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回归昊天宗

    为了能够战胜唐三,这五年胡列娜全部在艰苦修炼中度过,不但孤身犯险,进入杀戮之都获得杀神领域,她自身的努力也起到了巨大的效果,在魂力上,她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兄长邪月,达到了五十九级的程度,距离六十级,也只差最后突破瓶颈而已。

    比比东曾经在看到她如此刻苦时说过,失败有的时候并非坏事,只要能像胡列娜这样将失败的痛苦转化为修炼的动力,失败就会由坏事变成好事。

    当初失去的三块魂骨虽然令武魂殿肉痛。但作为全大陆魂师朝拜的圣地,这点东西武魂殿还是损失的起的。

    至少胡列娜没有让她失望,拿回了一个杀神领域。

    两件事交代完毕,在座的武魂殿高层们多少有些不以为然,这两件事基本上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一般来说,只需要下道诏令通知一下就可以了。

    何必如此兴师动众的将他们叫来呢?要知道,这里面可有从大陆两端过来的。形成超过三十天。

    当然,多少知道些内幕的高层都明白,这次会议最关键的还是在那第三件事上.

    教皇比比东的目光渐渐变得凝重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武魂殿拥有的实力越来越庞大,不断有新晋的优秀魂师加入。但也不断有魂师流失。在大陆上,我们虽然是最大的魂师团体,但却并不是唯一一个。并非所有魂师都会听从武魂殿的调遣。尤其是其中一些强者,更是不把武魂殿放在眼里。为了改善这种情况,令各方魂师更加团结。我决定开启猎魂行动。对于那些敢于对武魂殿阳奉阴违者给予致命打击。同时,七大宗门存在了这么多年,也应该重新调整一下了。”

    猎魂行动四个字,就像是投入会议室的一颗爆炸魂导器,整个会议厅顿时炸开了锅。作为武魂殿的最高层。在座一共有二十余人,他们都曾经听说过这个猎魂行动。

    当初,在比比东刚刚上位的时候,就提出过。只不过被长老殿强行压了下来。

    二十年后.旧事重提,看比比东的神情他们也明白。这次恐怕真的要展开这个行动了。教皇陛下绝不会无地放矢,她应该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安静。”砰的一声,比比东猛的一拍桌子,强大的威压顿时从她身上爆发出来。

    在她地积威之下,会议大厅的气氛顿时静了下来。

    比比东眼中光芒威棱四射,“今天叫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来讨论地。而是宣布命令。这件事,我已经于长老殿众位长老商议决定。猎魂行动将在一个月后正式开始。由教皇殿派遣人手为主,各武魂圣殿、主殿需严格按照教皇殿颁发命令行动,不得有误。本座将亲自参与此次猎魂行动的执行过程。其中如果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别怪我比比东翻脸无情。”

    隐忍了二十年,比比东终于要开始行动了。缓缓抬头,看向会议大厅豪华的穹顶。老师。当年您死在昊天宗唐昊手中,是时候给您报仇了。

    这一次,再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七大宗门、昊天宗,哼,我会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这片大陆真正的主人。

    星斗大森林。

    绿树成荫,广袤的大森林充满了清新的空气。就在这片斗罗大陆最著名的大森林中心处,有着一个不大地小湖。如果不是真的来到这里,很难相信在这片广袤森林中还会有如此奇景。

    湖并不是很大。直径只有百米左右,但澄澈的却像是一面镜子,倒映着两旁的绿树。交映成趣。

    水潭畔,还有更为奇异的一幕。

    一名身穿白裙的少女静静的坐在一株大树下,双手抱膝,目光痴痴地望着面前的水潭,不知在想着什么。

    她那黑亮柔顺的长发披散开来,撒在背后的草地上,看上去是那样的动人精致到极点的五官被柔和所覆盖。整个人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与周围的美景完全融为一体,就像是这副美景中的画龙点睛之作。

