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十二集 昊天宗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史莱克,再聚首

    唐三苦笑道:“面对一位封号斗罗有可能的报复,我怎么可能不紧张。”

    七长老怒道:“以我的身份,会报复你?那个,那个刚才我说你是那什么的话,我收回。愿赌服输,我不该骂你。也同意你认祖归宗。”

    一听这话,唐三反而愣住了,忍不住多看了七长老两眼。

    “看什么看?愿赌服输,你听不懂啊!”说完这句话,七长老再没脸留下来,转身就走,几个起落就已经消失不见。

    这一刻,唐三发现,这位长老似乎也不是那么面目可憎了,敢爱敢恨的脾气反而令人更容易接受些。

    目光转向唐啸和其他几位长老,二长老向唐三点了点头,“我们说话算数。刚才的比试是你赢了。允许你认祖归宗。”

    唐三有些激动的问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祭拜爷爷了?”

    听到这句话,几位长老的脸色都显得有些阴沉,显然是想起当初老宗主死时候的不甘,但二长老还是点了点头,“不可以。因为你父亲的错,你还没有拜祭老宗主的资格。你之前说过,你父亲做错的事,你会替他偿还,报效宗门。没错吧。”

    唐三心中一紧,但他心中也算松了口气,毕竟,这已经算是他替父亲恕罪走出的第一步。是的,我说过。那我要怎样做才能拜祭爷爷?”

    二长老道:“既然如此,我们要求你为宗门做三件事。只要你做好这三件事。就算你替你父亲恕罪了。不但你认祖归宗,我们也可以让你父亲重新回归宗门,和你一起祭奠老宗主。”

    “什么?”唐三大吃一惊,眼圈顿时有些红了。虽然父亲并没有提起过这个奢望,但唐三知道,脱离宗门,是父亲心中永远的痛。如果父亲能够重回宗门,拜祭爷爷。对于父亲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当然。以他地聪明当然也明白。二长老给出这样一个优厚地条件。那三件事必定极为艰难。但是。他现在根本没有选择地余地。

    为了父亲。也为了昊天宗。他都责无旁贷。

    “好。我答应。”唐三深吸口气。收敛着自己地情绪。他需要更加冷静地分析。看了看旁边面无表情地唐啸。唐啸却并没有任何表示。显然是认同了二长老地做法。

    二长老淡然一笑。道:“这三件事对你目前来说还不可能完成。我们给你地期限也很长。第一件事。你必须要在十年之内。魂力突破八十级。”

    十年提升二十级。对于低等级魂师来说。如果拼命努力或许不难。但二长老地要求是从六十级到八十级。这二十级地跨度却有些太大了。

    很多魂师。终其一生也难以达到这样地高度。更何况是短短十年时间了。唐三今年二十岁。十年后。他就是三十岁。三十岁突破八十级。在整个魂师界。绝对是骇人听闻地一件事。

    “好,我相信能做到。”唐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已经完成了太多不可能完成地事,也不在乎这一件。

    二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唐三眼中流露出那份执着的信念令他很欣赏。

    “第二件事,十年之内。我要你带回一颗武魂殿封号斗罗的人头。不论你用什么方法,我们只要结果。”

    唐三瞳孔一阵收缩,击杀一名封号斗罗?深吸口气,他再次坚定的点下了头。

    二长老的目光此时也变得凝聚起来,凝声说道:“第三件事,我要求你在第八魂环时获得一个十万年魂环。”

    “什么?”如果说前两件事还有可能完成的话,那么,二长老让唐三做的这第三件事却给他一种天方夜谭的感觉。

    十万年魂环又岂是那么容易获得地。在唐三已知的封号斗罗中,也只有自己的父亲和武魂殿教皇比比东各有一个十万年魂环而已。而且父亲地十万年魂环还是来自于母亲。

    先不说猎杀十万年魂兽有多么困难。单是寻找一只十万年魂兽就已经极为困难了。更何况还是第八魂技。

    二长老沉声道:“你的第四魂环就已经是万年级别,第五魂环更是至少超过了三万年。等你到第八魂环的时候,以你的身体强度,吸收一个十万年魂环应该毫无问题。在获得这个魂环的过程中,除了宗门不会帮你之外,你可以借助任何外力。我们要的只是结果。你有十年的时间。十年后,我们希望能够在这里看到你。并且完成了这三件事。如果你能完成,你父亲归还宗门的两块魂骨也是你的。你不是想帮宗门重铸辉煌么?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如果你完成了这三件事。那么。你就是下一任宗主。只有坐上这个位置,你才能真正带领昊天宗再现当年地风采。”

