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一集 阴阳魔师 第九章 阳冕和阴冕

    姬动有些吃惊的看着秋天老师,在他的记忆中,南方丙丁火还有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南方朱雀丙丁火。就像东方青龙甲乙木一样。也就是说,在他的记忆力,丙火和丁火的所属神兽都应该是朱雀才对。朱雀也就是凤凰,夏天和阳炳天院长的背后虚影毫无疑问就是凤凰。可为什么作为丁火系阴阳魔师的秋天老师,背后却出现了一条蓝色的大蛇呢?而且这条蛇似乎还有一对颜色很淡的翅膀。

    红光与蓝光分别在两位老师头顶上方凝聚,一顶冠冕各自出现在他们头上,当那冠冕出现的一刻,顿时成为了他们自身魔力释放的中心。

    夏天老师头顶上出现的冠冕与阳炳天院长一样,通体白色,外罩金边,九尖竖立,每一个尖锋上也都有一颗红色的珠子。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尖锋上的火焰图案以及冠冕正面的那些星星数量不同。夏天老师头上的冠冕只有正面的三个尖锋有红色火焰烙印,下面圆环上的星星却多达四颗,比起阳炳天院长还要多上半颗。

    而另一边,秋天老师头上的冠冕就是姬动第一次见到的了。那冠冕通体黑色,外罩金边,也是九尖竖立,只是每一个尖锋上却是一颗蓝色的珠子,其中也是有三个尖锋上带有火焰图案,但也是蓝色的。下面圆环上的星状烙印却是两个半。

    全身笼罩着红色的光芒,还有手掌上那炽热的火焰,令夏天看上去宛如火神降临一般,他那原本就极为彪悍的外表看上去更加强横,就连双眼都带上了一抹红色,“看到了吧。这就是丙火系阴阳魔师和丁火系阴阳魔师的完全战斗状态。”

    一边说着,夏天抬手一招,头顶上的冠冕飘飞而下,落在他手中,“十系阴阳魔师,五系属阳,五系属阴。现在我所释放的,这就是丙火系的阳冕,而秋天老师所释放的,就是丁火系的阴冕。不论是阳冕还是阴冕,都是阴阳魔师的力量源泉,能否凝聚阴阳冕,也是检验阴阳魔师最基本的要求。”

    他一手托着自己的阳冕,一只手指向阳冕下方那一圈五厘米宽的圆环,“不论是阳冕还是阴冕,整体都分成四个部分,先,你们看到的这个圆环名叫冕环,是阴阳冕的基础。每一个冕环上都有九峰,我们称作冕峰,也就是上面这九个三角形的尖。它们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最基础的阴阳冕。我这冕环上的四颗星你们都看到了吧,名为冕星,还有冕峰上的火焰烙印,我们叫做冠。这些都代表着阴阳魔师的等级。”

    “冕星,代表的是我们阴阳魔师的基本等级,分为十级,由一到十,你们要记清楚了,一颗冕星代表的并不是一级,而是两级。像我这顶阳冕上有四颗冕星,就意味着我在现在的称号上达到了八级。我有三个冕峰上拥有象征着我们丙火系的火焰烙印,这叫做三冠。有几个冕峰有这样的烙印,就叫几冠。每当我们将冕星修炼到五颗,也就是十级的时候,那么,通过特殊的修炼方法,我们就能够拥有一冠,同样的,我们的阴阳魔师称号也会生变化。”

    秋天老师也将自己头上的阴冕招入手中,接过夏天的话,“不论是哪一系的阴阳魔师,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等级分类。按照修为不同,拥有不同的称号。”

    “像你们这些刚刚开始进入修炼地学员。或说是没有凝聚出阴阳冕地学院。我们统称为学徒。丙火系地。就是丙火学徒。丁火系地就是丁火学徒。等你们有了自己地冕星。就可以在前面加上等级。比如。半颗冕星就是一级丙火学徒或是一级丁火学徒。等你们修炼到了五星十级学徒地时候。再凝聚出属于自己地阴阳冕。那么。你们地称号就会随之变化。那时。你们就会拥有一冠。五颗冕星也将随之消失。等到你们再修炼出五颗冕星十级之后。才会再次提升。达到二冠。我们阴阳魔师地称号就是随着冠数多少而变化地。由低到高。分别是。学徒。学士。师。大师。宗师。大宗师。天士。天师。天尊。专属称号。”

    夏天接口道:“因此。我现在在阴阳魔师界地全部称号就应该是。三冠阳冕八级丙火系大师。而秋天老师地称号则是三冠阴冕五级丁火系大师。今天是你们地第一堂课。理论知识就讲这么多了。现在谁有什么不明白地可以问。我和秋天老师会为你们解答。”一边说着。他和秋天都收回了自己地魔力。阳冕和阴冕也随之消失。

    第一个出疑问地依旧是姬动。普通十岁地孩子。又是第一次在新地环境中。多少都会有些怯场。但这种情况明显不会出现在心理年龄过三十地他身上。夏天声音一落。他当即举手问。“夏天老师。我有三个问题。第一。先前您所说地阴阳魔师十个称号中。最后地那个专属称号是什么。那应该是达到九冠后才有地。对吧。”

    夏天愣了一下。失笑道:“你小子想地到远。九冠。那只是传说中地存在。也是我们所有阴阳魔师向往地最终目标。坦白说。你们根本没必要知道。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可以告诉你。十系阴阳魔师修炼到最顶级地九冠。专属称号都不同。我们丙火系地专属称号是:功曹。丁火系地专属称号是:太冲。至于其他系地。连我都不是很清楚。”

    姬动眼中流露出一丝若有所思地光芒。“我地第二个问题是。您和秋天老师背后刚才都出现了一个虚幻地光影。你背后地是一只红色大鸟。秋天老师背后地是一只好像长了翅膀地大蛇。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倒是秋天老师回答了他的问题,“姬动,你观察的很仔细。不过,正所谓贪多嚼不烂,你的这个问题,也是我们下一堂课将要讲到的。我们第二堂课的内容就是本系图腾与阴阳冕的作用。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姬动点了点头,道:“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两位老师虽然分属于丙火系和丁火系,但我刚才现,你们在释放自己的阳冕和阴冕时有一个相同的地方,不论是你们的阴阳冕还是魔力,周围都会出现一层淡淡的金边,那是什么?”