    而就在这柔美地少女背后.却静静的蹲着一只无比庞大的黑猩猩。宛如山岳一般的身体静静的蹲在那里,那柔美少女和它相比,显得那么纤细、渺小。

    这巨大黑猩猩的目光却很柔和,始终都落在面前的少女身上。正是他们,组成了这副画卷中的奇异。

    坐在那里的少女,正是小舞。而在她背后地,自然就是泰坦巨猿二明了。

    回到星斗大森林已经五年了,五年来,除了枯燥地修理以外,她就喜欢坐在湖边,静静的看着面前地湖水,至于她在想着什么,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正在这时,突然间,哗的一声水响,就从小舞面前的湖水中,一颗巨大的头颅钻了出来。

    那是一颗牛头,直径至少也超过了四米,如同两盏灯笼般的大眼睛烁烁放光,诡异的是,连接在这颗巨头后面的并非牛的身体,而是通体黑青色,比水缸还要粗上几倍的巨大蛇身。

    虽然它的大部分身体还沉浸在水中,可是露出水面的就足以令人惊骇了.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牛首,小舞却并没有感到丝毫惊讶,感受着那双灯笼般的大眼睛中那份关切,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大明,你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牛首蛇身的怪物口中发出一声浑厚的低吼,竟然口吐人言,“小舞姐,我真的不喜欢你现在这落寞的样子。五年了,你一直都是这样。难道,人类的世界真的就那么好吗?”

    这牛首蛇身的怪物,正是星斗大森林中的帝皇,天青牛蟒。它和泰坦巨猿一样,修为也已经达到了十万年级别。只不过他们都没选择化形。

    他们也很少在星斗大森林中显露自己真正的实力。

    当然,也几乎没有人类能来到这里。作为拥有最强大魂兽的星斗大森林,这中心之处,本就是禁地。

    小舞愣了一下,低头浅笑,“不,我想的并非人类世界,而是想着在人类世界中我那些朋友。大明、二明,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在她内心之中,却充满着思念,哥,你现在还好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你放心,我会努力修炼的。等我到了成熟期,一定会去找你的。

    蹲在小舞背后的泰坦巨猿二明沉声道:“小舞姐,不久前我们在森林中遇到的那些人类有逃回去的。不论你是不是渴望回到人类的世界,这段时间都不要离开星湖。在这里,我和大哥才能更好的保护你。”

    天青牛蟒冷哼一声,“让他们来好了。当年如果不是我们不在,伯母又怎会……”

    听着她的话,小舞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起来,大明赶忙收声,紧张兮兮的将大头凑到小舞面前,“对不起啊,小舞姐,我不是故意提你伤心事的。”

    小舞默默的摇了摇头,“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没事的。不过,我已经找到了杀害母亲的仇人。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她,为母亲报仇。”

    天青牛蟒大明眨了眨眼睛,“小舞姐,给我们讲讲你在人类世界的故事吧。人类世界真的那么好玩么?”

    尽管他们在这篇星斗大森林中是最为强大的魂兽,可是,他们却从未离开过这片森林。

    每天都在吸取天地精华中度过,就像当初刚刚离开这里时的小舞一样,心如白纸。

    二明也坐了下来,同样有些期待的看着小舞。

    看着它们憨憨的样子,小舞不禁噗哧一笑,谁能想到,森林之王与森林帝皇竟然会是这个样子呢?

    眼中流露出思绪的波动,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初自己第一次与唐三见面时的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开始了她的讲述。对于她来说,与唐三在一起那不到十年的时间,比以往十万年修炼都还要精彩的太多太多。

    天青牛蟒与泰坦巨猿两大魂兽界巨擘就那么静静的聆听着。他们也已沉浸在了小舞讲述的故事之中。月夜,其上挂如意百宝囊。这就是唐三全部的装束。

    如果不是父亲给的地图指示就是这里,唐三真的很难相信,作为魂师界第一宗门的昊天宗,竟然会在这样一个地方。

    这里距离天斗帝国首都天斗城不远,位于天斗城以东三百里外,背后,是群山环抱,而呈现在唐三眼前的,只是一个看上去与他当初离开的圣魂村相差不大的小村子。

    袅袅炊烟从村子各处冒起,快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村口处,几个顽童正在嬉戏,旁边的田地里,更是有不少人在收拾农具,准备回村中吃饭。

    摊开手中的羊皮地图,唐三又仔细的辨认了一下,他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找错地方。就是这里,地图上显示,昊天宗竟然就是眼前这个小村子。

    曾经的天下第一宗门,居然已经沦落成了眼前的样子么?

