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集 极致双火 第二十二章 一冠阴阳冕

    姬动并不知道,只有最纯粹的元素之体才会在呼吸之间身体出现元素变化,如果是单属性的元素之体,那么,变化的应该是本属性颜色出现光暗变化,而姬动本身的双属性造就了他这两种极致之火颜色相互转变的奇景。这元素之体也是先前极致双火锻造的最大益处。

    胸口内那黑金两色漩涡并没有消失,依旧围绕着那奇异的冠冕盘旋着,毫无疑问,这不断变换着颜色的冠冕,就是姬动的本源阴阳冕。不是单纯的阴冕或者是阳冕,就是阴阳冕。

    金与黑,两色光芒也同样从激动体外浮现而出,盘旋而上,在他头顶上方凝聚,形成了一顶奇异的阴阳冕。整个阴阳冕一半为黑色,一半为白色,以前方中央冕峰为分界,各占半边。在这阴阳冕的中央第一冕峰上,燃烧着金与黑两色纠缠在一起的火焰,代表着一冠的级别。而在冕环正中的位置上,半颗冕星出现在整个阴阳冕右侧的白色一方,这半颗冕星为黑底金星,下面是黑色的轮廓,就像是一黑一金两颗半星叠加在一起的样子。与之前激动没有凝聚成阴阳冕时的情况出现了不小的变化。

    以这顶极致双火丙丁阴阳冕为起点,一层金色的光边笼罩在姬动身上那不断出现变换的火焰光芒外围。对于任何阴阳魔师来说都是最关键的阴阳冕凝聚,终于完成了。

    从现在开始,姬动也不再是学徒级别,而是正式进入了阴阳魔师十大级别中的第二级,学士境界。一冠丙丁双火系一级学士。

    所有的光芒渐渐收敛,出现在姬动头顶上方的阴阳冕也悄然融入到他身体之中,当他睁开双眸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都在那本源阴阳冕的作用下生了变化,尤其是黑色的眼眸,像是剔除了所有杂质似的,宛如黑宝石般明亮透彻。

    “谢谢你,烈焰。”姬动由衷的说道。在先前刚开始凝聚阴阳冕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如果只是自己努力修炼的话,就算是付出三十二倍的努力,自己也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阴阳魔师。属性相斥,凭他自己的力量根本就做不到将本体的双属性融合为一。是烈焰帮他完成了这一切。

    烈焰微微一笑,她的笑容永远都会引来姬动呆滞的目光,“谢什么呢?小姬动,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你现在应该叫我一声老师了吧。”

    姬动回过神来,出乎烈焰意料的立刻回答,“不,我不能叫你老师。”他的回答斩钉截铁,甚至没有经过半分的思考。

    烈焰惊讶的道:“你觉得我没资格做你的老师么?”

    “不,当然不是。”姬动有些急切的分辩道:“对不起,烈焰,我真的不能叫你老师。你那么美,又那么年轻,叫你老师岂不是把你叫老了么?”

    烈焰噗哧一笑,顿时令地心湖所有火焰的光芒为之黯然失色,“你倒是会说话。不叫就不叫吧,反正我们地底世界也并不重视这些。”

    姬动的分辨其实十分勉强,但他又怎么能说出自己的真正想法呢?他心中唯一想到的就是,如果自己称呼烈焰为老师,那么,恐怕就算有一天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也没资格向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了。尽管那个目标遥不可及,但哪怕只有半分希望,姬动也绝不会放弃。

    低着头,姬动有些不敢去看烈焰的目光,他怕自己忍不住会说出心中的爱意,前世的一代酒神,今世在这完美的女子面前竟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怕自己一旦说出心中的想法,烈焰就永远不会再见自己。他不敢冒险,真的不敢。他知道,在烈焰眼中,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

    “怎么了?正式成为阴阳魔师还不开心么?”烈焰见姬动不语,微笑着问道。

    姬动摇了摇头,他的心神已经稳定了许多,这才抬起头,“我才只不过是一名一级学士,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自然没到开心的时候。”

    烈焰微笑道:“始终给自己压力,确实是很好的心态,不过,过刚则易折,你身为阴阳平衡双火系,一定要记得刚柔并济四个字。好了,现在你仔细听了,我给你说说你现在的状态还有双火系能力的运用之法。”

    “完成了阴阳冕的凝聚,对于任何阴阳魔师来说,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凭借意念去牵引元素之力与自身融合。你的阴阳冕,本身就会拥有巨大的吸引力,从而使你在未来修炼的过程中度提升很多。当然,越高等级,需要的元素之力也就越多。这是对普通魂师来说的好处。而对你来说,阴阳冕的形成,还有更多的好处。一直掣肘你修炼的阴阳平衡,将会随着阴阳冕的出现不再成为障碍。”

    说着,烈焰指了指姬动胸口的位置,“能感受到吧,在你的本源阴阳冕周围,丙午元阳圣火和丁巳冥阴灵火形成了一个融合后的漩涡。这个漩涡不但能帮你更好的消化、吸收火元素,同时,它也能够帮你调整自身的阴阳平衡。也就是说,你现在哪怕只是单一的吸收一种火元素,在摄入体内后,阴阳漩涡也会帮你将其融入自身,并且达到阴阳平衡的效果。从今以后,除了在我这里之外,在你们人类的世界中,你也不会再有修炼时间的限制,任何时间都可以进行修炼。”

    这对姬动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没有了阴阳平衡的限制,他就不再只是拥有傍晚和清晨这两个修炼时段,哪怕不再来到地心湖,他的修炼度也会大幅度增加。

    烈焰继续道:“现在你要着力修炼的,就是对自身阴阳漩涡的控制,也就是双火系魔力的控制。拥有了阴阳漩涡后,你随时可以将自身的魔力都变成丙火系,也随时可以变成丁火系,让自己成为单系魔师,也可以双系并用。但这就需要你自身拥有强大的控制力方能运用自如。运用的好,在不同时候使用相应属性的火焰,会让你比普通阴阳魔师拥有更强的应变能力,但如果控制的不好,反而会掣肘你的挥。因此,在接下来的修炼中,你除了提升魔力,也要开始修炼对自己阴阳漩涡的控制。”

    姬动问道:“怎样才能控制阴阳漩涡呢?”

