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四十四章 唐三的母亲,十万年蓝银皇

    唐三跃起,他没有父亲那样浑厚的魂力,但他自己却有很多办法,飞天神爪射出,在空中略一借力就已经追上了父亲的身影。

    瀑布一直被昊天锤反卷超过一半的距离,唐昊仅存的左手在瀑布后石壁上一按,一块看上去严丝合缝的岩石竟然就那么凹陷进去,现出了一道门户。

    身形一闪,他已经钻了进去。

    唐三从未想到过瀑布后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但他此时心中已经被父亲断肢带来的剧痛所充满,没有多想,直接跟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外面瀑布的原因,洞穴内很湿润,洞高三米左右,宽约两米,一直向内延伸。里面很黑。唐昊从自己的魂导器中摸出一块淡金色的宝石,将周围照亮。

    看着父亲在前面单腿弹跳着前进,唐三的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此时此刻,父亲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独、寂寞。

    回想起过往的种种,他突然深切的体会到这些年以来父亲所承受的巨大痛苦。

    走到最里面,周围的一切却亮了起来,抬头向上看去,一个石孔出现在洞壁顶端,而这里,却是一个只有十平米左右的石室。

    石室内没有任何摆设,空荡荡的,但就在上方石孔的正下方,却有着一个小土包,土包上,一株纤细的蓝银草迎风飘动。那蓝银草看上去比普通的草叶要长一些,最为奇特的是草叶上带着的金色细纹。

    “小三,过来,跪下。”唐昊指了指自己身边,独腿弯曲,就那么坐了下来。

    唐三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上前几步,如父亲所言跪倒在那株蓝银草面前。

    抬起手。唐昊的神情突然变得出奇温柔,极其轻柔的抚摸了一下那带有淡金色细纹地蓝银草草叶。“阿银,我带着儿子来看你了。我们的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他继承了你地美,比我更加出色。你看到了么?我们的儿子来了。”

    唐三的心震撼了,呆呆的注视着面前那似乎在轻微摆动,散发着柔和气息的蓝银草。他的心剧烈地颤抖起来。不受控制的,武魂蓝银草悄然释放,就从他身下散出,顷刻间爬满了整个石室。

    唐三的蓝银领域也就在这种情况下悄然开启,柔和的魂力波动弥漫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

    那株蓝银草摆动地更加剧烈了几分。受到蓝银领域的感染,它似乎在悄然生长着。草叶上地金线仿佛活了一般,轻微律动中,金光水波般荡漾起来。

    唐昊也有些呆了,看着那蓝银草在肉眼可辨的速度生长着,喃喃的自语着,“我,我怎么没想到。阿银、阿银,难道,你真的能活过来么?阿银。”

    唐昊流泪了。一代昊天斗罗,此时脸上竟然充满了泪水,单手颤抖着抚摸着那草叶,任由泪水滴落在那片泥土之中。

    唐三的目光依旧是呆滞的,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蓝银草会那样的与众不同。就像自己爱上了小舞那样,自己的父亲爱上地,竟然也是一位十万年魂兽。难怪,难怪父亲对十万年魂兽的一切是那样的了解。比大师知道的还要多。

    原来。自己身上,竟然流淌着一半十万年魂兽的血脉……

    唐三也颤抖着伸出了手。毫不收敛的将自身魂力全部注入在那正在不断释放中的蓝银领域之中。令这整座石室完全变成了一片澄澈的蓝色。

    那株蓝银草,原本草叶约有一尺长,此时却已经渐渐生长到了两尺,但也只是两尺,就不在继续生长了。

    唐三的手,也抚摸到了那株蓝银草地草叶上。就在这时,奇异地一幕出现了,那株蓝银草中,两根最长的草叶竟然缓慢地动了起来,一根缠绕上了唐昊的手,一根则缠绕在了唐三的手指上。

    极其柔和的精神波动悄然出现,比普通的蓝银草要强烈的多,它似乎在传递着最亲切的思绪。“妈妈……”唐三再也忍耐不住,匍匐在地,痛哭失声。尽管他曾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当他真正感受到母亲的气息时,内心的激动又怎能抑制?

