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啸天斗罗

    这位已经上岸的灰衣人臂力极其恐怖,千米铁索,哪怕只有一半,重量也是极其惊人的,更何况还带着三个大活人,可在他手上,却像是轻如无物一般,铁索飞快带着三人攀升。

    终于抵达了山顶,唐三道没觉得怎样,那两名被他救下的灰衣人却是脸色一片苍白。

    在生死边缘挣扎了一回,换作是谁也绝对好受不了。

    为首那名灰衣人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目光盯视向依旧平静而优雅的唐三,突然一拳向他肩头击来。

    唐三肩膀微微动了一下,就停了下来,也没有去抵挡,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灰衣人这一拳并没有任何恶意。

    砰的一声轻响,拳头落在唐三肩膀上,为首灰衣人哈哈一笑,“好兄弟,多谢了。”

    唐三苦笑着道:“大哥,下次你能不能轻点,你的拳头很重啊!”

    灰衣人用力的拍拍唐三肩膀,“少来这套,分明是你的骨头震的我手生疼,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我叫唐龙。你这声大哥可是没叫错,在咱们这一辈里,我年纪最大。这两个是唐天、唐玉,也都是我们直系的兄弟。这次,你可是救了他们的命。”

    唐天、唐玉二人脸上早已挂满了感激之色,两人向唐三点了点头,唐天道:“兄弟,大恩不言谢。”

    唐三飒然道:“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换过来,你们也同样会救我。不是么?”

    唐玉苦着一张脸道:“我们也要有那能力才行啊!听说你是双生武魂。刚才那个就是你主修的武魂蓝银草吧?”

    唐三点了点头。

    唐龙笑道:“听二姑把你夸的天花乱坠。本来我还有些不服气,现在却是服了。你这年纪,就能有现在地修为,真是不容易。看样子应该突破五十级了吧。比他们两个一点都不差。”

    唐天和唐玉对视一眼,两人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却暗道,何止是不差,之前人家可是还用魂力帮助我们前进的。

    不说别的。三人同时下坠,他却能反应过来救人救己,这份反应力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的。

    唐龙看看断掉的铁索,没好气的道:“这破玩意该换换了。今天真是倒霉,居然遇到一只鸟。不过也怪我大意了,要是注意一点,提早发现的话也不会出这么大纰漏。回去宗主肯定会骂我。”

    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唐三不禁有些好笑,这看上去有些粗豪地本门兄长。到真实爽直呢。

    唐天道:“大哥,赶快回去吧。别让宗主等急了。这铁索断裂的事也怪不到你。算我们倒霉就是了。宗主要是责罚,我们一起承受好了。”

    唐龙嘿嘿一笑,道:“好小子,下次有好酒,请你们喝。走吧。”

    这第五座山峰,也是进入昊天宗的最后一座山峰。隐居避世的昊天宗。就在这座山峰之上。

    虽然没有亭台楼阁,但放眼望去,也是一座如同城堡般的建筑,建筑通体灰色,看上去就像是山的一部份,几乎占据了整座山顶。

    和三人的关系熟悉了一些,唐三也不再向先前那样和他们保持距离。忍不住问道:“唐龙大哥,咱们昊天宗在如此险峻的地方,所需物资怎么运进来?也是通过那些铁索?”

    唐龙点了点头,道:“这本来就是宗门的一种特殊训练方法。凡是达到十六岁地本门弟子,都要参与物资运输。当然,平时用的保护绳可不是我们今天用的这种。那是一种带保险扣的保护绳,就算是铁索断裂了,也至少可以保证人的平安。谁想到今天这么倒霉。记得当初唐天这家伙第一次走铁索桥的时候,还吓的哭了鼻子。哈哈。”

    唐天窘迫地看着唐龙,没好气的道:“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当着唐三兄弟面提我糗事干嘛?赶快回宗门吧,可不要让宗主等急了。唐三心中明白,他们带这种普通索套,并且在之前都没有给自己使用,恐怕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实力。同时苦笑,姑姑,您到底在人家面前说了什么。让他们对我产生这么大的敌意。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们到是很直爽。

