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月轩、姑姑

    唐昊淡淡的道:“你现在这样气息流于外,如何能够在魂师世界中隐藏自己?当你铅华洗尽的那一刻,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也只有到了那时候,我才能决定我的未来。”

    铅华洗尽?唐三有些呆滞,但他却并没有多问,只得跟着父亲悄然离去。

    擦干泪水,胡列娜静静的走下所在的山坡,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她的脸色渐渐变得平静下来。她知道,自己没有感情用事的权利。

    从小父母双亡,是武魂殿抚养她和哥哥长大。是武魂殿培养了他们。让他们拥有了现在的一切。老师在自己身上付出了多少,胡列娜很清楚。

    单是这份恩情,就是这自己一生也还不清的。

    所以,在她举行成年礼的那一天,就已经发誓,要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武魂殿。

    感情这种东西,对于自己来说是奢侈的。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来自于昊天宗。

    她不敢再多想,也只有让自己不去回忆与他走过地狱路那短暂的时间,她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丫头。”有些尖锐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胡列娜抬头看去,两个人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她。

    看到这两个人,胡列娜的心情不自觉的又激动起来,两年了,终于不用在杀戮中求生。

    “鬼长老、菊长老。”

    这两个人。正是鬼斗罗鬼魅。菊斗罗月关。教皇比比东派遣两大封号斗罗在这里等待胡列娜。可见对她地重视。

    菊斗罗微笑道:“恭喜你了。丫头。你能成功走出来。就是最大地成功。回到教皇殿。我们为你庆贺。”

    鬼斗罗看上去依旧是那么虚幻。上前摸摸胡列娜地头。道:“我们走吧。教皇陛下一直在等你。这两年。她曾经来过三次。每次离开时。眼神中都充满了失望和担忧。我想。她见到你回来一定会很高兴。”

    胡列娜眼睛一热。想起老师对自己地种种。心中对于唐三地情感终于被压了下去。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跟随两位封号斗罗朝武魂殿而去。

    她根本不知道。在她与唐三离去后。整个杀戮之都已经渲染上了一层恐怖地血色。

    十天后。天斗城。

    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天的时间。但唐三还是没有从杀戮之都地氛围中恢复过来。两年警惕的生活,令他养成了怀疑一切的习惯。

    尽管那积蓄庞大的杀气已经内蕴于昊天锤之中化为杀神领域。但他整个人还是经常会处于极度的紧张状态。唐三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好,但两年来形成的习惯,以及在黑暗世界中的生活又岂是那么容易恢复过来地?

    再次来到天斗城,他在杀戮之都变得冰冷的心才略微恢复了几分,不过,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带自己来到这天斗帝国地首都。

    幸好。现在自己的外形变化那么大,就算在天斗城遇到熟人恐怕也没人能认得出自己。

    唐昊带着唐三向城内走去,父子二人的组合显得有些奇怪,尽管唐三也是身穿布衣,但气质、外貌改变后的他还是很容易被人注意。

    英俊的外表。略显苍白的面容,内蕴而高贵地气质还有身上无形中会散发出的冰冷煞气,都会令人注意几分。

    而唐昊则依旧是那副落魄的样子,对于自己的外貌,他始终没有修饰一下的样子。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那双昏黄眼眸中地死寂。早在唐三母亲去世的时候,唐昊的心其实就已经死了。

    一直走到天斗城中心最繁华的区域,唐昊在一栋高大的建筑前停下脚步。

    唐三下意识的跟随父亲目光朝面前的建筑看去,这是一座高达五层的小楼。哪怕是在天斗城中,这里也算得上是很高的建筑了。这座楼地首先给人的感觉就是清雅。

    整体建筑风格略显古朴,匾额上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月轩。

    来往进入其中的行人并不多,但能够看得出,进出这里的人,都是衣着华贵或是气质极佳之辈。男女皆有。

    “爸,这是什么地方?”唐三问道。

    唐昊淡然道:“这就是给你洗尽铅华的地方。走吧,进去。”

