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二集 昊天宗 第一百四十八章 蓝银皇的霸道控制力

    刚一出门,一股潮湿的雾气已经迎面吹来。山顶是极为湿润的,清晨更是迷雾重重。如果是普通人的视力,最多只能看到身前五米左右。

    虽然唐三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影响,但显然无法修炼紫极魔瞳了。看来,如果自己在这里长住的话,就必须要找个合适的地方修炼才行。

    空气有些冷,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唐三身上的衣服就有些湿了,令他不得不退回房间。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再修炼一会儿的时候,砰砰的砸门声响起。

    “唐三,起了没?”声音是唐龙的。

    “起了。”唐三赶忙上前开门。只见唐龙拎着个食盒走了进来,和昨天唐甜甜送来的相比,他带来的食盒明显要大得多。

    “来,我们一起吃早点。”唐龙也不客气,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有一盘馒头,一盆热粥,还有几个鸡蛋和咸菜。

    “今天你恐怕有的忙了。多吃点。”

    “多谢。”唐三也不客套,他现在这个年纪正是能吃的时候.兄弟二人大快朵颐,一会儿的工夫就将所有食物都吃了下去。

    “唐三,今天你恐怕要有麻烦了。我听其他兄弟说,长老们对你回来的事非常重视,而且很愤怒。宗主让我告诉你,一切小心。必要的时候,可以拒绝别人的挑战。”

    真的能拒绝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自己真的无法为宗门做什么了。唐三心中暗叹一声,“多谢大哥。”

    吃完早点,唐龙并没有离去,一直等到太阳高挂。驱散雾气,这才引领着唐三出了门。直奔昊天宗前院而去。

    昊天宗。前院。

    与昨日唐三来时的清净完全不同,此时,院子里集中了至少一百五十人以上。大多数人站在周围,院子中央,宗主唐啸与五名白发苍苍地老者站在那里。

    这五位老者看上去年纪至少都在八十开外,但却皆是精神矍铄,满面红光。其中一名老者正在表情严肃的和唐昊说着什么。

    唐龙低声道:“除了在外面采购和办事的人以外,宗门直系子弟基本都在这里了。中央那五位。就是宗门五位一代长老。连宗主也要让他们几分。论辈分,他们都是宗主的叔伯。”

    在唐龙的陪伴下,唐三来到院子之中,原本唐三预计会有的香案并没出现,唐月华站在唐啸背后,脸色显得很难看。唐三和唐龙一出现,立刻就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正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唐昊家的垃圾。滚出昊天。你不配来这里。”

    伴随着这声挑衅似的话语,顿时有不少宗门地年轻人响应,一时间院子里顿时变的纷乱起来。

    唐三双眼微眯。就在唐啸准备出言喝止的时候,突然,一层淡淡的白光从唐三身上蔓延而出,瞬间化为无色。

    此时,正是日正当中,山顶在没有阳光的时候无疑很冷,但也距离太阳更近,当阳光洒满时,温度也要比平地高上许多。毒辣的阳光照在皮肤上。甚至会出现晒伤。

    可此时,就在唐三身上蔓延的白光瞬间释放那一刻,昊天宗子弟们却都有种坠入冰窖般的感觉。冰冷森然的杀气瞬间蔓延到前院每一处角落。

    纷乱地声音就像是被利刃斩断般嘎然而止。谁能想到,之前还一脸恬淡,优雅自若的唐三,竟然能够释放出这犹如实质般的强横杀气。

    唐三目光一扫,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那名抢先开口地宗门弟子,那是一名看上去和他年纪差不多的青年。凭借着听声辨位的功夫再加上他强横的精神力,直接锁定。

    而周围空气中散发的浓郁杀气也在这一刻瞬间凝聚。全部归拢在这一个人身上。

    散去的无色杀气再次变成白色出现,就像是连接唐三与那名青年之间的桥梁,唐三暗蓝色的眼眸中多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这一刻,唐月华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刚来月轩时地唐三。

