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一集 阴阳魔师 第七章 夏天老师

    “行了,你们三个都给我过来。”那位彪悍的老师朝着姬动三人招了招手。三人对望一眼,跑了过去。

    停下脚步,姬动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两条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但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还是令他身心畅快了许多。

    那位彪悍的老师目光从三人脸上扫过,哼了一声,“今天就是给你们个教训,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以后想打架可以,先找我来报备,我给你们找地方,让你们打够了。”

    毕苏赶忙陪笑道:“老师,我们以后不敢了。”

    “不敢了?你们刚才不是打的很畅快么?实话告诉你们,我从不讨厌顽劣的学员,我只讨厌那些不努力的。想要永远打架能赢,以后修炼就给我努力点。我叫夏天,炽热的夏天,是丙火系的教导主任,也是你们一年级丙火系的班主任、指导老师。记住我的名字。你小子是丁火系的吧,你给我记住了,老子最讨厌娘娘腔,以后和我说话声音洪亮一点,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毕苏赶忙大声回答,心中却是一阵腹诽,眼前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大号的卡尔。

    夏天哼了一声,“都滚吧。那枯燥的开学典礼不用去了,自己去领了校服回宿舍老实呆着。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校规最严格的一条就是不允许随便出校门。”

    “是。”姬动三人同时应道。三人对视一眼,分明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喜色。不用去听枯燥乏味的开学典礼,显然不是坏事。毕苏和卡尔更是欢呼一声,扯着姬动就朝教学楼跑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夏天满是横肉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这三个小兔崽子还真是精力充沛。希望是可教之才。”

    姬动三人一边向教学楼走着,毕苏咳嗽一声,目光越过姬动落在卡尔身上,“那个,卡尔,今天的事我们就到这里怎么样?”

    卡尔哼了一声,“娘娘腔,占了便宜就想退缩么?上次你趁我在入学考试时跑在前面,踹了我一脚,结果抢了我的体能第一我还没和你算清楚呢,今天又白白让你们揍了一顿,你想就这么算了?”

    毕苏嘿嘿一笑,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再说了,谁没有点好胜心,只能怪你自己不小心。而且,现在你一个也打不过我们两个啊!”

    姬动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别扯上我,我在他刚才冲上来的前一秒才刚认识你。”

    卡尔虽然样子彪悍,但也绝不是那种傻乎乎的人,立刻就明白过来,正要向毕苏作,却被姬动一只手抓住肩膀,姬动道:“不过,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样吧,他不是踹了你一脚么?你现在踹回来,至于今天打架也是你先冲上来的。你也踹他一脚后,以前的事就算了,我们做个朋友。”

    “呃,兄弟,你怎么能出卖我啊!”毕苏扭头就想跑,却被姬动一把拉住了。

    “自己做了的事就要勇于承担。你是想以后多个朋友,还是一直有个敌人?”

    看着姬动眼中平静的光芒,毕苏呆了一下,再看看已经是摩拳擦掌的卡尔,一脸无奈的道:“算我倒霉,本来想利用你一下,可没成想不但成了垫背的,还要被揍回来。卡尔大哥,你可要轻点。”

    一边说着,毕苏双手抱头,很是无赖的转身蹲在地上,把**朝着卡尔和姬动的方向,看的姬动一阵啼笑皆非,这家伙到真是个活宝。

    卡尔的右腿已经抬了起来,但他这一脚终究还是没有踹出去,伸到毕苏**下面用力一挑,把这家伙托的重新站了起来。

    “懒得和你计较。”卡尔没好气的瞪了毕苏一眼。

    毕苏没有收到皮肉之苦顿时大喜,大蛇随棍上,“那这么说,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卡尔哼了一声,“谁和娘娘腔是朋友?”

    毕苏怒道:“娘娘腔就没人权么?娘娘腔也是人,你以为我想啊!谁让我的阴阳属性中阴属性占了八成还多。受到阴气影响声音才细了点,但我本身可是纯爷们。”

    卡尔有些惊讶的道:“你是二八开的丁火系?”

    毕苏的情绪转变极快,听卡尔这么一问,立刻得意起来,“那是当然,准确的说,我的丁火占到了八成半,用两个字形容的话,那就是天才。这届的新生里,丁火班应该我的天赋是最好的。”

    卡尔不屑的撇了撇嘴,“不就是八成半的丁火么?老子还是八成半的丙火呢。你看,我怎么不吹嘘?”

    听着两人吵嘴,姬动不禁笑了,“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他心中也是暗暗吃惊,按照阳炳天院长所说的阴阳比例,眼前这两个无疑都是天才级阴阳魔师了。几乎肯定能够凝聚出阴阳冕。

    卡尔脸上一红,道:“我只是看不惯他那个样子。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丙火系的还是丁火系的?”

    “我叫姬动。准确的说,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同学。我是丙丁双修。”

    “不可能。”卡尔和毕苏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姬动淡淡的道:“没听过阴阳平衡么?允许你们是天才,难道就不允许我是废材么?”一边说着,他已经第一个走进了教学楼。

    卡尔和毕苏对视一眼,两人此时眼中早就没了敌意,看着姬动有些萧索的背影,两人几乎同时追了上去。

    毕苏忍不住问道:“姬动,你真的是阴阳平衡?可是,你这样的身体属性,是怎么被学院录取的?”

