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四十三章 铅华洗尽,圆融如意

    唐月华肯定的点了点头,“晚上的时间属于你自己,你自行安排。\但是,白天你必须要和我学习这些。直到我满意为止。你知道我这月轩是干什么的吗?”

    唐三摇头。

    唐月华淡然一笑,“我这里,是天斗帝国宫廷礼仪学校。专门教授各种贵族礼仪的。你应该感受到我的领域了吧。我的天赋领域名叫贵族圆环。而我的魂力,目前是,九级。”

    “什么?”唐三呆呆的看着唐月华,怎么也无法想像,作为昊天宗直系子弟的她,竟然只有九级魂力。“您是,变异武魂?”

    唐月华微笑颔首,“或许,你会认为我是昊天宗最没用的直系子弟,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父亲能够拥有我所擅长的一切,二十年前的那件事,结果会完全不同。有的时候,实力并不代表一切。你必须要学会不依靠实力也能保护自己。更要懂得如何利用语言艺术,还有如何在各方势力中游走以及对权力的掌控。我看得出你的出色,但是,你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唐三终于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愿意承认,但却不得不向眼前这位优雅的贵妇妥协。*毕竟,她是自己的亲姑姑。

    唐月华微微一笑,“不要显得那么为难。我说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我所教你这一切的重要性。走出杀戮之都,现在你最需要的不是努力修炼,而是让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变得更加稳定。你爸爸的身体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再逼他。宗门也不会。虽然他已不在宗门。但是,宗门从没有忘记过他。”

    叹息一声,唐月华目光深邃的看向唐三,“如果你不希望你的父亲再被打扰,那么,就要变得更强。他所应该完成的责任,都会落在你的肩头。”与高度发达地商业有着很大的关系,作为天斗帝国的首都,在整个斗罗大陆上,也唯有星罗城勉强媲美了。

    星罗城的美主要来源于南方的细腻,而天斗城则充满了北方的恢宏大气,各占胜场。

    优雅恬淡的灯光从月轩地数层小楼中射出。络绎不绝的人流不断通过请柬走入其中。

    作为天斗帝国宫廷礼仪学院,能够进入月轩学习的,至少都要拥有贵族头衔,且年龄不能超过三十岁。无疑,这里是培养天斗帝国新一代贵族的所在。

    因此。虽然月轩本身并不算什么,可却没有一方势力敢向它伸手。就算是皇室也不会。

    据传,雪夜大帝与月轩的轩主月夫人有些特殊亲近地关系。当然,这也只是传闻而已。

    今天晚上,乃是每年一度的毕业典礼。

    又一批学员要毕业了。被邀请的。都是这些学员的父母、长辈。无疑都是天斗帝国这座都城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要知道,月轩每年招收地学员数量只有一百个。为了这一百个名额。天斗帝国全国的贵族们几乎挤破了头。谁都知道,能从月轩顺利毕业,就相当于镀了一层金,这里地毕业生,被誉为真正的贵族。*

    不说别的,但是贵族之间通婚,强势的一方往往会向弱势一方问出对方子女是否经过月轩的教育。由此可见,月轩在整个天斗帝国上层的影响力。

    当然,没有谁知道。月轩那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轩主月夫人竟然是来自天下第一魂师宗门。

    毕业典礼在月轩三楼举行,众多达官显贵都已经在布置好的会场上坐下了。他们都希望能够看到自己的孩子通过月轩地培养有了怎样的提高。

    作为月轩主人,唐月华依旧是一身银色宫装,面带微笑的站在大厅一侧,手下人告诉她人已经到齐了,她这才颔首示意。毕业典礼正式开始。

    一行身穿银色的少男、少女们开始从两侧的门入场。足有百人的数量却并未给厅堂内带来任何嘈杂。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同样优雅的微笑,彼此之间的步伐是那样和谐,举手投足之间,淡淡的高贵既不给人以骄傲地感觉。又能令人为之侧目。

    正在这时。大厅一侧地门开启,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怀抱一张精致、优美地金色竖琴缓缓走出。