    说着。唐昊率先朝月轩走去。

    两人刚走到门前。却被拦了下来。两名身穿青衣的青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两名青年看上去颇为英俊,一身整洁。各自抬起一只手。拦住两人的去路。

    左侧青年一脸平静地道:“对不起,二位请留步。月轩不接待衣衫不整之人。”

    唐三皱了皱眉,虽然他也衣着朴素,但却十分整洁,显然,对方是在说唐昊了。很自然地上前一步,唐三抬头看向站在台阶上的两名青年,清冷地声音从他口中吐出,“闪开。”

    两股无形杀气瞬间吞吐,那两名青年宛如触电一般跌退。再看唐三时,就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相顾骇然。

    他们连魂师都不是,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刚从杀戮之都而来,全身杀气盈然的唐三呢?

    唐昊看了儿子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大步向里面走去。

    唐三跟随在父亲身后,一同走入了这座月轩。

    先前跌退的两名青年只是感受着唐三身上散发的冷意,就再没有上前阻拦的勇气。

    直到唐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他们才长出口气,却都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其中一人慌忙朝月轩后面跑去。

    走入月轩一层,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影壁是用上好的黄杨木雕刻而成,散发着淡淡的木香,影壁前,两株高达三米的异种兰花散发着淡淡幽香。虽然只是一步跨入月轩,但也似乎能够隔绝外界的烦杂。

    绕过影壁,是宽阔的厅堂。地面上铺着变长一米的灰色方砖,周围全部是由各种昂贵木材制作而成的摆设,正面一张宽阔的桌案后,几名衣着朴素,却相当秀气的少女正站在那里。在桌案两旁,各有一道考究的木制楼梯。

    看到唐昊父子,那些少女明显有些惊讶,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衣着像唐昊这样的人能够进来。

    唐昊缓步上前,走到桌案前,向为首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道:“告诉月华,故人来访。”

    少女愣了一下,秀眉微皱,“您是……”

    唐昊双手背在身后,“你就对月华说,圆月残缺时,依稀故人来,她就知道我是谁了。”看看唐昊,再看看唐昊身边的唐三,或许是被唐昊那淡漠的情绪影响,少女眼神略动,点了点头,道:“请您稍等。”说完,她快速的顺着旁边楼梯上楼而去。

    时间不长,略显嘈杂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听到声音,唐昊不禁眉头微皱。

    一共四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其中一个正式之前在门口的两名青年之一,另外三人中,一名是身穿紫色长衫的中年人,另外两名身材瘦长,穿着蓝衣。看上去年纪与那为首的紫衣人相差不多。

    紫衣中年人目光落在唐昊身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丝嫌恶之色,再看看唐昊身边的唐三,走下楼来。

    之前的高挑少女在四人下楼后也跟了过来,指了指唐昊,低声向紫衣人道:“总管,就是他要找夫人。”

    紫衣人点了点头,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傲然,并没有完全下楼,而是站在楼梯上朝着身后的两名蓝衣人道:“月轩只接待雅客,请他们出去。”

    两名蓝衣中年人点了下头,快步下楼,他们下楼的速度很快,但却没有给人急促的感觉,反而像是很有节奏。每走出一步,他们身上散发的魂力都会增强几分,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唐三很自然的上前一步,看着上面那甚至不屑于看自己父子一眼的紫衣人,他能够想到的形容只有狗眼看人低。

    两名蓝衣人很快来到唐昊父子面前,左侧一人道:“请离开这里。”

    唐昊淡然道:“我要是不离开呢?”

    蓝衣人目光投向上面那被称为总管的紫衣人,紫衣人挥了挥手,“还用我教你们么?请他们离开。”

    两名蓝衣人顿时动了起来,分别抬起手,抓向唐昊父子。唐昊看向儿子,道:“不要杀人,不要毁坏这里。”

    唐三动了,他只是踏前一步,那两名蓝衣人就同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他身上传来,两人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将探出的手抓向唐三。

    唐三也是抬起手,搭上了那两名蓝衣人的手。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从对方的魂力波动,他直接就判断出,这两名蓝衣人应该是四十级以上的魂宗。

    以他现在的实力,面对这样的对手,又怎么会给对方机会呢?

