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一集 阴阳魔师 第十二章 出火红莲

    青、红、黄、白、黑,五色光芒混合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尽管没有任何痛苦,但身在其中,姬动也难免产生出恐慌的感觉。命运不被自己把握的感觉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舒服。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恐怕此时已经吓得心胆俱裂了吧。

    幸亏有着前一世的记忆,在短暂的恐慌之后,姬动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心理学他多少也懂一点,不断的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反正自己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穿越来到五行大陆,现在又被这不知名的画卷释放的光芒包裹,最多就是个死,或许,是另一次穿越也说不定。

    似乎只是过了一瞬间,又像是过了恒古万年,突然间,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紧接着,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五色光芒也随之淡化而去。

    还没等姬动反应过来,一股无与伦比的灼热气流瞬间就包裹住了他的身体,炽热的感觉令姬动只觉得自己身上似乎散出了一股焦糊的味道。胸口内,那一红一蓝两点光芒却在这炽热的能量作用下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光芒大放。姬动额头上也在此浮现出了那枚半红半蓝的冕星。

    下午在吸收了两颗晶冕后,姬动曾隐约感受到空气中存在的细微丙、丁双火系魔力,此时却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他意念之中。在胸前属于他自己的那两点魔力牵引下,姬动只觉得自己身体周围都是一道道无比凝实的丙火和丁火魔力,其庞大的程度甚至还要过夏天和秋天两位老师在释放他们各自阴阳冕时的情形。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姬动大惊之下,在那令他身体仿佛要融化般的热流蒸腾中睁开了双眼。

    入眼尽是一片火红,周围的空气因为高热而完全变得扭曲的,恐怖的温度存在于周围的每一处,在那扭曲的空气中,姬动倒吸一口凉气,他此时所能想到的,就只有幸运二字。

    他眼前所看到的,竟然是一大片岩浆之湖,从他所站的地方距离前面的岩浆湖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这巨大的岩浆湖竟然是一望无际的,就像是一片火焰之海,此处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溶洞,只不过是没有边际的溶洞。

    而姬动此时所站立的地方,正是岩浆湖的边缘,一处凹陷的岩壁之中,尽管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距离岩浆湖还有百米之差,那灼热的温度也令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融化似的。这空气实在太热了,哪怕是呼吸都极其困难,身上校服的焦糊味儿更是越来越浓重。就连头和眉毛都有些卷曲了。

    那张画卷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打开卷轴之后自己就会来到这么一个宛如火焰地狱一般的地方。此时,姬动背后是岩壁,前方是岩浆湖,可以说是寸步难移。而他胸口处那两团微弱的丙火魔力和丁火魔力这一刻却变得格外清晰。根本都不需要他刻意去感受,外界的丙火元素和丁火元素就会自行从皮肤钻入到他体内。当然,这完全是一种侵蚀性的钻入,以他此时一级学徒的修为,根本就不足以将这些无比纯粹而又极其庞大的能量吸收。

    姬动隐约感觉到,如果不是自己本身火属性的体质再加上成为了丙丁双火系一级学徒,恐怕现在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承受不住了。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断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烫,恐怕不需要多长时间,就会被下方岩浆处升腾而起的滚滚热流烤**干吧。

    姬动从来都不会因为自己地行为后悔。他现在最想知道地。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同时心中也有些悲哀。刚以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也终于走上了这新身份地路。却遇到了这样地事。

    就在这时。一股浓郁地香气扑鼻而入。果香与酒香融合在一起。在他身边荡漾而起。姬动这才现。自己手中还紧握着那杯为阳炳天调制地鸡尾酒。可惜。此时在如此高热之下。鸡尾酒正极快地蒸着。眼看大半杯已经化为了雾气。那浓郁地香气也正是由此而来。

    自嘲地笑笑。姬动将酒杯凑到自己眼前。心中暗道。不论怎么说。在死之前还能喝上一杯自己调制地美酒。也不算太惨了。

    正当他想将眼前美酒一饮而尽之时。突然。奇异地一幕生了。一股淡淡地红光扑面而来。姬动只觉得自己似乎身体一轻。那险些将他烤**干地热流突然消失了。他自身地魔力甚至感觉不到丙火元素和丁火元素地存在。

    更加奇异地是。原本还在杯子中剩余了一半地酒液也在热流消失地同时不翼而飞。仿佛是被那红光卷走了似地。

    不会吧?连死前最后地畅饮都不肯给我?姬动心中一阵恼怒。向身前看去。他现。在自己所在地这个凹陷外围。似乎笼罩上了一层如同薄纱般地红光。正是这看似薄如蝉翼般地光芒。将外面地温度完全阻隔开来。再也影响不到他。没有了高温烘烤。姬动地头脑也清醒了几分。定睛向那红光外注视。他地目光一下就直了。

    姬动一生也不会忘记此时此刻他所看到的一切,只见就在那不断冒着一个个气泡,温度不知道高达什么程度的岩浆之湖中,一股巨大的岩浆如同水柱般喷而起,这火柱一直喷到与他身体齐平的高度,位于他身前二十米外停了下来,在那火柱顶端,竟然伸出了一只白嫩的手,纤细修长的手指,宛如嫰葱一般,肌肤莹白如冰雪,与周围的爆裂的岩浆火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这只手,姬动想到了一种食物,杏仁豆腐,白嫩的似乎随时都会滴出水来似的。紧随其后的,是圆润的玉臂,颜色与手完全相同,以姬动那挑剔的目光也绝对找不出半分瑕疵。只见那手臂在空中轻轻的荡了一下,手掌做出一个虚抓的动作。紧接着,就在她那手掌之中,已经多了一个小球。球体成金红色,看到那颜色,姬动一下子醒悟过来,这不正是自己调制的那杯酒么?而且看样子,不只是自己剩余的半杯,就连先前蒸在空气中的那部分,也凝聚成了这颗小球似的。

