀神。还请代替我向你们的长辈问好。”

    杀戮之王的语调明显变冷,甚至还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地狱路,真的是那么好闯的么?就算你们是两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浓浓的红色雾气从杀戮之王身上骤然释放,庞大的气息逼迫的唐三和胡列娜不得不飞快后退。一直退出数十米,才勉强能够承受的住。

    杀戮之王身上释放的并非杀气,而是极度邪恶的气息,令人骨髓也要为之僵硬的寒冷。

    邪恶冰冷的红色波纹缓缓散开,几乎是几次眨眼地工夫,就已经蔓延到了全场。

    观众席上坐着的堕落者们一个个都出奇地兴奋,他们都希望看到地狱路开启的样子。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除了杀神和杀戮之王以外,从没有人见过地狱路开启的样子。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或者说,都成为了地狱路开启的祭品。

    唐三和胡列娜很快就发现。从杀戮之王身上释放出来地红光虽然带给他们很大地压力。但那红光却并非针对他们地。而是朝着周围地看台而去。

    原本疯狂欢呼着地堕落者们随着红光降落在观战台上逐渐变得安静下来。每个堕落者地眼神都逐渐变得呆滞。再有呆滞变成充血地红。时间不长。当那红光在整个地狱杀戮场上形成一个巨大地屏障时。痛苦地惨叫声开始从最先接触到红光地人身上响起。

    受到红光影响。那些堕落者仿佛像是疯癫了一半。拼命着抓着自己地脸、自己地身体……

    能够在内城存活地堕落者。大都是有一定实力地。此时他们将自己地力气完全作用在自己身上。甚至那声声惨叫中还包含着极度兴奋地快感。似乎在这自虐地过程中得到了无限地享受似地。

    皮肤翻卷、鲜血四射。他们甚至连自己地内脏都从体内掏了出来。整个疯狂。直到生命地终结才会停止。

    生这样变化地堕落者越来越多。直到蔓延全场。

    尽管唐三和胡列娜都在这杀戮之都经历了无数场杀戮,可面对眼前这种大规模的恐怖局面,两人的脸色还是不进一片苍白。体内杀气越来越有压制不住的感觉了。

    对视一眼,胡列娜分明从唐三眼中看到了一道强烈的戾气闪过,只要是人,只要稍微有一丝人性,看到眼前这一幕,也必然会对杀戮之都充满了憎恶。

    鲜血撒落地面。开始凝聚,大量的血液如同一条条小溪,顺着观众席下不起眼的细小管道向杀戮场中央场地流去。清晰可见,无数蜿蜒地红色液体如同一条条小蛇般流入场内。

    唐三地拳头不自觉的钻进了,浓重地杀气不断在体内迸发,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能够成为地狱路开启的祭品,是他们的荣耀。”杀戮之王低沉的声音响起。此时,惨叫声已经逐渐停歇,除了唐三、胡列娜和杀戮之王以外。在这里似乎已经再没有一个活人。

    血流入场。并没有直线蔓延,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道凹槽,血流注入其中,渐渐的,在地面汇聚成一个巨大的血红色图案。

    此时,唐三和胡列娜就在这图案其中,很难看清其全貌,但二人都拥有了一块头部魂骨,精神力远比普通魂师强大得多。不约而同的闭上双眼,精神力释放在空中,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他们发现,那由鲜血凝结而成的图案竟然是一只类似于鸟的生物,只不过看上去有些奇怪,并不像普通的鸟那么简单。

    这究竟是什么?

    就在唐三心中疑惑的时候,突然,那只鸟的眼睛亮了起来,唐三与胡列娜的精神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搅得粉碎,庞大的红光冲天而起,瞬间将两人的身体席卷在内。周围的一切感知都变得模糊起来。只有杀戮之王那低沉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祝你们在地狱路好运。”

    在精神力被绞碎的一瞬间,唐三终于想通了那鸟形图案的样子,蝙蝠,那似乎是一只蝙蝠的图案。

    在那血红色的吞噬之下,唐三与胡列娜同时感觉到脚下一空,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所有的感知在这一刻已经被全部封闭。那种自身无法掌控的痛苦令他们心中都产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他们看不见的是,各自身上的杀气汇聚成一层淡淡的白色波纹将他们的身体保护在其中。如果不是这些杀气的存在,他们在血色蔓延的那一刻,就已经被真正吞噬了。