    那名二十出头的青年在杀神领域凝聚在他身上那一刻,整个人顿时脸色惨变,凝重的寒意直接侵入肌肤,在他眼中,唐三似乎已经变成了嗜血的魔鬼。

    不过,他也不愧是昊天宗弟子。虽然年纪不大。但修为却不浅。

    大喝一声,右手黑光涌动。一柄长约一米的黑色昊天锤骤然而出,两黄、两紫四个魂环释放开来,凭借着武魂的强大气势,这才勉强稳定住自己动摇的心绪。

    这也就是昊天锤,换个低等些的武魂,在唐三杀神领域结合精神力的冲击之下,恐怕已经崩溃了。

    唐啸喝道:“唐三,在长老们面前不得放肆。”

    唐三也没打算真地怎么样,白光收敛,他似乎什么都没做过似的重新面对唐啸,躬身行礼,“拜见宗主,拜见各位长老。”

    五名长老自然也感受到了唐三身上释放的强横杀气,脸色都不禁变了变,一名有着白色长眉的长老沉声道:“杀神领域。”

    唐三也不掩饰,“正是。”

    另一名身材瘦长的长老冷笑一声,“你倒是继承了唐昊那孽障的天赋,可天赋好又如何?如果宗门再出一个唐昊,恐怕就要覆灭了。你一个三代子弟,见到我们还不下跪?”

    唐三迟疑了一下,他还是跪了下去,不仅因为面前都是自己的长辈,更因为父亲对宗门的亏欠。

    “唐三愿为父亲恕罪,全力助宗门重振雄风。请宗主和各位长老准我认祖归宗。”

    身材瘦长的老者怒道:“放屁,就冲你父亲所作所为,你也别想回归宗门。你是他和那个孽障魂兽所生地儿子,不过是个杂种,昊天宗虽然封闭山门,但也不会让一个杂种归宗。”

    “七弟,说话注意分寸,这么多小辈们看着呢。”长眉老者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地说道。

    听到杂种二字,唐三的表情突然变得平静下来,依旧跪在那里,缓缓抬头,看向瘦长老者。

    “你说谁是杂种?”虽然他没有释放出杀神领域,可此时他身上所释放出地寒意却比之前更加冰冷。

    唐啸并没有阻止唐三对瘦长老者的质问,他此时也是气得一脸铁青之色。

    “就说你,小杂种。”瘦长老者脸上的愤怒毫不掩饰,因为激动他的身体已经有些颤抖,“如果不是唐昊那畜生连累宗门,我的长子就不会在为宗门采购的路上被武魂殿袭击而死。”

    “够了。老七,再不控制自己的情绪就离开这里。”长眉老者在五大长老中显然是地位最为尊崇的,听那瘦长老者不依不饶、毫无风度的谩骂,也有些发怒了。

    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唐三突然面向身材瘦长老者,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对不起,七长老。父亲当年犯下的错我代表他向您道歉了。但是,您真正的仇人应该是武魂殿,而不是我们父子。”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三的表情显得很真诚,磕的三个头也非常重,当他重新抬头时,额头上已经出现了血丝。

    要知道,以他皮肤的坚忍程度,能出现这种破损,显然是异常用力了。而且没有使用一丝魂力进行保护。

    瘦长老者冷笑道:“这样就能弥补我丧子之痛么?受到唐昊事件影响的不是我一个人,是整个宗门。如果他知道自己的错,就应该回来自裁以谢宗门。”

    唐三站了起来,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位七长老的话,他原本真诚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虽然我认为当初宗门之事不能全怪父亲,但父亲也毕竟有错,牵连宗门。所以我像您赔礼。但是,您之前话语辱及先母,我却必须要讨回一个公道。七长老,我向您挑战,虽死无怨。”

    几句话说的斩钉截铁,虽然他相貌英俊、气质优雅,可在这一刻昊天宗的每个人却都从唐三身上感受到了那强势的彪悍之气。

    身材瘦长的七长老愣了一下,“你要向我挑战?”

    唐三肯定的道:“是的。请七长老指教。”

    “哈哈哈哈。”七长老放声大笑起来,狂放的笑声带着浑厚的魂力似乎令整个昊天宗都在为之颤抖。“你一个小辈,也配向我挑战。要是唐昊说这话还差不多。”

    一旁的唐月华心中暗自腹诽,要是二哥在这里,你敢应战?不过他看身边的唐啸始终不开口,任由唐三自行处理,自然也不回多说什么。

    她知道,这并不是大哥作为宗主却无法与长老们抗衡,而是唐啸在给唐三机会,也是借机考验唐三的能力。

    唐三静静的看着七长老,淡然道:“您不敢么?”