    姬动很自然的道:“走后门进来的,我是工读生。我只是希望以自己的力量试试。阴阳平衡就一定不能修炼成阴阳魔师么?我需要的,只是付出三十二倍的努力而已。”

    “三十二倍?还而已?你不会是个疯子吧。”毕苏呆呆的看着姬动。

    卡尔瞪了他一眼,“你才是疯子,姬动,我支持你。我妈妈曾经说过,只要努力了,不成功也不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毕苏不甘示弱的道:“我也一样,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姬动看看二人,没有说话,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卡尔和毕苏几乎是同时放了上去,但还是毕苏反应更快一点,三只大小不同的少年之手叠在一起,目光相视,一同笑了起来。

    当他们来到教务处领取校服和课程表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毕苏和卡尔都好说,各自领了自己那一系的,但姬动却要同时领取双系,当他把阳炳天特意为他制作的入学通知递过去的时候,教务处老师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

    “上午是开学典礼,下午就要上课,学院有没有人性啊!也不让我们休息休息。”毕苏看着课程表哀嚎道。

    姬动扫了他一眼,“有本事,你喊的再大声一点。”

    毕苏嘟囔道:“我就是牢骚而已。不过,下午这课也不错,难得是丙火系和丁火系一起上的大课。整个学年也没有几次呢。现在我们干什么去?”

    卡尔道:“去我宿舍吧,反正这会儿也没人。”

    毕苏撇嘴道:“算了,你们丙火系大都是男学员有什么意思,还是到我宿舍去好了,我们丁火系绝大部分都是女学员,可有不少漂亮的。我那宿舍里就我一个人,可不像你们要四个人挤一间。”

    卡尔道:“娘娘腔。你算了吧。跑你们丁火系去。岂不是我都要沾染上阴气了。”

    “我日。卡尔。你再叫我娘娘腔。老子就跟你拼了。”

    “行了。你们别吵了。到我那里去好了。我那里最清净。我请你们喝酒。”姬动地话令毕苏和卡尔都安静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压低声音问道:“你那里能喝酒?”

    姬动疑惑地道:“怎么了?”

    卡尔神秘兮兮地道:“学院里可是禁酒地。我们走进校门地时候都被搜查过了。不过我们还好。因为年纪小。被搜查地不严。那些高年级地管地可严呢。要是有酒喝。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啊!五岁地时候我老爸就开始给我喝酒。这一入学我最痛苦地就是这件事了。”

    毕苏一把拉住姬动地左臂。“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吧。”

    当姬动带着他们来到丙火系教学楼顶层自己的房间之中,当卡尔和毕苏眼看着那至少摆放了数百瓶各式各样美酒的酒柜时,他们的心就已经被姬动征服了。当然,还有本来是阳炳天给自己准备的一些酱肉。姬动虽然绝不赞成喝着鸡尾酒吃肉,但当成午饭就无所谓了。

    烈日过午,离火学院新学年第一堂课也随之开始。卡尔和毕苏两人都坐在教室靠后的位置,脸上还各自带着傻笑,如果仔细看,能清楚的现这两个小子都是一副晕乎乎的样子。姬动并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而是坐到了前面,一个是因为他身材瘦小,另一个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听课。三十二倍的努力,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

    毕苏低声道:“卡尔,大哥说我们喝的那酒不会有酒味儿被老师闻出来是不是真的?”

    卡尔没好气的道:“你自己闻闻不就知道了。大哥还能骗你啊!不过,我真的从来都没喝过那么好喝的酒。太火爆,太有感觉了。”

    毕苏道:“大哥说,我们喝的酒一会儿酒劲就会下去,我怎么还晕乎乎的?”

    卡尔此时似乎已经清醒了几分,“那是你酒量差,你看,我就已经没事了。我决定了,以后跟定姬动哥了,跟着姬动哥走,吃肉喝美酒。”

    “立刻,现在,马上,都给我安静了。谁在交头接耳,就给我出去顶着太阳跑圈去。”洪亮的声音在诺大的教室中回荡,原本还有些纷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不用看,光听语气姬动也知道是谁来了。

    丙火系和丁火系两系学员加起来,一共也只有六十一人,当然,姬动就是那多出来的一,其余的是两系各三十人,其他年级也是一样。所以,整座离火学院的学员总数在三百六十人左右。

    姬动虽然有两套校服、两张课程表,但他今天穿的是丙火系的校服。丙火系校服是红色的,丁火系是蓝色,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区别。背后印着离火学院四个大字,看上去有点傻,这校服绝对说不上精致。不过按照卡尔和毕苏所说,这里一个学年的学费高达五十个金币,就算有本事考得上,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上的起的。而且,这还是不计算吃住费用的情况下。

    五行大陆上的货币以金币为主,只不过每个国家的金币铸造样式都有所不同,一金币等于十银币等于一百铜币。据说还有全大陆通用,一枚等同于一百枚金币的五行币。

    夏天老师身穿一件红色长袍走上了讲台,他穿的这件衣服和阳炳天院长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他那鼓胀的肌肉根本就不是这长袍能够完全遮掩的,彪悍之气外放,震慑眼前这群普遍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自然是轻而易举。

    和夏天一起走上讲台的还有另外一名老师,身材高挑,只比夏天矮上半个头,一件蓝色连衣长裙完美的勾勒出她那动人的身材比例,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只是神色间略微有些清冷。

    夏天威棱四射的目光从下面这六十一名学员脸上扫过,突然,他猛的一拍桌子,出一声强烈的轰鸣,厚重的实木讲台也随之呻吟一声。突如其来的轰响声顿时吓了学员们一跳。那位蓝裙老师也不禁皱了下眉头。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