    魂力自行释放,在唐三身上,除了那层由杀气组成的白色波纹之外,还多了一层淡淡的蓝色光晕。与血光中那冰冷、邪恶、死寂的气息相比,唐三身上释放的蓝光虽然并不强烈,但却充满了生命的气息。顽强的生命力牢牢的保护着其中的唐三。不但将外界血光隔绝,甚至连那层杀气也被完全隔绝了。

    因此,虽然现在唐三无法掌控外界的一切,但杀气被暂时阻隔却令他不需要承受那巨大的压力,身体舒服了许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荡,所有感觉重新回复。周围的血光逐渐淡化了下去。

    当唐三和胡列娜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二人身处于一座圆形平台之上。这座平台只有直径五米左右,并不大。两人都伏倒在地。

    他们几乎是同时清醒的,因此,目光也是同时落在彼此身上。

    唐三看到,胡列娜身上释放着一层淡淡的血雾,整个人的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身体周围,白色波纹不断在波动中增强,而她虽然在看着自己,可身体却在剧烈的痉挛,似乎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心中一动,唐三沉声喝道:“胡列娜,清醒点。”一边说着,他抬起右手,按在了胡列娜头顶。一股沛然纯净的生命气息顺着手掌传入胡列娜顶门,在那淡淡的蓝色光芒波动之下,胡列娜颤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眼中血色也随之褪去。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地狱路前途未卜,多一个伙伴总比让她疯狂了拉自己一起毁灭要好。此时此刻,唐三不断的告诉自己,放下对武魂殿的恨意,暂时和眼前这黄金一代中的美少女合作。

    “谢谢。”口中吐出这两个字,胡列娜和唐三都吃了一惊,因为胡列娜的声音竟然已经变得有些沙哑了。

    唐三的回答只有四个字,“同舟共济。”

    看着唐三,胡列娜眼中明显多了些什么,目光流转,调匀自己的气息,这才和唐三一起朝着周围看去。

    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盲目行事,先观察好周围的情况显然是最重要的。

    仔细一观察,两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的情形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险恶的多。

    周围的一切都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血红色,脚下直径五米的圆形平台之外,竟然尽是万丈深渊。

    除此之外,一条宽度不到半尺,仅能容纳双脚同时站立宽度的细长小路通向未知的黑暗,而这也是他们所在平台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

    对视一眼,唐三和胡列娜不禁都皱起了眉头。

    胡列娜脑海中灵光一闪,“不知道下面是谁什么。”

    唐三心中一动,对于眼前的险恶形势,他心中担忧反而不是那么多。虽然前方的小路是完全高悬在半空之中的,但凭借着蓝银草、飞天神爪以及八蛛矛,他都可以轻松的保证自己不从上面掉下去。当然,前提是这条小路不会断裂。而胡列娜的意思,显然是想寻找另一条路。

    “我看看。”唐三匍匐在地,对于胡列娜,他不得不防,只将头部露在圆台外面向下方深渊望去。

    下方黑暗朦胧,但却难不倒唐三,暗蓝色的光芒从他双眼之中喷吐而出,瞬间拉近了距离。

    翻身跃起,唐三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怪异。

    “怎么样?你能看得清么?”胡列娜冷静的问道。

    唐三点了点头,“下面是血。或者说是血池。如果我猜的不错,下面那血池,就应该是多年以来杀戮之都积蓄的人血。也就是他们所说的血腥玛丽和给这条地狱路的祭品。”

    胡列娜露出沉思状,半晌后,道:“简单分析来看,这条地狱路不但是离开杀戮之都的路径,同时,也应该是整个杀戮之都的核心所在。”

    她刚说到这里,明显发现对面的唐三眼睛亮了起来,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或者说是杀戮之都那奇异领域的能量源泉。”

    现对方和自己说地话一样。胡列娜脸一红。别过头去。唐三脸上则多了几分尴尬。同时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这胡列娜果然聪明。不愧是教皇地嫡传。胡列娜地表现。也让他对自己选择与对方合作感到庆幸。有一个如此聪明地伙伴。对于闯过地狱路来说。显然是好事。

    胡列娜自然不知道唐三在想什么。继续她地分析。“唐银。你发现没有。在这杀戮之都内。最为重要地就是血。这所谓地血腥玛丽几乎在这里什么地方都会出现。正像你所说地那样。这血里面含有慢性剧毒。但它又能起到一定地兴奋作用。可以控制人地方法有很多。为什么杀戮之都地统治者一直都使用血液呢?只是为了给人更加神秘地感觉么?我认为不是。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秘密。”

    唐三点了点头。道:“我地想法和你一样。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杀戮之都内这血液真正地秘密。但可以肯定地是。如果失去了血液地来源。对于整个杀戮之都。将是巨大地打击。甚至有可能是毁灭性地。这样一个地方。我认为早就应该将其毁灭了。可你们武魂殿却偏偏听之任之。难道真地就是为了让这里收容那些堕落者么?”