    其实,不只是他,哪怕是唐昊来到此处,也同样会吃惊。昊天宗宣布封闭之后,就搬迁了。那张地图原本就是唐月华给唐昊的。可他却一直没有回来的机会。自然也不会知道这里真正的情况了。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唐三收好自己的地图,大步朝着面前这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山村走去。同时,他心中也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悲哀。

    曾几何时,昊天宗还是斗罗大陆魂师界第一宗门。

    可现在却沦落到隐藏在一个小山村之中。尽管这样能够很好的隐藏自身,可是,对于一个拥有强大传承的家族来说,这是何等巨大的打击。父亲的痛苦,恐怕也正是因此而来吧。

    给宗门带来灾难固然是父亲的错,可是,当时的父亲有选择余地么?

    唐三也明白,自己是唐昊的儿子,对这件事当然会偏向于父亲,但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追究是谁责任的时候。而是应该如何重振宗门,如果将当初的耻辱洗清。

    脑海中种种思绪波动之中,唐三已经走到了山村入口处,正在他想走进去的时候。几名刚刚耕作回来地中年村民却拦住了他的去路。

    “请离开这里,我们这里不欢迎外来者。”说话的是一名身材壮硕的中年人。一边说着,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上下打量着唐三。

    唐三心中暗叹一声,身体站定,“我并不是外人,只是回家而已。”

    中年村民愣了一下,“回家?我们这里可没你这样地贵族少爷。都是乡下人。你回什么家?”

    唐三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也能感受到周围这几名村民开始变得紧张了,他们握住农具的手明显收紧。脚步轻微移动,隐隐有将自己包围地意思。

    不愿在这里浪费时间,唐三缓缓抬起左手,黑光从掌心中涌动而出,带着沉凝而充满威势的气息,昊天锤悄然而出。左手收紧。紧握锤柄,唐三微微一笑,“这样可以证明了么?”

    看到昊天锤,几名中年人先是愣了一下,但情绪很快就放松了许多,再看唐三时,目光中更多的只剩余尊重。

    之前和唐三说话的中年人试探着问道:“敢问您是哪一家的?我怎么好像没见过您。”

    唐三不愿意在这里过多纠缠,“我姑姑叫唐月华,是她让我回来的。”

    此言一出。村民们不敢怠慢,赶忙将唐三让入村中,唐月华是什么身份?在整个昊天宗,除了宗主之外,就属她地位最高,又是宗主的嫡亲妹妹。

    这座小山村与其说是昊天宗,不如说是昊天宗地前哨。就算昊天宗落魄了,也不回让自己如此委屈。山村中生活的,都是昊天宗的附属旁系。而宗门真正的实力。都并不在此。

    不过。这些旁系前哨也相当谨慎,尽管唐三取出的昊天锤得到了他们的部分信任。但他们还是没有直接带唐三去见宗门的人。

    而是将他请入村中安排在一间空房内休息,并且派人去宗门通知了。

    大约等待了半个时辰,外面传来急促地脚步声,门开,几名身穿灰衣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为首一人,肩宽背阔、鼻直口方,一头短发如同钢针一般,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隐藏在灰色长衫下的肌肉隆起,整个人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狮子一般,充满了刚劲有力的感觉。

    “你就是唐三?”灰衣壮汉问道。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上下扫视了唐三一周,脸上神色中除了好奇,还有几分敌意。

    唐三可以确认,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也不明白他这敌意是从何而来,但还是简单的点了点头,“我就是。”

