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集 极致双火 第二十五章 准考证

    姬动闭上双眼,当他将意念集中在胸口内那金黑两色漩涡之中的本源阴阳冕时,立刻就感觉到了与以前的不同。

    根本不需要他可以去引导,本源阴阳冕顿时散出一种独特的气息,自身魔力悄然外放,就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磁场,而空气中的丙火与丁火两种元素也顿时以更快的度朝着他体内凝聚而来。

    这些火属性元素一进入姬动体内,立刻就被他胸口的漩涡所吸引,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投入其中,再被阴阳漩涡所同化,成为他自身修为的一部份。和以前相比,不但吸收火元素的度要快得多,消化的度也是几何倍数增加。短短半个时辰的修炼,姬动感觉比以前几天修炼的效果还要好。当然,这是在不计算到地心湖那边的情况下。

    正在姬动准备继续修炼下去的时候,他的门被敲响了,姬动顿时醒悟过来,今天还没有给阳院长调酒呢。而且,阳院长已经知道了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实力,应该会询问自己吧。

    打开门,门外果然正是阳炳天院长,看着姬动,阳炳天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复杂光芒,向他招了招手,“姬动,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今天先不用调酒了。我有话对你说。”

    “哦,好。”姬动随手带上门,跟着阳炳天一直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阳炳天指了指沙,示意姬动坐下,他自己则从旁边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坐在姬动对面。目光灼灼的盯视着眼前这个十四岁的少年。

    姬动被阳炳天看的有些不自然,“阳院长,您找我有事么?”

    阳炳天轻叹一声,“姬动,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说声抱歉的。”

    “啊?为什么?您一直对我很照顾。”姬动疑惑的看着他。

    阳炳天摇了摇头,“一直以来,我对你的关心太少了。自从第一学年你没有通过考核之后,因为你自身又是阴阳平衡属性的缘故,我早已放弃了对你修炼的关注。我还是太小看了你的决心,真没想到,今天你能给我一个如此之大的惊讶。阴阳平衡双属性火系魔师,在阴阳魔师公会,你也是第一个。你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一关,是我不好,没能一直帮助你修炼。四年来,你一直为我调酒,让我能够品尝到最好的鸡尾酒,可当初答应你的事,我却没能做好。这几天你失踪,想必就是独自去凝聚阴阳冕了吧,这都是我的失职啊!”

    姬动心中恍然。原来是因为这样阳炳天才将自己找来。而事实上。他心中对阳炳天还是充满感激地。如果当初不是阳炳天将他带回来。不屑于乞讨地他。连吃饭都困难。就更不用说成为一名阴阳魔师了。也就更不可能在机缘巧合之下打开那张全方位无定传送卷轴。从而见到烈焰。四年来一直认真地为阳炳天调酒。这本身就是姬动对他地报答。

    “阳院长。当初如果不是您把我带回来。并且这些年一直照顾我。我也不会有今天地成绩。您已经为我做了很多。我感谢您还来不及。”

    阳炳天微微一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是个懂事地好孩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地。但以阴阳平衡之体能够修炼成阴阳魔师。可见你这四年来是何等努力。过去地事我们就不说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姬动道:“我已经突破十级。达到了学士级别。如果可以地话。我希望您也能给我一个保送地机会。让我能够正式从离火学院毕业。和卡尔、毕苏他们一起到更高地学府去深造。既然选择了阴阳魔师这个职业。我就要一直走下去。”

    阳炳天点了点头。道:“我下午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以你现在地实力。顺利毕业自然不在话下。我已经让夏天去为你们三人办理毕业手续了。现在我有两个选择给你。一个是直接晋升到我们南火帝国地三家高级火系魔师学院之一。这三家学院可以任由你挑选。像你这样出色地学员。他们一定会抢着要。另一个选择就是机遇与风险并存了。可一旦你能在那里站稳脚跟。未来前途必定是不可限量。”

    听到阳炳天说起第一个选择时。姬动已经十分满意。但他后面地话却不禁勾起了姬动地兴趣。

    “阳院长,这第二个选择究竟是什么?难道去学院上学也会有风险么?”

    阳炳天点了点头,道:“那是一所全大陆淘汰率最高的学院,也是全大陆最顶级的精英学院。它甚至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是由大陆五大帝国共同创办的。能够到那里进行深造的,无一不是各系最优秀的人才。可一旦你达不到考核的要求,将会立刻被淘汰,决没有半分转圜的余地。而且,就算是由咱们离火学院推荐过去,到了那边,你也一样要接受他们的入学考试,只有通过了考试,才能正式成为其中一员。”

    姬动若有所思的问道:“那里的教学质量很高么?”

    阳炳天点头道:“全大陆当之无愧的第一。在咱们阴阳魔师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步,地位更属然。大陆各国的高级学院,最多也只是教授一些魔技中的基准技,哪怕是最优秀的学员也只能学到一、两个命中技就不错了。但是,在这所特殊的学院之中,只要你实力足够,基准技、命中技你可以随意挑选。如果能够通过最终考核,甚至会被奖励学到必杀技。能够从这所学院顺利毕业的学员,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得到极高的认可。而选择那里,也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在那里,你将面对年青一代各系最优秀的同学,承受巨大的压力。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可能。坦白说,如果考虑到平稳展的话,我不太希望你选择这所学院,但如果你想成为阴阳魔师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那里却是最好的舞台。”

    姬动默默颔,眼中光芒闪过,“压力就是动力,阳院长,我就选择这第二条路吧。这所学院叫什么名字?”