    唐昊的嘴唇在颤抖着,但他眼中的兴奋和欣喜却已二十年没有出现过。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的蓝银草居然会在儿子的气息中加速生长。

    这生长的过程,已经超过了以往二十年的总和啊!

    感受着那卷住自己手掌的蓝银草叶,唐昊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他那颗死寂的心,也渐渐的变得活络了几分。

    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唐昊、唐三两父子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唐三的魂力再无法维持蓝银领域,从他身上释放出的蓝银草也缓缓退去时,他们才渐渐的清醒过来。

    那株奇异的蓝银草轻轻的摆动着,唐昊此时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呆滞,坐在那里,脸上居然带着几分傻笑。

    “爸——”因为哭泣,唐三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沙哑,轻声呼唤着父亲。

    唐昊从呆滞中惊醒过来,看看面前的蓝银草,再看看唐三,“你明白了吧。”

    唐三默默点头。

    眼中带着几分迷惘,唐昊似乎看到了以往的种种,开始了他那故事的讲述:

    “小时候,我就像你一样出色。昊天宗直系子弟中,我与大哥,是最出色的两个人。而我们又是上一代宗主的儿子,凭借着出众的天赋和刻苦修炼,很快,我们就成为了昊天宗新一代的领军者。外界称我们为昊天双星。”

    “大哥比我大十五岁,对我的照顾和关怀更是无微不至。从小到大,我对兄长的感情甚至比对父亲还要深。我的一身本领几乎都是在兄长的教导下修炼的。”

    “论天赋,我比大哥要强。当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被誉为年青一代的第一人。也正是那年,父亲奖励给我了第一块魂骨。宗门传承的魂骨。而大哥是在三十岁那年才获此殊荣的。”

    “我们昊天宗一向以实力为先,父亲的身体不好,早年受过重创,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为了在未来撑起昊天宗,我和大哥都没有结婚,每天都在刻苦努力的修炼中度过。一直到我三十岁,突破了七十级魂力的时候,我的修为已经渐渐追赶上了大哥。那时,他是七十八级魂力。尽管和宗门的长老们还有差距,但那时候的我们,却已经相当强大。”

    “你爷爷或许是知道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命令我和大哥外出历练十年,也正是在那时,我得到了宗门第二块魂骨,而大哥却没有,我们昊天宗的传承魂骨,一共就只有三块,父亲将第二块给了我,就相当于定我为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他评价大哥是沉稳有余、进取不足。但几十年没有离开过宗门,如果不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他又怎么能放心将宗门交给我们呢?于是,我和大哥离开了昊天宗,进入了斗罗大陆的花花世界。对于父亲的偏爱,大哥却没有过半句怨言。”

    “凭借着过人的实力和昊天宗的威名,很快,我们就在魂师界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虽然我们都还没突破八十级,但在那时候,就已经被誉为昊天宗一门双斗罗。以我们当时的年纪,谁都知道最后我和大哥一定会走到封号斗罗的级别。”

    “在外出历练的第五年,我们认识了你的妈妈。她叫阿银,蓝银草的银。”说到这里,唐昊脸上温柔重现,仿佛看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阿银时的景象。

    “我和大哥都是潜心修炼了几十年的人,哪怕是我,在那个时候也已经三十五岁。见到你妈妈,我们几乎同时被她所吸引。你知道么?你妈妈不只是美,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散发的那股清新气息。她是纯净的没有半分杂质的仙子。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她,但我的心却已经被她俘虏了。”

    “大哥也同样喜欢上了阿银。机缘巧合之下,我们三人结伴同行。阿银很温柔,对我们都很好。在一次危机之后,我们决定结拜为兄妹,她那时候报出的年龄最小,所以排行第三。我们既叫她阿银,也会叫她小三。你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

    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浓郁,唐昊目光痴痴的看着面前那株蓝银草,“之后的几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三年时间过去了,我们三人几乎走遍了大陆每一个角落,彼此的情谊也更加深厚。长兄如父,大哥虽然和我一样深深的爱上了如同精灵一般的阿银,可他还是选择了退出。在一天夜晚,他悄悄的离开了我们,独自返回昊天宗而去。那天晚上,阿银和我说了许多许多。她也一直在犹豫,犹豫着要如何做。也正是在那天晚上,她告诉了我她的身份。她并不是人类,而是即将进入成熟期的十万年魂兽蓝银皇。”

