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一集 阴阳魔师 第六章 特殊的开学典礼

    “我今年十岁零九个月,还有七年多的时间哪怕最后不成功,您再介绍我去调酒师公会也不迟。那时候,我也应该能调制出更好的酒了。”姬动斩钉截铁的说道。年龄,是他这具身体留下的记忆。

    阳炳天正色道:“你真的决定了?”

    姬动坚定的道:“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能成功?”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认输的人。

    阳炳天点了点头,“好,我会尽可能的帮你。你这酒我是不会白喝的。如果你真的能够双系同修结成阴阳冕,不论未来成就如何,你都算是开创了阴阳魔师界的先河。你先休息吧,这件事我要回去仔细想一想。”

    走出姬动的房间,顺手带上门,阳炳天自言自语的道:“究竟是怎样的家庭才能调教出这样的孩子,不但有不逊色于高级调酒师的技艺,心志还如此坚毅沉稳。或许,他真的能够变废为宝?”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入房间的时候,姬动就爬了起来。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他一直都有,更何况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三十二倍的努力,将从今天开始。用力的挥了一下拳头,简单的洗漱一遍,姬动立刻跑下楼,他决定先慢跑几圈活动一下。

    不过,等他来到楼下的时候就现,今天恐怕是无法跑步了。尽管太阳才刚刚升起,但昨天还空旷的学院已经变得异常热闹。许多和他年龄差不多,或者是比他大一些的孩子都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到学院,宿舍楼那边更是份外热闹。

    不能跑步,也没有打消姬动锻炼身体的目的,原地做起了身体的抻拉,年纪小也有年纪小的好处,虽然这具身体虚弱,但柔韧性却并不差,活动了一会儿,身体微微热,仿佛又多了几分力量。

    “喂,你也是今年的新生么?”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姬动背后响起。姬动回身看去,只见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穿着普通的少年正站在背后。虽然他和姬动的衣着一样很朴素,但相貌却要出众的多,粉嫩的小脸似乎能捏出水来,两颗黑亮的大眼睛极为活络,利落的短更增添几分活力。

    “我是丁火系一年级的,你呢?”少年很自然的走到姬动身边,毫不客气的搂住了姬动的肩膀,一脸亲热的样子。

    “你是丁火系的?你是女的?”姬动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十岁的孩子还没怎么育,男女也不是那么明显。

    “放屁,兄弟我是纯爷们。要不要我脱了裤子给你看看。谁告诉你丁火系就一定是女的。”少年有些气恼的说道。

    姬动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不远处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好哇,毕苏,你这娘娘腔在这里。看我这次不揍死你。”

    一个气势汹汹,比姬动和他身边少年高了接近一头的壮硕少年跑了过来,他那一头红看上去甚是耀眼,肩膀宽阔,像个小牛犊子似的,大踏步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目标似乎正是姬动身边的这一位。

    “好兄弟,快替我挡一下,我不会忘记你好处的。”毕苏往姬动背后一缩,露出半个脑袋朝着那冲过来的红少年喊道:“卡尔,不要以为我怕了你,不就是入学考试的时候踢了你屁股一脚让你摔了个狗啃泥么,现在还没完忘。这是我老大,有本事,你先打过我老大再说。”

    “什么老大、老二的,一块儿揍。”红少年彪悍的冲了过来,由于姬动挡在前面,一拳就打了过来。

    姬动立刻明白自己被利用了。但此时那个叫毕苏的少年在背后紧紧抓着他的衣服,想躲是躲不了了。前一世,姬动年少时就是个打架高手,那时因为他高大英俊,学校里的女孩子都喜欢他,难免会引起一些男同学的嫉妒。虽然不会什么套路,但打架经验却绝对不少。

    眼看着那红少年卡尔一拳挥来,姬动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要是被他打中了,就算不晕过去也绝对好受不了,被利用了总比挨揍强,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右腿抬起,迎面就是一个正踹。你是比我高大,可你的手臂总没我的腿长吧。