    唐三的目光凝固了。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先不说这些长老们不会让自己讨价还价,自己要说出那样的话,也会让他们看轻。

    “好,我会做到的。”唐三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他必须做到这三件事,为了父亲、为了自己,也为了宗门。

    与五年前一样,史莱克学院的外表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内部设施却更加完备了。五年时间过去了,这里已经成为了天斗帝国地位尊崇的高级魂师学院。

    自从五年前史莱克七怪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大放异彩,先后击溃众多强敌,尤其是在最后时刻力败武魂殿学院战队的黄金一代后,史莱克学院就已经名声大噪。

    风头之劲,甚至已经凌驾于天斗皇家学院之上。

    当得胜地消息传回后,雪夜大帝立刻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对史莱克七怪加以分封,可惜的是,七怪都没有回到学院,也让天斗帝国皇室不得不放弃拉拢之心。尽管如此,雪夜大帝也看到了史莱克学院出众的教学能力。

    尤其是在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的提醒下明白了大师对于史莱克学院的重要性。

    为了能够留住大师,雪夜大帝亲自来到史莱克学院求见,他没有利诱,凭借自己的真诚,终于感动了大师。

    大师答应,暂时在天斗城定居,但却不会离开史莱克学院。雪夜大帝册封大师为帝国魂师总长,授伯爵头衔。在需要的时候,会将帝国皇室所属魂师派入史莱克学院接受大师的指导。

    同时,帝国专项拨款,对史莱克学院进行了扩建。

    本来雪夜大帝是打算让史莱克学院和天斗皇家学院合并地,院长依旧由弗兰德担任,但却被弗兰德和大师婉言谢绝了。

    他们可不希望史莱克学院地学员被那些贵族所沾染。

    史莱克学院的入学没有任何后门可走,完全凭借实力,在这一点,弗兰德得到了雪夜大帝全力支持。有着如此深厚地背景。

    史莱克学院自然不会有任何麻烦。

    五年来,发展的欣欣向荣。虽然没有再出史莱克七怪那样惊才绝艳的小怪物,但也算是功成名就,出了不少实力不俗的年轻魂师。给天斗帝国皇室增添了一批新生代魂师。

    唐三在月轩的时候,被唐月华禁足,后来学习完毕,又急于去见父亲,那一年,他也只是偷偷从月轩跑出来过一次,见了大师,向自己的老师报了平安,当时他也只是和大师说了几句话就立刻回了月轩。

    阳光普照,碧空万里无云。

    柔和的暖风带着些许灼热笼罩着史莱克学院。能够看到不少身穿那特殊绿色校服的学员们在学院内穿梭。

    曾经饱受诟病的屎绿色校服现在已经成为了史莱克学院的标志性服饰。年轻的魂师们都以能够穿上这样的校服为荣。

    此时,正是日正当中,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到了史莱克学院门前。

    他们看上去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青年年纪略大,少女看上去要小一些。那青年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狂放不羁的披散在背后,眸生双瞳,脸上带着些许激动的神色,正站在那里盯视着史莱克学院大门匾额上那特殊的怪物雕刻。

    少女一脸冰冷,极其火爆、完美的身材与她脸上的寒意形成鲜明对比,更给人以强烈的吸引力。与青年的一身黑衣相反,她穿着白色连衣长裙,遮盖住了全身绝大部分雪白的肌肤。

    金发青年叹息一声,“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是五年了。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

    少女的话不多,“见到不就知道了么。”在她冰冷的面庞之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内也带着几分激动。

    门口两名轮值的史莱克学院学员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两个人,眼看他们站在学院大门正前方品头论足的样子,一名学员大步走了上来。

    “两位有何贵干?请不要挡在我们学院大门前。你们如果是来报考我们学院的话,那可来晚了。已经过了时间。”

    走上来的学员看上去也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毕竟,一般来说,高级魂师学院的学员都是二十岁上下。

    金发青年与白衣少女对视一眼,不禁莞尔一笑,“我们不是来报名的。弗兰德院长和大师在么?”

