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四集 阴阳学堂 第五十一章 光暗五行大陆

    砰、砰、砰。

    没等姬动和阳炳天叙旧,门就被敲响了,祝融脸色一沉,这时候门却开了,只见一头乱蓬蓬红的祝老二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进门,他就没头没脑的向祝融道:“我就知道,你会带他到这里来。”

    祝融冷着脸道:“我在教导弟子,你来干什么?”

    祝老二嘿嘿一笑,道:“我就是和你打个招呼,对我这姬动兄弟好一点。我们已经结为异性兄弟了,忘年之交。老大,这份面子你可要给我。”

    祝融愣了一下,一旁的阳炳天更是目瞪口呆,姬动也是摸不着头脑,祝老二和祝融很熟?

    祝老二走到姬动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知道我为什么叫祝老二么?其实我的名字叫祝焱。祝融是我大哥,他是祝老大,我自然是祝老二了。别的不说,我这位大哥在丙火的造诣上,全大陆能与之比肩的也是屈指可数。你和他好好学吧。真没想到,他竟然肯亲自教你。”

    姬动只觉得头脑一阵晕,看看祝老二,再看看祝融和一旁呆滞的阳炳天,不禁一阵无语。

    这辈分实在是太乱了,从他和祝老二的关系来看,祝老二是他的结拜兄长,他的大哥自然也应该是姬动的大哥。而阳炳天是祝融的记名弟子,反而要比姬动低了一辈。

    可是,要从祝融这边来看,他要做自己的老师,自己就和阳炳天平辈,比祝老二又低了一辈。

    但是,如果从自己最先认识的阳炳天那里算起,自己应该比祝融、祝焱兄弟低上两辈才对。

    也就是说,他分别从眼前这三个人不同的角度来看,竟然辈分都不一样。这实在是乱七八糟。

    祝融眉头紧皱,没好气的向祝老二道:“你给我出去,别在我这里胡闹。弄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管他是你什么兄弟不兄弟的,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的弟子。你以后没事少招惹他。我可告诉你,他是丙丁双火系,现在正是修炼最重要的时候,你要是敢勾引他去和你学习魔力武器铸造,可别怪我把你从学院赶出去。”

    祝老二在别人面前疯疯癫癫的,但当着祝融的面却灰溜溜的极为老实,嘿嘿一笑,道:“老大,你放心,就算你求我让我教他魔力武器铸造,我都不会干的。我走了。兄弟啊!你要努力修炼啊!”

    说完,祝老二快的溜了出去。

    祝融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向阳炳天道:“炳天,你将天干学院的规矩告诉这小子。我出去一趟。”

    “是。”阳炳天恭敬的答应一声。祝融追在祝老二身后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姬动和阳炳天两个人,阳炳天明显松了口气,在祝融带来的压力面前,他甚至还不如姬动镇定,毕竟,姬动并不知道祝融的厉害,但对于阳炳天来说,多年的积威却是一刻也无法忘却。

    “姬动,真没想到,你会得到老师的清眯。你以后也不要管我叫阳院长了。就叫我一声师兄吧。”

    姬动愣了一下,“这怎么行,我……”

    阳炳天抢着道:“老师虽然对你和那位祝老二前辈的关系不是很在意,但对弟子却一向管束很严格。你要是不答应,可就是害了我了。我只是记名弟子,你叫我一声师兄,我还是沾了你的光呢。”

    姬动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两世为人,他自然看得出,那位名叫祝融的老者在阳炳天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自己何不成人之美呢?

    阳炳天道:“姬动,现在你已经被天干学院正式录取,并且加入了阴阳学堂,有很多事也可以告诉你了。你知道为什么五大帝国会联手成立天干学院,并且五大帝国之间很少生战事么?”

    姬动惊讶的看着阳炳天,这些都是他心中的疑问,赶忙道:“请师兄教我。”

    阳炳天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五大帝国有着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姬动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

    “没错,就是共同的敌人。其实,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有五行大陆一片大陆,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片大陆的存在。所以,我们五行大陆真正的名称应该叫做光明五行大陆才对。还记得你曾经问过的问题么?为什么我们在释放魔力和阴阳冕之后,魔力周围都会有一层金边。那就是光明的象征,不论是我们十系魔师的那一种,都拥有着同样的情况,光明的象征。”

    姬动吃惊的道:“那这么说,有光明就有黑暗了?那另一片大陆是不是应该叫做黑暗五行大陆?”

    阳炳天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除了我们光明五行大陆之外,与我们间隔不远,由大海分割开来,还有另外一片面积略小的大陆,就叫做黑暗五行大陆。在那里,也同样有着代表木、火、土、金、水五行的五大帝国。只不过,他们的十系魔力都偏向于黑暗。”

    姬动道:“光明与黑暗,是完全相反的,那这么说,这黑暗五行大陆就是光明五行大陆的世仇了?可是,为什么之前我在离火城从未听人说起过?”

    阳炳天道:“这是大陆秘闻,以中土帝国为的五大帝国全都竭力封锁消息,以免对公众造成恐慌心理。这等秘闻,普通平民还是不知道为好,只要光明五行大陆不被入侵,就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而这样的情形,已经维持了上千年的时间。”

    姬动疑惑的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两片大陆既然彼此属性相反,相互仇视,难道不会动战争么?一旦有战争生,帝国民众会不知道?”