    砰,准确无误,姬动这一脚正好踹在了那红少年的小腹上,那红少年确实彪悍,再加上姬动的身体实在不怎么样,虽然红少年被他一脚踹倒,但他也被巨大的冲力带的向后倒去。

    “哎呦,摔死我了。”姬动是摔倒了,但这惨叫的可不是他,毕苏先前在后面拽着他的衣服,这一下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到成了姬动垫背的。

    姬动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朝着那红少年扑了过去。先下手为强,从身材就能看出,那红少年不好对付,自己踹了他一脚,就算是被利用的,他也一样会把自己和毕苏当成一伙的,既然如此,打了再说。

    毕苏眼看着姬动扑了上去,先是愣了一下,但他也立刻跟着扑了上去,并没有转身逃跑。

    两个打一个,虽然那红少年身材要高大一些,但还是有些吃不消,姬动还好,什么都是正面的来,毕苏却十分阴险,专找要害打。尽管他们年纪都小,拳头不重,那红少年也不敢让他打中。到了最后,就变成他偶尔还上一拳,更多时候是双手护住下体。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住手。”一声宛如雷霆般的怒喝响起,还没等姬动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脚踏实地时,只见一名身材极为魁伟的大汉一手一个,将他和毕苏抓了起来,脚尖一挑,卡尔也站了起来。

    毕苏占了上风大为得意,一脸不屑的看着卡尔。卡尔则是双目喷火,就要冲上来。却被那魁伟壮汉一脚点在肩膀上动弹不得。

    “你们不错啊!开学第一天就打架。都给我站好了。”魁伟大汉和卡尔一样,有着一头红色短,但卡尔和他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此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如果说卡尔是一头小牛犊子,那么,他就是一头最强壮的公牛,豹头环眼,不怒自威。

    “喜欢打架是吧?很好,不喜欢打架的阴阳魔师是不合格的。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们打。不过,在学校操场上公然打架,你们胆子不小啊!触犯了校规。开学典礼你们三个不用参加了,立刻、现在、马上,给我向后转,绕着操场跑二十圈。玩不成的话,就直接回家找妈妈去。最后一个跑完的,再多跑五圈,这就是你们三个的开学典礼。开始。”

    毕苏毫不犹豫的第一个冲了出去,姬动虽然暗叫倒霉,但这几天他已经想的很清楚,既然一切重来,那就要真正的重新来过,无奈之下,也只得跟着跑了出去。红卡尔一脸怒气的瞪了两人一眼,也跟了上来。

    离火学院一共有两个操场,分别属于丙火系和丁火系,此时他们跑的这边是丙火系的操场,并不大,一圈二百米。但二十圈下来也足有四千米,对于十岁的孩子,尤其是像姬动这种身材虚弱的,绝对是很大强度的挑战了。

    操场上有不少新老学员都看到了这一幕,老学员们在偷笑,新学员们有些惧怕的看着那彪悍的中年壮汉。

    凶睛一瞪,中年壮汉怒吼道:“都看什么看?你们也想跑圈是不是?都给我滚到教学楼礼堂去参加开学典礼。立刻、现在、马上,我数十个数,要还看到这里有人,就和他们一起去跑圈。”

    哄——,不论是几年级的学员,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哄而散,谁也不希望成为下一个倒霉的。

    壮汉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有那么可怕么?不就是脸上横肉多了点。哼。”一边说着,他的目光朝着跑圈的三个人看去,尤其是目光先落在了姬动身上,嘿嘿一笑,“这三个小子不错,有我当年的风采,上学第一天就敢打架。很好。尤其是那个最瘦小的,那一脚够狠的,看不出,个头不大,打起架来到是彪悍。咦,上学年末的新生入学考试我怎么没记得有这么个学员?”