    烈焰微微一笑,道:“其实也并不难,控制阴阳漩涡,其实就是控制你阴阳双火的输出,这些可以通过魔技来进行练习。你已经正式成为了阴阳魔师,也是可以修炼魔技的时候了。小姬动,把你的双手伸出来,我送你两件礼物。”

    姬动伸出双手,掌心向上,“烈焰,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不需要什么礼物了。”

    烈焰摇了摇头,“这两件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把它们送给你,我也能省心许多。”

    一边说着,烈焰已经来到姬动面前,握住了他的双手。

    当姬动被烈焰握住时,他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烈焰的手柔软而细嫩,仿佛柔若无骨一般,姬动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握住烈焰,整个人的目光都随之变得灼热了许多。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够一直握着这双手,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但是,还没等姬动过多的去享受此时这异样的温馨,突然,两股剧痛同时从掌心中传来。哪怕是先前被阴阳双火煅烧时姬动都忍耐下来,可此时他却不禁惨哼出声,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舍的放开烈焰的双手。

    烈焰本来还准备抓紧姬动,以免被他脱开,但她却现,姬动不但没有松开手的意思,甚至还竭尽全力去控制握住自己双手的力量,而没有因为剧烈的痛苦而紧握,像是怕伤到自己似的。原本烈焰只是要送给他两件重要的东西,可此时此刻,她心中也难免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他就算遭受如此痛苦的打击也没有怀疑过我,甚至还怕抓伤我。不用全力去抵御痛苦,而是用全力控制自己的手。

    轻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一丝惊讶、一丝温柔从烈焰眼底闪过,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将这两件东西送给姬动,确实没有所托非人。姬动,为什么你从来就不肯让我失望一次呢?

    姬动并没有注意到烈焰神色上的变化,准确的说,他根本没有注意烈焰神色的能力。双手掌心中,不断传来刺入骨髓般的剧痛,胸口内的阴阳漩涡正以无与伦比的急旋转着,本源阴阳冕更是光芒大放,他清晰的现,从自己的双手掌心之中,似乎正有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的身体似的,而这钻入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力量所能阻挡,很快的融入到了阴阳漩涡和本源阴阳冕之中,甚至融入到了自己意念之中。

    姬动眼前只剩下黑与金两种颜色,整个人都在痛苦中剧烈的颤抖,那是一种甚至连灵魂都要为之剥离的痛苦,而那顶极致双火一冠阴阳冕也再次出现在他头顶上方。半颗冕星剧烈的闪烁着,就在这急促闪烁中,逐渐变成了一整颗。姬动的等级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升了。由一冠一级学士变成了一冠二级学士。

    看着眼前身体如同筛糠般颤抖,却并没有再叫出半声同时还努力控制着双手握力的姬动,烈焰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意,但她却依旧没有动用一点属于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姬动减少痛苦。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如果此时她有些微帮助,那么她送给姬动的这两样东西也无法与姬动本体完全结合,从而前功尽弃。

    从姬动来到这里开始修炼后,四年来,烈焰其实帮他的并不多,只是帮他转换了火焰和先前凝聚了阴阳冕,剩余所有的一切,都是姬动自己在努力的结果。除了是因为烈焰始终在观察姬动,同时,也是为了他能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就像姬动最初努力修炼了一年的魔力都被烈焰用来当做燃料转化双火使用一样。她是故意拖慢了姬动凝聚阴阳冕的时间,双系元素之体,就是姬动这所有付出的最好回报,此时的他虽然实力还并不强大,但却已经构筑了常人不可能达到的根基。根基稳固,未来的展才能更加快、稳定。这无疑是最好的修炼之道。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剧烈到无法忍受的痛苦淡淡褪去时,姬动整个人也缓缓的软倒下去。

    先后承受凝聚阴阳冕带来的痛苦,再加上之后这更甚的折磨,他的意志力虽然足够坚定,但身体却已经受不了了。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精神略一放松,就昏迷了过去。

    烈焰轻轻一拉,抱住姬动的身体,可惜,此时姬动已经没有了一点感觉,否则鼻间飙血的盛况恐将再次生。

    摸了摸姬动的头,烈焰轻叹一声,“小姬动啊小姬动,为什么你和我以前在人间见到的人类都不一样呢?逼得我不得不想方设法还你这四年的酒钱,不敢亏欠半分。这才能保持神魂的洁净。这一次,反到应该是你欠了我呢。希望你能把握住机会吧。”

    一边说着,烈焰美眸之中光芒闪烁,将姬动平放在那岩浆火柱形成的平台上,空气中那金、黑两色光晕如同海纳百川一般席卷上了姬动的身体,缓缓融入到他体内。滋润着他那在剧烈痛苦后痉挛的身体。

    当姬动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再没有半分痛苦的感觉,更是充满了浓郁的魔力,下意识的抬起双手看去,他惊讶的现,自己的左右掌心之中,各自多了一样东西。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