    手臂在岩浆中上升,渐渐露出了它主人的本体,一名少女,就那么缓缓的从岩浆火柱中攀升而上,出现在了最顶端。那液体的岩浆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平台一般,承托着她的身体。

    看到这个女子,姬动整个人都呆滞了。前一世的姬动,直到醉死的那一刻都还只是个处男。但那绝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女人或者是生理上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他太过于追求完美了。他是典型的完美主义者。也正是因为这份对完美的追求,才能让他在酒界取得那么巨大的成绩。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虽然见过美女无数,可却从未找到过一个能令自己心仪的完美女子。

    姬动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前一世寻找了那么久的完美,竟然让他在来到这属于五行大陆的世界后,才只有十岁的身体碰到了。是的,除了完美,他真的想不出另一个词汇来形容眼前所见到的一切。

    岩浆火柱顶端出现的女子,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头火红的长披散在背后,刚刚过臀。精致的无可挑剔的完美容颜,哪怕是最厉害的雕塑师也无法刻画。完美的身材比例更是完全符合黄金分割,没有一丝赘肉,更找不到一点缺陷。她有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灵动的目光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全身上下,就只有三团火焰遮住了女性最隐私的三个位置,暴露在外的肌肤,与她最先露出的手臂一模一样,晶莹、水嫩。

    这是上天的杰作啊!姬动原本是没有信仰的,但在此时此刻他却相信世间一定有神的存在,除了神,还有谁能塑造出如此完美的身躯呢?只是第一眼看上去,姬动就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名少女,任何外界的因素也无法阻止他这份对完美的热爱。

    以前姬动只听说过出水芙蓉,而眼前这从岩浆中升起的少女就像是出火红莲一般如此突然,又充满震撼的呈现在他面前。在看到她的一刹那,姬动的目光就已经痴了。

    那少女好奇的看着捏在手中的金红色水球,送到鼻子前仔细的闻了闻,然后轻轻一吸,那金红色的酒液已经化为一股水流悄然没入口中。

    看着那粉嫩双唇的开合,姬动只觉得自己鼻子一热,竟是很没出息的流出了鼻血。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能让自己吻上那双唇一下,就算是立刻就死,也心甘情愿了。就像是他前一世不顾一切的去品尝千年佳酿一样,虽死无憾。

    “唔……”少女口中出一声轻哼,黑色的大眼睛缓缓闭合,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说不出的动人,白嫩的俏脸上多了两抹动人心弦的红润,似乎极为享受似的。

    “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少女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宛如从四面八方一同出现似的,而姬动却偏偏并没有看到她开口。

    “这是一种酒。”姬动下意识地回答道。但少女地声音也令他从迷醉中惊醒过来。虽然目光依旧不舍地挪开。但神志却清醒了许多。“这是什么地方?”

    少女并没有回答他地问题。缓缓睁开双眼。皱了皱可爱地小鼻子。“不对呀。我喝过你们人类地酒。虽然也很好喝。但却没有这样味道地。我想想。嗯。这酒里面有你们人类世界中橙子地味道、杏仁地味道、柠檬地味道。还有两种味道我没尝出来。可能是我以前没吃过吧。我吃过地东西味道就一定会记得地。”

    姬动心中一惊。“你不是人类?”

    少女微微一笑。双手捧起一些身下地岩浆。任由那带有恐怖高温地液体从指间泄落。“你认为。一个人类能够做到这一点么?你还没有回答完我地问题呢。刚才我喝地这个究竟是什么?”

    姬动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激荡地心情。“这真地是酒。只不过是我自己调制出来地一种鸡尾酒。你以前没喝过也正常。因为在我们人类地世界中。惟有我才能调制出这种酒来。你想知道它地名字么?”

    少女有些急切地点了点头。“当然。”

    一说到酒,先前刚刚看到完美少女时的自惭形秽感顿时从姬动心中淡去,自信的目光重新出现在眼眸之中,“它叫午夜阳光,是用十分之四的沃特加纯酒,十分之二的君度橙味酒,十分之二的杏仁白兰地酒以及十分之一红石榴浆和十分之一的柠檬汁用特殊手法调制而成的,你没有喝出的味道应该就是纯酒和红石榴浆。在最初调制它的时候,这杯午夜阳光应该是由黑色、金红色和血色三种颜色组成,因为这三种颜色象征着代表罪恶的黑夜,优美的阳光和阳光的热量。后来我却觉得,这种颜色分层并没有任何意义,颜色永远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心,所以,我就用特殊的手法将这三种颜色融合在一起,保留了那最多的金红色,成为了这一杯崭新的午夜阳光。我希望,喝了它的人,能够让孤独的人心中感到一丝温暖。酒是有感情的,只有能让人从中品味到调酒者内心的情感,才是一杯真正的鸡尾酒。所以,我调的不是酒,是感情。”

    “午夜阳光,一种不可能的美,让一个人陶醉,让一个人迷茫,也让一个人怅然。如果你能在经历了这三种感觉后再品味到其中的温暖,那么,我这杯酒就找到了它的主人。”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