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四集 阴阳学堂 第五十章 组合技,四重奏

    “祝融?”好霸气的名字,姬动还清楚的记得,前世的神话传火神的名字就叫做祝融。

    祝融的身材极为高大,比十四岁的姬动要高出两头开外,肩膀宽阔,眉宇间充斥着狂躁的气息,面容不怒自威。那一头白彰显着他并不年轻的实际年龄。虽然没有任何气息释放,但在他面前,姬动却还是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您好,祝融老师。”姬动躬身行礼。

    祝融点了点头,“和我学习,只有一个要求,不怕吃苦。明白么?来,先让我看看你的双火系魔力。”一边说着,他就像昨天祝老二那样抬起右手,按上了姬动的胸口。

    姬动不禁暗暗苦笑,难道说自己极致双火的秘密就无法保留了么?祝融的手掌很大,按在胸口处,姬动只觉得一阵温热从他手掌上传来。

    “现在?”姬动疑惑的问道。

    祝融向他点了点头,“就是现在。我不习惯别人质疑我的话,这一点你也要记住。”

    眼底光芒一闪,体内魔力瞬间调动,这一次姬动学了个乖,没有凭借神锁阴阳之法掩饰自己的阴阳漩涡,而只是将极致双火的属性悄然隐藏起来。令胸口内的阴阳漩涡变成红蓝双色。

    红、蓝两色火焰同时从他双手中升腾而起,那独一无二的黑白双色阴阳冕悄然凝聚。

    右手紧贴在姬动胸前,祝融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大喝一声,“好。原来竟是这样。”

    祝融的嗓门极大,震的一层大厅都为之颤抖,姬动的丙丁双火直接收回,同时也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过,却没有一个人的目光敢在这位老人身上停留的。

    “行了,你跟我走。”说着,祝融收回右手,扭头就向大厅外走去。

    姬动愣了一下,但还是跟了上去。这在大厅集合的过程就算完了?天干学院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祝融身材高大,步幅自然也很大,一老一少,转眼间就出了大厅。直到他们走出去,角落中,水若寒向身边的龙天道:“老五,听说昨天董事会祝老又和水老吵起来了。”

    龙天嘿嘿一笑,“你没看祝老都亲自来了么?姬动那小子被他带走了。不知道去干什么。”

    水若寒压低声音,“不会是祝老打算亲自教他吧。自从弗瑞老大之后,祝老就没有教过什么底子了。”

    龙天苦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阴阳双火系,你以前听说过么?再过两年,我就打算毕业了。我们能学的也都在学院学的差不多了。达到学堂前十名,就不会再有老师指点,一切自主修炼。我可不希望再不久的将来被打下去。保持阴阳学堂第五的位置毕业,似乎也不错。”

    水若寒笑道:“老五,你也不用这么夸张,那小子才十四级魔力,想追上我们还早得很。”

    龙天瞪了他一眼,道:“你不知道什么叫未雨绸缪么?弗瑞老大走了不少天了,听说是去北水帝国了,不知道他回来后现自己有位小师弟会怎么样。你记住了,以后不要招惹姬动那小子。我刚听说,祝老二在食堂叫了他一声兄弟。这辈分,可有点乱啊!”

    祝融带着姬动向阴阳学堂内部走去,一边走,他向姬动问道:“阳炳天教过你没有?”

    姬动摇了摇头。他看得出,自己这位新老师是个很强势的人物,心中就算有疑问也并没有问出。

    祝融点头道:“没教过就好,省的误人子弟。”

    听了祝融这句话,姬动忍不住了,在他心中,阳炳天对他的帮助是无可替代的,没有阳炳天,他就不可能认识烈焰,也不可能有今天。“阳院长是位很好的老师。请您不要侮辱他。”

    “侮辱?”祝融哈哈一笑,“他还不配让我侮辱。”