    灰衣壮汉向另外两名同伴一挥手,“跟我们走吧。”没有多余的话,率先转身出门。

    从唐月华教导唐三地礼仪角度看,这三个人显然有些无礼,他们甚至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但唐三却并未在意,他回来,本身就是赎罪的。父亲亏欠宗门的太多,都要靠他来补偿。从三名灰衣人身上,他感受到了熟悉而霸道的气息,不用问,他们应该是昊天宗的直系子弟了。

    这三个人的实力很强,尤其是为首那名三十岁的壮汉,看上去三十岁样子的他,魂力还在唐三之上,应该已经突破了六十级。以这样地年纪突破六十级,在昊天宗年青一代中,应该算是相当出色了。

    而另外两名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地男子,实力大约都在五十级到六十级之间。

    昊天宗虽然封了山门,但从这三名直系子弟身上就能看出宗门真正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毕竟,这曾是天下第一宗门啊!

    跟随着三人出了房间,那三个人并没有等待唐三地意思,同时展开身形,朝着村后疾驰而去。

    虽然并没有使用武魂,但魂力到了他们这个级别,速度一旦展开,还是相当惊人的。

    唐三淡然一笑,脚下起步,身体骤然变得虚幻起来,多年的修炼,他的鬼影迷踪步早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更何况,在他的右腿之中还有母亲留下的遗物,蓝银皇右腿骨。

    哪怕他不施展其中赋予的飞行技能,在速度上也绝不会逊色于同级别的敏攻系魂师。

    因此,前面三人速度虽快,但他却如同闲庭信步一般悄然跟上,不但没有一丝落后,甚至丝毫没有影响到他身上那份优雅,没有半分烟火气,始终保持着和前者十米左右的距离。

    为首的灰衣人曾回头看向唐三,当他看到唐三居然如此接近,而自己却没有过多感应的时候,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脚下速度再增,似乎要刻意去检验一下唐三的速度似的。

    可惜,首先跟不上的并不是唐三,而是他那两名同伴了,为首灰衣壮汉的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那两名灰衣壮汉已经开始有些落后。他们也知道那为首灰衣人的好胜心,不禁同时感到一阵无奈,老大,就算你要和他比,也不用急于一时吧。

    正在两名灰衣人咬牙加速,却开始被拉开距离的时候。突然,他们同时感到背后一股柔和的力量传来,两人的身体顿时轻了许多,速度陡然增加,几乎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追回了被落下的距离。

    回身看时,只见唐三正朝着他们微笑颔首,显然,那股力量是从他而来。

    在意思感激中,两名灰衣人心中同时惊骇,他才多大年纪?不但凭借肉体的能力能够跟得上老大,甚至还能帮助自己二人。

    难怪,难怪……

    很快,一行四人已经从村后出村,正前方,是一座山峰,山本身并不高,但却极为陡峭,整个山壁几乎是垂直于地面,并且极为光滑,没有任何植物存在,竟是一座石山。

    为首的灰衣人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眼看已经到了山前,脚下一垫步,腾身而起,直奔山壁上蹿去。

    唐三心中微微一惊,怎么说面前这山峰也有五百米以上的高度,他就打算在这光滑的石壁上直接攀登么?如果只是凭借弹跳,唐三自问也无法做到。

    毕竟,他也需要借力才能发挥出鬼影迷踪的神妙。

    不过,很快他心中的疑问就解开了,显然,那为首灰衣人也不可能直接攀上,当他的身体升高到大约二十米左右的位置时,脚尖在山壁上一点,这才再次上升。

    唐三凝目看去,原来,在这光滑如镜的山壁上,每隔十米左右就有一处凹陷,正好能够借力而上。

    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看来,昊天宗这封闭的还真是彻底,但是眼前这座陡峭的山壁,就不是四十级以下魂师有能力攀登而上的。