    轮值学员皱了皱眉,“院长和副院长在不在我不知道。不过学院规定,一律不许外人进入。如果你们想要见院长的话,请先登记。如果你们想通过走后门进入学院的话,二位就可以请回了,我们史莱克学院不欢迎这样的学员。”

    从面前的青年那女出众的外表和气质,轮值学员可以肯定这两个人是贵族,立刻就把他们归入了走后门那一类人。

    金发青年笑了,“学弟,你很尽职尽责。不过,我想我已经不需要再回学院回炉了。请通报院长一声,就说戴沐白和朱竹清回来了。我想,院长会欢迎我们的。”

    这一对外貌出众的青年男女,正是史莱克七怪中的老大邪眸白虎戴沐白与老七幽冥灵猫朱竹清。

    五年了,他们都没有忘记五年前的约定,尽管在星罗帝国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当初的五年之期他们又怎会忘记?在史莱克学院生活的那些年,在他们一生之中都会留下深深的痕迹。

    五年已到。他们都希望回来看看史莱克学院。看看弗兰德、大师、柳二龙他们这些教导过自己地长辈。

    当然。更重要地。是期盼着那七怪聚首地激动时刻。

    所以。他们回来了。戴沐白和朱竹清内心地激动甚至已经从表情上流露出来。

    出乎两人意料之外地是。轮值学员之前还是一脸平静。此时却已是充满了不屑。“你是戴沐白?那我还是唐三学长呢。别装了。你们已经是第二十三批冒充学长们打算进入学院地了。我是不会上当地。识相就赶快离开这里。否则地话。我可要赶人了。”

    戴沐白愣了一下。他当然不会和面前这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地学弟制气。摸了摸自己地鼻子。“有人冒充我们?竹清。看来我们给学院还真是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呢。”和五年前相比。现在地戴沐白更加高大了。站在那里不怒自威。隐然释放着王者之气。朱竹清也从当年青涩地小姑娘成长为了绝色少女。

    虽然还没有成熟风韵。但看上去也已是倾国倾城之姿。那轮值学员之所以一直很客气。与他们地外貌是分不开地。

    轮值学员终于有些不耐了,看着戴沐白的目光还带着几分嫉妒。“赶快走吧。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哦?这位学弟好大的脾气,居然要对我们戴老大不客气。胆子不小啊!”阴阳怪气地声音从一侧传来。

    戴沐白和朱竹清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学院大门旁的树荫下,一个大胖子正站在那里。一脸戏谑地看着他们。

    这家伙很有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感觉。高大肥硕,圆滚滚的头上,短发居中弄成莫西干式,还带着一脸淫荡的笑容。

    尽管过去了五年,尽管他的变化是那么大,戴沐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胖子。小胖子长成了大胖子,可不正是七怪老四,邪火凤凰马红俊么?

    “我靠,死胖子。你又胖了。”戴沐白大步朝着马红俊走了过去。马红俊哈哈一笑,肥大的双臂展开,猛的撞了上去,与戴沐白狠狠的抱在了一起。从两人身上都能听出的骨骼噼啪声,就知道他们这一抱有多么用力。

    “戴老大,你怎么还是这么暴力,其实,我是要去抱竹清地。”

    “啊——”惨叫声……

    “好,我错了。放过我吧。老大。我这娇小的身板可受不了你这样虐待,难道你抱竹清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啊——”继续惨叫……

    朱竹清在旁边看着,眼圈却已是微微发红。

    史莱克学院大门前的另一名轮值学员也已经走了过来,喃喃的道:“这次装的还真像啊!比前几次的演技都好。”

    “装你一脸。”马红俊没好气的瞪了过来,好不容易才从戴沐白地熊抱中挣脱,一股澎湃、浑厚,又充满暴戾之气的威压从他身上骤然释放。

    那两名学员被派来轮值,自然不会是什么出色学院子弟。实力都还只有三十多级。在他强横的威压下,顿时脸色大变慌忙跌退。

    马红俊威胁式的比了比自己圆乎乎的大拳头。“老子这实力,还用再学习吗?”