    姬动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祝融,“我不用你做我的老师了。”说完,转身就走。从某种意义来说,阳炳天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恩人。尽管他为阳炳天四年调酒,也算是还了这份人情,但他却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阳炳天。他当然明白,自己不可能是祝融的对手,向他动手只会是自取其辱。惟有以拒绝作为反抗。

    姬动刚刚踏出两步,突然间,面前的甬道中,一层红色光幕骤然升起,挡住了他的去路。祝融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说不用就不用么?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就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实力。这层丙火光幕的防御强度相当于刚刚突破三冠的大师级丙火魔师所施展。只要你能打破它,我就收回刚才的话,并且给你一个解释。”

    姬动回身向祝融看去,看到的是祝融淡漠的眼神。胸中顿时涌起一股傲气,眼底的光芒在这一瞬间仿佛完全燃烧起来似的,那种被人轻视和实力压制的屈辱令他整个人的气息都生了变化。双拳骤然攥紧,黑白双色阴阳冕伴随着丙丁双火的升腾,瞬间就出现在了他头顶上方。

    在这一刻,姬动仿佛又感受到了两大君王的威严,就像当初在面对冰雪巨龙时一样,带着那凛然不可侵犯的傲然意志,他挺起了自己的胸膛。阴阳漩涡在意念的牵引下以前所未有的度旋转起来。

    当初,面对冰雪巨龙,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虽然姬动也达到了眼前的精神状态,但却没能动一次攻击。此时此刻,在祝融那似乎并不逊色于冰雪巨龙的威压下,他内心的傲意再次与两大君王的意志融为一体。

    看着他的样子,祝融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和激赏,暗暗点头。火系魔师,最需要的就是无坚不摧的意志。

    右脚轰然踏前,姬动整个人的力量瞬间爆,体内魔力在刹那间完全转换为丁火,就连头顶上的阴阳冕也化为黑色阴冕,炽烈的黑焰伴随着左手划出而爆,以往在施展暗月爪的时候,那黑色完全内蕴于姬动手爪之中,只有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时才会爆出来。而这一次,只使用普通丁火的姬动,左手指尖却迸出寸许长短的锐利蓝光,整只手也完全变成了蓝色。

    嘶啦一声,刺耳的爆鸣在那丙火光幕上响起,一道斜长的蓝焰顿时留在其上,与光幕上的丙火元素出剧烈的摩擦声。暗月爪挥出的下一刻,烈阳噬就已经瞬间爆。那攥得连骨骼也在嘎嘎爆鸣的右拳也同样出一层红芒,重重的轰在了暗月爪留下的痕迹之上。

    在那傲然意志的支撑下,姬动整个人的精气神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他的心,完全沉浸在一种近乎疯狂的释放状态下。魔技衔接比昨晚修炼时甚至还要快上半分,魔力的使用也更加娴熟。

    轰——

    剧烈的轰鸣应声响起,丙丁双火组合技的威力骤然爆。强烈的反震力油然而起。就在祝融也以为姬动的攻击完成时,却见他身体突然虚幻的闪烁了一下,仿佛又向前迈进了一步,竟然硬生生的穿过了组合技爆所产生的反弹力,又是一爪抠出,澎湃的爆炸力再次升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那面丙火光幕顿时剧烈的颤抖起来。

    但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虚幻的步伐再次出现,姬动整个人再次虚晃中陡然加,右肩一沉,在暗月舞的带动下,轰然撞击在光幕之上。正是烈阳崩。

    两次暗月爪、两次暗月舞,一记烈阳噬,一记烈阳崩,完成了循环般的三爆组合技。丙丁双火三次完成了组合技所拥有的爆炸力。当姬动最后一记烈阳崩撞击在丙火光幕上时,他没有再使用暗月舞卸力,整个人都被反震力反弹的飞了起来。而那丙丁光幕也在一连串的咔嚓声中裂痕密布。