    听了姬动这个问题,夏天和秋天同时脸色一变,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目光中的惊讶,夏天沉声道:“这个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如果以后你有能力成为一名真正的阴阳魔师,并且考上更高的学府进行深造,那里的老师会告诉你的。”

    姬动一直都在仔细的观察,凭借着远常人的观察力,他现,在自己提到那个金边的时候,夏天和秋天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眼神中似乎有着些许兴奋,还有着淡淡的恐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中实在很好奇,既然他们不愿意说,等到晚上回去问问阳炳天院长好了。

    夏天道:“好了,今天教给你们的就这么多,下面的时间自由讨论,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你们可以随时上前面来提问。姬动,你跟我出来一下。”说完,他当先朝着教室外走了出去,秋天老师则留下负责为学员们解答各种问题。

    姬动跟在夏天背后走出了教室,夏天出了教室后带着他直接向楼上走去,一言不,也没有回头看他。姬动心中微动,上午被罚跑步的时候,似乎这位夏天老师对自己以及毕苏和卡尔印象并不差,现在他却像是隐含着几分怨气,难道是和自己有关?

    夏天带着姬动来到丙火系教学楼二楼,走进了一间不是很大的教室。教室内没有桌椅,大约三十平米左右,只是在地面上有十个蒲团,在教室的门上还烙印有一个象征着丙火系的凤凰图案。

    夏天指了中央的一个蒲团,道:“盘膝坐下。”

    姬动依言照做,夏天则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铜铃般的大眼光芒闪烁的瞪视着姬动,换了普通的十岁少年,肯定会被他看的心慌意乱,但姬动面对阳炳天院长时都没有半分退缩,夏天虽然相貌威猛,也不能夺其心志。

    夏天冷哼一声,道:“难怪上午罚你跑步的时候体力那么差,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真不知道院长是怎么想的,从哪里找来你这个奇葩。还要全力培养你。”

    走后门?这三个字用在自己身上,姬动还真有点乖乖的感觉,但事实上,他确实算得上走后门才进入到离火学院。无法反驳夏天他只能保持沉默,神色间也并没有什么不满。

    “看在院长的份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不过,我要提前警告你,如果一年后你没有表现出一定成绩的话,我依旧会毫不犹豫的将你从丙火系踢出去,就算是院长也无法阻止。”

    姬动依旧没有开口,任何保证和解释都没有现实意义,只有实力和成绩都做到了才是最重要的。

    夏天见姬动不吭声,神色还依旧是先前那副淡漠的样子也不禁有些奇怪,探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两样东西。掌心向上,那两样东西就呈现在姬动眼前,定睛看去,姬动现,那是两枚样子特殊的宝石。一颗是白色的,一颗是黑色的,样子竟然和先前夏天、秋天两位老师释放出的一样面一模一样,只不过要小了百倍,都只有金币大小,白色的宝石释放着淡淡的红光,黑色宝石则释放着淡淡的蓝光,真的像是缩小版的丙火、丁火系阴阳冕。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两块宝石光芒外围并没有那一圈金色的光边,而是灰色的。仅仅是这一点的区别就令它们与先前两位老师释放出的阴阳冕气息有所不同。

    “夏天老师,这是什么?”姬动好奇的问道。

    夏天看着那两枚宝石,神色间流露着几分渴望,更多的却是郑重,“你不需要知道它们是什么。你只要明白它们能够帮助你更容易的开启阴阳魔师修炼之门就可以了。这是院长自己的私人珍藏与学院无关,真不明白院长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你,你家里究竟给了院长多少好处?竟然让他拿出这一对晶冕,尽管只是品质最低的晶冕,每一枚价值也要上千金币,还是有价无市的。给你这么一个阴阳平衡体质的废材用,真是暴殄天物啊!”

    听了夏天的话,姬动心中不禁暗赞,阳炳天果然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答应了要尽力帮助自己修成阴阳魔师,竟然拿出这么珍贵的东西,看来,自己也真要拿出点本事来,给他调制几杯极品才对得起他的帮助了。

    不过,对于夏天从刚才一直到现在的鄙视,姬动的傲气也被激了起来,冷声道:“夏天老师,这既然是院长给我的东西,是否暴殄天物似乎和您没有什么关系吧?还有,我并没有你所说的什么家里人来贿赂院长,我只是一个孤儿。至于院长为什么要将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用,您可以去问他本人。您是老师,我尊敬您,但您这样打击一个学员脆弱的心灵,是为人师表应该做的么?”

    “你……”夏天目光怪异的看着挺胸抬头顶撞自己的姬动,突然有种好笑的感觉,他在这离火学院一直都被学员们当成凶神恶煞般的存在,至少有过三分之一的学员曾经被他惩罚过,就算是高年级那些已经凝聚成阴阳冕的小子见到他都战战兢兢的,可眼前这个上午还被自己惩罚过,才不过十岁左右的少年竟然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指摘自己的不是。倒是有点意思。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