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集 极致双火 第二十一章 凝聚阴阳冕

    准确的说,人类的基础体质所能承受的自身属性元素之力,就是十级学徒的程度。虽然人体会随着修为的提升不断被元素所改善。但过十级学徒之后,人体改善的度就跟不上魔力提升的度了。如果强行修炼,就会受到自身魔力反噬。

    阴阳冕,就是将体内魔力凝聚、压缩成一个奇异的元素体,凝聚于胸口。因为压缩和凝聚,使得吸入体内的魔力元素不至于影响到自身。这也被称之为阴阳魔师的本源阴阳冕。当魔师需要战斗的时候,会将自己的本源阴阳冕释放出来与外界的本属性元素相结合,形成魂师头顶上出现的阴阳冕。

    由于本源阴阳冕对于同属性魔力元素有着极强的吸引作用,因此,在拥有了阴阳冕之后,阴阳魔师体表也会随之出现一层阴阳护罩。实力越强的阴阳魔师,这由本源阴阳冕吸收而来的外界能量就会形成越强大的护罩。简单来说,一个低等级阴阳魔师就算是偷袭一名高等级阴阳魔师,攻击也未必能够破掉人家自行生成的护罩。同时,拥有了阴阳冕吸引元素魔力形成的阴阳护罩之后,这些游离于体外的能量还会随时吸收空气中与其同属性的元素能量融入魔师体内,因此,凝聚了阴阳冕以后,魔师修炼的度反而比未凝聚之前快上许多。

    在阴阳冕凝聚后,如何提升本源阴阳冕的实力,就是所有阴阳魔师修炼的方向。自身本源越强大,在释放时能够吸收外界的能量自然也会越到,实力就会几何倍数的拉开差距。阴阳魔师的评级也是由此而来。此时姬动所要做的,就是先完成自己阴阳冕的凝聚,从而进入阴阳魔师另一个层次的修炼,只有进入了这个层次,才被承认是真正的一名阴阳魔师,可以在公会进行注册,拥有阴阳魔师的职业身份。

    当然,对于一般阴阳魔师来说,他们要凝聚的要么是阳冕,要么是阴冕,而此时姬动所要凝聚的,可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阴阳冕了。丙丁双火系阴阳冕。

    普通阴阳魔师凝聚属于自己的阴阳冕就是对自身魔力的压缩过程,当魔力压缩到一定程度后,自然就会形成本源阴阳冕,魔力内蕴。从而完成这提升的过程。

    但是,当姬动开始凝聚时,他立刻就现了问题,作为一名双属性魔师,他要做的就不只是压缩凝聚,而且还要维持自身属性的阴阳平衡。在压缩的过程中,再维持丙火与丁火的平衡,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事实上,阴阳魔师历史中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阴阳平衡体质者进行修炼的,其中也不乏有悟性又肯努力者。但他们最后之所以没有成功,就是卡在了凝聚阴阳冕这一关上。压缩凝聚魔力,魔力在被挤压的过程中不断变形,又怎么可能保持绝对的平衡呢?哪怕是相对平衡也不可能维持。在这种时候,魔师本身对外界元素吸收的度时刻都在变化,就算是姬动现在的精神意念也无法完成控制。尤其是他现在所拥有的乃是至阳至刚的丙午元阳圣火和至阴至柔的丁巳冥阴灵火。这两种火焰比起普通丙火、丁火更要难以控制的多。属性太强烈。

    原本它们各自为政的时候还好,但此时姬动要对它们进行压缩,这两种属性不同的火焰自然就要融合在一起方能进行压缩。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彼此极端属性对对方所产生的强烈排斥,对姬动形成了巨大的困扰。他才刚刚控制着两种极致之火接触的时候,立刻就出了问题。

    轰——,姬动只觉得自己胸口仿佛炸开了一般,丙午元阳圣火和丁巳冥阴灵火疯狂的律动起来,相互冲击,仿佛一下子就要将他的身体炸开一般。他拼命的去控制,可这两股极致火焰碰撞后的紊乱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控制住的,两团魔力就像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疯狂的彼此攻击着。而姬动的胸口就成了它们的战场。

    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过热了,但此时却觉得自己整个身体仿佛都要燃烧起来似的,心脏跳动的度骤然增加了几倍,全身汗出如浆,而这两团强横的极致之火刚一碰撞到一起,就像是磁石一般相互吸引,哪怕是姬动现在想将它们分开,停止这阴阳冕凝聚的过程也已经无法做到。

    但是,就算是这样,姬动心中也一点也不担心,在尽可能去控制的同时,他还能保持冷静。原因无它,烈焰就在他身边。地心十八层的主宰,烈焰女皇在此,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烈焰出手了。这种情况她不能等,两种极致之火的碰撞只要时间一长,立刻就会带给姬动无法挽回的毁灭性打击。所以,在姬动刚刚感觉到强烈痛苦的时候,烈焰的一只纤纤玉手就已经按上了他的胸膛。

    “破——”一个清淡的声音从烈焰口中吐出,姬动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胸口处的一切都停滞了下来,前一秒还在相互倾轧的两团极致之火就那么在彼此接触之中停滞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一声比先前强烈的多的轰鸣在他胸口内响起。

    轰然巨响之中,姬动感觉到的不是痛苦,脑海中一片空白,六感同时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只能凭借意念感觉到自己胸前那辛苦修炼了四年的极致火焰魔力就像被一柄巨锤狠狠的砸了上去,轰然破碎。化为无数火流涌向全身每一个角落。