    “那天,我惊呆了。我当然知道十万年魂兽意味着什么。但是,心中对阿银的爱却冲淡了一切。十万年魂兽又如何?只要进入成熟期,她就是真正的人类,与人类再没有任何区别。于是,我向阿银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你妈妈真的很善良,她心中一直喜欢的都是我,但由于自身身份的原因,再加上怕伤害了大哥,才一直没有说出什么。水到渠成,我决定带她回家,拜见父亲。尽管我知道那要冒很大的风险,你爷爷是封号斗罗,完全可能看出阿银的身份。但我还是不希望阿银受到任何委屈。我相信,你爷爷是开明的。只要我们成亲后保密,让阿银赶快修炼到成熟期,就再没有人能看出她十万年魂兽的身份了。那时候,她就是真正的人类。”

    说到这里,唐昊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蓝银皇,他的心似乎在轻微的颤抖着。

    “可是,就在我们前往昊天宗的路上,却遇到了大麻烦。原来,早在我们三人一起行走大陆时,就已经被武魂殿注意到了。毕竟,我和你大伯代表着昊天宗新一代,武魂殿又怎么会不关注我们呢?而和我们走在一起的阿银也被他们所注意,那一年,我三十五岁,但是,我的魂力却已经达到了八十四级。武魂殿前来的是一名封号斗罗。虽然他的魂力要比我强大,可是,在我的昊天锤下,他却没能讨得好处,还被我砸毁了一条腿。我带着阿银迅速远遁。我知道,昊天宗是不能回去了。”

    “果然,没过多久,武魂殿当代教皇下达诏令。声讨昊天宗。让昊天宗将我和阿银交出去。那时候,你爷爷本就已经病入膏肓。突然得知这件事。并且怎么也找不到我。一气之下,去世了。直到他老人家临死前,我也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说到这里,唐昊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眼中流露着深深的痛悔。

    唐三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他完全能够理解父亲当时的感觉。

    有家不能回。彷徨失措。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

    爷爷的去世,无疑给父亲带来了极为沉重地打击。

    良久,唐昊的情绪在静默中平静下来。

    “尽管那时候大哥地修为刚刚达到了封号斗罗级别,家族长老也不乏强者。但就算我们是天下第一宗门,失去了你爷爷的统驭。宗门下各方势力也在蠢蠢欲动。面对武魂殿的步步逼迫,你大伯可谓是举步维艰。幸好。我们昊天宗实力强悍,就算是武魂殿,也绝不敢轻举妄动。”

    “我和你妈妈成亲了。但也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日子。尽管我知道这样委屈了她,尽管我很想回宗门去看看。但是我不能。这件事好不容易才渐渐平息下来,我不能再给宗门惹麻烦。我甚至不能去拜祭你爷爷。哪怕是后来,我也一直没有回去过,因为,我没资格去祭拜父亲,我是宗门的罪人。”

    听到这里。唐三忍不住开口了,“爸爸,不论您欠宗门什么,以后我一定替您加倍偿还。”

    听着儿子的话,唐昊脸上流露出几分欣慰,继续说道:“那时候,幸好我身边还有你妈妈。虽然我为了她放弃了一切,但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如果让我从来一次地话,我还是会选择她。但我同样也会回护宗门。”

    “二十一年前的一天。你妈妈怀孕了,有了你。当时我真的感到自己很幸福。那时我已经没有了争胜的想法,只是希望和你妈妈在一起好好的生活,不知道是不是和你妈妈在一起地原因,那几年,我的魂力突飞猛进,你出生地那天,正是我魂力达到九十级的一刻。而你妈妈,也终于进入了化形后的成熟期。可就是那一天,武魂殿的人找来了。”

