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四十一章 蓝银领域与杀神领域

    可是,他脑海中不可抑止的出现自己在击杀暗金三头蝙蝠王时胡列娜毫不犹豫将自己拉回窄路的画面。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胡列娜对自己没有歹意,甚至对自己十分真诚。

    但正因为如此,他此时才有些下不去手。就算出手,他也知道自己未必能够给予对方真正的创伤。

    就在这时,突然,胡列娜猛的抬起头,反手一掌,击在自己胸前。

    哇的一声,鲜血夺口而出,但她变成红色的双眼却出现了片刻清醒,“唐银。我坚持不住了,这样下去,恐怕我们说也走不出这条地狱路。我将自己的命交给你了。虽然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相信你。但我知道,你一定会将我从这里带出去。趁我还清醒,打晕我。”

    此时唐三心中正在天人交战,突然看到胡列娜如此作为,他心中不禁产生几分惭愧。眼前这个女孩子,似乎并不像自己以前想象的那样啊!

    胡列娜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引得一片臀波乳浪在唐三眼前摇曳,她几乎是有些凄厉的大喊,“快,动手。我要撑不住了。”

    再没有半分犹疑,这无疑是解决眼前问题最好的办法。唐三骤然上前一步,一掌切在了胡列娜颈间。胡列娜身体一软,已经滑倒在他怀抱之中。

    搂抱着胡列娜的娇躯,看着她臀后狐尾逐渐收回过程中,被顶破的小热裤内露出的大片雪白,唐三心中却没有半分杂念。

    对于怀中的这个女人,他突然多出了几分钦佩。钦佩她的勇气。

    此时此刻,唐三完全可以将胡列娜抛入身边的暗红深渊,这样不但会令自己在接下来的地狱路走的轻松,而且也能够将一个未来大敌扼杀在摇篮之中。

    但是,唐三却并没有这样做,叹息一声,搂紧胡列娜的身体。让她紧贴在自己胸前,蓝色光芒涌动,面对已经昏迷过去的胡列娜,他再不需要隐藏。一根根宛如蓝宝石版地蓝银草悄然出现,将胡列娜的身体紧紧绑在自己身前。

    为了不让她影响到自己地动作。唐三将她地双臂缠绕在自己脖子上。双腿抬起。缠绕在自己腰间。

    毫无疑问。此时两人身体极其密切地接触着。胡列娜身上那点遮羞布几乎跟没有没什么区别。但此时地唐三。却心静如水。

    他将眼前所有地一切。都看成了对自己地历练。

    他当然可以抛弃胡列娜。但他知道。如果自己真地那么做了。那么。就相当于是被心魔毁灭。先不说能否在心魔影响下走出这里。就算走出去了。恐怕自己这一生中内心也会多出一道裂缝。想要追求魂师地极致再不可能。

    所以。他必须要将她带出去。哪怕以后她是他最大地敌人。他也必须要堂堂正正地在未来与她公平对决。这是一个武者、一名魂师、一个男人不会逃避地选择。

    就在唐三用蓝银草以最不影响自己行动地姿势将胡列娜缠好在身前时。他突然明白了地狱路地最后一关是什么。

    依旧是强大的敌人,但不在是外物,而是自己。自己的心魔。

    在庞大的邪恶气息,炽热的邪异血浆以及自身庞大的杀戮气息影响下,想要从这里坚持着走出去,需要多么坚毅地心志?

    以胡列娜这样的极品天才都无法坚持到最后。这才是走出地狱路最难的一关。

    想到这里。唐三不禁暗叹自己的运气。

    他自身有多种可以稳定心志的能力,其中又以最为根本的玄天功,和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为首。还有那神奇的蓝色领域。

    正像胡列娜猜测的那样,唐三的蓝色领域正是武魂地天赋领域。他的武魂蓝银草二次觉醒,露出了真面目。

    作为当今大陆上唯一的蓝银帝皇,在它二次觉醒的同时。就赋予了唐三它所拥有的帝皇之威,也就是蓝银皇的天赋领域,蓝银领域。在这里,蓝银领域当然无法发挥出最大地威力,或者说蓝银领域自身的效果在这里已经被压制在了非常低的程度。但凭借着生生不息的领域气息,依旧能够给唐三一定的帮助。