    简单的四个字,却像是一巴掌抽在了七长老脸上。笑声嘎然而止,身为昊天宗五大长老之一,这位七长老在宗门的地位极高,就算是唐啸也要让他三分。此时被一个隔代小辈如此挑衅,他又怎能忍得了。

    正在七长老要开口的时候,长眉长老却淡淡的说道:“年轻人可以有傲骨,却不能有傲气。你从未回过宗门,现在也还不是宗门的一份子,我不会以宗门之规制裁你。但是,你藐视本宗,宗门不会就此罢休。唐虎何在?”

    “二伯。”一名身材彪悍,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壮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他走出人群时,三代弟子们自行让开一条道路,可见他在宗门中的地位。

    长眉长老淡淡的道:“你就和他切磋一下,昊天宗虽然归隐,却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挑衅的。”显然,他始终都没有承认唐三是昊天宗的一份子。

    一丝细微的声音在唐三耳中响起,“这唐虎实力不逊于我,魂力已达六十四级,你小心了。”声音是属于唐龙的,这外表看去粗犷的三代首席,心思却很缜密。

    但令唐三有些吃惊的是,那长眉长老竟然朝唐龙看了一眼,似乎他也听到了唐龙那逼音成线的话语一般。

    唐三看向长眉长老,“长老,如果我胜了,是否有挑战七长老的资格?”

    长眉长老看了他一眼,眼中平静的如同汪洋大海一般,这位长老表面上没有半分气息流露,可唐三却隐约感觉到,他似乎比自己的大伯唐啸更加危险。

    “可以。”

    七长老不屑地哼了一声。“唐虎。输了地话。我关你紧闭一年。”

    唐虎没有开口。和唐龙地狂放正好相反。这名昊天宗三代精英显得很阴沉。面陈如水。整个人却异常沉静。身材高大却并不粗壮。并没有因为两位长老地话而出现任何情绪波动。唐三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地。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地对手。曾经地天下第一宗门三代最出色弟子。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地。

    “唐虎。六十四级强攻系战魂帝。请。”向着唐三做出一个请地手势。在礼数上唐虎很有大家风范。

    “唐三。五十九级控制系战魂王。请。”唐三地动作优雅而自然。看上去和谐地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似地。一旁地唐月华不禁微笑点头。这都是自己教导地结果。当听到唐三说出自己地魂力等级时。全场昊天宗弟子们不禁一片哗然。看上去。唐三地年纪可要比唐虎小地多。哪怕是唐龙。也是三十岁才突破地六十级。

    “等一下。小子。你今年几岁?”之前那叫嚣地七长老突然问道。

    唐三扭头看向他。对于这位七长老虽然他没什么好印象。但考虑到他当初地丧子之痛。多少也能理解他此刻地心情。“刚满二十。”

    周围静了下来,站在唐三对面的唐虎,面部肌肉略微抽搐了一下。在唐三来到宗门之前。唐月华虽然没少替他吹嘘,但也只是局限于唐啸以及唐啸手下最亲近地几名三代弟子而已。至于长老们与其他三代弟子自然是不知道他的情况。唐啸要的,就是今天唐三一名惊人的呃效果。

    刚满二十。简单的几个字却令五名长老同时动容,五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些判断。

    当初的唐昊,已经被誉为昊天宗百年难遇的奇才,可眼前他这儿子,似乎比当初的他还要出色。

    二十岁五十九级,再加上一个杀神领域。他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长眉长老挥了挥手,道:“开始吧。”魂力等级固然重要,但却并不代表一切,更何况唐虎还比唐三高着一个大级,多一个魂环。魂师地等级越高,相差一个魂环实力相差的也就越多。更何况唐虎的武魂又是昊天宗得天独厚的顶级器武魂昊天锤。他还是不相信唐三仅凭一个杀神领域就能弥补与唐虎之间的差距。

    黑光闪耀,唐虎身上的气息骤然变得沉凝起来,浓郁的黑色光芒中,锤柄长约三米。锤首大如水桶般的黑色昊天锤带着浓重的黑光出现在他右手之中。两黄、两紫、两黑。六个魂环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昊天锤上。

