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集 极致双火 第二十六章 阴毒小人

    信步走在离火城的街道上,放松的感觉令姬动全身似乎都松快了许多,修炼了一天的魔技,紧绷的肌肉也在这放松中得到了几分缓解,一边看着街道两旁的店铺,只觉得自己身心一阵舒爽。

    一边走着,姬动心中暗想,看来烈焰说的对,总是一味修炼未必就有好处,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不过在离开离火学院前,这恐怕是自己最后一次出来了,再过十天,卡尔、毕苏他们就会来找自己。那个天干学院在中土帝国,虽然中土帝国与南火帝国接壤,但也有一段不短的路途。提前二十天出才能让时间充裕一些。

    今天既然出来了,就把那些存量不多的酒都买上,在前往天干学院之前,也好为烈焰多调制几杯最好的鸡尾酒。路上和卡尔他们在一起,自己就未必能够每天都去见她了。

    虽然出来的次数不多,但姬动对离火城的情况还算熟悉,尤其是卖酒的地方,更是记得清楚。很快,他就买够了自己需要的酒。有了阳炳天赠予的储物手镯就是方便,这个手镯只有丙火系魔师才能使用,就算一次买再多些东西也可以轻松放进去。

    买完酒,姬动刚从店铺中走出来,突然,一个急匆匆的身影迎了上来。

    “你是叫姬动么?”来人挡住姬动去路,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姬动定睛看时,只见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乞丐,要知道,在这离火城中,乞丐可不多见。四年前,姬动也曾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见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我就是,你认识我?”

    小乞丐将一个纸条递给姬动,“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说完,没等姬动问,他扭头就跑,一会儿就钻入人群中消失了踪影。

    姬动皱了皱眉,先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将刚买的酒都收入到自己的储物手镯之中,这才展开纸条看去。

    “南城郊五里,老大快来,我和卡尔有危险。”落款是毕苏。

    毕苏和卡尔有危险?姬动心头一紧。但很快心中就被疑惑所充满。就算他们有危险。也应该是让人送信到学院去。怎么会在这里送给自己?正好是趁着自己离开学院这一会儿地工夫。不过。心中虽然疑惑。姬动还是决定去看看。在离火城他认识地人很有限。知道他和毕苏、卡尔关系地也只有那些同学。就算这是个恶作剧。他也必须要去。否则地话万一是毕苏和卡尔真地遇到了危险。就要追悔莫及了。

    不敢耽误时间。姬动赶忙朝着南城地方向跑去。对于城郊。姬动反而比离火城更加熟悉。谁让夏天老师最习惯地就是罚学员绕城跑呢?姬动依稀记得。南城郊五里地地方。似乎是一片有山坡地小树林。地方十分隐秘。

    出了城。姬动一边朝着那片树林地方向跑。一边注意观察着周围。虽然他想不出有谁会找人骗自己。但那奇怪地纸条还是让他心生警惕。

    不过。他地观察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路上行人不多。更没有任何可疑迹象。现在地姬动可不是当初那个刚到离火学院时孱弱地小乞丐了。五里地距离转瞬即至。远远地。已经看到了山包上地那片树林。

    来到树林外停下脚步。姬动高声喊道:“毕苏、卡尔。你们在里面么?”

    树林内寂静无声。并没有任何回应。姬动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地将注意力集中到听觉上。突破十级后。他地六感再次提升。听觉自然极为敏锐。但是。仔细倾听之下。除了风吹树叶出地沙沙声。却并没有听到任何其他声音。

    不管了,先进去看看再说。姬动迈步入林,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向树林深处走去。他的观察并不只是为了寻找卡尔和毕苏,也是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令他失望的是,依旧什么都没有现。也没有任何打斗留下的痕迹。

    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深入过半,姬动停下脚步,朝周围看了看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究竟是谁,和我开这种玩笑。”喃喃的自语一声,姬动决定不再找了。很显然,毕苏和卡尔并不在这里。

    对于这两位兄弟的家庭,姬动并没有仔细打听过,只是听他们提起,卡尔是平民出身,毕苏家里是做生意的商人。

    就在这时,一个阴仄仄的声音突然传来:“你真的以为这是个玩笑么?”

    姬动猛然转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喝道:“谁在那里,出来。”

    一株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树后,缓缓转出一个人来,看到这个人,姬动不禁愣了一下,心头也略微闪过一丝不安。

    “刘俊老师,您怎么会在这里?”姬动疑惑的问道。这从树后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在期末考核中被姬动抢白后又在他展现出的实力面前灰溜溜离去的丁火系老师刘俊。

    刘俊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我在这里等你啊!”

    姬动心中的不安更增添了几分,恍然道:“那个纸条是你让人送给我的?”

    刘俊微微一笑,有些苍白的脸上神色从容不迫,“没错。等这一天,你让我足足等了两个月。你果然是个用功的学员,期末都结束了,竟然还能忍住两个月不出学院。难怪你能成为第一位阴阳双属性同修成功的魔师。我不得不说,你是个天才。”

    姬动不动声色的道:“刘俊老师既然知道我在学院,有什么事大可到学院去找我,为什么让人把我引来这里呢?”