    至于周围的灼热,对于唐三来说,不过是一个笑话而是。

    连冰火两仪眼的温度都无法影响到吃过烈火杏娇疏和八角玄冰草的他,更不用说是这里了。

    血浆中拥有的剧毒。或许会影响到唐三。但他却绝不会给这种液体沾身地机会。

    在杀戮之都两年,唐三又怎么会没仔细研究过血腥玛丽呢?这里地血浆。应该就是千年以来,无数堕落者的邪恶之血混合剧毒浓缩而成。也可以说是杀戮之都地根本。

    探手进如意百宝囊,一株雪白的仙草出现在唐三手中。

    仙草晶莹的雪白,每一片草叶都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修长、弯曲,看上去就像天鹅的颈。

    如果只是看着它,谁能想象的出,这株仙草自身所拥有的特性竟然是激发呢?

    别说是吃下它,哪怕是被它沾上一点,碰到的部位任何病毒都会千百倍的滋生。在很多情况下,这株名为“雪色天鹅吻”的仙草比起任何剧毒来都要可怕。哪怕是用玄玉手拿着它,唐三也显得战战兢兢。

    这株仙草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甚至连唐三都不敢用它来炼制毒药,因为一旦在炼制过程中,唐三通过呼吸感染了一点它的气息,那也是必死无疑。谁敢保证自身没有一丁点的病毒存在呢?

    手轻挥,雪白的“雪色天鹅吻”飘然而落,朝着下方的暗红色血浆坠去,顷刻间被血浆所吞没,消失无踪。

    看上去,血浆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可唐三却知道,这株仙草带给杀戮之都的,却是毁灭性的刺激。有它的药效,邪恶血浆内的毒素就将被无限放大。

    而以此为根基的杀戮之都,还怎样存在?

    杀戮之都,这黑暗、邪恶、恐怖的世界,本就不应该存在。

    不论它是谁留下的,这个世界最阴暗的一面,还是消失为好。

    再次起身,唐三快速的朝前方掠去,身体与身前的胡列娜在运动中摩擦,不断产生阵阵快感。可此时此刻,唐三却就那么硬生生的将自己思绪收拢,不断让自己脑海中呈现着杀戮之都内一幕幕血腥的场面。惟有这样,他才能勉强抵抗住胸前这魅惑威力比杀戮心绪更强的诱惑。

    空气变得越来越热,唐三身前捆住的胡列娜皮肤已经泛起了一层玫瑰红色,幸好这是在唐三的蓝银领域之中,再加上她自身实力强悍,身体强度远超普通人。

    否则的话,单是此时灼热的温度也足以将她烤熟了。

    眼看着两旁深渊的血浆就已经越来越近了,唐三嘴角流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杀戮之都,杀戮之王,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留下的礼物。

    正像唐三预料的那样,随着温度的增加,两旁血浆的上升,他知道,自己距离出口已经不远了。

    半个时辰后,心神不断被狂躁杀气刺激着的唐三终于看到了出口。

    此时,他也已经汗透重襟。并不是因为周围的温度,而是因为杀戮之气与身前这可怕尤物的双重影响。

    就算唐三心志再坚毅,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快要坚持不住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远方的出口。

    出口处份外明显,白色光芒凝聚成一片椭圆形的光幕,那里,也是唐三此行的尽头。

    但是,在距离出口还有千米的位置,唐三停下了脚步。眉头皱起。

    出口虽然出现了,但确实彼岸的出口,此时唐三面前已经没有了去路,尽是一片血红色的海洋。血浆到了这里,竟然汇聚成一片小湖,挡在他面前,血浆中气泡翻涌。千米距离,就像是横梗在面前永远不可逾越的鸿沟。