    昊天锤一出,唐虎的气质立刻发生了转变。与之前的阴沉相比,他现在就像是坚实的花岗岩,矗立在那里毫无破绽。

    这还是唐三第一次面对拥有昊天锤的对手,丝毫不敢大意,释放出了自己的蓝银皇。

    一根晶莹的蓝银皇宛如长鞭般凭空出现在唐三右手之中,在阳光强烈的照射下,蓝银皇内那条金线清晰可见。

    “等一下,他的武魂不是昊天锤,是谁将他放进宗门地?昨天轮值弟子何在?”七长老大喝一声,再次中断了唐三与唐虎地比试。

    没等轮值弟子出来,唐月华站在一旁已经淡淡的说道:“七长老,难道您没听说过双生武魂这个魂师界专有名词么?”

    昊天宗地弟子们到还好些,在他们的认识中,昊天锤就是天下最好的武魂,没有什么能与昊天锤相比的。可一些年纪大些的三代弟子以及几位长老的脸色却都变了。比之前听到唐三二十岁达到五十九级还要惊讶。

    如果说修为还可以通过努力和运气提升。那么,双生武魂却是天赋,得天独厚的天赋。

    长眉长老盯视向唐月华,“你是说,他和现今武魂殿教皇比比东一样,也是双生武魂?”

    唐月华点了点头,“唐三继承了他爸爸的昊天锤和他母亲的蓝银皇。小三,给长老们看看你的锤。”

    晶莹的蓝银皇悄然回收,唐三之前甚至还没来得及将魂环释放出来。左手摊开,尺余长的昊天锤平静的躺在他手中。手腕轻动,黑光在昊天锤周围奔涌。

    在场的都是昊天宗直系,自然认得出这是昊天锤没错。

    “比试继续吧。”长眉长老挥挥手,但他眼中已经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昊天锤重新换成蓝银皇,黄、黄、紫、黑、黑,五个魂环盘旋而出。围绕着唐三的身体悄然律动。

    “小心了。”唐三话音一落,他身上的第四魂环就已经亮了起来。

    没有任何预兆,十六根闪烁着晶莹光泽的蓝银皇从唐虎身体周围冲天而起,瞬间凝结。蓝银皇第四魂技,蓝银囚笼。

    和以前相比,唐三施展的蓝银囚笼不但没有任何准备时间,而且,那每一根蓝银皇都要更加粗大。当囚笼瞬间形成时,无数尖刺已经开始从蓝银皇上生长出来,直刺唐虎身体。

    “嘿——”唐虎低吼一声,手中昊天锤一横,已经砸在了蓝银囚笼之上。

    轰的一声,正面刺向他的尖刺破碎,但是,令唐虎吃惊的是,那坚实的蓝银囚笼却没有丝毫变化。要知道,他的昊天锤重量已过千斤,再加上自身魂力,这一击足有两千斤开外。而且他已经动用了自己的第一魂技对昊天锤进行增幅。可是,那蓝银囚笼却极为坚韧,而且弹性十足。尖刺虽然破碎,可他却无法突破面前牢笼。

    蓝银草二次觉醒化为蓝银皇,进化的是整体,眼前的蓝银囚笼才是蓝银皇真正能够展现出的威力。身为万年魂环之技,又是世间唯一的蓝银皇,又岂会那么容易突破。

    一层蓝色光晕从唐三脚下悄然蔓延,光芒很快就囊括了整个前院。

    昊天宗的众人只是感觉到一丝生机勃勃的气息,但是,唐虎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在他面前的蓝银囚笼突然金光大放,收敛在蓝银草内部的那条金线瞬间放大,他刚刚提聚的第三魂技轰击其上,居然又被挡了回来。

    唐三的双手此时已经同时抬起,都朝着唐虎的方向,仅仅是限制对手显然不足以制胜。唐虎实力强悍,也不是蓝银草上生长出的尖刺所能伤到的。哪怕在蓝银领域的增幅下也不行。

    右肩处,一根根蓝银草盘绕着唐三的手臂而出,那每一根蓝银皇都只有拇指粗细,迅速盘绕之下,眨眼间已经将唐三的手臂完全包覆,而唐三身上的第五个魂环,得自蓝银王魂力凝聚的第五魂环黑光闪耀。