    煞气在唐昊眉宇间弥漫,他仅余的左手紧握成拳,“武魂殿真是好大的阵仗。当代教皇亲自带队,还有两名封号斗罗,以及大量的武魂殿高手。包围了我和你妈妈住的地方。那时候,你妈妈刚生完你,本就元气大伤,实力大打折扣。教皇提出,可放过我和你,但要带走你妈妈。我又怎么能让他如愿呢?战斗难以避免的开始了。”

    说到这里,唐昊地双眼已经变得通红,唐三不用问,也能猜想到当时的战斗是何等惨烈,刚刚踏入九十级尚未获得第九魂环的父亲,却要面对三名包括教皇在内的封号斗罗。

    尽管他还有两块魂骨,可教皇又怎么会没有呢?

    “很快,我被他们打成了重伤。结局看上去已经注定。就在这时候,你妈妈抱着你走了出来,那一刻,她显得很平静,看到她从屋子里走出来,武魂殿的人停住了手,静静的看着她。你妈妈对淡淡的问他们,知道十万年的蓝银皇拥有怎样的能力么?知道蓝银领域最高地奥义是什么吗?教皇被她问住了。”

    “你妈妈告诉他们。蓝银领域地最高奥义,就是不死。没有人能杀的死她。更也没有人能得到她地魂环与魂骨……\除非她自己自杀。之后,她向教皇提出,只要他们肯放过我和你,就愿意跟他们走,并且自杀献出魂环与魂骨。是我,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她的力量。教皇似乎并不想彻底得罪昊天宗,很快,就答应了你妈妈的要求。”

    “那时,我伤重欲死,甚至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妈妈走到我身边,将你送入我怀中。那一刻,我恨不得立刻死去。阿银,你真的好傻,你为什么要那样选择。”

    因为激动,唐昊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泪水再次无法抑制的流淌而出。

    “你妈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她说,她永远是属于我的,永远不会让别人占有。下一刻,她就在我面前,自杀了……”

    浓浓的悲哀,顷刻间弥漫在这狭小的洞穴每一寸。唐三的身体与父亲一样,在剧烈的颤抖着。他当然能够想象到在那时候,父亲是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无助。

    被三大封号斗罗以及无数武魂殿高手压制。

    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在面前。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痛苦的事?

    唐昊嘴唇颤抖着,良久没有吐出一个字。只是轻轻的抚摸着面前那由妻子化为的蓝银草草叶。

    唐三也没有说话,泪流满面的向面前的蓝银草磕了九个头。

    他知道,母亲是为了保护自己和爸爸而去世的。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武魂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昊的情绪才略微恢复了一些,“十万年魂兽的死,会产生一个强大的磁场。哪怕是武魂殿,也并没有一个十万年魂环,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你妈妈并没有欺骗他们,拥有蓝银领域的她,本事是不死的。蓝银领域的最高奥义,名为: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多重的伤势,她在死后也能于四十九天内活过来。可是,她选择的是自杀,以自己十万年的修为为代价的自杀。并且,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化的魂环注入到我的体内。她,真的与我融为一体了。”

    “在你妈妈死时留下的强大磁场作用下,武魂殿众多高手同时出手,却也无法伤害到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与阿银的魂环融为一体。成为当时大陆上最年轻的封号斗罗。拥有了十万年魂环的封号斗罗与普通的封号斗罗根本是两个概念。当时的我,不但身体痊愈,而且实力暴涨。阿银的死,令我疯狂。那一战,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我怀中抱着你,倾力攻击。武魂殿不知有多少高手死在我手中,教皇带来的两名封号斗罗一死一重伤,他自己也被我打成了重创。我身上的伤,也同样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你妈妈死了,却没有尸体。只留下了她的魂骨和一枚草籽。重创对手后,我渐渐清醒过来,我知道,如果我再继续战斗下去,或许能够将他们都杀了。但那绝不是阿银希望看到的。何况还有你,我不能不顾你。你是阿银和我的骨血。所以,我带着你走了。拖着一身创伤离去。找到了这里,这是当初我和阿银结婚的地方,是她带我来的。我把她留下的草籽种下,我知道,这就是她,只不过是失去了十万年修为的她。今生今世,我也不可能再见到她化为人形的样子,但我却会一直守护着她。”