    “五年不见,胖子你的淫荡没少,嚣张却更多了啊!”清脆的声音由远而近。

    马红俊顾不得摆威风,猛的回过身来,看清来人,立刻张大手臂,飞也似的冲了过去,“哇,荣荣变成大美女了。快让哥哥抱一个。”

    粉红色小衣、粉红色长裤,长发披散及臀,宁荣荣也长大了。她地美和朱竹清不同。朱竹清是火辣身材与冷艳娇颜交映生辉地美,而她的美则是圆融地柔美,全身都散发着特殊的高贵,就像她的武魂九宝琉璃塔一样。

    尽管她还不到二十岁,但身上却已经有种雍容的气度。

    “胖子,去死。”锋锐的气刃令马红俊前冲的身躯硬生生停住,朱竹清已如幻影般冲了过去,和宁荣荣抱在一起。

    戴沐白的大手搭上了马红俊肥厚的肩膀,“死胖子,还想占便宜啊!虽然小奥是食物系魂师,你要是碰荣荣一下,他也会和你拼命的。”

    马红俊哀叹一声,“想我也算是丰神俊朗,一代天骄,怎么就没有个美女看中我呢?看着你们一个个成双成对的,我嫉妒啊!”

    戴沐白没好气的道:“丰神俊朗这四个字用在我身上还差不多。你不要侮辱这四个字好不好。”说到这里,他朝着宁荣荣喊道:“荣荣,小奥呢?”

    正和朱竹清拥抱在一起的宁荣荣身体一僵,眼圈顿时红了,“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五年过去了,奥斯卡音讯全无,甚至没有传回一点消息到七宝琉璃宗,整个人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宁荣荣一直在等他,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却始终没有等到他回来的身影。

    在一起的时候没觉得如可,可当真正分开了,宁荣荣才深刻的明白奥斯卡在自己心中占据了怎样的地位。那种撕心裂肺般的思念,令她难以自拔。

    她发现,奥斯卡离去之后,自己反而深深的爱上了他。

    每当她想起奥斯卡临走时那坚毅到可怕的眼神,想起他所说的十年之约,她的心就会忍不住剧烈的绞痛,泪眼朦胧。十年,人一生有多少个十年。

    她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奥斯卡在这十年中会有怎样的经历。

    她经常一个人跑到山上去,对着虚空大喊,小奥,你给我回来。我不要你强大,我只要你回来。只要你能回到我身边,就算宗门的规矩再严,我也绝不和你分开。

    可是,任她怎样呐喊,回答她的也只有那空谷回音,奥斯卡依旧没有半分消息,鸿飞冥冥。

    宁荣荣好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那么没有主见,为什么自己不能想办法和他在一起。她真的好怕,好怕有一天突然见到宗门弟子带回他的尸体。

    为了不让自己去想他,这五年来,宁荣荣拼命的用修炼来麻醉自己。再枯燥的修炼也要比那令人心痛欲绝的思念要好受些看到宁荣荣的表情,戴沐白和马红俊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两人迅速围拢到宁荣荣身边,和朱竹清三人向她低声询问。

    另一边,两名轮值学员显然是被马红俊吓到了,低语几句,其中一人快速跑回学院报信去了。

    面对五年不见的伙伴,宁荣荣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悲伤,一边流着泪,一边将当初奥斯卡离去的过程说了一遍。