    四人再次起步时,关系明显变得和谐了许多。尤其是为首的唐龙,这人明显是直脾气,原本摆出来的傲慢在这时候已是荡然无存,亲热地搂着唐三的肩膀朝宗门走去。

    巨大的石质建筑宛如保垒一般,正门高达五米,虽然不能和教皇殿相比,但这种全石质建筑却显得格外敦实,正门上方,石刻的三个大字苍劲有力,更带着一份足以与周围山岳对峙的恢宏浩然,——昊天宗。

    正门前,两名同样身穿灰衣的青年看到四人行来赶忙躬身行礼,但其中一人还是拦住唐三的去路,“请您出示本门信物。”

    “信物?”唐三愣了一下,他当然不知道这所谓的信物是什么,不禁有些疑惑的看向唐龙。

    唐龙笑道:“就是昊天锤啊!难道还有什么比昊天锤更能证明我们宗门直系子弟地身份么?他们看你眼生,才要你出示的,这是规矩。给他们看看就是了。这里只有咱们宗门直系子弟才能进入。宗门附属和外门弟子都在外面那个村子里。”

    说到这里,他的情绪略微有些低落,看着唐三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什么,确实,从外面那村子的规模就能看出,最多几百人而已,依附昊天宗的附属已经如此之少,可见宗门现在的处境艰难。

    唐三眼神微黯,他当然明白这兄弟几个看自己目光变化的原因,昊天宗变成今天这样,虽然不能说全部都是父亲的责任,但父亲也是责无旁贷。

    左手一翻,黑光涌动,尺长昊天锤已经出现在掌握之中。

    唐龙三兄弟从唐月华那里已经知道唐三是双生武魂,现在主修地并非昊天锤,到没什么。但那两名守门地直系子弟就不这么看了。他们原本以为和唐龙三人一起来,唐三实力肯定相当不多。

    可看到他那昊天锤上竟然连一个魂环都没有。

    原本尊敬的目光顿时变地淡漠了几分。

    魂师界,尤其是魂师宗门,实力往往代表着很多东西。尽管他们没说什么,但目光已经变得怪异起来。

    唐龙没好气的拍了其中一人一巴掌,“看什么看,还不让开。”

    “是。”两名弟子这才让开,但心中暗想,难怪以前没见过,原来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样子倒是不错,可惜没什么实力。

    进入大门,里面首先是一个敞亮的大院子,后面才是高大的石质建筑,唐龙向唐三介绍道:“宗门直系子弟上下四代人,加起来约有二百多。我们算是第三代。也占据了最多的人数,差不多百余人。这里是前院,一般宗主让大家集合的时候才用的到。后院更大,那才是咱们修炼的地方。宗门注重实战,每个月三代、四代子弟都要在长老们的监督下进行实战演练。从而以实力进行排名。”

    年纪略小的唐玉笑道:“老大已经连续几年都是咱们三代首席了。他是怕你来了抢了他的位置,所以之前才给你脸色看啊!”

    唐龙哈哈一笑,用力的拍了拍唐三的肩膀,“不瞒你说,我是真有这个想法。兄弟,回头咱们切磋切磋。”

    “我怎么可能是大哥的对手,还是不用比了。”

    唐三何等聪明,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这三代首席,肯定与今后宗主继承有着很大关系。他对于昊天宗宗主的位置从来都没多想过,只是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能够帮得上宗门。

    更何况,自己来认祖归宗更重要的是替父亲恕罪,可不是来争强好胜的。

    唐龙脸色一变,严肃的道:“兄弟,这可是不能客气的。回头你就明白了,走,咱们赶快去见宗主。估计他们等得久了。唐玉,你去和四叔说一声,外面铁索桥的事可别耽误了。”

    “好。”唐玉转身而去,唐龙和唐天带着唐三进入了昊天宗的主建筑。

    昊天宗的建筑并没有半分奢华的感觉,但也说不上简朴,整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厚重二字。