    除了唐昊以外,没有人看清楚唐三做了什么。只觉得虚幻的白影闪过,两名蓝衣人同时爆退。他们伸出的手臂都已经软软的垂了下去。

    唐三冷冷的看着两人,“伸一只爪子,我就去掉你们一只。再伸一只,就去掉另一只。我们是来见主人的,不是来见看门狗的。”

    或许是因为动手的原因,强烈的杀气从他身上喷薄而出,冰冷、嗜血、邪恶,重重负面情绪几乎是一瞬间席卷了这月轩的一层。

    桌案后的几名女服务员相顾失色,身体在颤栗中后退,如果不是唐昊的话,之前那两名蓝衣人此时已经是死人了。

    看着儿子身上散发的杀气,唐昊眉头大皱,他知道,杀戮之都对于唐三的影响,还远远没有消除。

    唐昊知道的事情远比唐三想象的要多,他表面虽然不说,可实际上,现在的唐三可以说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精神寄托。

    两年杀戮之都历练,唐昊始终都在暗中观察着唐三,哪怕是杀戮之王也不知道这位杀神早已悄然摸入杀戮之都。

    唐昊甚至知道唐三最后是和胡列娜一同走出地狱路的。看到儿子最后选择将胡列娜带出地狱路,唐昊感到很欣慰,一个强大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内心的堕落。

    尽管此时他知道唐三出现地情况很正常。但心中依旧有些担忧。也更加确定了按照原计划对他进行培养地决心。

    紫衣中年人愣了一下。身形一闪。已经从楼梯上下来。双手分别按在两名下属地肩膀上。顿时脸色大变。盯视着唐三。沉声道:“好毒辣地手段。”那两名蓝衣人垂下地手臂骨骼竟然寸寸断裂。显然是无法恢复了。就算能够治好。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用力。

    唐三冷然一笑。“对于狗眼看人低之辈。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紫衣人知道自己先前看走眼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这么强。尽管两名手下没有释放武魂。但以他们地魂力在一个照面就被唐三废了条手臂。可见这个年轻人地实力之强悍。他才多大?紫衣人有些难以想象。

    淡淡地光晕波动。庞大地魂力骤然释放。六个魂环悄然浮现在紫衣人身上。赫然显露出了自身魂帝地身份。

    黄、黄、紫、紫、黑、黑。六个魂环整齐地律动。他身上释放出地魂力令唐三感到有些熟悉。此人身上地六个魂环配比相当不错。看上去他才不过五十岁左右。能够拥有六环实力。已经相当强悍了。

    冷然一笑,唐三再次跨前一步,也同时释放出了自己地武魂。在所有人的骇然注视下。黄、黄、紫、黑、黑,五个魂环悄然出现。唐三全身的气势毫不保留的释放开来。强大的杀气似乎在令整座月轩都为之颤抖。

    “这,这不可能。”紫衣人本身就是最佳魂环搭配,眼看着唐三身上出现的五个魂环,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

    先不说眼前这个年轻人有多大,就拥有了五个魂环,单是从第四魂环开始就是万年级别,就已经令他充满惊骇了。

    更令他吃惊的还在后面,一股特殊的威压从唐三身上释放而出。紫衣人只觉得自己全身魂力仿佛被这股特殊的气息完全压制,就连身上的六个魂环也开始变得光芒黯淡。自身地魂力虽然还能提聚,但最多却只能提聚到七成左右。实力大减。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紫衣人抬起右手,一根亮紫色的藤蔓从掌心中游荡而出,瞬间在他自身周围布下了一道紫色屏障。

    看到对方魂环变得暗淡,唐三也是愣了一下,但当他看到这紫色藤蔓时,嘴角处不禁浮现出一丝微笑。心中暗道:难怪如此。

    紫衣人的武魂。是属于植物系的鬼王藤,属于唐三第二魂环鬼藤的进化版。他之所以会被唐三身上的气息压制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唐三的武魂。

