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集 极致双火 第二十三章 双生君王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因为昏迷前剧痛从双手传来的原因,姬动第一时间看向了自己的手掌。他现,在自己双手之中,各多了一个东西,或者说是各多了一个烙印。

    右手掌心之中,是一颗金色的太阳,没错,就是太阳,圆形的金色光盘周围,是绽放光芒般的金色纹路,当姬动看向它的时候,这颗在掌心中的太阳顿时亮了起来,金光璀璨,就像真的将太阳抓在掌中似的。

    而左手之中,也同样是一个烙印,但却是一个黑色的月亮,这黑月周围,也同样有一圈烙印,但当姬动看到它的时候,感受到的却不是绽放的光芒,而是似乎要吞噬一切的黑色,深邃而充满压迫力。

    姬动吃惊的看着自己双手之中的两个烙印,那绝不是画上去的图案,而是和他自身皮肤完全融合在一起,而且在他的感觉中,这两个图案也似乎融入了他的意念之中似的,脑海中多了许多东西。整个人在气质上也多了一种霸气。

    再看看周围,姬动现,原本让自己一直会出现些许惧怕的地心岩浆湖,此时看上去似乎就和普通的湖水没有什么两样,而空气中的丙丁双火元素气息,也似乎是在讨好着自己似的,在这里,有种掌握一切的感觉。

    “喜欢么?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淡淡的红光在姬动身前亮起,烈焰仿佛是从虚空中走出来似的,出现在他面前。

    姬动从岩浆火柱平台上站起来,惊讶的问道:“烈焰,这是什么?”

    烈焰微笑道:“这是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姬动更加不明白了,站起身,意念也从昏迷中完全清醒过来,他更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什么。

    烈焰道:“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其实,我原本并不是这里的主宰。这里的主宰另有其人。而且,这地心十八层并不是由一个地心生物所掌控,而是两个。他们是一对双生子。一个,就是以丙午元阳圣火火灵凝聚而成的火焰君王,另一个,则是由丁巳冥阴灵火火灵凝聚而成的暗炎魔王。这两大君王统治着整个地心世界,也统治着这地心的第十八层。他们虽然是一对双生子,同时诞生,同时修炼,都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实力。但是,却因为属性的彼此对立互不相让。每天都在这地心第十八层不停的战斗。他们所拥有的战技,都是能够毁天灭地的强大技能。所有的地心生物也分别按照属性的不同,泾渭分明的站在他们各自一方。在他们的统治下,地心世界的战争从未停止过,每一次战争都有大量的伤亡。从而令这地底世界元气大伤。直到有一天,地心红莲应运而生,凝结出了一朵红莲烈焰,她先后击败了火焰君王和暗炎魔王,将它们从这地心世界彻底抹杀,这十八层地底世界才重新归于平静。不再有战争,和平,让每一个地底生物都能相对快乐的生活着,不需要再担心随时有可能出现的下一次战争就会带走自己的生命。”

    “你就是那朵红莲烈焰?”听着烈焰面带微笑的默默讲述,姬动心中却涌起了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战胜统治地心世界的两大魔王,从烈焰口中说出是那么的自然,可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在姬动心中,也第一次肯定的知道了烈焰的强大。地底世界的主宰,自己何时才有追上她的可能?自惭形秽的感觉无可避免的令姬动心中一片黯然。

    烈焰轻轻的点了点头,仿佛又回忆起了当初生的种种,“或许是因为两大君王之间的战斗影响了整个地底世界的平衡,所以我才会诞生在这地心之中。他们的力量真的很强大,其实,你体内的两颗火种并不是我所创造的,而是来自于两位君王。那也正是他们的本命火焰。这对双子星都已经达到了各自火焰的极致,如果是同时对付他们二人,我必死无疑。是他们之间的仇恨葬送了自己,这才被我逐一击破,我用自己的本命红莲之火分别炼化了他们的灵魂,但是,我的火焰也被他们所同化,从而改变了自己的火之本源。你双手掌心之中的图案,正是当初我将它们炼化之后留下的魔灵。或者说是他们最根本的本源。没有思想,但却记忆了他们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力量。准确的说,魔灵并不是能量,而是记忆,两大君王的记忆。这也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两个魔灵分别记载了两大君王的所有技能。用你们人类的阴阳魔师来衡量,那就是,包括基准技、命中技、必杀技、必杀技甚至是终极技。而且,全部都是最顶级的存在。”

    姬动在离火学院已经学到过,当阴阳魔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阴阳冕之后,就拥有了修炼魔技的基础。而魔技对于任何一名阴阳魔师的重要性都仅次于阴阳魔力。哪怕你魔力再强,如果没有强大的魔技配合,也无法成为一名强者。而魔技的分类却和烈焰所说的不一样。离火学院的老师只是讲述了三种魔技,那就是基准技、命中技和必杀技。

    基准技是最基础的魔技,每一名阴阳魔师只要能够考上高等学府,都能学到一些基准技,再从中选择适合自己的进行修炼就可以了。但命中技就不是那么容易学习的了。就算是高等学府也未必会传授,而且就算是传授了,也未必会适合。哪怕是同一系的阴阳魔师,对于同样命中技的领悟也是绝对不同的。只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技能,才能最大程度挥出自己的实力。而命中技还有一种称谓,叫做杀戮技。已经是极其强悍的技能了。

