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一集 阴阳魔师 第一章 烈焰焚情

    五行大陆,南火帝国西部,离火城。

    在南火帝国,离火城只能算是一座中型城市,但各方面却相当繁荣,驻军只有极少的两千人,但这里的治安却是出奇的好。宽阔的街道上一尘不染,所有主路的地面上都铺着南火帝国特有的暗红色花岗岩,以这种岩石做砖铺路,不但美观,而且经久耐用,只要没有人为破坏,就算是使用数百年也毫无问题。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夕阳在天边留下了绚丽的晚霞,离火城也变得越安逸起来,经过了一天并不算繁忙工作的人们开始进入休息时间。各种适合晚间的娱乐场所也随之热闹起来。

    烈焰焚情,是离火城中最著名的酒吧之一,位于黄金地段主路旁。它的主色调也和离火城中大多数建筑一样以红色为主,但它要红的更加鲜艳。高大的两层建筑并不是它最大的卖点,最吸引客人的,是酒吧门前的露天广场。

    露天广场大约有近五百平方米,中央是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形吧台,烈焰焚情酒吧中最著名的几名调酒师每天晚上都会在这里为客人调酒,哪怕是下雨天,这里也从不缺少客人,能够随时拉起,覆盖整个露天广场的顶棚足以应对。

    南火帝国是没有冬季的,因此,这里的夜晚也从未冷清。

    此时,烈焰焚情的几位调酒师已经就位,露天广场中的客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刻。

    一位身穿红色长袍的老者走进了露天广场,他前脚刚刚踏进广场范围,立刻就有服务员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引着他向露天广场中间,最靠近中心吧台的位置走去。围绕着中心吧台的十张桌子是不接待普通客人的,都订给了酒吧的贵宾,毫无疑问,这位红袍老者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坐下的位置正好面向街道,是这里的甲字桌。

    红袍老者有着一头花白的短,酒糟鼻,小眼睛,身材不高,怎么看都属于那种很不起眼的样子。但他那双小眼睛偶尔开阖之间闪过的淡淡红芒却似乎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阳老,还是老样子么?”一名身穿礼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优雅的向红袍老者微微躬身。只有贵宾桌的客人能得到这位酒吧老板的亲自招待。

    阳老有些无奈的道:“除了你们这里的特色烈焰焚情还算有点味道之外,也没什么能吸引我的了。”

    老板微微一笑,道:“请您稍等。”一边说着,他转身朝中心吧台后那位年纪最大的调酒师打了个响指。调酒师立刻会意,取出一个干净的水晶调酒壶,快的开始了他今天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对他来说每天最重要的一份工作。

    很快,各种酒按照顺序倒入调酒壶中,放入滤网,盖好盖子,调酒壶立刻在那调酒师手中欢快的飞舞起来。

    由于调酒壶是透明的白色水晶制作而成,因此在调酒的过程中,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酒液的颜色。在调酒师快而娴熟的摇动中,酒壶中的红色酒液就像是一簇火焰般上下飞舞,煞是好看。当那簇火焰终于在调酒师手中平静下来时,酒壶的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调酒师将那暗红色的酒液倾倒在一支马天尼酒杯之中,从旁边的灯炉上一晃,顿时,淡红色的火焰在酒液上方燃起,浓郁而带着几分辛辣气息的酒香飘然扩散。

    这位烈焰焚情酒吧资深调酒师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以及那杯特质的烈焰焚情鸡尾酒的香气顿时得到了附近客人的掌声和微笑。阳老也不例外,向那调酒师点了点头,当他的目光落在那杯酒上的时候,小眼睛中不禁流露出几分迫不及待的神情。

    很快,这杯美酒就被送到了阳老面前,直接从服务员手中接过酒杯,阳老轻抿一口,竟然完全无视酒液上燃烧的火焰,长吁口气,向酒吧老板赞叹道:“好,还是烈焰焚情够味道。喝了五年了,依旧让我这老酒鬼流连忘返。难怪你这里生意如此红火。”

    酒吧老板恭敬的微笑道:“您满意就好。”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响起,“这也叫好酒么?垃圾而已。”这个声音并不大,而且略微有些沙哑无力,但却丝毫不能掩盖其话语中的那份傲气。

    “嗯?”酒吧老板和阳老几乎同时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身材瘦小,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小乞丐蹲在桌子旁不远处,他的目光就集中在那杯烈焰焚情之中,并不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屑之色。

    酒吧老板眉头微皱,目光严厉的看向不远处的一名服务生,服务生这才注意到小乞丐的存在,赶忙跑了过来,“对不起,老板,我没看到他进来。”

    酒吧老板挥了挥手,示意服务生赶快把这小乞丐拉出去,以免影响生意。当着阳老的面,他也不好表现的过于强势。

    小乞丐自己站起身,他脸上脏兮兮的,身材瘦小,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乱蓬蓬的头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了,身上更是难免带着一些难闻的味道。

    服务生有些嫌恶的过来就要拉他出去,阳老却开口了,“等一下。”不用酒吧老板示意,服务生赶忙收回了手,迟疑的看向阳老。

    阳老目光落在小乞丐身上,“小朋友,你刚才说这杯烈焰焚情不好么?不知道你在哪里见过更好的酒,说来听听。”追求美酒,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兴趣之一了。

    酒吧老板赶忙道:“阳老,他一个小乞丐能知道什么,别让他搅了您的酒兴。”南火帝国人最喜欢喝酒,酒吧行业竞争自然也是极为激烈,这位老板还真怕眼前这小乞丐说出城里其他哪个酒吧有什么好酒,把眼前这位尊贵的客人吸引走了。要知道,阳老每天来他这里喝酒,那可不是带来多少收入的问题。

