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三集 天干学院 第三十八章 羿射九日

    看到这个人,威宏赶忙迎了上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姬动的六感极为敏锐,威宏的话他都停在耳中,对方只是叙述了刚才的过程,既不夸大也没有掩饰什么。

    为的中年人听了威宏的话点了点头,威宏立刻退到了后面。中年人大步走来,很快来到了姬动面前。

    此时,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大半条街道都已经被堵塞了。

    那中年人微微一笑,“你好小兄弟,我是调酒师公会中原城分会的副会长陈潇,还未请教?”

    “姬动。”姬动的回答很简单,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陈潇微笑道:“刚才的事,我已经听威宏调酒师说了,先,我代表调酒师公会为夜殇先前说过的话正式向你道歉。”一边说着,他竟然就那么朝着姬动微微躬身行礼。

    陈潇的行为顿时获得了围观民众们的一致赞叹。

    “陈潇大师,我……”夜殇在一旁想要辩解什么,却被陈潇一个略带冷漠的眼神堵了回去。

    “大师?”姬动撇了撇嘴。他见过号称大师的人多了,可是,真正的大师又有几个呢?陈潇的那双手确实引起了他的注意,但在他眼中,这还远远不足以成为抗衡的力量。

    陈潇依旧是面带微笑,“大师二字只是朋友们抬举而已,在下愧不敢当。不过,姬动小友如此堵住我调酒师公会的正门,似乎也有些不妥。不如我们进去谈谈如何?你能施展三阳映月的手法,我衷心希望,能够邀请你成为公会的一员。”

    姬动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对加入调酒师公会没有任何兴趣。请看我写的字。如果你们不敢接受我的挑战,我也可以转身就走。如果接受,输赢的赌约威宏先生已经告诉你了。”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陈潇身后一众高级调酒师的怒斥。如果调酒师公会不应战,当着这么多人,岂不是自认不如姬动了么?颜面何存?可就算是胜了,姬动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也会给人胜之不武的嫌疑。

    陈潇也不禁皱起眉头,“姬动小友,你非要苦苦相逼么?”

    “苦苦相逼?”姬动笑了,他没有多言夜殇的挑衅,在微笑中分毫不让的盯视着陈潇,道:“我就逼你们了,怎么样?有实力你也可以。”这是一代酒神的骄傲,姬动的这一面,哪怕是卡尔和毕苏都是第一次见到,那不留后路的强大信心和傲意也同样感染着他们。

    陈潇脸色一寒,“既然如此,就请划出道来吧。要怎样个比法。”

    姬动淡然一笑,“这里没有过多的设备,我只用一种调酒方法,如果你们也能做到,或者是做到类似的程度,就算你们赢,如果你们做不到,就是你们输。”

    陈潇不再多言,向后推出一步,做出手势,道:“请。”尽管姬动只有十四岁,但能够用出三阳映月的手法,已经足以令他们重视。而且,从实际上来看,姬动提出的比试方法对于调酒师公会是极为有利的。

    在调酒的领域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调制的鸡尾酒种类,这是毋庸置疑的,而此时调酒师公会这边足有七、八个人,只要其中一人能够用出和姬动一样的调酒手法,他们就赢了。陈潇已经在心中想好,这一场比试不但要赢,而且要赢的漂亮才行,绝不能弱了中原城分会的名声。

    姬动从容淡定的从储物手镯中先后取出九支海波杯,分别放在九个调酒壶后面。当陈潇看到他手上的储物手镯时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心中暗想,这少年不只是一名调酒师,而且还是一名阴阳魔师。难道,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火系,南火帝国的贵族?

    姬动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些人在想什么,摆好九个海波杯后,手腕一翻,一瓶酒就已经出现在掌握之中,十五年的沃特加,很普通的基酒,透明无色。当他打开九个水晶调酒壶的壶盖时,包括陈潇在内,所有调酒师工会的人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了。

    他们都是内行,自然看得出,姬动竟然是要用九个调酒壶同时调酒。这样的难度是毋庸置疑的。调制鸡尾酒的时候,必须要保证稳定的手法,才能令调酒壶内的各种材料以最佳的方式进行混合,完成调制。同时使用多只调酒壶,就要求在调酒的时候,要保证每一个调酒壶都要得到相应手法的控制。

    调酒师公会一共分为九星等级的考核基本的考核有一项就是同时调制一种鸡尾酒,几星的调酒师,就需要同时使用几个调酒壶。当然,这只是一个基础考核,但从这里面就能看出姬动选择九个调酒壶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了。那可是九星调酒师才需要接受的考核之一啊!

    陈潇心中暗想,同时用九个调酒壶,自己也能勉强做到,但就算全力以赴,也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这个少年要是真的做到了,恐怕今天中原城分会就要丢人了,可惜分会长不在,以他八星的实力,才足以威慑这个少年吧。一层细密的冷汗已经开始浮现在陈潇额头上,他心中再暗暗祈祷着,姬动千万不要完成这次调酒。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就只有没有。当姬动拿起沃特加酒瓶向九个调酒壶内分别倾倒的时候,众位调酒师都开始聚精会神的注视着他的动作。

    姬动的手并没有陈潇那么好看,但却极为稳定,他的眼睛就像是一柄最精确的尺子,沃特加接连倾倒九次,不但没有一滴洒出,而且九个水晶调酒壶内的酒液也是一模一样,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这水晶调酒壶乃是无色透明的,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取巧的地方。而且姬动的动作很慢,似乎是故意让所有人看清楚似的。

    沃特加占据全部材料的十分之四,姬动又先后倒入了三种材料,分别是十分之一的覆盆子糖浆、十分之四的君度橙味酒以及十分之一的青柠汁。

    毫无疑问,姬动所用的这四种配料都是调制鸡尾酒时最普通的,按照他所分配的比例,这种鸡尾酒面前的这些调酒师公会的调酒师们,哪怕是等级最低的夜殇都认识。

    夜殇有些轻蔑的撇了撇嘴,“不就是一杯太阳陨落么?”