    澄澈的蓝色眼眸清可见底。一头暗蓝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却丝毫不会给人失礼的感觉,整个人就像是钟灵天下之秀,集英俊、高贵、优雅于一身。

    偏偏又有一种特殊的恬淡。当他从侧门走出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哪怕是先前那些步入厅堂面带优雅微笑的毕业学员们,也大都忍不住向他投去一丝目光。

    尤其是其中的女学员,不乏眼露迷醉之色。

    白衣青年奖竖琴放在摆好的台子上,端坐于专用的矮凳,先是朝着众多宾客微笑颔首,这才缓缓抬起他那双修长的手,轻缓的弹奏起来。

    高雅、清纯如珠玉般晶莹、朝露般清澄的音色从那精致的金色竖琴中流淌而出,大厅内顿时静了下来,美妙的琴音闻之令人心旷神怡。宛如月光下喷泉汩汩涌出的奇景美感,弥漫着诗样的气氛。*

    不谈其他,单看外表,这白衣少年无疑令在场所有即将毕业的学员为之失色,他身上那分与世无争的恬淡最是令人心生好感。

    唐月华静静的站在那里,聆听着美妙的琴声,在她耳中,这琴声当然与别人听起来不同。她在倾听,这琴声是否真的像白衣少年表面上那样恬淡。

    一年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确实变了很多。或许,这才是他的本性吧。

    演奏琴曲的少年正是唐三,和一年前相比,此时的唐三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是气质上的变化。从他身上,再没有一丝杀气蔓延而出。并不是说他那些得自杀戮之都历练的杀气消失了,而是真正的内蕴。

    当唐月华给唐三上第一堂课的时候,就告诉他,一个真正的强者,首先要懂得学会控制自己的一切。尤其是情绪和气息。

    这一年,唐三无疑做的很好,好到连唐月华这样苛刻的贵妇也挑不出一丝瑕疵。别人需要三年的课程,他一年就学完了,而且学的比任何人都好。

    能够代表毕业学员做竖琴演奏,一直以来都是月轩的传统,唯有本届毕业生最出色的学员才能获此殊荣。唐三能够坐在那里,并非是因为他是唐月华的侄子,而是因为他自己的成就。

    毕业典礼就在这优雅的乐曲中按照一道道程序进行着。达官显贵们已经开始在下面悄悄打听着唐三的来历。但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哪怕是他们的子女,也没人能说出唐三从何而来。

    对于其他学员来说,唐三就像是个谜。当他刚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冰冷的没有人愿意接近,也没人看好他这个插班生。

    尽管他相貌英俊,可这里是帝都,英俊的人难道还少么?

    但是,几个月后,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就变得不同了,在各种礼仪、音乐的学习上,唐三表现出了远超常人的学习能力。最为显著的,是他身上那层淡淡的冰冷逐渐消失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平时都很少与人沟通,更很少说话。只是在默默的学习。

    坐在台下,众贵族中身份最为显赫的是一名年轻人,他的年龄,看上去处于青年与中年交汇的程度。他就是天斗帝国太子,雪清河。

    这次前来,雪清河是为了自己妹妹的毕业典礼。

    而他妹妹,原本应该坐在唐三现在所坐的位置上。

    可不久前妹妹告诉他,最后演奏竖琴的人选变了,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懊恼,因为她心悦诚服的佩服那个名叫唐银的青年,在各方面自认不及。

    雪清河知道,自己妹妹作为帝国公主,又有着父亲的宠爱,一向眼高于顶。很少信服他人。就连自己这个长兄,对她也没什么威慑力。

    送她来月轩学习,无疑是想好好培养一下妹妹的宫廷礼仪,以她十八岁的年纪,也该是出嫁的时候了。

    他怎么也想不通,一向高傲的妹妹为什么会如此推崇一个人。甚至在提起那个人的时候,居然流露出淡淡的羞涩。

    当雪清河看到端坐在那里演奏的唐三时,他也震撼了,从那个年轻人身上,他竟然找不出半分瑕疵。

    更为惊讶的是,那个年轻人居然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说不上为什么,并不是因为气息,而是一种天生的直觉。