    蓝银草进化为蓝银皇,作为植物界的帝王强者,对于任何植物系武魂,蓝银皇都有强力地压制作用。仅仅是气息,就足以令对手的鬼王藤颤栗。

    因此,唐三虽然比对方低了一个档次,可此时气势反而占据了上风。唐三完全有信心,在不实用魂骨附加实力的情况下战胜眼前的对手。

    正在这时,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住手。”

    紫衣中年人和唐三同时朝着楼梯上看去,只见一名雍容华贵的美妇从楼梯上缓缓走下,在她身后,还跟随着两名美貌少女。

    看到这名美妇,唐三不禁有些惊讶,因为他居然看不出这名女子的实际年龄。乍一看去,似乎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可她那双眼眸却像是看透了世间一切,绝非二十七、八岁女子所能相比。

    银色宫装长裙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是那么合体,如果非要让唐三拿她和自己认识地人相比,单论气质,恐怕也只有武魂殿教皇比比东能与之相提并论了。

    不同地是,她并没有比比东身上那份压力,但高贵处却毫不逊色。而且,这个女人身上没有半分魂力波动,显然并不是魂师。

    唐昊也同样抬头向那美妇看去。美妇缓步下楼,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地优雅自然,哪怕是眉头微皱,也丝毫没有半分失态。

    “奥德总管,怎么回事?”美妇轻声问道。

    紫衣中年人赶忙上前几步,一边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唐三这边,一边向美妇道:“夫人,这两个人前来闹事。您怎么下来了?”

    美妇目光从唐三身上掠过,当她看到唐三那奇异配比的五个魂环时,眼中也只是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惊讶。

    “如此强烈的杀气出现,我又怎会感觉不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向桌案后那些在唐三杀气重颤栗的少女们问的。

    就在这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唐三清晰的感觉到,一层柔和的波动从那宫装美妇身上释放出来,她身上释放出的波动是优雅而自然的,柔和的似乎能够抚平世间一切悲伤。

    自己的杀气与她这特殊的气息一接触,居然如同冰雪消融一般快速消逝。整个月轩一楼也重新变得清净、自然起来。

    领域,没错,就是领域。拥有两大领域的唐三第一时间就感觉出了美妇释放的波动从何而来。可是,她拥有领域却为什么没有任何魂力波动呢?

    难道,她已经强大到能够将自身魂力隐藏的连自己也感觉不出?那么,就说明这个女子应该是一位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

    正在唐三准备释放出杀神领域来试探的时候,他的肩膀却被唐昊抬手抓住了。回首看向父亲,只见唐昊向他摇了摇头,唐三这才放弃了释放领域的想法。

    失去了杀气的影响,几名少女都缓了过来,之前那名高挑少女赶忙跑到宫装美妇身边低语几句。唐三耳力何等惊人,他清晰的听到那名少女在说,因为唐昊衣衫不整被阻挡,以及唐昊令他传的话。

    当那美妇听到依稀故人来五个字时,她原本身上散发出的波动几乎在一瞬间破碎,下一刻,她的身体已经剧烈的颤抖起来。快步从楼上走下,动作甚至显得有些慌乱。

    原本优雅和谐的气质在这一刻竟然被完全破坏。

    所有月轩的人都惊呆了,他们还从未看到过夫人出现这样的表现。

    美妇快步走到唐昊面前,也不管身边的唐三,双手快速抓住唐昊的肩膀,她的双眼之中,已经布满了水雾,“昊,真的是你么?你,你怎么……”

    感受着美妇对父亲并没有半分敌意,再加上父亲之前所说的故人,唐三退后一步,收回了自己的武魂。

    看着美妇,唐昊轻叹一声,“是我,月华。认不出了吧。”在唐昊脸上,唐三居然看到了一丝自嘲。

    美妇的嘴唇颤抖着,猛的扑入唐昊怀中放声大哭,双手紧紧的搂住唐昊的腰,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唐昊体内似的。优雅如她,此时居然再不顾自己的形象。

    那种完全是感情宣泄的痛哭,令人不禁为之侧目。

    月轩的人都呆滞了,唐三也有些呆住了,因为他竟然看到父亲在轻轻的拍打着那美妇的后背,脸上流露着温柔的神色。难以想象,这种神色居然会出现在父亲脸上。

    良久,美妇哭声终于收歇,缓缓抬起头,深深的看了唐昊一眼,再扭头看向一旁的唐三,“他是?你和她的儿子?”

