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四集 阴阳学堂 第五十四章 赌注

    除了姬动自己,谁也不明白为什么雷帝弗瑞会向一个刚刚进入阴阳学堂的新人挑战,这在以往是从未出现过的。

    姬动走到弗瑞面前,他清楚的感觉到,距离这位阴阳学堂席越近,自己所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而且,雷帝弗瑞身上的气势并不是他有意放出来的,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强势气息。

    经过弗瑞身边,姬动没有停留,直接向外面走去,弗瑞也随之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食堂。

    食堂内,龙天和水若寒对视一眼,水若寒道:“我去找祝老二,希望能赶得及。雷帝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向谁起过挑战了。听说,他的修为已经接近七冠。天干学院成立五百年以来,他是最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突破七冠境界的。下一任院长最有利的竞争者。”

    龙天沉声道:“我和你一起不过,我估计弗瑞不会对姬动如何。你不要忘了,祝融董事同时是他们两人的导师。或许,今天雷帝就是来给姬动造势也说不定。”

    出了食堂,姬动还没走两步,雷帝弗瑞就已经到了他前面,沉声道:“还是到我房间我那里的配备比较”

    姬动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在雷迪身边,他只有一种感觉,就像是当初在风霜山脉主峰脚下,面对高耸入云的山峰一样。高山仰止。究竟是怎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人变得强势至此,无意中流露出的气息都令人无法喘息?

    弗瑞带着姬动向阴阳学堂深处走去,一直通过第三层,进入到了姬动从未进入过的第四层。

    阴阳学堂越向下,面积似乎就越小。到了这第四层,甬道明显变得狭窄了几分,但空气却依旧通畅,弗瑞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下,顺着岩石修葺的阶梯又进入到了第五层。

    第五层和上面四层的环形甬道截然不同,一进入这里,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椭圆形的大厅,大厅高约五米,在正中央的地面上,十系图腾栩栩如生。周围有十个门户,每一个门户上,也各自有相应图腾的样式。

    弗瑞带着姬动来到雕刻有火凤凰图案的门户前,手中多了一块火红色的令牌,看质地,和姬动的令牌相差无几,只是颜色要更深几分。令牌烙印在门上的凹陷处,门开。雷帝当先走了进去。

    跟着弗瑞一起进入房间之中,这是一间足有三百平米的宽阔石室,比姬动分配到的房间要大得多。一进屋,姬动立刻就被石室内左侧的巨大吧台吸引了。

    长度过十五米的巨大酒吧吧台,高度足有一米五,在吧台背后,一共十个酒柜,上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种美酒。姬动储物手镯中收藏的,只是市面上有的普通美酒,但弗瑞房间内这些酒柜上却至少有上百种姬动来到这个世界后所没见过的。

    石室内荡漾着淡淡的酒香,吧台上摆放着一个个样式各异的酒杯还有各种材质样式不同的调酒壶。看到这些,姬动不禁抿起双唇,前世的他,不也拥有一个类似的房间么?那是只属于他的地方。他所收藏的各种美酒,要比雷帝弗瑞更多。

    下意识的走到吧台前,姬动的目光停留在一支样式古朴的酒瓶上,酒瓶呈棕黄色,看得出完全是天然水晶雕琢而成,单是这酒瓶,也绝对价值不菲。姬动扭头看向弗瑞,“我可以看看它么?”

    雷帝弗瑞淡淡的道:“能调制出羿射九日那样的鸡尾酒,你有这个资格。”

    姬动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将那瓶酒拿在手中,酒瓶内的酒液还有七成左右,他打开瓶盖,顿时,一股馥郁的酒香蓬勃而出。

    深深的吸了口气,姬动又快将瓶盖盖好,“三十年的博陵威士忌。好酒。”

    弗瑞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只是这么简单的闻一下你就能判断出年份?”