    从未使用过的第五魂技,终于要浮出水面了。

    伴随着那黑色魂环闪亮,唐三身上释放的蓝银领域也骤然增强,全身上下,一圈圈蓝色光晕波荡上涌,而他那条被蓝银皇包裹的手臂也在瞬间变成了残金色。

    长眉二长老忍不住低喝一声,“天赋领域,武魂变异。”直到此时,他的脸色才终于变得凝重起来,再看唐三时的目光已经有些不同了。

    真的是武魂变异么?不,那不过是蓝银皇的一种特殊表现方式。

    准确的说,这也是蓝银皇的真谛所在。

    唐三的第五魂技是完全由万千蓝银草的能量凝聚而成的,那时,也是他激发蓝银皇真正潜力的时刻。因此,这第五魂技无疑与他的蓝银领域契合度最高。

    二者融合在一起,威力极其恐怖,绝不是普通万年魂技那么简单。从唐三此时所做的魂技预热就能看出来。

    除了这第五魂技之外,他其他的魂技基本都可以做到瞬发。

    通体变为金色的手臂上,蓝银皇盘绕成螺旋状,金光在延伸,唐三的脸色也变得极为凝重。外人感受不到这金色蓝银皇带来的感觉,可作为当事者的唐虎却清晰的感受到那恐怖的威胁。

    被困在蓝银囚笼之内,唐虎发现,从对面不远处唐三身上传来的压力,竟然令自己无法呼吸,似乎连胸口都已经开始在压迫中凹陷,尤其是那金光前端的一点锋锐之气,更是像能穿透一切似的。

    哪怕是昊天锤也无法完全封锁住那金光带给他的威胁。

    他明白。一旦这个魂技爆发。那么必然是石破天惊。虽然他不知道唐三这个武魂是蓝银皇。但此时也能判断出。这是一个不次于昊天锤地超级武魂。

    唐虎毕竟是昊天宗三代子弟中地翘楚。此时他知道。不出全力恐怕就危险了。身上地第五个魂环终于亮了起来。

    手中昊天锤瞬间黑光大放。一道道深紫色地纹路从锤上蔓延开来。无比强横地气息渲染地他地双眼也变成了紫色。

    哪怕同样是昊天锤。猎杀不同魂兽获得魂环。武魂所带来地技能也是不同地。此时。唐虎地昊天锤上暗紫色纹路中。带着几分轻微地震颤。只见他拧腰乍背。手中昊天锤仿佛活了一般。在小范围轻绕。骤然间。一层浓郁地黑光以他地身体为中心爆发了。

    这一刻。唐虎与昊天锤仿佛融为了一体。再无分彼此。

    经过蓝银领域增幅地蓝银囚笼。不但每一根蓝银皇都变成了金色。而且更是盘根错节。极其粗壮。作为蓝银草帝皇地天赋领域蓝银领域作用在蓝银皇上相得益彰。这就是当世唯一武魂地最大优势。

    单论蓝银皇,或许自身品质与昊天锤相比还有所不及。可附加上蓝银领域的蓝银皇,在一些特定条件下,甚至有可能比昊天锤更强。

    轰——,毫无保留的终极,骤然间在蓝银囚笼上轰鸣。巨大的爆炸力,令金、黑两色光芒冲天而起。

    唐虎那边闷哼一声,而正在凝聚魂力的唐三则是上身略微晃动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

    第一次品尝到昊天锤的霸道,唐三也不禁暗自骇然,如果不是他及时切断自己与蓝银囚笼之间地联系。单是双方武魂碰撞所引来的魂力爆发,就足以令他受伤了。

    唐虎是因为受到碰撞反噬而闷哼出声的,但此时他整个人也已经腾起在空中,第五魂技人锤合一更是在蓝银囚笼爆裂地同时提升到了极致。

    半空中,就像一头紫色的猛虎般身体旋转,手中昊天锤闪电般的挥舞着。正是昊天宗绝学,乱披风锤法。

    阻挡乱披风锤法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真正施展出来,唐三的双臂是同时举起的,他那左臂当然对自己释放第五魂技没有什么用处。但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原本也没寄希望于蓝银囚笼这第四魂技能够彻底困住唐虎。

    尽管他这第四魂技也是万年级别的,可唐虎毕竟是拥有强大实力的昊天宗子弟。魂力、魂技都在自己之上。

    左手中,蓝光喷吐,蓝光在离开掌心后,迅速变成了晶莹地绿色,在蓝绿两色之间交替闪耀。直奔空中施展乱披风锤法,在狂躁魂力波动下甚至暂时漂浮在空中的唐虎飞去。

    身在空中的唐虎不禁暗暗冷笑,心中暗想,毕竟不是在宗门成长的。连乱披风锤法的效果都不知道。这时候向我施展这种正面魂力。难道能够突破我乱披风锤法释放的庞大魂力么?