    人在半空,姬动却没有管自己近乎失控的身体。双手在身体两侧划出优美的弧线。一红一蓝两团光芒骤然抛出,在半空之中融为一体,轰然而去。

    “毁灭吧。”最后的轰鸣声与姬动疯狂的呐喊声融为一体。轰然巨响之中,丙火光幕应声破碎,化为点点红光消散在甬道之中。而姬动的身体也在这一刻重重的摔在地上,出砰的一声闷响。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尽管使用普通的丙丁双火,他的消耗要小得多。但是,这紧密五间连续使用相当于七个魔技之后,尤其是最后那一击倾尽全力的丙丁火球,也抽掉了姬动大部分魔力。

    可就算是这样,姬动此时体内却升腾着前所未有的畅快感,丙火光幕破碎的声音令他的意志彻底与那两大君王的傲岸融合为一。强烈的霸气不断从体内爆而出,体内所有的能量仿佛都变得通透了许多。尤其是大脑的感知更是变得格外清晰。

    看着眼前这一幕,祝融的眼角在跳动,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单人双属性组合技四重奏。宛如火焰流星一般的爆炸性攻击。这是一个只有区区十四级,年仅十四岁的孩子完成的?

    哪怕是两名三冠大师级的魔师相互配合,也决不可能在几乎是眨眼工夫完成这四重攻击。祝融所释放的丙火光幕虽然强度只有三冠级别,但他毕竟是丙火系的绝代强者,这丙火光幕的韧性就要比三冠级别的魔师施展强上许多。他可以肯定,如果先前是一名三冠的丙火大师站在那里纯粹以单一魔技进行防御的话,此时就不只是防御被破那么简单了。

    看样子,自己这次真的是捡到了一块宝,昨日一战,恐怕就算没有巧合的三系组合技出现,那个被重创的正式学员也未必能够挡得住眼前这孩子宛如火山爆一般的强势攻击。最令祝融满意的,还是姬动那迎难而上傲岸无双的意志。很明显,他刚才是水平挥的。在自己所带来的压力面前还能如此挥,可见一斑。

    念头闪电般从脑海中划过,但祝融表面上却依旧是那么冷峻,右脚在原地微微跺了一下,姬动只觉得背脊贴合的地面上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顿时被震得弹跳而起,重新站在地面上。

    “面对敌人的时候你攻击完了就躺在地上么?你能确定你的敌人只有一个?你能确定你已经彻底的击败了他?”祝融冷冷的声音令姬动心中的兴奋荡然无存。只是举手投足之间,眼前这位老人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势。

    “我只是希望我的敌人说话算数。”姬动同样神情冷淡的回了一句。

    祝融不屑的哼了一声,“刚才的话我收回。至于解释更简单,阳炳天那小子是我的记名弟子。”说完这句话,他转过身,继续向阴阳学堂深处走去。

    姬动脸上的神色已经僵住了,阳院长是他的弟子?还是记名弟子?那从辈分上来说,这位叫祝融的老人,自己岂不是应该叫上一句师祖?这个……

    先前的怒气荡然无存,作为老师,怎么说弟子都不为过,带着有些尴尬的情绪,姬动赶忙追了上去。

    祝融没有再说什么,双手背在身后,一直来到了阴阳学堂的第三层,带着姬动来到一座房间之中。刚刚走进房间,姬动就愣住了,因为他赫然看到,先前自己还为之不平的阳炳天院长就在房间之中。

    见到祝融和姬动,阳炳天赶忙上前几步,弯腰九十度,极其恭敬的向祝融行礼,“老师。”

    祝融挥了挥手,“行了,你知道,我并不喜欢这些俗礼。”

    姬动惊讶的道:“阳院长,您怎么会在这里?”

    阳炳天嘿嘿一笑,道:“我这不是舍不得你么?现在,我已经是天干学院一名普通教师了。”

    姬动一阵无语,心说,您老这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我调的酒啊!但是,不论如何,在这里见到阳炳天,看着他那熟悉的微笑,姬动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意。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