    唐昊默默的点了点头,月华直起身,泪眼朦胧的转向唐三,抬起手,向唐三的脸摸去。

    唐三皱了皱眉,很自然的后退一步,让开了月华的手。

    月华秀眉微皱,“躲什么,我是你姑姑。”

    “啊?”唐三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美妇,再看看苍老的父亲,他怎么也无法将眼前两人当成兄妹来看。

    唐昊向唐三点了点头,“她是你亲姑姑。”

    月华的手再次伸出,这次唐三没有躲,姑姑,这个词汇在他的记忆中是那么的陌生,但是,血浓于水的感觉还是令他第一时间就对眼前的女人失去了任何防备之心。

    轻轻的抚摸着唐三的脸,唐月华眼圈再次红了,“你长得像你爸爸年轻的时候,也像你妈妈。”

    听到这句话,唐三内心的防线也彻底瓦解,整个人再没有了先前的气势。

    月轩的人此时已经看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上去肮脏落魄的老人居然会是夫人的兄长。

    转过身。有些嗔怪地看向唐昊。唐月华怒声道:“这么多年了。你才知道来找我么?走。跟我上楼。”

    说完。唐月华一把拉起唐三地手。转身就向楼上走去。

    唐昊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个妹妹。但他此时地神色却是多年以来难得一见地放松。

    走到楼梯口。唐月华扭头向总管奥德道:“刚才你们看到地一切。从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你负责。明白么?”

    奥德赶忙道:“是。夫人。”

    唐月华地手很温暖。也很柔软。被她抓着。唐三似乎又变成了个孩子。她一直带着唐昊、唐三父子来到了月轩地顶层。

    一边走,唐月华擦干自己的泪水。向唐三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唐三。”

    唐月华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扭头看向唐昊,口中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月轩的顶层是一个巨大的厅堂,布置的比一层更加优雅,熟悉植物地唐三吃惊的发现,这里所有地摆设居然都是沉香木。令整层楼都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沉香木是什么?那是比等重量黄金还要昂贵的极品木材。单是这大厅内的家具,就值得天文数字的价格。在大厅周围。一共有四扇门,不知道是通往什么地方。这里给人感觉是舒适、宁谧、寂静、高雅。没有过多的华丽,但身处于这淡淡地木香气息,却会令人的心自行安稳。

    唐月华微笑道:“顶层是我的私人空间,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会上来。坐吧。”她将唐三按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这才转身看向唐昊。

    “哥,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刚刚平息的情绪在她看到唐昊苍老地面容时,忍不住又变得激动起来。

    唐昊微微一笑,“傻丫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了。这可不像你了。”

    唐月华怒道:“还不是因为你。多少年了?你居然一点音讯都没有。”

    唐昊变得沉默了,走到唐三身边坐下,低着头,淡淡的道:“大哥。他还好么?”

    唐月华呆了一下,半晌后,才缓缓摇头,“我不知道。大哥那个人你也知道的。他有什么事都藏在心底。上次回家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他拿着我们三个小时候的画像在看。甚至连我经过都不知道。”

    唐三感觉到身边的父亲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是我对不起宗门。”

    唐月华淡淡的道:“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么?这次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说什么也不回让你再走。你一定要和我回去。大哥,大哥他心中一直都在念着你。”

    唐昊苦笑道:“我回去?我早已经不是昊天宗的人了。我又怎么回去?月华,虽然我对不起宗门。但是。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后悔。大哥他,还没娶妻么?”

