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三集 天干学院 第三十七章 封门挑战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调酒师是高贵的职业,可不是谁都能考取的。就凭他也想进入我们调酒师公会?”正在这时,就在姬动三人身边不远处,一个略带不屑的声音响起。

    姬动三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名衣着考究,身穿华丽长袍二十多岁的青年正从他们身边走过,一边走,一边轻蔑的打量着姬动,还不断的摇着头。

    毕苏怒道:“考个调酒师资格有什么了不起,我老大是最好的调酒师。”

    青年本来已经要从三人身边走过去了,听到最好的调酒师这几个字,顿时停下脚步,“真是大言不惭。哪怕是酒神杜思康大人,也没有说过自己是最好的。你们算什么东西。毛还没长齐,就在这里不知天高地厚,滚的远一点,不要在这里碍眼。”

    本来姬动对这青年之前的讽刺并不怎么在意,前世的他就特立独行惯了,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但这青年桀骜的话不但骂了他,也骂了他的两个兄弟。在魔师的世界他现在还不算什么,但是,在调酒界受到这样的侮辱姬动不能忍。

    两只手分别拉住愤怒的想要冲上去的卡尔和毕苏,姬动淡淡的道:“好,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的。毕苏、卡尔,我们走。”

    说完,他强行拉着怒气冲冲的两个兄弟转头就走。

    那青年不屑的呸了一声,傲慢的朝着调酒师公会走去。

    “老大,那混蛋这么侮辱我们,你为什么拉住我们?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毕苏大为不满的说道。

    姬动拍拍毕苏的肩膀,“他会为他刚才的话付出代价的。毕苏、卡尔,你们帮我个忙。卡尔,你去买一张桌子来,要长方形,高度再一米五左右,宽度不低于两米。毕苏,你去帮我买一块白布,一根能够挑起白布的竹竿和笔。”

    毕苏和卡尔对视一眼,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老大,你……”

    姬动冷然一笑,“没听说过砸场子么?斗嘴有什么用?就算你打他一顿,他会服气么?要用事实说话。”

    毕苏和卡尔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大家都是年轻人,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本就不是怕事的人,看着姬动那高傲而坚定的目光,顿时兴奋起来。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走。

    姬动站在街边,静静的凝望着那调酒师公会的高大建筑,以一种极为有节奏的方式呼吸着,调酒是一门艺术,不同的心情调制出的鸡尾酒味道也会截然不同。现在姬动需要的是平静,只有在这种状态下,他才能够接受任何挑战。

    一会儿的工夫,卡尔和毕苏就已经回来了,诺大的中原城,想找到那么简单的东西十分容易,姬动从卡尔手中接过桌子,此时,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极为平静,就像是无风的湖面,没有一丝情绪荡漾。

    走到调酒师公会的牌楼前,姬动将桌子放下,再接过毕苏手中的白布,平铺在桌子上,拿起笔,笔走龙蛇,写上了几个大字。

    调酒师公会门前有两名守卫,眼看三人在调酒师公会正门前停留下来,立刻走了上来。但他们不过是普通人,卡尔和毕苏怎么会让他们打扰姬动呢,一人挡住一个。

    姬动用竹竿将白布挑起,向那两名守卫道:“告诉调酒师公会的人,我在这里等他们两个时辰,如果无人敢来应战的话,我就拆了门楼上的徽标。”

    竹竿一甩,刷拉一下,那白布已经迎风展开,上面有九个大字,写的是:调酒师公会可敢一战?

    两名守卫面面相觑,这样的情况他们显然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人留在门口,另一个人飞快的朝着公会方向跑去。

    卡尔哈哈一笑,道:“老大,你这几个字写的太有气势了。不过,这中原城的调酒师公会分会,在整个调酒师界应该是仅次于总会的地方,老大,你……”

    姬动向他摆了摆手,“不妨。你们等着看就是了。”看着姬动那淡定从容中的高傲,卡尔和毕苏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在人家门口摆上桌子登门挑战,这就像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人家脸上。姬动还不到十五岁,但是这份勇气已经令这哥俩由衷钦佩。更何况,姬动明显不只是勇气那么简单,在阳光的照耀下,他那一头黑散着淡淡的紫色,平静的目光中充斥着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注视着调酒师公会方向的目光大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姬动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中一个一个接连取出了九个水晶打磨而成的调酒壶,在面前的长方形桌子上一字排开,负手而立,凝望调酒师公会,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不长,调酒师公会里已经走出来三个人,除了那名去叫人的守卫之外,另外两人一老一少,年轻的,就是先前侮辱姬动三人算什么东西的青年,年长者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一身整洁的淡黄色长袍,左胸前有四颗星的标记。

    姬动曾经听阳炳天提起过,在五行大陆上,调酒师有着明确的分级,一星到九星,拥有最基本的一星等级,就可以胜任调酒师这个职业了,四星,更是象征着大师级的水准。而最高的九星,整个大陆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调酒师公会会长,酒神杜思康。

    “是你们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到我们调酒师公会门前闹事?找死不成。”那青年一看到是姬动三人,立刻怒气冲冲的跑了上来。

    “够了,夜殇。不得无礼。”那年长者跟了上来,阻止青年继续说下去,他先看了一眼姬动面前桌子上的九个调酒壶,再看向姬动,和颜悦色的道:“小兄弟,不知本公会有何得罪之处,你们这是?”