    “不久后,我得到消息,回到武魂殿的教皇伤重不治。这笔账,武魂殿不止记在了我头上,也记在了昊天宗的头上。教皇的死,无疑给宗门带去了巨大的麻烦。为了保住宗门,你大伯不得不宣布,将我在宗门彻底除名,为了避免武魂殿的报复,封闭了宗门。也正是从那时起,我们昊天宗徒具天下第一宗门的名头,可实际上,原本依附于我们的各方势力都静静散去。只有七宝琉璃宗与蓝电霸王龙家族还保持着一丝联系。”

    “后来的事,你答题都知道了。我把你妈妈小心的种在这里,带着你住在了距离这里不远的圣魂村。浑浑噩噩的过着生活。你当初的感觉没错,我的旧伤很严重。本来,我就准备那样结束自己的一生了。有家不能回,没能保护自己的妻子,我算什么男人?教皇已死,我也勉强算是给阿银报仇了。至于武魂殿,我虽有心报复,但我实在不愿给昊天宗再增添麻烦。所以,你看到的父亲,就是一个铁匠,一个酒鬼。整天沉溺于劣质酒精中的酒鬼。”

    “直到你告诉我,你的武魂觉醒是蓝银草,是昊天锤。双生武魂。那一刻,我才变得清醒了几分。你从小就很懂事,我没有好好照顾你,反而是你在照顾我。我知道,以自己的身体情况是不可能扭转宗门局面,替你妈妈彻底报仇了。但是,从你身上我却看到了希望。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我送你去了诺丁学院,在暗中观察着你的成长。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你也有一个好老师。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你的实力已经初具雏形。虽然我从未说过,但是,当我看到你带领你们史莱克七怪击溃武魂殿学院战队的时候。儿子,我为你自豪。”

    以前的唐昊。从未这样夸奖过唐三,可在此时这种情况下说出来,跪在那里的唐三却已经激动地难以附加,猛搂住父亲那残破的身体,全身在颤抖中痛哭失声。

    独臂抬起,轻拍着儿子地背。“傻小子,不哭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总是哭泣。我想,你妈妈在你的蓝银领域中,或许已经恢复了一丝意识。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她一定很高兴很高兴。不用为我难过。再艰难的时刻我都挺过来的。我并没有骗你。那一臂一腿,确实是我自己斩掉的。那是我必须要做地事。因为,我希望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如何带领宗门重铸辉煌,如何为我和你妈妈复仇。”

    抬起头,看向父亲,唐三虽然泪眼朦胧,可他此时流露出的坚定却前所未有的执着,“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唐昊叹息一声,“你应该感受地到,我体内的旧伤已经消失了。我用自己地魂力将体内沉郁的积血逼入断去的手臂与腿中。彻底脱离了伤势的苦恼。尽管我的魂力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但我却有种解脱的感觉。在将你送到你姑姑那里回来后,我就这么做了。如果等到你回来,我知道,你无论如何也不回让我自残身体。所以,我只有选择你不在的时候完成这些。”

    “爸爸,你这是何苦呢?我不是对您说过么?或许我有办法帮您治好旧伤。*”唐三忍不住说道。

    唐昊默默的摇了摇头。“做错了是。就要自己担当。我对不起宗门,这么多年了。总要有所交代。当初,我从宗门获得的两块魂骨就分别在断去地手臂和腿中。把它们还回去,也算是有个交代。至于我对宗门造成的影响,就只有依靠你来挽回了。虽然我变成了个残废,但自从断去手臂和腿后,我却变得轻松了很多。因为,我终于可以抛下一切陪你妈妈了。尽管我的魂力只剩下三分之一,但也仍旧有七十级的实力。自保是足够了。你也不用为我担心。以后,我都不会再离开你妈妈,就这样陪着她终老。”唐三呆呆的看着父亲,“不是说,魂骨与自身融合后,就不可分割么?只有到死,才会与身体脱离。”