    一旦当我锤法完成一半以上,就是你落败之时。能够在长老们面前表现的机会可不多。现在显然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可惜,他又哪里知道,唐三在乱披风锤法上可是下过苦功的。

    唐昊身为宗门曾经最杰出地子弟,又怎会不知道乱披风锤法对于昊天锤的重要性呢?在唐昊的指点下,唐三的乱披风锤法绝不在同辈弟子之下。

    作为一名控制系魂师,最大的特点就是控制。

    此时的唐三,早已经不是控制自己魂技那么简单,他甚至在控制对手施展的魂技。

    包括唐虎使用第五魂技破开蓝银囚笼,以及他现在所施展的乱披风锤法,所有一切几乎都像是按照唐三制定的剧本来进行地。

    蓝光一闪,正在施展乱披风锤法地唐虎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一紧,紧接着,剧痛传遍全身,尤其是两条手臂,更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蓝银皇第二魂技,寄生,发动。

    伴随着蓝银囚笼地释放,唐三的第二魂技寄生就已经作用在了唐虎身上,寄生本身不过就是第一魂技缠绕的加强版,缠绕能力并不比第一魂技强多少,但它胜在突然性,在唐三的操控下,只要对手身上被蓝银草种下了草籽,寄生随时都能够发动。

    瞬间被蓝银草缠绕住的唐虎根本想不到唐三会使用出这样一个技能,他的双臂依旧在抡着昊天锤施展乱披风锤法。

    身体突然被缠绕,可在惯性使然,他却依旧在发力。纤细却无比坚韧的蓝银草顿时勒入了他的肌肤。这就是剧痛的来源。

    唐虎反应的很快,身体快速的在空中旋转,将之前乱披风锤法的蓄力全部转换为自身的旋转力。否则的话,缠绕在他身上的蓝银皇或许会破碎,但他的身体也要被自己释放的力量切割的支离破碎。

    用错力的感觉令唐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好不容易才将自己先前积蓄的乱披风锤法之力化解掉。

    但双臂上已是鲜血淋漓,出现了数十道被蓝银皇勒出的伤口。

    以他皮肤的坚忍程度,蓝银皇上虽然露出尖刺,可也没那么容易刺破,但乱披风锤法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剧烈的摩擦虽然令蓝银皇缠绕即将崩溃,可也刺破了他的皮肤。

    神经性毒素成功入侵,剧烈的疼痛令唐虎忍不住全身痉挛。

    寄生,是一个不起眼的魂技,可这个魂技却正好是昊天宗得意自创绝学乱披风锤法的克星。

    轰

    蓝银皇再次破碎,唐虎身上的第五魂技人锤合一已经因为打断而消失了,但此时的他,也已经动了真怒。

    原本他并没想过要施展自己的第六魂技,毕竟唐三只有五个魂环,如果自己用第六魂技取胜,又如何能给长老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呢?

    可一再受挫,始终被唐三压制。唐虎终于忍耐不住了。

    黑色的第六魂环光华闪耀,手中昊天锤上光纹再现,只不过这一次的纹路已经变成了刺目的银色,银光缭绕。

    可就在他手中昊天锤的第六魂技还没有展现出来的时候,之前那不起眼飞来的蓝绿色光球却已到了面前。

    悄无声息,可却如同闪电般扩散。

    直径超过十米的庞大蓝绿色蛛网,带着粘液与晶莹的蓝色,骤然收拢。此时,正好是唐虎刚刚挣脱蓝银皇寄生,身体下落,准备施展第六魂技的空隙。

    正像唐虎计划的那样,如果他的乱披风锤法一直在持续,凭借乱披风锤法轰出的强大魂力,这蛛网束缚根本连近身的几乎都没有。

    可是,唐三就在恰到好处的时候,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机会。硬是让他这第三魂技准确的作用在了唐虎身上。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