    胡列娜脸色变了变。淡淡地道:“这些事情不是我能左右地。我知道你们昊天宗对我们武魂殿意见很大。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先解决了眼前地问题再说吧。”

    轻轻地点了点头。唐三看向远处地黑暗。“这条窄路应该就是所谓地地狱路了。它有多长我们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地是。地狱路绝不只是从这里走过去那么简单。下面是面积很大地血池。其中很有可能生存着什么特殊地猛兽或者有剧毒。走下面不可取。我们走出这里最好地方法还是从上面。”

    胡列娜点了点头。道:“上次你给我地药很有效。你有没有什么能够预防剧毒地药物?我们从这里爬下去。至少下面是血池。还能有种脚踏实地地感觉。这条窄路总给我一种危机感。”

    唐三摇了摇头,道:“世界上地毒千奇百怪,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够抵抗所有毒物。我和你的感觉一样,这条地狱路确实危险。但是,下面给我的感觉,却更加危险。在出发之前,我认为,我们还是先将意见统一一下比较好。”

    胡列娜毫不犹豫的道:“听你的吧。我只是提出一个建议。既然我们没有更好的抗毒之法,走上面显然是唯一的选择。这恐怕也是当初这地狱路出现时给予任何通过者的唯一选择方式吧。可惜。我们并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资料。来之前。我认识地那位杀神对我说过,地狱路中地情况千奇百怪。我们与她当初经历的肯定会有所区别。与其将里面地具体情况告诉我们,还不如让我们自己去摸索。这样我们反而会更加谨慎一些。”

    唐三心中暗想,或许,父亲也是因为如此才没有向自己说出关于地狱路的一切吧。路总是要自己走的。

    此时,就显示出两人过硬的心理素质。对于一般人来说,来到一个陌生而且充满恐怖的地方,都巴不得赶快离开。可唐三和胡列娜却并没有这样做。两人就在圆台上坐了下来,宁心静气,调息。即将要面对的是怎样危机他们都不知道,保持最佳状态才是他们现在最好的选择。

    整整一个时辰,两人都在修炼中度过。在这地狱路之中,他们的魂技依旧被那种莫名的力量所压制了,能够凭借的也仍旧只有在杀戮之都内自保的手段。

    几乎不分先后睁开双眼,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站起身。胡列娜解开自己的腰带,快速的将外衣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内衣。

    她的内衣是粉红色的,上身是一件粉红色的小背心,只将最重要的部位紧紧的包覆,下身则是一条刚过大腿根的粉红色小热裤。

    外衣这么一脱,就露出了身材的奥秘。平时胡列娜的身体始终都包裹在黑衣内,全身都隐藏的很好。除了高挑的身材之外,看不出其他东西。可此时此刻,她的奥秘却已经完全展现在唐三面前。

    胡列娜的身高和小舞差不多,白皙的肌肤被周围黯淡的红光映衬,更增添了几分魅惑。她那肌肤光滑细腻的甚至在微微反光,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绷紧,露出柔和的线条。

    纤细的小腰肢裸露在外,与隆翘的臀部形成一个惊人的弧线,上身适度的丰盈在胸衣之下展露出俏皮的两点凸起,从她身上,竟然找不到半分瑕疵。

    胡列娜脱掉衣服的动作显得很自然,把衣服扔在地上,然后飞快的把长发梳拢好,整个人看上去紧趁利落,然后开始撕扯自己脱下的外衣。

    看着胡列娜的身材,一股热流不可遏止的从唐三小腹处涌起。胡列娜的武魂乃是妖狐,本身最擅长的技能就是魅惑。而她此时虽然并没有向唐三施展技能,但她那完美的娇躯就是最好的魅惑媒介。尽管唐三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一时之间,还是有些呆住了。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直接的看到一名少女的身材。