    听着她的讲述,戴沐白三人都沉默了,就连马红俊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之色。

    戴沐白叹息一声,“小奥这家伙,平时看上去总是嘻嘻哈哈的,可实际上,他自尊心很强。而且,他是真的爱你。当初,为了能够配得上你,他在修炼中付出的努力比我们还要多。十年,希望对他来说,这十年是个好事吧。”

    朱竹清将已是泣不成声的宁荣荣搂入怀中,向戴沐白嗔道:“你就少说几句吧。荣荣已经够痛苦的了。这件事也不能怪荣荣,只能算是造化弄人吧。”

    听着朱竹清的话,宁荣荣哭的更加伤心了。五年来,她一直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感,此时见到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却再也克制不住,尽情的释放着内心的痛苦。

    戴沐白和马红俊也没想到,原本应该是激动万分的重聚,却演变成了如此悲伤的一幕。马红俊忍不住道:“不知道三哥和小舞怎么样了。他们应该没事吧。”

    戴沐白眼中流露出一丝思念,“可惜,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五年重聚之约,这次恐怕是见不到他们了。大家天南海北的,不知何时才能重见。”

    史莱克七怪中,戴沐白是当仁不让的老大,但在不断的战斗过程中,唐三却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核心。如果没有唐三,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他们决不可能走那么远。如果说他们七个人每个都是怪物,那唐三无疑是怪物中的怪物。

    外人对唐三的看法只是天才二字,而只有史莱克七怪自己人才知道唐三天才到了什么程度。如果让戴沐白给唐三一个评价,那么就只有两个字,全能。

    朱竹清搂着宁荣荣,劝慰道:“吉人自有天相,荣荣,别哭了。小奥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你不是和他约定十年么?在宗门等着他吧。你要对他有信心。”

    宁荣荣凄然道:“除了等待,我还能做什么呢?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当初会让他离去。为什么我不能坚定一些去抗争。他只是一名食物系魂师啊!没有旁人的帮助,他连获得魂环都根本不可能。都是我不好。”

    “是谁惹得我们荣荣如此伤心?”清朗的声音凭空响起。这个声音对于史莱克七怪眼前这四人都有些陌生,几人正因为奥斯卡的事心烦,突然听到陌生的声音,而且是由外面而来,都不禁皱起眉头。

    宁荣荣哭声收歇,抬头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一名身高超过一米九。肩宽背阔。体型极为匀称地青年出现在他们视野之中。一袭白衣显得是那样优雅从容。举手投足之间无形中散发着贵族特有地气质。

    英俊地面庞带着适度地微笑。暗蓝色地长发静静地披散在肩膀上。一双如同蓝宝石般地眼眸中充斥着几分特殊神采。

    哪怕是已经心有所属地朱竹清和宁荣荣。看到这个年轻人也都不禁呆了呆。她们发现。从这名青年身上。竟然找不到半分瑕疵。不论是气质、相貌还是外形、声音。都给人一种圆融如意地感觉。

    看上去他走地并不快。可却几步就接近了众人。

    他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地年纪。可作为年青一代天才中地天才。史莱克四怪对这名青年却都有种看不透地感觉。

    或许是因为同性相斥地缘故。戴沐白跨前一步。已经站在了四人最前方。邪眸中寒光迸发。无形地威棱气息混合着他那特有地王者之气毫不保留地释放开来。寒声道:“你是谁?”

    蓝发青年微微一笑,已经走到四人面前,“真让我伤心啊!只不过过去了五年,你们就不认识我了么?戴老大。你对兄弟就是这种态度?胖子,你又丰满了。”

    戴沐白有些发愣,从眼前这名青年的声音、相貌和气质来看,自己的记忆中绝对没有这一号人存在,可他话语中地亲切却不像是假装的,尤其是听着他的声音,自己心中也会产生出一丝亲切的感觉。

    突然,宁荣荣惊呼一声,“啊!你身上怎么会有三哥的如意百宝囊和二十四桥明月夜?”

    女孩子的观察总是比较仔细。听到宁荣荣的话,戴沐白三人也立刻注意到了面前蓝发青年腰间的两件极品魂导器。

    戴沐白脸色顿时一变,身上气势陡增,“你究竟是谁?怎么会有小三的东西?”