    姬动淡淡的道:“刚才这个人问我是什么东西,我现在就是来告诉他的。当时他以调酒师公会成员自居,既然如此,我顺便也告诉你们调酒师公会,我是什么东西。”

    年长者有些恼怒的瞥了那个叫夜殇的青年一眼,“夜殇,虽然你已经考过了两星,但怎么可以在外面败坏公会名誉。”

    夜殇想要但看着年长者不善的目光,悻悻的没有开口。

    年长者再次转向姬动,道:“小兄弟,我是调酒师公会的威宏,如果刚才有什么得罪,我代替夜殇向你道歉。这挑战什么的,就算了吧。”

    姬动扫了他一眼,“威宏先生,你好,很抱歉,我不能接受您的道歉。并不是您侮辱了我和我的朋友。既然我已经将桌案摆在了这里,断没有轻易收回的可能。我将在这里停留一个时辰,只要是你们调酒师公会的人,任何人都可以,能在调酒上击败我,那么,我立刻向你们公会三拜九叩,尊一声大师。扭头就走。如果在一个时辰之内,没有人能击败我,我的要求很简单,让他当着你们调酒师公会的人,跪在我面前,向我磕三个响头,尊我一声酒神。或者,他如果不愿意的话,你们就要摘下这牌楼上的徽标。”

    说道最后一句话,姬动的声音斩钉截铁,目光更是威棱四射,整个人都散着狂野的霸气。此时此刻的他,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又成为了那位一代酒神李解冻话语中根本没有留下半分转圜的余地。

    听了他这番话,不只是那夜殇忍不住叫嚣起来,就连眼前这位威宏调酒师也忍不住变了脸色。姬动的话,分明就没将调酒师公会看在眼里,就像他刚才对卡尔和毕苏说的那样,他就是来砸场子的。

    威宏沉声道:“小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如此咄咄逼人,你的师长就会肆意纵容你么?”

    姬动冷然一笑,“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做我调酒的老师。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你身上有沉年沃特加的味道,还有柠檬的味道,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擅长调制以沃特加为基酒的鸡尾酒吧。你的双手宽大,掌心厚实,应该是擅长旋转类的调酒方式。可惜,你已经上了年纪,心性过于沉稳,失去了沃特加的火辣,就算你再努力,手法再娴熟,也调不出沃特加的真髓。你不是我的对手,去叫等级更高的人出来。”

    一边说着,姬动右手一挑,一支调酒壶已经到了他手掌之中,只见他手腕一甩,那调酒壶已经飞舞起来,肩膀微动,那急旋转中的调酒壶如同一颗银色太阳一般在空中闪耀,没有任何预热,就在那一瞬间,三颗银色的太阳已经分别出现在姬动头顶上方和身体两侧。正是他当初为了让阳炳天注意到自己时所施展的三阳映月。只是和当初比起来,现在的他不知道要从容多少倍,随手挥洒之间已然完成。

    经过龙血浸泡之后,姬动虽然还不到十五岁,但他的身体早已经越了前世的巅峰,所有调酒的技艺已经完全可以付诸于行动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他有如此信心,傲然站在这调酒师公会门前的原因。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恢复了酒神李解冻的全部能力和信心。

    夜殇的叫嚣声嘎然而止,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已经重新放回桌子上的调酒壶,威宏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凝重起来。此时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只是赌气那么简单。姬动这一手三阳映月他虽然也能做到,但自问绝不可能像姬动做的这么从容。

    尤其是姬动先前那番话,更是将他最擅长的能力说的一清二楚。要知道,调酒壶中没有酒,会令调酒壶本身重量更轻,而且无法借助调酒壶内液体的惯性进行旋转。看上去姬动只是用了一个空的调酒壶,但他也是调酒师,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呢?

    此时,周围已经围上了一些过路的行人,那白布上的字,以及姬动摆开的阵势足以吸引大量的好奇者围观。尤其是当他这一手三阳映月用出来之后,更是有不少人鼓掌喝彩。

    夜殇的神色显得很尴尬,他此时也明白,自己似乎是招惹了不该惹的人,但他显然没有认错的自觉,狠狠的瞪了姬动一眼,“你等着。”说完,转身就向调酒师公会跑去。

    威宏调酒师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看着姬动,忍不住问道:“小兄弟,你真的没有老师么?”

    姬动淡淡的道:“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希望你们调酒师公会的人不要让我失望。”

    威宏叹息一声,道:“年轻人有锐气是好事,但不要过于骄傲。那对你未来的展并没有什么好处。我只是一名四星调酒师,在公会中并不算什么。三阳映月的手法虽然不容易,但在公会中还是有不少位优秀的调酒师都能做到。小兄弟,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见好就收吧。我让夜殇向你口头道歉如何?以你的实力,我想,就算考上五星调酒师也毫无问题。这毕竟是你的职业,你何苦与公会作对呢?”

    姬动摇了摇头,“我说过的话就不会收回。而且,调酒也从来都不是我的职业,它是我追求的一门艺术。我也奉劝您一句,如果您始终将它当成谋生的手段,那么,您就永远也调制不出最好的鸡尾酒。”

    “说的好。”正在这时,调酒师公会中鱼贯走出来七、八个人,夜殇跟在最后面,此时他的神情比先前就要恭谨的多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修长,面如冠玉。

    在他出现时,姬动先注意到的,就是他那双手,那是一双白皙而修长的手,看上去有点像女孩子最漂亮的葱白手,但却要大了许多。手指修长圆润,骨节毫不突出。单是这双手,姬动就不禁暗暗点头。调酒师公会,终究还是有能人的。再看此人胸前,七颗闪亮的金色星星围成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在他身后的,也都拥有五星或是六星的级别。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