    再没有任何生物的攻击,但这里所蕴含的最强邪恶之气以及面前这千米宽阔的巨大鸿沟,却成为了几乎无法逾越的天堑。

    托了一下身前的胡列娜,右手难免接触到了她那拥有惊人弹性的翘臀。

    由于胡列娜之前露出了狐狸尾巴,再加上路上的颠簸,她下身的小热裤此时能够遮蔽的面积实在少的可怜。

    唐三的下身,早已不自觉的因为两人的接触而变得昂扬。

    双重刺激之下,此时连他的双眼都变成了血红色。

    缓缓闭上双眼,唐三深吸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体内玄天功快速的运转着,通过这两年的修炼,虽然他的魂力提升并不大,但奇经八脉中的任脉却已经打通了,此时只剩下一个最后的督脉而已。

    通了七脉,唐三自身的内力运转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惊人的程度,这也令他的持续战斗能力要比这个世界的魂师强上许多。

    淡淡的光芒闪烁,唐三脸上流露出的光芒渐渐变成了淡淡的彩色,双手在胸前合拢,一圈淡淡的精神波动从他眉心处蔓延出来。

    到了眼前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能再有任何保留了。

    所以,他才全力催动自己的精神力,尽可能的去控制自身散发出的杀气外放,形成对外阻挡的屏障,同时也令自己的大脑恢复了短暂的清醒。

    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的效果用到了极致。

    头脑恢复清明,唐三首先做的,就是对四周的观察。他没有放过一点细节和蛛丝马迹。此时,窄路两旁,是宽阔的看不到尽头的空旷,前方千米之外,才是那出口,而在上方,只能隐约看到黑色的洞顶在二百米左右的高度。

    唐三心中不禁暗叹,如果小奥在这里该多好,眼前的局面,一根飞行蘑菇肠就能够解决。当然,这只是他的幻想而已,就算奥斯卡真的在这里也无法实现,毕竟,这里是不能使用魂技的。

    抬起右手,一根蓝银草出现,唐三猛的将自己的蓝银草朝空中甩出。虽然不能使用魂技,但武魂本体还是可以的。

    二次觉醒后的蓝银草显然不是以前所能比,它地变化。当然不会只是颜色和外表那么简单。

    以前唐三的蓝银草,最远也只能飞出五十米而已,但此时,他抛出的晶莹蓝银草却至少飞出了百米开外。

    通过对自身武魂的感应,唐三很快发现,一百二十米,已经是自己蓝银草所能达到的极限距离。由此距离洞顶有二百米还要多些。蓝银草只有一百二十米,还差接近一百米。

    看看怀中的胡列娜,唐三在思考要不要将她唤醒,两人共同想想办法。但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此时胡列娜娇嫩的皮肤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全身通红无比。

    万一自己将她唤醒后,她失去神志发动攻击,怎么办?那样就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唐三彻底打消了自己之前的想法,突然,灵机一动,唐三心中有了计划。或许这样可以。

    他飞快的从自己地左腕处将飞天神爪卸下。

    从体内释放出两根蓝银草,一根与飞天神爪系在一起,另一只则勾上了飞天神爪的几处控制。

    飞天神爪的极限距离是三十米。如果能够在空中打开。就相当于帮助蓝银草延长了三十米。长度就能达到一百五十米。至于剩余接近七十米的高度,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想到这里,唐三缓缓吸气,再吐气,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他的玄天功大部分都用于压制杀戮之气上,而现在又只有全力施展才有攀升到洞顶的机会,如果说自己这一次失败了,那么,再想克制住杀戮之气的情况下发动。^^首发小说⑸⒛0^^几乎是不可能地。

    调匀体内气息,唐三的脸色变的凝重起来,再次深吸口气,淡淡的蓝色光芒弥漫而出,正是蓝银领域全面释放。只有在蓝银领域之中,眼前环境的影响才会降到最低。

    下一刻。八根澄蓝地长腿从背后突刺而出,达到四米长度,宛如水晶打造一般的八蛛矛看上去是那样炫丽,没有了以往狞恶的倒钩和紫黑色,但是,它的属性也几何倍数的增强了。

    原因很简单,当唐三的蓝银草二次觉醒之后化为蓝银皇,提升地不只是一个天赋属性,还有蓝银草的本质。

    武魂本质发生了变化。就相当于唐三原本属于蓝银草的每一个魂技都发生了变化。更何况还多了一个第五魂技,突破到了魂王级别。

    这种种的一切夹杂在一起。令唐三整体实力大幅度提升,而作为能够进化的外附魂骨八蛛矛,自然也从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从而进化成了眼前地样子。