    进入宗门主建筑,也就是那座城堡一般的所在,穿过宽阔的厅堂,从内侧楼梯蹬上二楼。

    路上看到不少昊天宗子弟,一律都是灰衣装束,唐龙兄弟带着唐三来到二楼最内侧的一座拱门前停了下来。

    唐龙抬手在门上拍了两下,“宗主,我们将唐三带来了。”

    “进来吧。”低沉浑厚的声音从房间内响起,听在唐三耳中,却出奇的亲切,因为这声音和父亲唐昊至少有八分相像。

    唐龙推开房门,向唐三使了个眼色,这才率先走进,唐天却没有跟进去,而是站在门口。

    这是一间足有百余平米的屋子,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宽阔的桌案,覆盖了两面墙壁的书柜,还有两张长条沙发。

    唐月华优雅的坐在一张沙发上,看到一袭白衣的唐三跟着唐龙进来,俏脸上的笑容顿时变的浓郁起来。

    唐三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姑姑,但他还是被桌案后那魁伟的身影吸引住了。

    身材高达两米开外,虎背熊腰,刀削斧凿一般的面容,花白短发。

    同样也是简朴的灰衣,但他站在那里,整个人就像是这座城堡的核心一般。

    两米的身高或许并不算特别高大,但如果非要让唐三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面前这个人,那么,他只能想到巍峨二字。

    父亲的双眼是浑浊的,那是旧伤所致,而眼前这分明与父亲有七、八分相像的男子看上去比父亲还要年轻几分,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目光如炬,一下子就盯视在了唐三身上。恢宏博大,没有任何掩饰的狂放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巨大的压力一下子就笼罩在了唐三身上。

    但巧妙的是,这份压力却绕过了唐龙。一点也没作用在他身上。

    唐龙实力不弱,赶忙让过一旁脸色微变。再看唐三时,目光中不禁多了几分焦急。

    可令唐龙惊讶地是,唐三步入房中,面对那扑面而来的压力,神色间竟然没有丝毫变化,双脚隐隐形成丁字站立,腰板挺的笔直。脸上的优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尊敬。

    双膝弯曲,唐三身上隐约可辨,能够看到一蓝一白两层淡淡的光芒浮现在皮肤表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桌案后那释放出恢宏气息的男子拜了下去。

    “唐三参见宗主。”简单的六个字,每一个字从他口中吐出都极为清晰,也非常连贯。

    唐龙地瞳孔有些放大了,这家伙真的是人类么?面对宗主如此强力的威压。他居然还能改变自身动作跪拜,更能开口说话。

    难道,他的实力真的比我还强?可是,二姑说他才只有二十岁。

    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唐三此时承受的压力有多么恐怖。

    那巨大的压力就像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岳,压迫的他无法喘息。此时看上去唐三很平静,可实际上他自己所拥有地两大领域已经同时开启。

    杀神领域在内层。外层用蓝银领域遮蔽,从外界无法感受到他释放的气息。

    而且他的身体也已经全部绷紧。

    毕竟是经过两大仙草以及无数经历锤炼过的体魄,唐三此时就像是在瀑布下练锤一般承受着那巨大的压力。

    他的每一个动作,其实都是寻找到了面前压力中薄弱之处,通过这些动作来减少压力对自身的压迫。

    至于他说出地那六个字,则是用内力喷出成音。

    桌案后男子目光一敛,所有压力瞬间消失。唐三只觉得身体周围一空,仿佛整个人的力量都被抽干了似的。如果不是在瀑布下练久了极其稳定的下盘,恐怕这一下他就要扑倒出丑。但他终究还是稳定住了自己的身体,上身略微的晃动了一下,却依旧保持拜倒在地的样子。

    “起来吧。”浑厚地声音从那男子口中传出。没错,这个人就是昊天宗当代宗主,唐昊的嫡亲大哥,唐啸。昊天宗一门双斗罗的另外一位。他的封号为啸天。

    唐三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用力的向唐啸叩头三次。额头与地面接触,发出咚咚咚的三声。

    唐月华眉头一皱,赶忙上前拉起唐三,“你这是干什么?当初你爸爸的事也不能都由你来承担。”不论是她还是唐啸,自然都明白唐三这三个响头是为了唐昊向唐啸磕的。

    站起身的唐三垂首而立,“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宗主,我愿为父亲承担一切责任。”

    唐啸从唐三进门之后,脸上地神色就有些阴晴不定。听他这么一说。唐啸猛的一掌拍在面前的石桌上,怒喝道:“你承担的起么?”