    简单的向周围贵族们打听了那个白衣青年却没有得到答案后,雪清河更加肯定了与这个青年交往的决心。不是为了昨天恳求自己的妹妹,而是为了一个可能成为帝国未来栋梁的人才。

    唐三静静的弹动着竖琴,他的心很静,就像外表流露出的恬静一样表里如一。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年前他又怎能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会在众人面前演奏乐器。在刚刚开始跟随姑姑学习的时候,他心中本是充满了怀疑的态度。

    但是,当时间过去一个月。唐三却发现,父亲给自己指的路是那么的正确。

    在杀戮之都修炼,是为了练心。在月轩同样也是。

    当他在这里渐渐静下来,回忆起过往四年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整个成长的过程时。他发现自己的精神是那样的疲倦。

    这一年的时间,令他的身心都得到了最好的休息,尽管没有刻意去修炼,但多年来所学的一切,却在这份恬静中渐渐融会贯通。就连奇经八脉的最后一道防线督脉,也开始渐渐的松动了。

    五十七级,这是现在唐三的魂力等级。五年时间,从四十二、三级提升到五十七级,平均每年三级,听上去和他之前在史莱克学院两年多的修炼速度无法相比。可实际上,超过四十级之后,每一级提升所需要的魂力又岂是以前所能比拟的呢?

    二十岁,五十七级,唐三无疑已经大幅度超越了武魂殿的黄金一代。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拥有各种技能,需要去控制的唐三。

    而是将所有能力融为一炉,踏出了成为强者最关键一步的唐

    从姑姑近几个月来眼神中毫不掩饰的赞赏。唐三知道,自己快要到离开这里地时候了。也唯有想到要去见父亲,他平静下来的心才会泛起层层涟漪。

    对于那未知的真相,他已经等的太久太久了。尽管他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不是从父亲口中说出,他又怎能确定?

    唐三知道,自己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但在月轩的这一年,无疑是自己人生的中转站。他已经跨越了少年时期,二十岁生日就要到了,他已成年。

    毕业典礼顺利结束,每一名学员都从轩主唐月华手中接过了自己地毕业证明。欢天喜地的投入到亲人怀中。

    当唐月华完成这一切时,唐三今天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她走到唐三身边,“今天表现的不错,表里如一。”

    唐三微微一笑。轻抚琴弦,令最后一丝余韵飘散。“谢谢。”

    正在这时,清朗的声音响起,“月华阿姨,能给我介绍一下么?”

    唐月华回头看去,只见一身便装地太子雪清河在优雅大方的刚毕业学员雪珂陪同下走了过来。

    她当然早就知道雪珂的身份,大部分学员也都知道,她更看到雪珂对唐三的与众不同。就连唐三夺了她原本的演奏权,这位公主殿下也没丝毫不满。=

    “太子殿下。”唐月华微微行礼。

    雪清河赶忙还礼,“月华阿姨。您这是做什么?晚辈可受不起。”

    唐月华失笑道:“别老是阿姨阿姨地叫我,我很老么?”

    一旁的雪珂俏皮地道:“老师当然不老了,您就象我的姐姐。”

    唐月华微笑道:“还是你这丫头会说话。”一边说着,她略微让出半个身位,令雪清河兄妹能够清楚的看到唐三,“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侄子唐银。”

    听到侄子二字,雪清河眼中不禁闪过两道精光,唐三一直在静静的观察着这位曾经给他留下过不错印象的太子殿下。

    五年不见,这位太子变得更加沉稳了。面容上改变不大。但内敛的儒雅气质还是很给人好感。

    举手投足之间与宁风致有几分相像,不知是否是他刻意模仿的。

    但从他听姑姑介绍自己后神色之间的变化。\想来他是知道姑姑真实身份地。而姑姑也没有替自己多加掩饰,应该对这位太子殿下很是信任。

    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唐三却已经在脑海中分析了很多。他在琢磨着要不要向这位太子殿下坦白自己的身份。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唐三压了下去。他知道,就算雪清河值得信任,现在也还不是时候。他需要向父亲去求证自己的猜测,如果以后真的需要借助这位太子殿下的力量守望相助,再向他坦白也不迟。反正他现在的样貌是怎么也不回被认出来的。