    姬动淡然一笑,“如果连这都做不到,我凭什么挑战你们调酒师公会?博陵威士忌有许多不同的年份,但一般市面上的成品主要有三种年份,十二年,十七年,二十一年。你这瓶三十年的博陵威士忌十分少见。十二年的博陵有浓郁的奶油甜味,清淡易入口;三十年博陵老辣醇厚,烟熏味和辛辣味更浓,水果味和花香也更沉静高贵。而酒的颜色也随着年份的增长而越来越饱满,从十二年的蜜糖色到十七年的金黄,再到二十一年的金红直至三十年漂亮纯正的金。酒液也越来越绵长挂杯,那些在杯壁上迟迟不肯滑下的酒滴被称作“天使的眼泪”。品威士忌,先看颜色,再嗅香气,酒入口后舌尖细细分辨出蜂蜜,香草,水果,烟熏,辛辣,咸……,博陵的独特绵滑口味来源于北水帝国格兰行省所独有的四种天然成分:一,带有淡淡烟熏味品尝起来有丝丝甜味的大麦;二,格兰乡间泥炭。如果用火点燃,就会闻到一股好闻的烟味。三,流淌在格兰行省格兰山脉间的清澈的山泉水。四,乡间纯净的空气也是造就品质卓越的威士忌的不可替换的特殊成分。正是这些元素支撑了博陵威士忌在大陆上的卓地位。”

    来到这个世界,调酒四年,姬动也充分吸取了属于这个世界的各种酒类知识,在结合前世的经验,总结出属于自己的一套理论。除了修炼魔师,他不多的业余时间就都在酒上。

    雷帝弗瑞静静的听着姬动的话,始终没有插言,直到他说完,才淡淡的道:“就冲你对博陵的这份认知,你有资格品尝我这瓶三十年的博陵。”

    姬动淡然一笑,将手中的三十年博陵威士忌放回原处,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是,它还不配让我用品尝的方式来鉴赏。如果是五十年的博陵,或许有这个资格。”

    雷帝眼中光芒一闪,在这静室之中,仿佛两道冷电划过,“你说我的博陵三十年不配么?”

    姬动淡淡的道:“在你这酒柜之中,只有一瓶酒配得上让我来品尝。如果你舍得,我不介意喝上一杯。”

    雷帝眼中的神色平静下来,“是哪一种?”

    姬动走到最右侧酒柜,抬手从角落中拿出一瓶酒,“就是它。如果我猜得不错,这瓶酒应该有一个属于它的专属称号,叫做命运之石吧。”

    当雷帝弗瑞看到姬动拿出那瓶酒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微微的有些变了,“你知道命运之石?”

    姬动淡然一笑,“听说过,准确的说,应该是这个酒瓶的样式吸引了我。仔细辨别上面的纯金标签,我想,我猜的应该**不离十。”

    眼中流露着珍爱之色,姬动定定的看着手中酒瓶,“这支酒瓶本身就是艺术品。它的材质是法蓝瓷,瓶盖上镶嵌的这枚经过雕琢的红宝石,代表着北水帝国历史上极富象征意义的“命运之石”,世代以来“命运之石”一直被用于北水帝国帝王和帝后的加冕典礼,象征向皇室成员赐予封印的无上权力。这种撼世稀贵的威士忌被封存于独一无二的法蓝瓷瓶中,配以纯金封镀的瓶塞,瓶塞灵感源自古老的北水帝国格兰剑柄,尊贵身份无以复加,是对极致成就的最好献礼!”