    哧的一声轻响。唐啸面前的桌子悄无声息的坍塌了,竟然就那么化为了一地粉末,而偏偏并未影响到周围的一切。无形中,他已经展现出了自己精深而恐怖的修为。

    唐龙站在一旁暗暗咋舌,那可是两吨最坚硬地花岗岩直接雕琢而成地桌子。拍碎并不难,难的是让其在无声中变成粉末。

    唐啸瞪了唐龙一眼,“你吐什么舌头?出去,到后山做一张桌子弄回来。弄不好不许吃饭。”

    “啊?”唐龙一脸地苦相,看着唐啸却又不敢反驳。

    唐啸眼睛一瞪,“还让我重复么?”

    “我去,我去。”唐龙在三代弟子面前威风的很,可在唐啸面前却温顺的像只猫。赶忙跑了出去。

    唐三再次跪倒在地,“我不知自己是否承担得起,但我愿用这条命为宗门效力,尽自己一切能力为宗门效命。”

    唐啸转过身,推开身后的窗户,右手一引,地面上的石粉竟然就那么被牵引而起,飞逝于外面空中。

    “自己的事,竟然让一个孩子来承担。唐昊啊唐昊,你真的要一直逃避下去么?”

    听着唐啸的话,唐三眼前不禁浮现出父亲那残肢断臂的萧索,“宗主,父亲不是逃避。他说,他无颜面对宗门。没有回来的权力。”

    唐啸的声音不可遏止的有些颤抖了,“他还好么?”

    唐三默默的点了点头,“父亲很好,他每天都陪在母亲身边。准备以此度过余生。”

    “陪在你母亲身边?”唐啸猛的回过头,唐三清晰的看到,他的眼圈已经有些发红了。

    唐三道:“母亲去世后,化身蓝银草。父亲始终陪伴着她。”

    唐啸愣了一下,深吸口气,“或许,这是他最好的归宿吧。”这一刻,他仿佛苍老了许多,看着唐三的目光也渐渐的柔和下来。

    光芒一闪,唐三手中已经多了那长条黑匣,双手将其托起,“宗主,这是父亲让我带来的。他说,这是他唯一能够为宗门做的一点事。”

    唐啸抬手一挥,轻松的做了一个隔空摄物的动作,沉重的黑匣落入他掌中仿佛轻若无物。手指轻弹,黑匣开启,当那庞大的能量充斥在房间中,当匣子内的两块魂骨出现在唐啸眼前时,他不禁脸色大变,须发皆颤。

    唐三只觉得眼前一花,唐啸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一把抓住唐三胸前衣襟,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唐啸几乎是颤声说道:“唐昊,昊弟他,他……”

    唐月华此时也已经看到了长条黑匣中的两块魂骨,脑海中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那里,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

    “父亲说,如果他不这样做,就无法安心的陪伴母亲度过余生。父亲的旧伤危机也通过断肢解除了。当初,他将我送到姑姑那里后,就已经做了这些。宗主,您……”

    “叫我大伯。”唐啸怒喝一声,震的唐三耳朵一阵发麻。

    “大伯。”这一刻,唐三的身体与唐啸接触着,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唐啸情绪上的剧烈波动。虽然几十年不见了,但他对父亲的那份兄弟之情却没有丝毫降低。

    “大哥,二哥他……”唐月华此时已是泣不成声,看着那两块魂骨,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啪的一声,唐啸合上黑匣子,同时松开抓住唐三前襟的手,“小三,你父亲是这样叫你吧。”

    唐三点点头。

    唐啸的目光渐渐变得平静下来,“你知道么,其实,我从来都不认为他做错了什么。如果阿银选择的是我,或许我会和他做同样的事,甚至比他还要激烈。所以,今后不论别人怎么说,我都不希望唐昊的事成为你的负担。为宗门尽力,是你必须要做的,但不是因为你父亲的事,而是因为,你是宗门的一份子。”