    唐三之前之所以将胡列娜绑在胸前而不是背后,就是为了给八蛛矛留出空间,就连蓝银草捆扎的位置,都是不影响八蛛矛破背而出的。

    这外附魂骨八蛛矛可不止一次救了他的命,是他最终的杀手锏。

    身体缓缓匍匐在地,八蛛矛插入地面之中,将怀抱胡列娜的唐三撑了起来。

    淡淡的白光流转,八蛛矛内蕴的红蓝两色光晕轻微的波动着,唐三双眼骤然变得锐利起来,身体猛然下伏,几近接触到地面窄路。此时,修长地八蛛矛全部插在那窄路之上,看上去虽然怪异,但那却都处于完全受力地状态下。

    人再能跳,也是两条腿,而此时唐三拥有的却是八条腿。玄天功全力运转,八蛛矛恐怖地力量几乎在一瞬间输出。

    嗖——

    强劲的八蛛矛带着唐三的身体破空弹起,惊人的弹跳力令唐三清楚的感觉到周围景物飞速掠过。八蛛矛能有这么大的弹力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眼看着下方窄路已经变得越来越小。而自己腾空的速度逐渐降低。他知道,自己就要到达八蛛矛弹跳的最高点了。

    此时,在权力运转玄天功的情况下,唐三又是背向洞顶,他也不知道这一跳有多高,但他要做的,却是尽可能让自己跳跃的更高,更大程度的去接近洞顶。

    两道湛然蓝光从唐三的双眼中喷吐而出,光芒一闪,已经重重的轰击在下方的地面上。这一击,乃是唐三精神力毫无保留的全力轰击。

    紫级神光的威力就算因为他之前的消耗没有达到最大程度,但那攻击力却依旧是恐怖的。

    轰然巨响中,下方窄路已经消失殆尽,恐怖的紫级神光竟然将那血浆轰击的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漩涡。而唐三的身体也借助这一击的反作用力,整个人再次攀升二十米左右的高度。

    是时候了。身体在空中翻转,唐三缠绕着飞天神爪的蓝银草已经甩了出去。

    当他转过身的时候,唐三紧张的心情就已经放松下来,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自己距离洞顶已经不足百米。也就是说,八蛛矛之前那一下弹跳,竟然将自己推送到了百米左右的高空。可见它的力量是多么惊人了。

    没有任何悬念,蓝银草眨眼间已经接近洞顶,铿锵声中,唐三利用另一根缠绕其上的蓝银草开启了飞天神爪的机关。尖锐、锋利的飞天神爪硬生生的抓入洞顶岩石之中,将唐三和胡列娜吊在空中。

    根本不需要自己发力,唐三快速的控制着蓝银草回收,令自己身体接近洞顶。

    当他握住飞天神爪后,再换成飞天神爪的机关回收,拉动着他的身体来到了洞顶漆黑的岩壁处。

    八蛛矛接管了身体的控制,锋锐的矛尖如同切豆腐一般刺入岩壁之中,将唐三和胡列娜悬挂在半空之中。直到八蛛矛刺入岩壁的瞬间,唐三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有了八蛛矛的控制,他知道自己终于安全了。

    在这个地方停留无疑是自找苦吃,调匀体内的玄天功内力,强忍着因为精神力大幅度输出而产生的痛苦。唐三控制着八蛛矛就那么倒挂在洞顶上飞快的向外爬去。

    洞顶坑洼不平,但对于八蛛矛来说,却没有任何威胁,倒挂在洞顶处的唐三,如履平地一般轻松的横跨千米距离,终于来到了尽头。

    攀爬而下。入口就在眼前。

    唐三突然发现,自己身体周围的杀气仿佛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牵引着似的。

    回首望向刚刚走过的地狱路最后一眼,唐三知道,这两年的杀戮之都磨砺,是他一生中都无法忘记的经历。但他却更不希望以后还有人来经历这恐怖的世界。

    毁灭吧,这是他留给杀戮之都唯一的祝愿。

    嗖的一声,唐三终于窜入了那道白色光幕之中。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发生着变化,当唐三窜入白色光幕的一瞬间,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进入了一个特殊的世界。