    每一丝极致火焰都烫慰着他的经脉,在体内飞快流窜,而外界那由烈焰魔力构成的阴阳鱼中也释放出庞大的丙午元素和丁巳元素疯狂的涌入姬动体内。

    烈焰的神情很平静,甚至还不忘慢慢的品酒,对于她来说,姬动此时的魔力实在太弱小了,只是易如反掌般的掌控而已。只要有她在,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渐渐的,六感回归,无比剧烈的痛苦顿时令姬动的身体颤抖起来,皮肤、经脉、骨骼、内脏,仿佛都在剧烈的燃烧着,七窍中不断喷吐出金色或者是黑色的火焰。

    这是真正的煅烧,是普通丙火、丁火系阴阳魔师在凝聚阴阳冕时绝不会出现的情景。否则的话,不是被烧死,就是耗尽自身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魔力。

    而姬动却不一样,他自己修炼的魔力虽然消耗的厉害,但却立刻就被外界涌入体内的丙午元素和丁巳元素补满。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块充满杂质的金属,在这两种极致火焰中被锻造着。锻造的温度在逐渐升高,痛苦也变得越来越剧烈。

    到了这个时候,烈焰眼中才流露出几分认真的神情,不是对于能量控制的认真,而是对于姬动身体情况她必须要极为仔细的观察。一旦姬动无法承受,她就必须要停止这个锻造的过程。

    凝聚阴阳冕,任何阴阳魔师一生之中都只有这一次,在这个时候锻造他的身体,打下的基础是最为重要的,决定着姬动未来修炼的前途。所以,烈焰一定要让这锻造达到姬动所能承受的极限。

    很快,姬动的身体已经基本达到了烈焰预想中的要求,但她惊讶的现,和自己预料不同的是,此时姬动的身体依旧没有达到极限。虽然他在痛苦中挣扎着。但意志却极为坚定,并没有半分崩溃的意思。

    意志力,往往是人类最强大的力量,只要意志还能支持,人类的身体就能爆出令人无法想像的巨大潜力。姬动的整个身体似乎都在燃烧,那种痛苦烈焰也曾经历过,自然明白其中的恐怖。

    没有再喝酒,烈焰脸上流露出凝重的神色,姬动虽然还能坚持,但她也必须要更加密切的注视,按道理已经过极限的他,随时都有可能瞬间崩溃。

    同时,烈焰眼中也流露出激赏之色。四年了,姬动每天几乎都重复着同样的修炼,但每天给她调制的鸡尾酒却都会带给她一种不同的味道和同样的感觉。尽管烈焰早在几年前就感觉到姬动这酒中似乎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力量在影响着自己,但她却怎么也不舍的抛却这份感觉。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了四年。而这个四年如一日的少年也在她的注视下慢慢长大。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四年中为了修炼姬动付出了多少,他从没有一天懈怠,否则,他又怎么能在自己送给了他那两种极致之火的种子后短短三年内修炼到十级学徒能够凝聚阴阳冕的程度呢?如果说烈焰的一切在姬动眼中都是完美的,那么,四年过去,姬动所做的一切烈焰也同样找不到半分瑕疵。甚至有的时候烈焰都想对他说,让他休息一天。但她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这样的坚持对姬动未来会有多大的好处。

    煅烧再继续,姬动的身体本身已经像是一团火焰,时而金色,时而黑色,因为极度的痛苦,他的面容都已经有些扭曲了。而他体内的杂质早已被至阴至阳的火焰煅烧干净,这两种火焰也已彻底融入到他身体的每一部分。烈焰主持这煅烧的过程,为的就是要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纯粹。

    在修为上,烈焰不会帮他,只有自己通过不断努力得到的能力才是最可贵的,外来的力量只会影响到他的未来。如果姬动知道烈焰是在以怎样一个目标来引导他修炼的话,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可惜,当他知道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够了,烈焰真的不忍心再看到姬动在如此痛苦中坚持下,继续下去对他的身体也不会再有更多的好处,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按在姬动胸前的手缓缓旋转,然后再用力回收。顿时,姬动只觉得在体内肆虐的所有火焰都像是找到了源头一般重新朝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凝聚而来。

    烈焰手中的酒杯漂浮到半空中,她的双手在自己胸前一上一下,掌心相对,手掌成爪形,右手变成了如同丙午元阳圣火一样的金色,而左手则变成了丁巳冥阴灵火那深邃的黑色。强烈的金色与黑色气流就在她双手掌心之间剧烈的波动起来。

    而姬动体内的火焰也似乎受到了烈焰掌心之间火焰的牵引,在凝聚到他胸口处之后,两种极致之火并没有再相互排斥,而是融合在一起,剧烈的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金黑两色交加的漩涡。

    烈焰的声音在姬动脑海中响起,“丙午元阳圣火和丁巳冥阴灵火虽然分别是至阳至刚与至阴至柔。但它们的真实本性却没有区别,都是火的一种。这阴阳漩涡就是你自身两种火焰本源之力的融合。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阴阳魔师了。”

    烈焰双手掌心中的双色能量此时已经凝结成了一颗黑金两色珠子,按照阴阳鱼的样子排列,屈指轻弹之下,没入了姬动胸口的位置,瞬间与他自身的极致双火融合在一起,隐约之中,一顶特殊的冠冕已经在他胸口内正中的位置凝聚而成,也是在那黑金两色漩涡的正中。

    这冠冕并不是固定颜色的,伴随着姬动的呼吸而生着转变,金或黑,两种颜色交替闪烁。

    嗡——,所有的痛苦顷刻间消失,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感瞬间流遍全身,姬动只觉得似乎天地都在自己掌握中了似的,体内所有的一切都清晰的呈现在自己的意识之中。不只是那胸口内的本源阴阳冕在变换着光芒,他身体的每一处也同样在金色与黑色中转换。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