    唐昊洒然一笑,“那只是对于一般魂师来说。对于封号斗罗,只要自己愿意,魂骨还是可以脱落的。但代价也同样沉重。自然不会有人去选择。六块魂骨中,头骨和躯干骨确实是不可分割的,但四肢的魂骨却可以通过断肢,并且以永远降低十级魂力为代价分割出来。因此,我现在的魂力就变成了七十五级。不过你放心,我去掉地两个魂环只不过是最底层地。就算我的魂力和以前相比只剩余百分之三十,在这个世界上,也至少需要封号斗罗级别,才能置我于死地。昊天地威名,将来就只有你去延续了。”

    将所有的一切都对儿子说出,唐昊似乎显得轻松了很多,抬手擦掉儿子脸上的泪水,“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的眼泪。现在我挺好的。我将自己的包袱都放在了你身上。或许,这对你来说有些沉重了。”

    “不,爸爸。我是您的儿子。”唐三用最坚定的语气向父亲表明着决心。

    父母的债,就让自己去偿还吧。此时,他已经从父亲残疾的痛苦中渐渐恢复过来,因为他也发现,现在的唐昊真的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整个人都变得放松,痛苦也似乎渐渐远去……

    唐昊点了点头,“好。等我将事情交代完,你就回宗门去吧。我永远都不能回去了。但你一定要回去,替我祭拜你的爷爷。代我在他墓前跪上三天。回宗门认祖归宗,一切都听你大伯的。武魂殿的仇,你自己看着办。毕竟主恶早已被我杀死。但是,昊天宗的重新觉醒,你却需全力以赴。宗门因我而陨落,我要你帮宗门重新崛起。”

    “是。”唐三恭谨的答应着。

    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唐昊看着唐三道:“以往我对你或许太严厉了些,以后,你每年都可以回来看看我和你妈妈,给我讲讲外面的事,我是不会再离开这里了。我不会再自残身体,因为还有你是我的心里寄托。还有你妈妈陪伴着我。”

    突然,唐三仿佛想到了什么,看着父亲道:“爸爸,妈妈失去了十万年修为,需要重新生长,那么,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快速生长的话,会不会令她修炼的时间缩短?”

    唐昊愣了一下,叹息道:“没有这个必要了吧。修炼万年,方能拥有真正的智慧,十万年才能再次化形。我这一生是没有机会看到了。只能寄托于子子孙孙。等我死后,照顾你妈妈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唐三的眼神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不,爸爸,您听我说。我知道有个地方,能够让植物千百倍的快速生长。只不过,在那里我并未见过植物系魂兽,生长的都是一些天材地宝类的植物。或许,或许妈妈有恢复的可能呢?毕竟,她曾经修炼到十万年级别。就算重新修炼,也应该和普通的植物不一样吧。”

    “千百倍?”唐昊单手猛的抓住唐三的肩膀,“你说的是真的?”

    唐三坚定的点头,“那个地方,号称世间三大聚宝盆之一,名叫冰火两仪眼。就是以前毒斗罗独孤博种植药草的地方。在那里,普通人是无法生活的。可对于植物来说,却有着极大的好处。那里所有生长着的植物,都会在短时间成熟起来。虽然我并未见过那里有植物系魂兽,但以冰火两仪眼得天独厚的条件,或许妈妈她……”

    唐昊原本平静的双眼开始流露出激动的光彩,妻子的死,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打击。

    如果说,妻子能够活转过来,哪怕是让他在老死前见到一面,那么,他也别无所求了。

    眼睛湿润了,目光看向那株欣欣向荣的蓝银草,“阿银,你听到了么?儿子说,或许有办法帮你恢复。你知道我是多想再听到你的声音么?阿银,我们去吧。我带你去那里。”

    唐三有些兴奋的拉住父亲的手,“爸,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一边说着,他从如意百宝囊中摸出一片龙芝叶塞入父亲口中,“我这里一共有就片龙芝叶,您自废两肢,元气大伤。龙芝叶能够固本培元。您今后每个月吃一片,一年后,身体应该能恢复到健康状态了。爸爸,为了妈妈,您也要好好的活着。我真的希望有一天,我们一家三口能够团聚。”

    唐昊大口的将龙芝叶吞咽入腹。

    儿子的话,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希望。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