    唐月华地脸色沉了下来。优雅的娇颜上多了一层寒霜,“大哥不像你那么感情用事,比你有担待、有责任感。宗门的一切还要依靠他。他也只能用不娶这种方式来怀念心中的那份情。二哥,你真的不愿意回去看看他么?宗门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堂堂天下第一宗门居然要隐藏起来。你知道宗门弟子们的痛苦么?跟我回去,我们三兄妹齐心合力,我就不信斗不过那武魂殿。”

    唐昊站起身,缓步走到大厅中央,背对着唐月华道:“月华,我心已死,再没有了以前的冲劲。在阿银死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经随她而去了。对宗门,我帮不上什么。道歉地话,我不想对大哥说。我相信,他明白地。”

    “明白个屁。你堂堂天下最年轻的封号斗罗,还说帮不上宗门?大哥能理解你?”唐月华因为愤怒,娇躯已经有些颤抖了。

    唐昊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寂。

    唐三也站起身,看向激动的月华,“姑姑。不要再逼爸爸了。爸爸他并不是不愿意帮助宗门。而是,他已经不能。他的身体……”

    “够了。”唐昊打断唐三的话,“月华,我将小三交给你了。他刚从杀戮之都出来。只有你能最好的帮他。”说着,他甩手抛出一卷羊皮地图落入唐三手中,“一年后,按照地图回山谷找我。”

    说完,他直接就向外面走去。

    “站住。”唐月华大步跑了过去,或许是因为速度过快,她身上的宫装居然发出撕裂般的声响。

    几步来到唐昊背后,唐月华一只手飞快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之前唐三曾经感受过的领域波动再次出现。

    唐昊停下脚步,“月华,你对大哥说,小三是我给宗门的交代。一年后,等他去见过我以后,你带他回宗门认祖归宗。我不能做到的事,他会替我完成。还有,你告诉大哥,他是我和阿银的儿子,也是我唯一的儿子。”

    “哥——”唐月华大叫一声,下一刻,唐昊的身影已经在她面前淡化,悄然消失。

    唐昊要走,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阻拦呢?

    唐月华站在那里,泪水无声的流淌着,二十年了,再见兄长,相聚却如此短暂,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痛好痛,不只是因为唐昊的离去,也是因为这个二哥所承受的痛苦。

    唐三没有动,父亲让他留下,他就只有留下。静静的站在唐月华背后,等待着。

    良久之后。

    擦干脸上的泪水,唐月华的双眼并没有因为哭泣而红肿,缓缓转过身,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唐三,“你爸爸有没有将他和你妈妈的事情告诉你?”

    唐三默默的摇了摇头,“您能告诉我么?”

    唐月华轻叹一声,“既然他不愿意告诉你,我也不能多嘴。或许,一年后,他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吧。我看得出,他对你很有信心。否则,他不会说你是他给宗门的交代。你今年应该是十九岁吧。”

    唐三道:“差两个月十九。”

    唐月华微微一笑,“你爸爸是二十八岁走出的杀戮之都地狱路。你比他早了接近十年。看来,你真的是宗门的希望。你知道,他让你留在这里一年,是要和我学什么吗?”

    唐三茫然摇头。

    唐月华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唐三,“在未来的一年中,我将教导你各种贵族礼仪、音乐。”

    “您不是在开玩笑吧?”唐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刚见到还没有一个时辰的姑姑。

    唐月华正色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一年后,如果你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我是不会让你去见你爸爸的。”

    唐三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亲姑姑,他怎么也想不到,父亲带自己来这里居然不再是为了修炼,而是学习这些他认为毫无用处的东西。

    唐月华有些好笑的看着唐三那呆愣的样子,“很快,你就会明白这些东西对你的好处。一个人,光有强大的实力是不够的。像你父亲,他已经足够强大了,可是,他现在却变成了什么样?他是不希望你重蹈覆辙。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姑姑,也是你的老师。”

    唐三有些苦笑的道:“姑姑,真的要学习那什么礼仪么?”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