    雪清河也同样在观察唐三,离得近了,他不禁更为唐三身上流露出的恬淡高雅所吸引,尤其是听到唐月华说他是自己的侄子时,更是大为吃惊。作为太子,正像唐三判断地那样,他是少数知道唐月华真实身份地人。外界传唐月华与雪夜大帝之间的八卦,只不过是个笑话。

    “唐银,这位就是当今天斗帝国地太子雪清河殿下。”唐月华也为唐三介绍着。

    唐三面露微笑,向雪清河微微施礼,“您好,太子殿下。”对于雪清河身边的雪珂,他也是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两人毕竟算是同学,不需多礼。

    如果是以前的唐三,对于雪珂这不断想接近自己的姑娘一定不会假以辞色,但在姑姑一年的教导后,他已经明白了如何将自己真正的情绪深深埋藏。

    雪清河微笑道:“早就听小妹说月轩又出了一位青年才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唐银兄弟,有时间我们一起坐坐。”

    以太子之尊却用平民口吻和唐三沟通,雪清河绝对算得上是礼贤下士了。一旁的雪珂忍不住道:“大哥,到时候你可要叫上我。我还想向唐银多请教竖琴的知识呢。”

    雪清河笑道:“如果唐银兄弟没意见的话,我就没意见。”简单的一句话,却充分表达出他对唐三的尊重。无疑很容易博人好感。

    唐三依旧面带微笑,“恐怕要让太子殿下失望了。刚刚毕业,我要出趟远门。如果有缘,等我回来后,定然登门拜访。”

    雪清河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唐三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毫不犹豫的拒绝自己,但当他对上唐三那真诚的目光时立刻明白,对方并不是在推脱,而是真的有事。

    微微一笑,雪清河道:“那我可就等你回来了。不打扰了,小妹,我们该回去了。”一边说着,雪清河主动向唐三抬起手,握手礼,贵族之间最简单也是最随意的礼节。

    唐三抬手与雪清河相握,顿时,一丝柔和的魂力从雪清河掌心传来。唐三心中一动,从对方的魂力判断,这位太子殿下的实力可不弱啊!在他以前的认识中,可从未见过雪清河出手。

    如果说唐三是略微吃惊,那么,雪清河就是震惊了。他传入唐三手中的魂力很柔和,哪怕唐三不是魂师,也绝不会伤害到他。但他却骇然发现,自己输入唐三体内的魂力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既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感受,似乎那些魂力进入唐三体内以后,就再与他没有了关系。

    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年轻人看来真的是昊天宗的直系子弟,而且应该是极为出色的精英吧。这是雪清河的第一个念头。他当然不会再去试探唐三,很自然的松开手,微笑中拉着妹妹走了。

    雪珂离去时,大眼睛中还带着依依不舍的光芒,如果不是她早就知道唐三平民的身份,恐怕会不顾一切的向他表露爱意吧。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又有谁不喜欢英俊潇洒,又有着那样完美气质的青年才俊呢?

    客人离去,唐月华看着身边正在收起竖琴的唐三不禁噗哧一笑,“看上去,雪珂那丫头真的对你动情了呢。上次她还来问我,一个平民拥有什么级别的贵族身份才能与公主结合。很明显指的是你。”

    抬头看着姑姑一脸戏谑的笑容,唐三有些无奈的道:“姑姑,您知道的,我现在根本不会考虑这些。”

    唐月华微笑道:“是不是有红颜知己了?”

    唐三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唐月华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天啊,你这孩子还真是早熟。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是十四岁开始跟随你父亲修炼的。难道,你那红颜知己是之前认识的么?”