    不论是基准技还是命中技,都分为高、中、低三级。一冠学士级阴阳魔师只能学习基准技,两冠师级阴阳魔师才有学习命中技的机会。

    一般来说,高等级的魔技都被一些大家族敝帚自珍,想要学到难如登天。一名阴阳魔师想要变得强大,在学习魔技上是有很大运气成分的。这也从而应运而生了专门贩卖魔技的一些商人。

    魔技的价格更是高的恐怖。这也是为什么阳炳天曾经说过不会随便收徒的重要原因。一名阴阳魔师如果能够拜一位强大的老师学习魔技,好处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更加高等的必杀技,离火学院的老师只有一句简单的注解,可遇而不可求,无比强大的存在,任何一位拥有必杀技的阴阳魔师,都是大陆的焦点。

    这些就是姬动对于魔技的全部了解了,可此时听烈焰这么一说,他才知道离火学院教授的知识还远远不够。魔技不只是包括基准技、命中技和必杀技,竟然还有更高等的必杀技和终极技。对于终极技,连烈焰都会说出甚至二字,可见其威力是何等的恐怖了。

    “烈焰,你是说,我已经拥有了火焰君王和暗炎魔王的技能记忆?”姬动的心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份何等大礼。

    烈焰点了点头,“从实力上来看,两大君王绝对是火系的至强者,如果不是他们过于好斗,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如果你在未来能够完全掌握他们的技能,那么,人类世界也可随你纵横了。不要埋没了两大君王的能力,将它们在人类世界中扬光大吧。”

    姬动看着自己的双手,出乎烈焰意料的是,他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兴奋和欣喜,只是苦笑道:“烈焰,你送我如此大礼,让我未来该如何回报呢?如果早知道你要送我的东西如此珍贵,我一定不会要的。”

    对于一名阴阳魔师来说,未来不需要去辛苦的寻找魔技,这绝对是巨大的优势,更何况这些魔技还是传承于地底世界曾经的两大君王。

    烈焰微微一笑,道:“人类的寿命可以活到八十到一百岁,而强大的阴阳魔师更是能活到两百岁开外。我当然不是白白将这两个魔灵给你。为我调制九十九年的美酒,就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你愿意么?”

    抬头看向烈焰,姬动有些冲动的道:“就算你什么都不给我,只要我还活着,我永远都愿意做你的专属调酒师。”其实,他还少说了一句,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倾诉,烈焰,你知道么,如果每天都能看到你,我就满足了。

    听着姬动那真挚的话语,烈焰先是呆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不易现的波澜,噗哧一笑,“小姬动,我可不需要你做我的专属调酒师。你这么好的调酒技艺,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能品尝到不是可惜了么?记住哦,你一共要为我调酒九十九年,刚刚过去四年,还差九十五年。”

    姬动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好,那就还有九十五年。”

    烈焰话题一转,看着姬动的双手,道:“两大君王的技能不是那么容易使用的,必须要当你的魔力达到相应程度,并且有负担该技能的时候,你才会激那一段记忆,从而获得技能的使用权。你现在能够使用的,只有各自一个基准技。用你的意念去感受掌心烈阳和暗月,你就会得到这份记忆。不过,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两个基准技,它们是两位君王所有技能的基础,用好的话,比命中技还要厉害。也只有将它们练好,再加上你自己阴阳魔力的提升,你才有获得进一步技能的可能。好了,回去吧,算算时间,你在我这里也待了三天了。学院已经以为你失踪了,今天应该是你四年级期末测试的时间。三年前,你被他们剥夺了正式学员的资格,现在该是你给他们一些惊讶的时候了。”

    “我已经来了三天?”姬动心中一惊,他这才知道自己在先前凝聚阴阳冕时竟然不知不觉度过了这么久。告别烈焰,红莲包裹之中,赶忙返回学院而去。

    红光闪烁,伴随着红莲花瓣退去,姬动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外面早已是天光大亮,看天色,已经接近正午了。他不敢停留,换上一件干净的丙火系校服,赶忙跑下楼。

    等到姬动来到操场上时,正好看到三个学员方阵整齐的站在操场上,顿时知道,果然如烈焰所说,今天正是期末考核的时候了。操场上这三个方队是按照年级排列的。站在最前面的就是他所在的四年级,之后是更高的五年级和即将毕业的六年级,而前面三个年级显然已经逐一进行考核了。

    按照离火学院规定,期末考核时,从低年级开始,其他年级在操场上等候,未进行考核之前,甚至是不允许吃午饭的。这本身也是对学员心性的一种磨练,毫无疑问,六年级被磨练的时间最长。

    姬动快步跑到四年级队伍中,一眼就看到了分别站在丙火系和丁火系最前面的卡尔和毕苏。

    两人看上去气质都有了些变化,十四岁的卡尔,身高已经过了一米八,虽然还不像夏天老师身材那样彪悍,但也是相当的刚猛了,肩宽背阔,校服下肌肉隆起,一头钢针般的红色短。姬动能够隐约看到,卡尔身上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红光闪烁。

    毕苏也不再是小时候那样娘娘腔的样子,皮肤白皙,越英俊,看上去虽然有几分孱弱的样子,可他那双宛如寒星般闪亮的眼眸却昭示着绝不可轻辱的实力。

    姬动心中一喜,顿时明白,他们也已经突破了。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