    周围是一片雪白的虚无,而他自身释放的蓝银草被一股特殊的力量限制,压迫中全部回归体内。身前的胡列娜也因此而脱离了他的怀抱。

    在这白茫茫的世界中,全身用不出一点力量。唯一的感觉,只有冰冷。

    仿佛有无数冰冷在朝着自身凝聚,又有无数冰冷在从自己体内释放。在这白色的虚无之中,唐三独自承受着那恐怖的痛苦。

    本不应该出现的寒冷感觉依旧出现了,那并不是真正的温度变化,而是杀气带来的寒意。最纯净的杀戮之气,飞快的侵袭着唐三的身体,每一次侵入,都令唐三为之颤抖。

    当那股寒冷令他的内心渐渐僵硬时,知觉也开始伴随着他的意识悄然远去。而在这个时候,唐三也终于肯定了杀戮之都的传说。没错,这就是一个领域,一个由杀气凝聚而成的领域。当然,这个领域要比他目前的蓝银领域强大的太多太多,身处领域之中,他就像是无根浮萍。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唐三从痛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个梦。

    他的身体躺在一片蓝银草之中,而这些蓝银草,正在将一丝丝淡淡的温暖和濡沐传入他体内。所有的痛苦都已经不见了,只有全身舒爽的感觉,熟悉的魂力波动,以及魂技的感受重新弥漫于体内。

    想要翻身坐起时,唐三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有些沉重,扭头看时,却看到自己左手中竟然握着昊天锤。

    当他一眼看到昊天锤的时候,他就肯定,自己决不可能是做梦。就在那昊天锤上,锤头顶端,多了一片白色的纹路。

    那些纹路看上去就像是地狱路启动时地狱杀戮场地面上的血纹形态,只不过它要小的多,而且是白色的。

    当唐三尝试着去感受那白色的纹路时,刹那间,一股澎湃的白光悄然弥漫,白光从昊天锤中释放,但很快。那白光就化为了无色。而唐三对于周围世界地感应也立刻变得不同了。就连那些对他最亲密的蓝银草,也在这无形的气流中颤栗着。

    杀神领域,这就是杀神领域么?唐三知道自己应该高兴的,可是,刚刚离开杀戮之都那样的地方,他又是在高兴不起来。两年宛如地狱一般的磨砺,令他整个人的心绪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尽管他一直在努力对抗着。但此时的唐三,不但脸色苍白,而且眉宇间也流露着无法掩饰的煞气。

    就在这时,突然。一股无形杀气瞬间接近过来,就像有什么看不见地东西,重重的撞击在了唐三释放的杀神领域上似的。

    唐三身体一震,快速调转身形朝那个方向看去。

    几十米外,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站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上已经穿戴整齐,将那完美的娇躯包覆在内。而她的双眸也正在注视着自己,眼中闪烁着难言的情绪。

    她比我先醒过来的?这是唐三心中第一个念头。背脊不由自主地冒起一层冷汗。他当然知道,胡列娜比自己先醒过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有充分的时间可以讲自己击杀。

    这个女人果然狡猾。唐三有些懊恼的想着。她的魂力比自己要强,最后那段路,又是自己带她走出来的,她地消耗也自然比自己要小。如果她想杀自己,恐怕自己永远都不可能醒过来了。

    胡列娜一步步向唐三走来。俏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感觉到了么?我们拥有同样的天赋领域。”天籁般的声音在唐三耳边回荡着。

    唐三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

    他惊讶的发现,恢复魂技使用能力地胡列娜,此时那双眼睛竟然变得无比清澈,其中没有包含任何一点魅惑的元素。

    如果说以前的她像是一朵充满诱惑力的玫瑰,那么。此时的她看上去却像是一朵清新的百合。

    “我把生命交付在你手中一次,你也将生命交付在我手中一次。我们算不算是扯平了?”胡列娜终于走到了唐三身前。她一直到距离唐三只有一米处才停下了脚步。看着唐三,她地目光变得无比温柔。

    唐三依旧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他也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她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威胁。

    一丝凄然浮现在胡列娜绝色的娇颜上,注视着唐三,她那动人的俏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无助,“为什么我是出身武魂殿,而你是出身于昊天宗?”

