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一集 阴阳魔师 第三章 魔师阴阳冕

    在烈焰焚情酒吧外,以姬动乞丐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去品尝,所以,他只有看、闻和听。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听觉和眼力,再加上他酒神的经验。闻着调酒师们在调酒时散出的味道,对酒客们喝不同酒后神态、身体上的变化,以及他们话语中的评论仔细观察。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姬动就摸清了这里大部分酒的味道,并且与自己原本那个世界的酒进行了对比。

    如果有人知道他能够这样就对酒做出判断,还能成功调酒,恐怕会连下巴也掉在地上吧。而且,鸡尾酒的配方极为严谨,来到一个新的世界,就能凭借自己的观察来调整调酒材料的比例,姬动绝对无愧于酒神这个称号。

    至于阳老,那也是姬动观察的主要对象,想要先解决温饱问题,他自然要有办法。而以他酒神的骄傲和自尊,是决不允许他去做一名普通调酒师的。所以,姬动选择了阳老。

    阳老每天都会到烈焰焚情,以姬动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位老酒客不但有着相当丰富的品酒经验以及对美酒的执着,更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今天他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经过深思熟虑计划后才进行的。不论是潜入露天酒吧的路线,还是出声的时机,都是姬动仔细研究过的。甚至连他调酒后立刻离开,也在计划之中。正是欲擒故纵之计。

    姬动先前之所以叹息,不止是因为现在的沦落,同时也是为了这具身体。前一世的他,高大英俊,可这一世,不但因为年龄的关系十分瘦小,而且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刚才那个三阳映月的调酒手法,是姬动深思熟虑之后,为了配合这具身体所施展的。对于前一世的他来说,这只不过是个很简单的手法。可今天由这个身体用出来却险些失手,三阳是做出来了,但那月却没有,只能算是勉强调制成功。当然,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而且,因为先前调酒时的专注以及过程中的身体消耗,他现在竟然感觉到强烈的虚弱。甚至连走路都有些不稳了。一名出色的调酒师一定要有一个出色的身体,否则,再好的技术也挥不出来。姬动现在就面临着这无奈的尴尬。

    “小兄弟,等一下。”姬动只觉得眼前一花,红影闪过,阳老已经挡在了他面前。

    好快,这是人类能达到的度么?姬动看着阳老不禁大吃一惊,他确信,阳老刚才闪身过来的度绝对要过自己原本那个世界的百米冠军。要知道,他听力十分惊人,阳老声音喊出的时候,至少还在几十米外,下一瞬间就到了面前,这实在令他无法理解。不过,从阳老称呼上的变化,姬动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看着面前这个身材瘦小,脸上被污垢所掩盖,明显营养不良的姬动,直到现在,阳老依旧有些无法相信,先前那杯酒竟然是出自他手。但事实摆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不信。

    “小兄弟。你怎么走地这么急。”

    姬动看了他一眼。“酒调完了。为什么不走?”

    阳老赞叹道:“你刚才调地这杯烈焰焚情。是我这么多年来喝过地最有特点地鸡尾酒。不过我很奇怪。既然你有这门手艺。为什么还会……”

    姬动自然明白他话中地含义。那份自骨子里地骄傲令他下意识地挺起胸膛。“酒是一门艺术。用金钱来衡量是对它地玷污。尽管我已经没有家人。尽管沦落到成为乞丐。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喝到我调地酒。今日出手。只是因为我看到你也是一个爱酒地人。不希望你继续因为那些垃圾而陶醉。”

    虽然这话是从一个只有十一、二岁地孩子口中说出。但由于先前那杯烈焰焚情。阳老却丝毫没有怀疑。搓了搓手。阳老眼中神色变幻了一下。仿佛决定了什么似地。道:“小兄弟。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我希望每天都能喝到你调地酒。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地荣幸。”

    “你?你凭什么?”姬动抬起下巴。仰视阳老。眼中却没有半分怯懦。

    阳老正视他的目光,“就凭我一生唯一的爱好就是酒,还有这个。”一边说着,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一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巨大压力骤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姬动只觉得胸口一阵闷,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刺目的红光,以阳老的身体为中心骤然爆开来,在他的控制下,红光只在他身体周围一米范围内升腾,但是,在直径三米的范围内,空气竟然因为这红光呈现出水波般荡漾的扭曲,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幻影出现在阳老背后,那似乎是一只红色的大鸟,火红色的双翼展开,做出振翅高飞状,阳老身体周围的红光也笼罩上了一层金边,令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无形的威严正是那压力的来源。

    紧接着,就在他头顶上方,红光汇聚,一个宛如皇冠一般的东西出现在那里,冠为耀眼的白色,当它出现的那一刻,立刻成为了阳老以及他所散气息的中心,哪怕是背后巨大的火焰巨鸟幻影也无法与它媲美。那白色的冠冕看上去异常炫丽,下面是一个宽约五厘米的圆圈,与圆圈相连,上方是九个三角形的凸起,每一个顶端都是一颗浑圆如同红宝石般的小球,在那下方的圆圈正面,一共有三颗完整的红色五角星,还有一个半颗的五角星,闪耀着与冠冕九个尖端上那红球同样的光彩。最引人注意的,是那三角尖端上烙印着的火焰图案,那火焰竟然像是活的一般,在冠冕尖端上波动,因为这奇异的冠冕为围成一圈的,姬动也看不清是不是每一个凸起的三角上都有着火焰烙印。但他却能清晰的现,这顶如同皇冠一般的东西蕴含着极其恐怖的能量。

    姬动呆住了,难道这是在变魔术么?