    此时,不只是周围围观的民众越来越多,调酒师公会里面也走出许多低等级的调酒师,围在后面,高等级调酒师一起出现在门前,他们又怎么能不知道?有人登门挑战调酒,这在中原城分会还是第一次。

    直到此时,姬动的动作依旧是从容不迫,逐一为调酒壶盖上盖子,夜殇不屑于这杯普通的鸡尾酒,但以副会长陈潇为的高级调酒师们脸色却变得越凝重了,他们都知道,越是好的调酒师,越能在普通配料的调酒上显现出自己高的手法。同样的材料,不同的调酒师调制,味道是绝对不同的。姬动选择调制太阳陨落,必然是有其独到之处。

    盖好所有壶盖,姬动的动作停了下来,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九只调酒壶,外界的一切在这一刻已经被完全隔绝,在他的眼中、意识中,就只有这九只调酒壶的存在,呼吸的节奏也随之调整,精气神在他自身的有效调控下完全达到了巅峰状态。

    或许是受到姬动的感染,周围的民众也安静下来,都瞪大了双眼准备看看这敢于在调酒师公会门前公然挑战的少年究竟有什么本事。

    略微深呼吸一口,在周围所有人的瞩目下,姬动终于开始了。右手一闪,已经抓住第一只调酒壶,手腕一抖,调酒壶凭空飞起,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一直到第九只,尽管一共有九只调酒壶,但姬动那快如闪电的动作却并不给人以突兀的感觉,当最后一只调酒壶被甩入空中的时候,第一只调酒壶也正好落了下来。

    姬动向后微退半步,左手一圈,那率先落下的调酒壶已经重新飞腾而起,并且在空中急旋转起来,双臂充分的伸展开来,将一个个调酒壶接住,再甩起。

    只见他双脚稳稳的站在地面上纹丝不动,上身却如同风摆荷叶一般晃动起来,以腰为轴,双臂甩开,腰、背、肩、手臂、手掌、手指,每一个部分都动了起来。九只调酒壶奇迹般的开始围绕着他的身体跳动,动作极尽灵巧之能事。

    开始的时候还能看的清,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但很快,这一切就都变成了虚幻般的光彩,再也看不清他的手在何处,手臂在何处,只有那一团团闪耀着橘红色光芒的调酒壶不断在空中飞舞变幻。

    惊叹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对于民众们来说,此时姬动所展现的一切,根本就是奇迹般的存在。那可是九只调酒壶啊!哪怕是他有些微的失误,也立刻会导致崩盘,但那九只调酒壶却始终围绕着他的身体前后左右上下宛如游龙般飞腾,本身更是在急的旋转着,宛如一个个橘红色的圆盘。

    姬动就像是一个力量的漩涡,不断的吸附着这些调酒壶,如臂使指般的操纵着它们,他的眼神也始终沉静如水,并没有去看这些调酒壶,每一只调酒壶出现的位置却又都是在他掌控之中,急的飞舞激荡之下,那橘红色的光芒越来越浓郁,水晶调酒壶在太阳的光芒照耀下反射出夺目的光彩。

    突然,姬动轻喝一声,他的动作在刹那间竟然又加快了一倍,哪怕是陈潇这样的资深调酒大师也无法再看清他的动作,只觉得姬动整个上半身竟然带起无数道残影一般。

    在民众们高亢的惊呼声中,那九只调酒壶就像是在空中停滞了一般,形成了一个抛物线状的弧形,同时在高空之中停顿了似的急旋转,就像是九个太阳同时照耀在姬动头顶。

    九只调酒壶当然不可能停顿,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姬动那神乎其技般的手法所创造。

    轰——,掌声如同雷鸣般响起,就连现这边突然聚集人群迅赶来的城防军都忍不住兴奋的欢呼起来。没有人愿意破坏眼前这奇迹的一幕,调酒师公会的人更是早已目瞪口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九声清脆的碰撞声中,空中的九个太阳仿佛同时陨落一般悄然而下,就在那九声轻响中,平稳的落在了姬动面前的桌子上,而且它们落下的位置竟然和离开时没有半分区别,就像是它们本来就应该在那里似的。

    姬动上身略微晃动了几下,才渐渐稳定下来,此时他的双眼之中,原本的沉稳平静已经变成了一种无与伦比的狂热。

    成功了,是的,他成功了,在这重生的世界之中,第一次用出了他前世最为复杂的几种调酒手法之一,曾几何时,他正是凭借着这种手法在国际调酒师大会上技惊四座,一举奠定了一代酒神的骄傲。在这生活了四年的世界之中,他也终于第一次完成了。此时此刻,姬动体内的血液完全是沸腾的,头上甚至冒起丝丝热气,汗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实姬动完全可以凭借一种稍微简单些的调酒手法来完成这次对调酒师公会的挑战,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要的就是极限,无人能够比拟的极限。当他在白布上写字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决定,用这一手羿射九日的手法令自己恢复自己调酒的巅峰水准。哪怕在开始之时,他一点把握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也依旧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这就是一代酒神的骄傲,只属于姬动的骄傲!而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