    阳炳天微微一笑,“我就猜到你会这样选择,你骨子里的那份骄傲是不会轻易向任何事物屈服的。这所学院以阴阳魔师十系之和为名,就叫做:天干学院。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了,天干学院还有很多属于它自身的秘密,至于能否知道那些,就要看你在天干学院之中能够走到哪一步了。”

    姬动心中暗想,一所能够由大陆五大帝国联合创办的学院,没有秘密那才怪了,单是它成立的原因就足以引人深思。而阳院长显然是知道的,只是因为忌讳着什么才不能告诉自己。

    阳炳天继续道:“天干学院的录取方式非常特殊,它不对外招收学员,每年,天干学院都会给五大帝国各三十个名额,由帝国的基础学院来瓜分进行推荐。这个推荐名额就像是一张准考证,有了它,才有参加入学考试的资格。说起来,你们运气是很不错的,天干学院的推荐名额每年都会变化。由于之前几年,我们学院中祝天、祝归先后都成功考入了天干学院。今年我们分到的推荐名额足有三个,占到了咱们南火帝国的十分之一。也正好你们三个小子都凝聚阴阳冕成功,年纪都不大。毕苏和卡尔早就做出了和你同样的选择。至于你们以后能否在一起继续修炼,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姬动道:“我们一定不会辜负阳院长的期望。”

    阳炳天道:“明天就要放假了,卡尔和毕苏他们都会回家去和家人团聚。你如果还是留在这里,这段时间一定要努力修炼,争取在三个月后天干学院入学考核之前再有所提升。其实,我对你能否考入天干学院一点都不担心。你的阴阳双系就足以叩开天干学院的大门了。明天我也要出去办事,走之前我会把你们三人的推荐信都交到你们手里,到时候你和卡尔、毕苏一起结伴上路吧。相聚四年,享受了你四年的调酒服务,这个手镯留给你做个纪念。”

    一边说着,阳炳天将自己手腕上那似乎是由红宝石雕琢而成的手镯摘了下来,塞到姬动手中。

    姬动曾经不只一次看到阳炳天通过这手镯凭空变出东西来,自然明白它的珍贵,“阳院长,您给予我的已经太多太多,我不能再要您的东西了。”

    阳炳天脸色一沉,执意将手镯塞入姬动手中,“不许推辞。就当是你这四年来的工钱。这个手镯有储物功能,可以存放十立方米的物品,有了它,你们在路上也会方便许多。别忘了,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调酒师,一名调酒师没有调酒用具和酒,像什么样子?你房间中的那些酒我也都送给你了,一起带走吧。手镯里我还留了五百金币给你,作为路费。它的使用方法十分简单,你只需要将丙火魔力注入其中,就能自然开启那单独的空间,进行物品存取了。”

    姬动还想拒绝,却被阳炳天阻止了,“别再推辞了,只要你未来功成名就之时不要忘记离火学院,就足够了。同样的储物用具我还有许多,这东西也并不是什么过于珍贵的物品。好了,在我们即将告别之际,你不准备再为我调制一杯鸡尾酒么?”

    将那红色的手镯套在手腕上,手镯自行与姬动的皮肤贴合在一起,传来淡淡的温热感。姬动没有再多说什么,但阳炳天的这份情义他却深深的记在心中。

    目送着姬动离开自己地办公室。阳炳天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自言自语地道:“傻小子。你上当了。四年来一只喝着你调制地美酒。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这无双地调酒师呢?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再见面地。”

    对于姬动选择天干学院。毕苏和卡尔一点也没有感到惊讶。第二天学年结束。阳炳天院长果然已经离开了学院。姬动三人也从夏天老师那里拿到了前往天干学院地推荐信和地图。诺大地离火学院又像往年休息期那样安静了下来。

    两个月地时间转眼已经过去。姬动地生活却比以前更加丰富和充实。这两个月以来。除了努力提升自己地魔力之外。他还多了一项新地修炼。那就是魔技。火焰君王与暗炎魔王赋予他记忆中最基础地两个基准技。而姬动地修炼方式也随着这两个基准技而生了改变。

    每天专门修炼魔力。就只是在地心湖地四个时辰。而在离火学院这边地时候。他将全部心力都用来修炼这两个技能。原因很简单。修炼这两个技能地同时。本身就是对魔力地提升。在人类世界中。修炼魔技时提升地魔力度一点都不比他专门修炼魔力时候少。既能锤炼技能。又可以提升魔力。何乐而不为呢?

    洗了个澡。姬动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两个月几乎每天一模一样地生活令他也多少有些乏味。至少在学年之中地时候还能见到毕苏、卡尔他们。但这两个月却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虽然在这种情况下他修为提升地更快。但烈焰说过。过刚则易折。需要刚柔并济。正好。今天他要为烈焰调制地鸡尾酒中有一种酒已经用完了。需要外出采购。也正好顺便出去走走。缓和一下自己紧绷地情绪。

    和学院留守地老师打了声招呼。姬动就走出了离火学院。来到这里四年了。他真正走出学院地次数。两只手就能数过来。而就在姬动一脚跨出学院地同时。离火学院门前角落中。一个坐在那里地乞丐悄悄地站了起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