    唐三微笑道:“姑姑,作为一名高贵的女士,打探别人的**可是很失礼的。这是您教给我的。”

    唐月华哼了一声,“我是别人么?我是你亲姑姑。你爸爸不在,我就是你的长辈。坦白从宽。”

    唐三无奈的摇摇头,此时此刻,他心中却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思念。

    五年了,小舞,你还好么?

    看着唐三眼底深处那一份落寞,唐月华没有再问下去,抬手揉揉唐三的头,看着这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侄子,美眸中流露出温柔的宠溺,“傻小子,想什么呢?看不出你还挺感性的。和你爸爸一样。”

    唐三注视着唐月华,“姑姑,我可以从您这里毕业了么?”

    唐月华愣了一下,有些怅然的道:“你就这么急着离开我么?”虽然相处只有一年,但唐月华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这个聪明绝顶的嫡亲侄子。在他们这一代中,最出色最有成就的,无疑是宗主大哥,唐昊和她。尽管她并不是强大的魂师,可掌握在她手中的力量,却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恐惧。

    可是,唐门直系中,那些并不十分出色的子弟们都开枝散叶,有了后代,甚至再下一代也已出现。可作为曾经唐门的骄傲,宗主未娶,她未嫁,唐昊又落得那样的结果。可以说,唐三是他们嫡亲三兄妹唯一的后代。对于这个侄子,她是当儿子看待的。

    唐三对于唐月华也同样很尊敬,在这位看上去优雅美丽的姑姑身上,他真正的得到了母亲般的关怀。尽管唐月华有些嗦,但唐三却发现,自己竟然很喜欢她那种充满关切的嗦。唐月华给予他的,是唐昊和大师都无法给予的那种亲情。

    因此,对于这位姑姑,唐三格外的尊敬,也格外地亲近。他没有将小舞的事情告诉唐月华。是不希望姑姑为自己担

    “姑姑,您知道我不是的。但是,我必须要走。”

    唐月华轻叹一声,“我明白。见过你爸爸后,他会让你返回宗门,认祖归宗。孩子,你比当年你爸爸更加出色。零点看书\虽然姑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姑姑相信。你一定能够超越你爸爸。记住,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过于感情用事。更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爸爸就是太感性了。他之所以将你交给我,让你跟我学习,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锻炼你的心性。让你不要犯和他同样地错误。从理论上来看,我应该对你放心的,你已经做的很好。可是,你身上毕竟流淌着和你爸爸同样的血液。答应姑姑,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好么?”

    唐三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着姑姑眼中慈祥地目光。眼底不禁泛起一丝淡淡的红色。

    唐月华微笑道:“好了,回去收拾一下。我知道你急于去见他。明天就走吧。过两天,我也准备回宗门去看看。好久没有回去了,再不去看看,估计大哥要骂我了。我们就在那里见吧。”

    唐三心中一阵感动,他当然明白,唐月华决定返回昊天宗都是为了自己。宗门的情况他并不了解,唐月华也并没有对他说过。

    但从这些年昊天宗一直隐没,就能看得出自己家族这天下第一宗的日子并不好过。

    唐三根本没什么好收拾的。就算是一些日用品,直接放入二十四桥明月夜就可以了。当天晚上,唐月华亲自下厨,坐了几个精致地小菜和唐三两人吃了。在唐三临睡前,唐月华告诉他,明天走的时候不需要向她告辞了。那一刻,唐三分明看到姑姑眼中闪烁着几分晶莹。

    唐三又哪里知道,唐月华曾经爱上过一个人,一个她绝不应该爱上地人。后来看清了。她的心却已经无法再容纳任何爱情的感觉。所以才终身未嫁。她曾经幻想过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唐昊带来了唐三。就像是完成了她的心愿,因此唐月华才对唐三视如己出。

    一年,时间并不长,但唐月华却感觉自己仿佛又有了新生,从唐三身上,他看到了未来昊天宗的希望。对于这个侄子,她又怎么会不尽心竭力的帮助呢?