    阳炳天道:“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双方相反的属性造成彼此敌视不假,而且是仇深似海。战争在千年之内也从未间断过。但是,这却只是属于少数人的战争。说的直接一点,这只是属于我们魔师的战争,和普通民众并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姬动不解的神情,阳炳天继续道:“光明五行大陆与黑暗五行大陆之间,是面积广阔的海沟,风浪无限。而且海沟内,还有着众多不知名极其强大的阶魔兽。别说是船只,就算是飞鸟也难度过。就算是最强大的魔师,也几乎不可能从海上穿越过去。这样的地理条件就造成了两块大陆不存在渡海作战的可能。无法动真正大范围的战争。也自然就不会牵涉到普通民众了。”

    “但是,两片大陆又不是绝对分离的关系。在两块大陆之间,有一座面积达到我们南火帝国一半左右的岛屿,岛屿中央宽阔,两头狭长,分别连接在两块大陆之上。狭长的地势,形成了两条如同通道一般的地理构造,而这座岛屿,也成为了两块大陆的共通之处。被命名为圣邪岛。从两块大陆延伸上圣邪岛的通道,就叫做圣邪通道。”

    姬动道:“那这么说,想要登陆到另外一片大陆上,就必须要走圣邪通道,穿过圣邪岛才有可能了?那这座岛屿现在属于哪一片大陆?”

    阳炳天苦笑道:“哪一片大陆也不属于。这千年的战争,也正是围绕着这座圣邪岛展开的。由于两端通道狭窄,易守难攻,不论是我们占据上风,还是对方占据上风的时候,都从未攻破过对方在通道尽头的防御。而圣邪岛上,本身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那里有着恶劣的环境,各种各样的阶魔兽,还有大海中的魔兽作祟。哪怕是强大的魔师都很难在那里生存。因此,千年以来,双方大陆就一直处于胶着状态。这样的战争,根本不是战士数量所能决定胜负的。因此,在经过了最初一百年惨烈的战争之后,双方都将最精锐的战士留在了通道出口组成防御阵线,也就是我们十系阴阳魔师了。”

    “过度的消耗,令双方精锐魔师大量消耗。后来在双方最强大的魔师谈判之下,订立了契约。圣邪通道,每五年开启一次。双方都可以派遣数量不过三百人,年纪不过五十岁的魔师进入圣邪岛。展开圣邪狩猎。尽可能的猎杀岛上魔兽,以改善圣邪岛的生存条件。当圣邪岛上魔兽被轻光的那一天,也就是双方最后决战的时刻。当然,圣邪狩猎远不像表面看去那么简单。这其中不只是要猎杀魔兽,还要时刻提防黑暗五行大陆那边的魔师偷袭,每一次圣邪狩猎之后,能够从圣邪战场上回来的魔师都不到三分之一。”

    这一下,姬动算是明白了,“阳院……,师兄,那这么说,天干学院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五年一度的圣邪通道开启,提供年轻魔师人才了?”

    阳炳天点了点头,同时他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天干学院是五大帝国联造,拥有最强大的师资力量和资源支持。培养全大陆最优秀的青年精英。尤其是你们阴阳学堂的弟子,每一次在圣邪战场上,阴阳学堂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圣邪战场,你们虽然只有几十个人,却被称之为天干军团。令黑暗五行大陆的敌人闻风丧胆。多年以来,几乎每一次圣邪狩猎都是我们这边占据上风。”

    姬动叹息一声,“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难怪天干学院的待遇如此优厚,原来背后竟然隐藏着这样的秘密。那这么说,只要是在这里学习的学员,就都要到那个什么圣邪战场去送死了?”

    阳炳天自然

    听得出姬动话语中的不满,严肃的道:“姬动,这你就想错了。天干学院的存在,确实是为了圣邪狩猎。但是,却绝不会强迫任何一名学员。今天是你们这批新生第一天上课,你们的第一堂课,就是我刚才告诉你的这些。决定留在天干学院学习,等到三冠毕业后,就必须要前往圣邪通道,在那里守卫五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参与圣邪狩猎的。参与圣邪狩猎,一是要自愿,二是要经过选拔。最强的年轻魔师才能进入其中。今天上课之后,不愿意去守卫圣邪通道的学员可以立刻离开,并且由天干学院出具证明,在大陆任何国家选择最好的高等魔师学院继续学习。”

    听了这个可选择性,姬动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阳炳天继续道:“姬动,你知道天干学院成立五百多年以来,有多少学员在第一天课程结束后选择离开么?”

    姬动默默的摇了摇头。

    阳炳天道:“不过一百个。”

    “这么少?”姬动有些惊讶的道。

    阳炳天道:“能够守卫圣邪通道,在我们魔师界,是至高无上的荣耀。那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大陆,保护我们的祖国。没有国,哪有家?每一位有血性的魔师,都不会退缩。退一步讲,五百年来,除了圣邪狩猎以外,敌我双方都再没有攻击过对方的通道。到圣邪通道走一遭,也算是魔师最好的镀金。毕竟,就算在那里守卫五年,也可以选择不进入圣邪战场。而凡是经历过五年守卫,重新回到各自国家之中,不但会获得一笔丰厚的酬劳,而且也会获得所有魔师的尊敬。在任何地方都能得到最好的待遇。”

    说到这里,阳炳天停顿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姬动,道:“当然,阴阳学堂的弟子,是必须要进入圣邪狩猎战场的。这一点毫无疑问。而每一位经历过圣邪战场的阴阳学堂弟子,只要能够活着出来,都会得到自己国家的爵位。但是,阴阳学堂弟子,被要求必须要至少进入两次圣邪战场才准予毕业。也可以选择多次,但前提是不过五十岁。你的师兄,也就是老师的另一位正式弟子,目前为止已经三次进入过圣邪战场,在那里所向披靡,目前已经拥有了咱们南火帝国的伯爵头衔。”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