    就算有足够的实力,也要有足够的胆气才行。更何况,如果有人在山顶发动攻击,那么,就算是六、七十级的强者也未必能如愿上山。这绝对算得上是天堑屏障了。

    另外两名灰衣人也同样腾身而起,他们就不像为首者那样嚣张,每二十米才借力一次,标准的十米借力一次,快速腾跃追去。

    唐三也不显露自己,始终跟随在这两名灰衣人背后,也是十米一借力,轻松的向上攀登。

    很快,为首的灰衣人已经到了山顶,扭头向山下看,看到唐三跟随在后面,眼中多少有了几分赞许,等到三人全部上山后,这才再次起步。整个过程中,并未向唐三说一个字。

    上了山顶,前方视线豁然开朗。在石山的另一边,已不再是那么单调,放眼望去,前方几座山上有着大量绿色植被。

    四人就这么一前三后,朝着山中而去。

    通过观察,唐三发现,这片山脉很是奇特,大部分山峰都非常陡峭,而且山与山之间,更是由山涧组成。想要进山,如果是一上一下的攀登,无疑会产生极大的消耗。如果是在每一座山头都布置防御的话,那么,就需要经过一道接一道的天堑。哪怕进攻者的数量是防御者的十倍,也未必能够如愿攻入。这地形实在太险恶了些。

    前行没多久,他们已经到了脚下山头的尽头。五百米的高度,已有云雾缭绕。令唐三吃惊的是,最前方的灰衣人竟然腾身而起,直接朝着前方的深涧跳去,整个人瞬间没入云雾之中消失不见。

    走在唐三身前的两名灰衣人中,一人回首,向唐三展颜一笑。伸手指了指前方脚下,这才跳向深涧。

    唐三凝神一看,不禁失笑,原来。在这座山峰的尽头有根粗如手臂地铁索,一直延伸到远方。不用问,应该是连接到另一座山峰上了。而云雾飘渺,很好的将它掩藏在其中,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

    虽然铁索会在空中摇曳,但只要有一定实力,能够稳定住自己的身体。自然就能够走过去。这一点,三十级地魂师也能轻松做到。

    唐三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布置的用意。如果有敌人来袭,那么,完全可以在第一道关口抵挡不住敌人地时候由铁索撤退到第二座山,然后斩断铁锁,这样一来,不但有时间缓冲。也可以继续以第二座山为屏障抵御来敌。如此设计,不可谓不巧妙。

    连地狱路那种情况唐三都不怕,更何况眼前这小小的铁索了。腾空而起,脚下轻动,整个人已经落在铁索之上,铁锁是向斜上方延伸的,显然尽头处的山峰要比之前的高。唐三凭借着自身魂力作用,整个人就像是贴在铁锁上一般向前滑动。

    两座山峰之间的距离很远,足有近千米。伴随着前行。逐渐步入铁锁中段,在山峰的影响下,脚下铁索地晃动也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几乎一致都在左右摆动。幅度几近十米。

    走在最前面的灰衣人停了一下脚步,回头看向唐三,见他顺利的跟上,这才继续前行。显然,他并不像表面那样不近人情,至少还在关心唐三的情况。

    看到这一幕。唐三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微笑。毕竟是同宗之人,虽然自己是外来。但毕竟还有着血缘关系,或许,他对自己的敌意应该是因为父亲吧。

    接下来的路,就像是不断的重复,只不过山与山之间地深涧变得越来越深。一直通过铁索来到第四座山峰时,铁索的情况已经开始发生改变,由于寒冷和湿气,由第四座山峰到第五座山峰连接的铁索上面凝结了一层冰棱,滑不留手。令前进的难度大幅度增加。

    这次,为首的黑衣人没有急于前行,而是先停下脚步,从怀中取出一根绳套,一边系在自己腰间,另一边则拴在面前的铁索上。另外两名灰衣人也在进行着同样的动作。

    “给你。”为首灰衣人扔过一根同样的绳套给唐三。

    以唐三的实力和他地蓝银草,自然是不需要这些东西作为保护的,更何况他现在还能飞。但他还是像三名灰衣人那样拴上了铁索,继续保持着属于他的低调。

    绳套拴好,三名灰衣人的目光中都多少有了分紧张,显然,这段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为首灰衣人长啸一声,腾身而起,这一次,他明显控制了自己腾空的高度和前进的距离,脚尖在铁索上轻点,再继续前进,每一次起落,都在十米左右。