    阳老瞥了他一眼,酒吧老板那点心思他又怎能不明白,微笑道:“不妨,小朋友,你有什么好建议,说来听听。要是你说的对,这枚金币就是你的了。”也未见他如何作势,一枚金灿灿的金币已经落在了桌子上。要知道,烈焰焚情酒吧最著名的烈焰焚情鸡尾酒,一杯也不过就是一枚金币而已。这一枚金币,足以满足离火城内一个三口平民之家一个月的温饱了。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那小乞丐却看也不看那枚金币,抬手指向中心吧台,傲然道:“如果你想喝到一杯真正的烈焰焚情,就让我到那里去,给我需要的配料。”

    “你会调酒?”酒吧老板和阳老异口同声的问道。旁边的服务员甚至已经在不屑的噗笑。要知道,调酒师这个职业在南火帝国是相当吃香的。但是没有时间的积累,又怎么可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调酒师。眼前这个小乞丐的话,只能让人感觉他是在痴人说梦。

    阳老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小朋友,诚实,是做人最重要的品德,你懂么?”

    酒吧老板此时反到轻松了,在他心中,眼前这只不过是个吹牛的小乞丐而已,并不是其他酒吧的托。

    小乞丐双手背在身后,冷淡的道:“为什么不让事实说话?”

    阳老皱眉道:“你真的能调出比这烈焰焚情更好的鸡尾酒?”

    小乞丐眼中闪过一道怒光,大声道:“如果我不能,命给你。”

    看着小乞丐眼中的愤怒,阳老突然吃惊的从这瘦小的身体里感受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强烈自信,和那份不容置疑的骄傲,这分明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小乞丐而已,他的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

    此时,这边生的一切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小乞丐的话也引起了很多酒客的兴趣。已经有人在喊,让他试试。

    酒吧老板恢复了他的优雅,弯下腰,低头在阳老耳边道:“那就让他试试好了。”

    阳老微微颔,向小乞丐道:“希望你能给我惊喜。赵老板,给他需要的配料,费用我来出。”

    赵老板讨好的微笑道:“也用不了什么,怎能让您破费。”挥挥手,示意服务生带小乞丐过去。

    听着他们的话,小乞丐甚至没有多停留一秒,转身就向中心吧台走去,吧台内的几名调酒师自然不会担心这突如其来的孩子能够带给他们什么威胁,都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并且将一张摆放着各种工具的工作台让了出来。先前那名调制烈焰焚情的调酒师还有些讥讽的笑道:“小朋友,需不需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酒?”一边说着,他指了指吧台后摆放着上百瓶各式美酒的酒柜。

    另一名年轻的调酒师撇了撇嘴,阴阳怪气的道:“现在连乞丐都敢说自己会调酒了。真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居然让他到我们这里来,就不怕他弄脏了吧台么?”

    年长的调酒师瞥了他一眼,低声道:“少说两句,你没看到是阳老对这小子有点兴趣么?不然,你以为老板吃多了撑的会让他进来?”

    小乞丐似乎什么也没听到,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虽然瘦小,但在这一刻,他的后背却挺得笔直,眼中的傲气也更加强盛了几分,甚至还带着几分灼热。头也不回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一份番茄汁,一份新榨柠檬汁,一份伍斯特调味汁,一份塔巴斯克辣椒油还有盐和胡椒粉。”

    先前那名年轻的调酒师忍不住道:“你是要做菜还是要调酒?”

    此时,那位赵老板和阳老也都走到了中心吧台前,赵老板闻言脸色一沉,“照他的话去做,一点规矩都没有。”

    年轻调酒师依旧有些不甘的念叨着,“等下看这小乞丐怎么出丑。”这才转身去了。

    对于这一切,小乞丐依旧是恍若未闻,转身走到专门为中心吧台设置的洗手池处开始洗手。他洗的很认真,先用水打湿了自己那被污垢覆盖的双手,然后再用洗手液涂抹,双手互搓,然后再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认真清洗,不论是指缝还是指甲处,都一丝不苟的清洗干净,甚至连手腕也不放过。洗干净的双手与他那肮脏的小脸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位调出烈焰焚情的中年调酒师先是流露出一丝错愕之色,渐渐的,错愕变成了凝重和认真,看着小乞丐的动作缓缓点头。作为一名调酒师,在调酒的过程中不但要完全专注,而且要尊重自己调制的酒,这既是尊重客人,也是尊重自己。他从小乞丐眼角的余光处看到了一丝虔诚的光芒。很明显,他先前是真的没有去听自己这边的谈话,而是将身心全部用在即将开始的调酒上。哪怕是自己,不刻意为之的话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可眼前这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还是个乞丐,在做这些的时候却显得很自然,洗手时每一个步骤衔接的毫无迟滞,就像是常年如此一般,他那神态也绝非是装出来的,偶尔抬头看一眼酒架上的酒,眼中的虔诚和狂热充满了执着。细节决定成败,同为调酒师的中年人,从他这简单的洗手过程就看出了不少东西。

    阳老脸上也流露出一丝微笑,自言自语的道:“有点意思。”

    洗完手,小乞丐顺手从酒柜上拿下一瓶酒,那瓶酒的位置正好是他的身高能勉强够到。当他转身回到吧台时,他要的那些配料也已经送了过来。可见他洗手用去了多长的时间。

    中年调酒师主动将一个水晶打磨而成的干净酒壶递到小乞丐面前,小乞丐打开酒壶,取出滤网,他的目光流露出片刻的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似的。

    吧台周围已经围上了一圈客人,他们都想看看这小乞丐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在这时,小乞丐已经拿起面前的那瓶酒,向调酒壶中倾倒而出。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