    双手抬起,很自然的搭在唐三的肩膀上,胡列娜进一步拉近了自己和唐三的距离,她那凄然的双眸无疑充满了更强的诱惑力,整个人朝着唐三怀中倒了了过来。

    但是。她地动作并没有完成。因为唐三地一只手,撑住了她的肩膀。

    杀神领域与昊天锤同时收起。唐三淡淡地看着胡列娜。

    胡列娜凄然一笑,“你真的是铁石心肠么?”

    唐三的目光变得柔和了几分,不可否认,眼前的女人是那么的完美,但是,在他心中,却早已装不下另一个异性。更何况眼前的她与他,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拍了拍胡列娜的肩膀,拉开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下次见面,或许我们会是敌人。”

    留下这简单的一句话,转过身,不再去看她,唐三硬起心肠,大步而去。

    无声的泪,顺着那完美的娇颜悄然滑落,这是胡列娜一生中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而哭泣。而这个男人的影像,再也无法脱离她的心。

    每迈出一步,唐三都感觉到自己的心情似乎变得轻松几分,对于胡列娜,他当然不会有任何感情存在。但是,对于这个女孩子,他也多少产生了一些好感。走出地狱路的全部过程,是两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胡列娜让自己打晕她的时候,唐三对她就已经无法在产生敌意。

    “小三。”浑厚的声音在唐三耳边响起。唐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静静的站在前路上。

    两年不见,他看上去似乎更加苍老了几分,唐三极其敏锐的从父亲身上感受到了雨自己同样的特质。

    “爸。”快步上前,走到父亲面前,唐三的目光依旧冰冷。那是两年杀戮之都生活留下的后遗症,“您是不是也拥有杀神领域?”

    唐昊点了点头,在他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微笑,“这两年,你做的很好,并没有让我失望。走吧。”说完,他率先向前方走去。

    唐三赶忙跟上父亲,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父亲的出现,令他那变得冰冷的心生出一丝裂痕,温暖的亲情无疑是化解内心戾气最好的宝物。

    “你知道杀神领域的作用是什么吗?”唐昊突然问道。

    唐三眼中光芒一闪,“气势。唐昊缓缓点头,“没错。就是气势。杀气形成的气势和压力往往能够让你的对手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而你自己却可以发挥到百分之一百二的程度。杀神领域的效果也是如此。你拥有了最基础的杀神领域。今后,在这领域之中,你的对手,实力将会自行削弱百分之十,而你自己则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一十的力量。随着武魂的成长,这个比例还会增加。记住,武魂的天赋领域是不会受到双生武魂不能同时使用这个制约的。”

    唐三愣了一下,“您怎么知道?”对于这一点,连拥有双生武魂的他都无法肯定。

    唐昊停下脚步,回身看向他,“因为,同样的情况在另一个人身上曾经出现。”

    唐三的眼神剧烈的波动了一下,他突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胡列娜口中说的那个人,正是教皇比比东。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之外,比比东应该也拥有着杀神领域。

    唐昊淡然道:“现在拥有这个领域的人变成了四个。杀神领域的作用,你将来会逐渐体会。它与你的蓝银领域各有妙用,在不同的环境下,都能够起到极大的作用。”

    “爸,您现在是不是应该将过去的事告诉我了。”四年磨砺。唐三已经从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变成了此时接近十九岁的青年。实力的成长,气质的变化,蓝银草二次觉醒所带来的种种影响,都令他看起来成熟了许多。和四年前相比,现在的唐三,绝不只是魂力增加了十几级那么简单。他已经真正开始迈入了属于强者的世界。

    唐昊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

    唐三愣了一下,“那要如何才算是达到您的要求呢?”拥有了两大领域,唐三认为,自己应该能够得到父亲的认可了。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