    唐三感觉到,自己胸口处仿佛哽住了什么,低下头,用一种特殊的深切说道:“谢谢您,大伯。”

    唐啸看着唐三,目光中多了几分变化,“你长得像你妈妈,但性格却更像你爸爸。月华,别哭了,或许这样做,昊弟心里会舒服一些。明天为小三举行认祖归宗仪式。你来安排一下。”

    唐月华擦擦眼泪,眉头微皱,道:“大哥,你不需要和宗门长老们先打个招呼么?毕竟,他们……”

    唐啸向她摆了摆手,“你去安排吧,我有分寸。与其私下通知倒不如摆在台面上。你先带小三去休息吧。小三,明日认祖归宗仪式,记住,昊天宗与外界不同,更不是用你从你姑姑那里学到的礼仪就能在宗门站稳的。我送你两个字,强硬。在这里,实力就是话语权。想代替你父亲多为宗门做事,首先你要用自己的实力向宗门证明你。否则,你什么都做不了。”

    带着唐三出了宗主房间,唐月华还没从悲伤中恢复过来,试想,当初的二哥是何等英姿勃发,斗罗大陆最年轻的魂斗罗,在被围攻中击杀教皇的壮举令武魂殿蒙受了前所未有的耻辱。可现在的他,却自残身体,再不复当年之勇,只能在山野间等待生命终结的那一天。这是何等悲凉的结局。

    昊天宗城堡内居住的是宗门二代以及宗门的一代长老。三代、四代弟子都在城堡后修建的石屋中居住。

    唐月华给唐三安排下了住处,这才仔细问起唐三回去见到唐昊的全部经过。一直听完唐三讲述了整个过程,听到唐三母亲有恢复的希望时,她地情绪才算平静了一些。

    给唐三安排的房间很简单。一个很小的会客厅,大约只有七、八平米,十平米的卧室,还有一个很小的卫生间,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有。这是昊天宗三代子弟的标准配备。

    “小三,我真的很想去看看你爸爸。”唐月华唏嘘道。

    唐三轻叹一声,“刚看到我爸他断肢地时候,我也很难受。但后来想通了。或许现在这样,让他能天天和妈妈在一起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吧。等过段时间您有空的时候再去吧。毕竟距离挺远的。”

    唐月华点了点头,“好了,我们先不说你爸爸的事了。说说你吧。这次你回到宗门,有什么打算?”

    唐三道:“爸爸希望我能拜祭一下爷爷,然后尽可能的帮宗门做点事。”

    唐月华道:“现在宗门的情况很复杂,如果从你父亲的角度来看,宗门内分为两派。以你大伯为首的一派认为当初之事错不在你父亲。而是因为武魂殿地霸道跋扈才引起的冲突,武魂殿教皇虽然死了,但你母亲也去世了。武魂殿依仗着自身强大的势力向昊天宗施压,要对宗门不利,我们才不得不与你父亲划清界限。可实际上,你父亲并没有做错什么。而另一派则是以一代仅存的几位长老为首,他们认为。你父亲做事不经过仔细思考,与魂兽结合,这才造成了后来的冲突,导致宗门险些与武魂殿正面冲突,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并且,还气死了你爷爷。罪不可恕。你今天见到的唐龙他们,都属于你大伯这一边地,唐龙是你大伯从族弟那边过继来的儿子。是三代第一人。”

    唐三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姑姑,您是要告诉我,我认祖归宗之事会受到宗门长老们的阻挠么?”

    唐月华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恐怕明天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就算你父亲交回了两块魂骨,恐怕也很难得到他们的原谅。二哥又脱离了宗门,划清界限。恐怕他们不会轻易允许你认祖归宗。”

    唐三眉头微皱。“如果长老们不同意,会有什么结果?”