    这一跑起来,身体素质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毫无疑问,一头红的卡尔那牛犊子般的身体可没白长,跑起来脚下极为有力,每一步都像是砸在地上再把自己身体弹起,虽然最后一个起步,但很快就过了姬动和毕苏,跑在了最前面。

    毕苏虽然不如卡尔。但他地脚步却非常轻盈。跟在卡尔后面并没有被落下太远。也还算轻松。

    到了最后面地姬动。就不敢恭维了。刚开始地时候还好。这几天他也一直在锻炼。跑上三、四圈地时候还没什么感觉。能够勉强跟上前面那两个。过了第五圈。姬动地呼吸就开始变得粗重了。双腿像是灌了铅似地越来越沉。汗水也开始浸透衣服。与卡尔和毕苏地距离越拉越远。

    第九圈跑下来。卡尔已经过了姬动一圈。他不但没有减地意思。反而跑地越来越快似地。

    毕苏过姬动一圈时。跟在他身边。疑惑地看着他。“兄弟。你身体不行啊!入学考试时地体能测试你是怎么通过地?刚才你帮了我。谢啦。”

    姬动瞥了他一眼。喘息着道:“看在刚才打架地时候你没有扔下我一个人转身就跑。算了。不和你计较。”

    毕苏拍拍他那并不坚挺地胸脯。“我怎么会跑。我是那种人么?”

    姬动没好气的道:“有点像。”

    “呃……,来吧,要不要我帮你一把。”说着,毕苏就要去托住姬动的右肩,帮他承担一部份身体重量。

    姬动微微一闪身,让过了他的手,“不用,我能行。你先跑吧,别管我了。”

    那站在操场中央的中年壮汉显然是看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你们在干什么,赶快跑,还想挨罚是不是?”

    毕苏吐了吐舌头,这才再次加,朝着前面的卡尔追去。

    跑到第十五圈,姬动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度也降低了许多,但他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想要成为阴阳魔师,就要付出相当于天才三十二倍的努力。今天这惩罚就当做是开始吧。

    中年壮汉站在操场中央,看着跑步的三个人,刚开始的时候,他最欣赏的就是打架时动作最为直接强悍的姬动。可这一跑步,他就看出问题了,很明显,卡尔和毕苏的身体素质都非常好,跑个二十圈根本不算什么。可那个瘦小的学员跑起来却明显困难。这样的学员是怎么通过入学考试的?

    但是,中年壮汉的想法很快又生了转变,以他的经验当然看得出姬动的体力早就透支了,可是,他却依旧在坚持,没有丝毫要停下来或是求饶的意思。好一份执着的毅力。虽然他的身体素质不如另外两个,但这份坚持却足令中年壮汉暗暗点头。

    当姬动跑完第十六圈的时候,卡尔和毕苏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惩罚,出人意料的是,毕苏最后的加能力极强,居然和卡尔跑了个不相上下。

    姬动不断迈出坚定的步伐继续前进着,突然,他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变轻了,跑起来也不再像先前那么困难了似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极限,我突破极限了?他知道,在这种有氧运动中,人体都会达到一个极限,突破了这个极限,就等于突破自我,脚步轻盈了许多,呼吸似乎也不再那么困难。从十七到二十这四圈他明显跑的轻松了许多,硬是坚持了下来。

    不过,惩罚还没有结束,作为最后一个跑完的,他还要多受到五圈的惩罚。当姬动开始起步,跑第二十一圈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跟了上来。

    “你干什么?”姬动扭头看向跟在自己身边的毕苏。

    毕苏嘿嘿一笑,“这事因我而起,你是无妄之灾,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多受惩罚呢?一起吧。”

    还没等他话说完,一头红的卡尔已经出现在姬动另一边,一边跑着他还一边说道:“我可不是来陪你们的,只是要证明以我的体力才不会比你们少跑。”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卡尔的度却始终和毕苏同样保持着与姬动一样的度,三个人齐头并进。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