    伴随着阳老身上的变化,周围空气的温度正在急剧攀升,滚滚热浪令姬动眼前景物一阵虚。

    阳老很满意姬动那吃惊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怎么样?现在我有资格品尝你调的美酒么?你放心,我并不是威胁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改变你人生的能力。我叫阳炳天,是离火城中离火学院的院长。五冠阳冕丙火系七级大宗师。”

    一边说着,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头上那顶白色的冠冕缓缓飘出,落在他掌心上方,但却并没有落实,而是在他掌心上缓慢旋转。姬动这才看清,那冠冕的九个三角尖上,正面的五个都烙印着火焰图案。后面四个没有。这五个火焰图案难道就是他说的五冠?

    姬动指着阳老手上的冠冕,有些呆滞的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五冠阳冕丙火系七级大宗师又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这一次轮到阳炳天吃惊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姬动,仿佛在看什么怪物似的,“你,你不会连魔师阴阳冕都不知道吧。”

    好热,好热,姬动只觉得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头重脚轻的感觉令他身为微微的晃动着,但他还是摇了摇头,喃喃的道:“我不知道。”

    阳炳天眼中流露出一丝恍然,“也难怪你不知道,每天乞讨为生,你可能还没有接触到这个层面吧。咦,你怎么了,小兄弟……”

    姬动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坚持下去,这一个月来他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再加上身体本来就虚弱,先前调酒时的专注已经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此时再被眼前的灼热烘烤,眼前一黑,他就倒了下去。最后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人接住了,并没有砸到坚硬的地面上。

    阳炳天接住姬动身体的时候,他身上的异象已经消失了,感受着姬动体内虚弱的血脉,轻叹一声,“这孩子看来也是个可怜的人,只是不知道他这小小年纪为什么就能调制那么奇特的鸡尾酒,难道是落魄的贵族子弟?先带他回去再说吧。”当下,他抱起姬动的身体,脚下微动,几次眨眼的工夫已经消失在街道尽头。

    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睡了多久。姬动渐渐恢复了意识。浓郁地香气伴随着呼吸刺激着他敏锐地嗅觉。这是……。鸡汤地味道?

    缓缓睁开双眼。虚弱无力地感觉并没有因为睡眠而完全消失。定睛看时。姬动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地地方。

    窗明几净。甚是整洁。房间不算很大。约有二十平方米左右。也算不上豪华。只有简单地装饰。最吸引姬动注意地是房顶上地壁画。那是一只栩栩如生地火凤凰。通体火红色。顾盼生姿。双翼做振动状。仿佛要破空而去似地。在那火红色图案地边缘是金色地。和昏迷前看到阳炳天释放红光时有些相像。此时姬动也醒悟过来。原来阳炳天之前背后出现地光影就是火凤凰啊!

    “你醒了。”阳炳天温和地声音响起。姬动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只见阳炳天正坐在床边地桌子另一侧。桌子上放着一个砂锅。还有一盘酱肉和两个馒头。再低头向自己身上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地污垢已经被洗干净了。还换上了一身干净地衣服。久违地清爽感不禁令姬动精神为之一振。

    目光看向桌子上地食物。姬动道:“这些是给我地?”

    阳炳天微笑颔。“先吃点东西吧。你地身体很虚弱。”

    姬动也不客气,拿起桌上的空碗,打开砂锅,不用看他也知道那是一锅鸡汤,他的鼻子早就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令阳炳天有些意外的是,姬动虽然明显十分饥饿,但他在吃东西的时候却一点也不着急,一点点撕着馒头送入口中,只是吃了半个就停了下来,酱肉也只吃了薄薄的三四片。倒是鸡汤喝了两碗。他吃东西的动作虽然不像贵族那样可以的保持高贵优雅,但自然的动作却给人一种十分和谐的感觉。

    “怎么不多吃点?”阳炳天问道。

    姬动摇了摇头,“很久没有吃过一顿正经饭了,肚子里油水太少,吃多了反而对身体不好。”

    停了姬动的话,阳炳天心中不禁更增添了几分讶异,这孩子的心态真是很成熟啊!“愿意和我说说你的事么?”

    姬动看向阳炳天,两碗热乎乎的鸡汤入腹,暖融融的感觉将虚弱感驱除了几分,身上似乎也有点力气了,“没什么可说的,我来自于一个寄情于酒的家庭,家破人亡后流落至此。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调酒吧,很简单,家传。”

    早在昨天行动之前,姬动就想好了说辞,说的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绽,少说反而更好。他从没想过自己的说辞会不让阳炳天怀疑,但怀疑又如何呢?他的目的又不是自己的身份。

    果然,听了姬动的话,阳炳天眉头微皱,仔细的看了姬动半晌,但从激动那平淡中依旧带着几分骄傲和伤感的神色他很难看出什么。

    “看来,你是个苦命的孩子。”

    姬动双手扶在桌子上,沉声道:“我不需要怜悯。你把我带回来,无非是想让我为你调酒罢了。”

    阳炳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你愿不愿意呢?”

    姬动道:“你先告诉我,昨天你身上那些变化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什么魔师阴阳冕又是什么?”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