    唐月华的脸色变地阴沉起来,“最坏的结果,就是将你逐出宗门,废掉武魂。甚至会以你为引,找到你父亲,追究他当初的罪责。当然,这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大哥毕竟是宗主。长老们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如果我猜的不多,长老们最后会妥协。将你赶出宗门,不许自认昊天宗子弟。”

    唐三看着唐月华,道:“那我应该怎么做?既然您肯让我回来,应该已经想好了对策吧。”

    唐月华点了点头,“长老们虽然古板,但他们一向以宗门为重。想要得到他们的承认,你首先要向你大伯说的那样,在他们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用实力征服他们。然后再为宗门做出一些贡献。这样他们就无法反对你认祖归宗了。你大伯之所以提示你强硬二字,是要告诉你,在我们昊天宗,一向是吃硬不吃软。当初,你大伯和你爸爸在宗门的地位,完全是打出来地。谁不服就打到他服,所以才建立了权威。你大伯回宗门继承宗主之位的时候,长老们也曾质疑过,因为他一直都和你父亲在一起。大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击败了所有长老,这才得到他们一致认可。成为了新一代昊天宗宗主。因此,明天你认祖归宗的过程绝不会轻松,不妨强硬一些,用实力证明你有帮助宗门重铸辉煌的能力。”

    唐三缓缓颔首,“姑姑,我明白了。”

    唐月华站起身,摸摸唐三的头,“那你好好休息吧。养精蓄锐。我还有些事要准备。明日上午将召开宗门大会,到时候姑姑就看你的表现了。”

    说完这些,唐月华告诉唐三,膳食会有专人送来,让他好好休息。

    唐月华走了,唐三盘膝坐在自己的床榻上,将今日回到宗门的过程回想了一遍,大伯和姑姑明显是偏向父亲一方地,看得出,大伯在自己提到父亲地时候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而当他说出那句自己长得像母亲时,眼眸中流露出地柔情是掩盖不住的。看来,父亲过的虽然痛苦,但他至少和母亲有过一段爱,大伯虽然身为宗主,可他承受的痛苦一点也不回避父亲少。

    能否顺利完成父亲的心愿,恐怕就要看明天了。

    想到这里,唐三深吸口气,缓缓闭上双眼,进入了修炼状态。在月轩的一年,他虽然提升速度有所减缓,但却将自己所学融会贯通。尤其是现在奇经八脉完全畅通之后,虽然整体强度提升不多,可内力却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源源不绝,远不是同级别对手所能相比。

    傍晚。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唐三缓缓睁开眼睛,“请进。”

    门开,先是探进一个头来,那是一个小姑娘,头上梳着两条可爱的小辫子,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样子。

    “你是三叔吗?”清脆的声音很动听,一双灵活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唐

    唐三微微一笑,“你是谁?进来吧。”

    小丫头推开门,手中提着一个食盒,“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不是三叔。”

    唐三微笑道:“如果你是给唐三来送饭的,那就没错了。我就是。”

    小丫头嘻嘻一笑,一双大眼睛仔细的看了看唐三,“三叔,你长得真好看。比我爸爸好看多了。”

    唐三愣了一下,“你爸爸是谁?”

    小丫头道:“我爸叫唐虎,是宗门三代首席哦。”

    唐三疑惑的道:“三代首席不是唐龙大哥么?”

    小丫头摇了摇头,道:“三代首席是我爸爸,不是唐龙叔叔。我爸爸常说,唐龙伯伯打不过他的。上次输给唐龙伯伯只是运气不好。”一边说着,她把食盒放在唐三床边的桌子上,大眼睛有些不满的看着唐山那。

    唐三莞尔一笑,道:“有的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份。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小丫头道:“我叫唐甜甜。三叔,你可以叫我甜甜。”

    唐三笑道:“好,那谢谢你了,甜甜。”看着眼前这目光清澈纯净的小姑娘,唐三不禁想起自己像她这么大时候的情景。那时候,他已经认识了小舞,认识了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大家正在一起努力的修炼呢。

    甜甜向唐三笑了笑,“三叔,那我走了。再见。你笑起来真好看呢。”说完,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晚饭很简单,一碟牛肉,四个馒头,一个炒青菜,还有一大碗蛋汤。唐三吃的很香甜,回宗门第一顿饭。不论怎么说,这个地方也算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唐三习惯性的黎明起床,走出房门。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