    “在格兰行省,有当世两大著名的威士忌,一种,就是博陵,另一种是华氏,在同等年份的情况下,博陵威士忌的口感都在华氏威士忌之上。惟有这命运之石是个例外。它精选了窖藏三十八年以上的华氏威士忌精心调和而成,窖藏年份、悠久历史和极至辉煌均无可比拟,浓浓的雪松香与杏仁香,干果的馥郁融合着雪利酒的橡木清香久久萦绕,令人闻之即醉,正是鉴赏家的极至体验。当世一共就只有十瓶,我曾经在离火城闻到过一次,虽然只是一瞬即逝,但我却牢牢的记住了命运之石的味道。”

    说到这里,姬动原本远远弱于雷帝弗瑞的气势完全达到了崭新的层次,凭借着对酒的专注,此时他再与雷帝对视,已经丝毫不落下风。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对威士忌应该有独到的喜爱。在你收藏的这些酒中,有过一半都是各种各样的威士忌。从它们摆放的位置就能看出,你在威士忌的研究造诣已经不在我之下,只是,你没有我博爱而已。”

    将命运之石放回原位,姬动从吧台后面走出来,面对雷帝,淡淡的道:“参观过你的酒柜了,现在你想怎么比?”

    雷帝弗瑞不知是否因为受到了姬动话语的影响,神色之间的强势明显弱化了几分,“好酒易得,知己难求。如果不是你踢了我的场子,今日我到愿意与你把酒言欢。你小小年纪,竟然对威士忌的认知达到了这种程度。也难怪陈潇他们不是你的对手了。”

    姬动微微一笑,道:“你就是雷帝弗瑞吧。我刚到这里不久就听说过你的名字。阴阳学堂席。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在酒这个方面,姬动是第一次被引起了兴趣。雷帝弗瑞,在酒上的造诣,是有资格和他探讨研究的。

    弗瑞眉头一皱,“你想赌什么?如果我输了,调酒师公会中原城分会会长的位置让给你就是。就算你想要这阴阳学堂的席之位也毫无问题。”强烈的自信伴随着他低沉浑厚的声音勃然而出。

    姬动摇了摇头,“我对调酒师公会并没有任何兴趣。只对你的酒有兴趣。如果我赢了。我希望以后在我调酒的时候,能从你这里随意取用任何酒。哪怕是用光,你也不得阻拦。”

    “这个……”哪怕是信心那样充足,性格那样强势的雷帝,听到姬动的条件也不禁犹豫了。这里的酒,是他多年来的收藏,原本他带姬动来到这里,第一个目的就是要凭借自己的这些收藏来震慑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但没想到的是,不但没有震慑到对方,自己却被姬动深厚的酒文化知识震慑住了。

    羿射九日,雷帝并没有喝到,但从陈潇等人的描述他就知道,这一次自己在调酒上恐怕是遇到了平生大敌。但是,他却依旧对自己信心十足。之前他前往北水帝国,就是去进行九星顶级调酒师的考核,并且顺利通过。成为了整个光明五行大陆上除了调酒师公会会长酒神杜思康之后的第二位九星大调酒师。虽然他还不如杜思康底蕴深厚,不会自认是酒神,但他也绝不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在这方面越自己。

    姬动笑了,“你不敢么?”他的心情真的很好,去市面上怎么挑选美酒,就算是他有着充足的资金,又怎么比得上搜刮一名资深调酒师的家当呢?雷帝所拥有的这些酒如果得到手,至少在接下来一、两年时间内,姬动都不用为给烈焰调酒愁了。有这么多好的配料,足以令他调制出无数种鸡尾酒。所以,连他也不禁产生出了觊觎之心。

    雷帝弗瑞怒道:“什么叫不敢?你拿什么来和我赌?赌注总要公平。”

    姬动微微一笑,“这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调不出我那羿射九日吧。你来找我比试,只是想用自己的调酒手法压到我而已。我的赌注就是羿射九日的调酒手法。你看如何?”

    听姬动这么一说,弗瑞顿时怦然心动,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听陈潇讲述姬动所施展的羿射九日时面无人色的样子。他对调酒的认知更在陈潇之上,清楚的知道,那绝对是一种能够挑战酒神杜思康的调酒手法。如果自己能够学会了,不只是多一种手法那么简单,以自己对调酒的认知,从中可以衍化而来的理解,必定会令自己更上层楼。再好的酒也是有价的,可这神奇手法却是无价之宝。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