    这蓝发青年,自然就是唐三了。只不过,这五年地时间,他改变的是在太多太多,不只是外貌上,随着蓝银皇二次觉醒。两大领域傍身。此时的他和五年前相比,气质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戴沐白他们自然认不出来。

    听着戴沐白话语中强烈的敌意和那份焦急。唐三不禁暗暗感动,伙伴就是伙伴,他们是在关心自己的安危啊!

    不在逗弄大家,唐三恳切的道:“戴老大,我是唐三啊!”

    “你是唐三?”戴沐白瞪大了眼睛盯视着他。

    唐三赶忙点点头,为了让戴沐白相信自己,他特意表现的极为恳切。那天在昊天宗,几位长老提出了三个要求后,就给他进行了认祖归宗的仪式。

    虽然他未能拜祭死去地爷爷,但也总算是重归昊天宗了。

    宗门让他做的三件事都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而唐三也觉得自己距离突破六十级已经不远。

    当初史莱克七怪分离时,他和小舞先离去,自然不知道五年后相约的事,但他在月轩学习时回过史莱克学院,大师将这件事告诉了他,所以他才先赶来这里与众人见面。

    再见四人,大家的形貌都发生了些许改变,但模子却还是原来那样,此时他也是心情极为激荡。

    “戴老大,五年了,我们都长大了。有点变化也是正常的吧。”唐三虽然知道自己这话的说服力不强,但还是苦笑着说了出来。

    戴沐白看向马红俊,“你信他的话么?”

    马红俊一双小眼睛中寒光闪烁,“信他才怪,先拿下再说。他得到了三哥的东西,不来点暴力地,我看他是不会说实话地。”

    虽然已经几年不见,但曾经在一起的默契却依旧流淌在他们血液之中,马红俊声音一落,戴沐白已经一掌朝着唐三胸口拍去。浑厚刚劲地气息瞬间迸发,和以前相比,在他的魂力之中,多了几分恢宏博大之气。尽管没有释放武魂,但他这虎掌一出,唐三身边的空气就已经变得凝重滞涩起来。

    唐三很是无奈,戴沐白和马红俊根本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对于戴沐白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几年不见,这位老大的实力应该又是大进了,哪怕是他,也不敢正面承受邪眸白虎的刚猛攻击。脚下微微一动,唐三的身体已经向后滑出,双手在身体两侧展开,一上一下简单的律动了一下。

    戴沐白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牵引力将自己拍出的魂力卸到一旁,落在空处。

    而此时,马红俊却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轰的一下,恢宏的火焰骤然从他身上腾起,火红色的光芒足足蹿起五米,奇异的是,他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因为这火焰而出现半分毁坏的迹象。

    目光变得锐利了,头顶莫西干式长发向脑后延伸,通体都变成了火红色,同时,一对巨大的火红色羽翼从马红俊背后舒展开来,他整个人都变得高大了几分,身上的赘肉也似乎收缩了些。最为奇特的,是他那双小眼睛中竟然像是冒着两簇火焰一般。

    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在身上整齐的律动,强横的魂力带着特殊的灼热顷刻间令周围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荡漾出水样波纹。

    “好胖子,你进步不小啊!也看看我的。”戴沐白大喝一声,虎吼中,刹那间狂风大作,一头金发顷刻间变成了白色,身体骤然膨胀,眨眼间已经超过了两米五高,全身上下白黑两色纹路的毛坯覆盖,两只硕大的虎掌伸出,每一根手指都弹出尺长金色利刃,从他身上,除了彪悍之外,还能感受到疯狂的气息,剧烈膨胀的肌肉已经将身上的衣服彻底撑破。

    两黄、两紫、两黑,整整六个魂环整齐的出现在戴沐白身上,他竟然已经突破了六十级的程度,达到了魂帝级别。

    马红俊忍不住惊道:“老大不愧是老大,你都魂帝了,我才五十七级。看来我努力的还是不够啊!”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