    直到他出去五十米,第二名灰衣人才行动起来,学着他的样子在铁索上借力。

    他们身上的绳套就在铁索上滑行,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行动,而又可以起到足够地保护作用。

    唐三依旧在最后,他当然不会有什么紧张地反应,也没有向前面三个人那样借力跳跃,他明白,三名灰衣人之所以那样选择,是尽量减少与冰冻铁索的接触,毕竟,冰冻地地方不可能完全一样,出现任何一点变化,都会引起自身失去平衡。

    第四座山峰的高度已经超过了两千米。从这里掉下去,只要不会飞,就算是封号斗罗也很难存活。

    最后这段路也显得格外长,很快,四人都已经隐没在云雾之中。

    就在唐三悠然的继续前行时,突然,一股莫名的危机袭上心头。

    危机感出现,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最前方的为首灰衣人,紫极魔瞳瞬间发动,朝前方看去。可他看到的,却是那名灰衣人已经登上彼岸,和先前一样,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他们。

    可是,危机感却骤然变得强烈起来,在这种时候,唐三看自然不会舍不得自己的精神力,强烈的精神波动释放而出,这才发现了危机真正的来源。

    一只体型庞大的怪鸟,正从一侧的云雾中飞来,而它行进的路线,正好要经过铁索的位置。

    能够在两千米高空飞行的鸟,其身体强度自然恐怖,那些铁索又是在冰冻后变得很脆。一旦撞上,结果可想而知。

    并不是唐三的感觉不敏锐,而是在这高空之中受到的影响太大,温度、云雾、风、脚下铁索的变化,还要观察三名灰衣人,一心多用之下,他能够通过精神力发现那怪鸟的出现已经很不容易了。

    危急时刻,紫级神光第一时间激发,两道湛然蓝光从唐三眼中喷吐而出,同时口中大喝一声,“小心。”

    唐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当他那紫级神光轰击在怪鸟身上,将其头颅完全炸碎的同时,那头怪鸟庞大的身体也重重的撞击在了铁索上。

    巨大的震荡力面前,刺耳的断裂声响起,这条近千米长的铁索从中而断。

    尽管有了之前唐三的提醒,但那两名仍旧在铁索上的灰衣人还是反应不及,身体骤然坠落,他们能做的也只是抓紧缠绕在腰间的绳套,想要去抓铁索时,已经晚了。

    对面已经上岸的灰衣人顿时大急,但现在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脚下一空,唐三就感觉到了不妙,浓郁的蓝色光芒从右脚处喷吐而出,瞬间稳定住了身体,不过他并没有半分停留,一根蓝银皇悄然甩出,直接缠绕上了对岸正在下荡的铁索,另外两根蓝银皇也是瞬间激射而出,准确的缠住那两名下坠灰衣人腰间。

    此时的他,无疑形成了中间的桥梁。

    那两名灰衣人也都是昊天宗年青一代中的精英,腰间一紧,他们就知道有人救援。来不及去看,两人赶忙提气轻身,尽可能的减少给唐三带来的压力。

    在铁索的带动下,三人的身体同时朝着对面山壁撞去,眼看即将到达山壁,唐三右腿一拜,踢出一道劲风,减缓了身体的冲势。同时上面那根缠绕在铁索上的蓝银草快速收紧。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看到蓝银皇与铁索连接的地方,就会吃惊的看到,从那晶莹透彻的蓝银皇上,生长出了一片细密的蓝色尖刺,深深的刺入铁索之中,完全避免了从冰冻铁索上滑落的危险。

    两边的蓝银草同时收紧,拉近唐三与铁索和下面两名灰衣人之间的距离,而此时,岸上那名灰衣人也已经反应过来,大喜之下,双手抓住铁索,飞快的将三人向上拉去。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