    清晨,唐三习惯性的修炼完紫极魔瞳后,就悄悄的离开了月轩,没有惊动任何人。此时,天才刚蒙蒙亮。

    顶楼地窗户开着,唐月华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逐渐远去的白色身影,嘴角处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小三,我在宗门等你。”

    出了天斗城,唐三不再压制自己的速度,展开身形,全力飞驰。唐昊给他那羊皮地图上的一切他早已经记清楚了。根本不需要再看,也能轻松的找到正确方向。

    一转眼,已经是五年时间过去了。五年前,唐三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而今天,他终于有了知道答案的权利。正像父亲所说地那样,他已洗尽铅华。

    疾驰入山,所有地坎坷的路在唐三面前如履平地。八蛛矛带着他地身体闪电般上升,终于回到了曾经修炼的山脉,他又怎还顾得上那份优雅?只想尽快见到自己的父亲,听他讲述那过去的一切。

    依旧是那群山环抱,万灵叠翠,面前是泛起涟漪的蓝宝石,还有那连天接地的恢宏瀑布。尽管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两年,但当唐三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那心旷神怡却没有丝毫改变。

    山谷中,只有瀑布倾泻的隆隆声,除此之外,一切都显得很静,宁谧的寂静。

    目光看向那曾陪伴自己成长的瀑布,唐三目光流转,寻觅着父亲的身影。

    “你回来了。”低沉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响起,唐三猛然回首,那一瞬间,他整个人仿佛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原本带着些激动的目光此时已经完全呆滞。

    水潭畔,是那熟悉的身影。但当唐三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内心却在无法抑制的颤抖。一年以来变化的气质在这一刻似乎破碎了。他的心,痛的难以呼吸。

    唐昊静静的站在水潭旁,但支撑着他身体的,却只有一条腿。整条左腿齐根断去。同样消失的,还有他的右臂。此时此刻,站在那里的,竟然是一名独臂老者。

    他那散乱的发,更是以被雪白所渲染。

    “爸——”唐三几乎是颤抖着叫出这一声,身形暴闪,下颌颤抖着扑倒唐昊面前。

    失去了一臂一腿,唐昊却显得很平静,脸上的表情也不像以前那样严肃、僵硬,居然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令他引以为豪的儿子。抬起手,摸摸唐三的头,“来了就好,我一直在等你。”这样亲切的动作,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可此时唐三的心,却仿佛被针扎一般。

    无与伦比的强烈煞气勃然迸发,“是谁,爸,是谁将您伤成了这样……”因为极度的愤怒,唐三的杀神领域被强行启发,刹那间,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唐昊脸上笑容不减,“傻小子,你这是干什么?难道,这一年你姑姑白培养你了么?”

    “爸。”唐三看着父亲断肢所在,泪水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曾经最年轻的封号斗罗竟然变成了眼前如同风烛残年一般的老人,他是自己的父亲啊!

    强烈的杀意,仿佛要从胸口般冲出,在这一刻,唐三的眼睛已经在渐渐变得血红。

    唐昊脸色一整,目光盯视着唐三,“醒过来。没有人能够将我变成如此,让我变成如此的,是自己。一年前,当我回到这里之后,我就斩去了自己的右臂和左腿。”

    “什么?”唐三再次呆住了,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居然是父亲自己做的。

    唐昊淡然一笑,“很惊讶是么?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以前的事么?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一边说着,唐昊剩余的左臂挥动,魂力勃发,整个人弹跃而起,虽然只有单腿,但速度依旧惊人,直接朝着瀑布的方向飞腾而去,左手在空中虚按,只是利用魂力一次借力,他就已经来到了对面的瀑布礁石上。

    唐三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赶忙腾身而起,追随着父亲来到礁石上。

    唐昊没有用魂力抵御瀑布水流的冲击,任由自己的身体被淋的湿透。

    眼看唐三跟上,他这才再次行动,左手一挥,长达三米,锤头如水缸般的巨大昊天锤骤然释放,冲天而起,空中落下的急流在庞大的魂力作用下反卷而上,而唐昊也紧随着自己的昊天锤腾起。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