    胡列娜表面看上去很自然,可内心其实也紧张的不得了。虽然她是以魅惑技能著称,可实际上却极为洁身自爱。黄金一代中的焱追求她已经很久了,可她却连手都没被焱碰过一次。如果眼前合作的不是唐三,换一个人的话,就算死她也不回让对方看到自己身材的。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脱掉外衣。”胡列娜朝唐三说道。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掩饰着内心的尴尬。

    唐三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有一件衣服足够,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能太远。”

    胡列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想,一件衣服足够,你怎么不脱?不过,她心里还是很舒服,和聪明人在一起,可以省却很多没意义的交流。她这边一脱衣服,唐三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很显然,通过短暂的接触,双方都确定了对方绝不是猪。至于地狱路中他们将会遇到的是神是鬼,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唐三自然看得出胡列娜眼神中的含义,无奈的耸耸肩,“是你动作太快了。”

    看着手下已经被撕成一条条的衣服,胡列娜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看来,自己的掩饰还是不够。脱的太快了。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她手上的动作却不慢,飞快的将撕扯成条的衣服编在一起,一会儿的工夫,一根长约七米的编织长绳就完成了。

    唐三没有用脱衣服这个方法并不是说他的脑子比胡列娜慢,而是因为他有蓝银草,下意识的就忽略了这个方法的使用。但他当然不会轻易的将蓝银草在胡列娜面前展现出来。同时拥有昊天锤和蓝银草的话,以胡列娜的聪明,怎么会不产生怀疑。

    “给你,你走前面还是后面?”胡列娜将绳子的一端递给唐三。在如此窄的路上前进,两个人有一根绳子相连的话,安全性显然会大幅度增加。这也是为什么胡列娜脱衣服的原因。

    唐三毫不犹豫的道:“我走前面。”这句话他几乎是未经过思考的。从安全性来说,后面显然要比前面安全一些。但唐三也是无奈之举,让他在后面一直看着胡列娜那极容易让人犯错误的窈窕身材,恐怕这地狱路不用走也要完蛋了。他可不希望自己与胡列娜之间出现任何纠缠。

    胡列娜好像明白了唐三的想法似的嫣然一笑,对于自己的魅力她是有着十足的信心。由于她的武魂特性所致,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受到专门的魅惑训练。胡列娜自问,或许有女孩子会比她更漂亮,但决不可能有女孩子比她更吸引人。

    两人将绳子的一端各自在腰间拴好,唐三回头看了胡列娜一眼,正好看到胡列娜挺了挺胸,媚骨天生的她,哪怕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也令唐三心头发热。赶忙回过身,精神力收敛。将心中杂念消除,“走吧。”

    胡列娜看着唐三快速回头的样子不禁心中暗笑,心道,看来你也不真的是石头啊!不过,她很快就收起了挑逗唐三地心思。目光转冷,精神完全集中,跟随在唐三身后向那只有半尺宽的窄路走去。

    “不要往下面看。”唐三提醒了胡列娜一句,他的步速不快。而且每一步前进的距离都很平均。两人都是魂师界年青一代的翘楚,自身修为不弱,走这种路本来并不算什么。再加上两人的心理素质都不错。所以。走上窄路后还能保持着稳定的节奏。

    胡列娜跟在唐三身后,两人相隔大约三米到四米之间的距离。心中对这个男人不禁更加几分赞赏。均匀地步伐与步速,无疑令跟在后面的胡列娜更容易掌握节奏,保持这种最佳的距离。

    而唐三心中对胡列娜地聪颖也不禁赞叹。因为在他向前走的时候,每当他迈出左脚地时候,胡列娜必然会迈出右脚。这样一来,当唐三的中心偏向身体左侧的时候,胡列娜的身体就会偏向右侧重心。万一谁没掌握好平衡,另一个人也好根据中心加以援救。而且胡列娜的一只手始终握住绳子的一端。随时做好发力的准备。

    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但双方无形中形成的默契令彼此都略微松了口气,两人地精神力开始释放出来,他们都没敢过度释放。只是将精神力保持在以自身为中心,直径五十米的范围内。哪怕一丝风吹草动,也别想瞒过他们。