    刘俊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冷哼一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把你引来的意思么?果然和夏天那个笨蛋一样,脑子不会拐弯。要是我去学院找你,岂不是很容易留下破绽被人知道。我是一个谨慎的人,做任何事都不会留下后患的。所以,我宁可等上两个月,也不愿意有丝毫冒险。哦,对了,听说你曾经在刚进入学院的时候问起过秋天,我们丁火系的图腾是什么。也在学院学习了四年,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

    “丁火系的图腾是螣蛇。”姬动淡淡的道。阴阳魔师一共有十系,每一系都有属于自己的图腾。丙火系的图腾就是朱雀,也就是凤凰,而丁火系,就是秋天背后曾经出现过那条拥有翅膀的蓝色大蛇,也就是螣蛇。

    刘俊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螣蛇。我们丁火系的魔师,绝不像丙火系那么容易冲动,遇事只会爆。我们可以忍,像蛇一样隐忍。等到机会,一击必中。是最凌厉的杀手。”

    听到这里,姬动明白,今天恐怕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那这么说,刘俊老师一直等我离开学院,就是为了把我引到这里来教训了?看来,当初我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你真的不配为人师表。”

    “教训?你说的太简单了。”刘俊阴冷的说道:“夏天那个混蛋抢走了我的秋天,他的弟子竟然也让我在期末考核上丢尽了脸,抬不起头来。没错,你是个修炼的天才。但是,大陆上天才众多,真正能够成长起来的又有多少呢?今天我先收拾了你,将你这个天才扼杀在摇篮之中,然后再找机会灭了夏天那个混蛋。”

    听到这里,姬动算是全明白了,原来这刘俊和夏天老师竟然是情敌,都在追求秋天老师,很显然,秋天老师更倾向于夏天,刘俊因爱生恨,所以才故意处处与夏天作对。在毕业典礼上,自己相当于是误打误撞的帮助夏天彻底击溃了刘俊的信心。他怀恨在心,这才找机会来报复。而且,看他的样子,可绝不是教训自己那么简单了。

    心念电转,姬动一边判断着眼前的形势,一边冷声讥讽道:“刘俊,你与夏天老师之间的事迁怒于我一个学员,这就是你的勇气么?难怪秋天老师看不上你。你要怎样将我扼杀?真的要杀了我?”

    “喋喋喋喋……”刘俊突然歇斯底里的怪笑起来,“凭什么所有好事都让他占尽了。以他那笨蛋的猪脑袋,为什么就能拜在阳院长门下,突破三冠境界。凭什么他就抢走了我的秋天。没错,我是打不过夏天,但我今天杀了你,再找人把你的尸体送到他面前,你猜他会是什么表情呢?只要我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无法猜到我头上。也好顺便出了你在期末考核上侮辱我的那口恶气。正是一举两得。”

    “你已经是个疯子。”姬动冷冷的说道。与此同时,红、蓝两色光芒同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两色光芒缠绕上他的身体,渐渐在他头顶上方凝结成专属于他的那顶黑白色阴阳冕。但和两个月期末考核时不同的是,此时冕环上的星已经不再是一整颗,而是一颗半。显然,两个月的工夫,姬动的魔力已经由提升了一级。成为了十三级学士。

    笑声收敛,刘俊不屑的看着姬动头顶的阴阳冕,“好,很好,果然是天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又有所突破。太好了,这样我杀了你会更有快感。你以为,凭借你一冠才十几级的实力就能和我抗衡么?就算我一直不能突破三冠瓶颈,杀你也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说着,刘俊眼中寒光一闪,澎湃的蓝光顿时从他体内奔涌而出,蓝光在头顶上方凝聚,化为黑色阴冕,他的阴冕上,有两个冕峰带有蓝火烙印,冕环上足有四颗半的冕星。两冠就是二十级,再加上四颗半冕星,赫然是一名二十九级的丁火师。

    四年来,夏天早已突破到了四冠境界,而根据姬动的记忆,这位刘俊老师似乎早就是两冠的实力了,却始终没能突破。三冠作为阴阳魔师的第二个大瓶颈,阻挡了他的前进。四年未能突破,他的未来可以说已经没有太光明的前途可言。难怪他心里会那么不平衡。

    十三级对二十九级。两者相差足有十六级之多。战斗经验更是毋庸置疑。从各方面看。刘俊都占有了压倒性地优势。这就是老师和学员之间地差距。

    阴冷地丁火围绕着刘俊身体升腾。没有突破三冠。他背后还不回出现图腾地光芒。但二十九级地魔力。却也足够给姬动带来不小地压力。

    抬起右手。一股蓝色火焰从刘俊掌心中冒起。在那阴冷火焰地映衬下。他眼中地光芒更显怨毒。

    “要怪。你就怪自己是夏天那个混蛋地弟子吧。要怪。就怪你是出色地天才。我最看不得你们这些天才。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你们就有成为强者地机会。我就无法突破三冠。”刘俊一步步朝姬动走来。所过之处。脚下地植物纷纷枯萎。留下一个个蓝色火焰映衬地脚印。

    姬动没有后退。只是站在原地。冷冷地注视着逐步靠近地刘俊。冷冷地道:“你不愿努力。只会怨天尤人。在我眼中。你和夏天老师地差距不可以道理计。你就是个垃圾。”

    “那就让我这个垃圾先结束了你这个天才地生命。去死吧。”刘俊阴阴地说着。燃烧着火焰地右手猛然一甩。顿时。一团蓝色地丁火直奔姬动飞了过来。那丁火刚从刘俊手中飞出地时候。还只有拳头大小。但它在半空之中却迎风暴涨。眨眼间已经变成了脸盆大小地蓝色火球。追向姬动地身体。

    没有后退、没有逃跑,姬动做出了一个让刘俊目瞪口呆的动作,他的左脚快踏前一大步,由于这一步跨出的巨大,整个人的身体都横了过来,以身体带手臂,瞬间完成了一个半转身的动作,右拳直击,竟然就那么正面迎上了刘俊的攻击。而他的拳头也就在挥出的同时变成了金色。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