    唐三走在前面,双眼微微眯起,紫极魔瞳注视着前方,远处的黑暗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尽管是他地紫极魔瞳,在这种光线下也只能勉强看到千米左右的距离。而且到了远处。视觉也变得模糊起来。他的双手自然下垂在腰间。轻抚在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此时,他和胡列娜乃是一条绳子上的两只蚂蚱。如果遇到情况,动作绝不能太大,否则只会相互掣肘,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就这样保持着和谐的节奏,两人缓缓隐没在暗红色之中。背后的圆台已经不见了。

    唐三走的并不快,因为作为前者,他所要关注地东西远比胡列娜多,而且,他也要对身后地胡列娜保持一定警惕。此时这种情况,他明白,不止是自己有后手,胡列娜也肯定有,只是不知道她的后手是什么而已。这条地狱路越往后走,对于唐三地内心压力就会越大,因为他不清楚胡列娜会不会在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向自己出手.毕竟,多一个拥有杀神领域的人,在未来必然会多一份威胁。就算胡列娜不知道自己是唐三,但由昊天锤引起的身份猜测也足以令她认定双方之间并非友好的关系。

    正向前走着,唐三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而在他身后的胡列娜几乎是同时停下,没有多走一步,可见她现在的精神是何等集中。

    “怎么了?”胡列娜压低声音问道。

    唐三沉声道:“我们已经走了三百六十四步,你有没有发觉,空气开始变得热了起来。而且,这里似乎已经不再安静,周围有声音。虽然很细微,而且尚在远处,但它们的目标应该是我们。小心戒备。”

    听了唐三的话,胡列娜不禁暗暗吃惊。她虽然知道唐三有着不弱的实力,但没想到他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强大。此时,她并没有感觉到唐三所说的声音,至于温度倒是有所感觉。这样一来,就证明了唐三的精神力要在她之上。

    看着前面明显年纪不会比自己大的青年,胡列娜默默的点了点头,双手手腕一翻,各自多出了一柄短剑。

    唐三并没有召唤出昊天锤,胡列娜隐约看到,在唐三双手之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在周围的暗红色中闪过一点淡淡的光芒。

    渐渐的,那细微声也逐渐出现在胡列娜的精神世界里,声音并不强,但是频率却非常快,正像唐三所说的那样,这些细微的声音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接近。

    突然,唐三有些急切的说道:“我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热了。下面的血池离我们近了。”

    “啊?这怎么可能。我们前行并没有坡度。”胡列娜有些吃惊的向旁边深渊看去,她依旧看不到什么,一眼望去,眩晕感顿时袭来,她赶忙定神站好,不敢再看。

    唐三沉声道:“先前下面的血池距离我们大约有一千米左右,而现在这个距离应该已经拉近到了九百米左右。因此,我才会感觉到温度的变化。看来,那血池中未必是血液,也有可能是岩浆。如果随着我们前行,温度持续增加,那么,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们最后的一段路,很有可能会是在那血池淹没之中。那也才是地狱路真正难走的一段。”

    听了唐三的话,胡列娜不禁心中凛然,简单的分析她心中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唐三沉声道:“先不管这些了,不论怎么说,我们先应付过眼前的这场危机再说吧。来了。”

    嗡动的声音越来越大,隐约中,唐三凭借紫极魔瞳能够看到一些红色的影子正在飞快接近。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在自己的精神感受中那个声音的频率会那么快了。因为,这飞来的生物不是一只、两只,而是一群。至少有上千只组成的一群。

    离得近了,那飞行的生物终于能够看清楚了,那是一只只血红色的蝙蝠,就像之前地狱杀戮场地面上留下的那只血色纹路的缩小版。每一只血蝙蝠的身长大约有一尺左右,但巨大的翅膀展开却超过了一米。

    一只、两只这样的血蝙蝠当然不算什么,可一下子出现上千只,就像是一片红色的云,飞快的朝着唐三和胡列娜飞了过来。

    此时,胡列娜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手中短剑收于胸前,沉声问道:“怎么办?”

    唐三冷静的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背对背抗击。”

    “好。”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没有选择逃避的可能。胡列娜身体飞快的一转已经来到唐三背后,身体直接靠在唐三背上,她那突出的翘臀正好贴在唐三臀部下方,突然出现的弹性险些令唐三严谨的心神出现裂缝。

    明显感觉到唐三一个轻微闪避的动作,胡列娜也不禁赫然,略微让开了一点距离,不让自己与唐三像先前那样紧贴。不论她多么出色,毕竟是个女人。在眼前这种未知的恐怖环境下,内心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对唐三的依赖感。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