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四集 阴阳学堂 第五十五章 雷电调酒,电龙戏珠

    雷帝在想什么,姬动自然明白,换位思考,如果换了他处于弗瑞这个情况,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顶级调酒手法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好,我和你赌了。”雷帝骤下决心,沉声说道。

    姬动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一战对他来说也同样重要,对方在知道了自己羿射九日的调酒手法后依旧敢来挑战,可见其必有过人之处,再加上看过了雷帝的收藏,姬动明白,在来到这个世界后,调酒方面,终于遇到了可堪一战的对手。

    就在这时,砰砰的砸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弗瑞,你个混小子,给我开门。”近乎咆哮般的怒吼声令房间内都一阵颤抖,要知道,这里的墙壁厚度就算不能和城墙比也不会逊色于城门。

    弗瑞愣了一下,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几步来到门口处,打开了大门。

    门开,两道身影宛如飓风一般席卷而入,当先一人一把推开弗瑞,向房间内走来,以弗瑞的强势,竟然没有丝毫反抗。

    这个人正是姬动的老师,祝融。跟在祝融身后的祝老二还是老样子。但这兄弟俩脸上的焦急之色却是一般无二。

    祝融一眼就看到了姬动,姬动只觉得红光一闪,祝融就已经来到了自己近前,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澎湃而灼热的丙火元素瞬间席卷全身,令他的身体一阵热。

    仿佛松了口气似的,祝融神色略微放松,“幸好我来得快。”其实,他们兄弟二人本来应该来的再快一点,只不过先前姬动在食堂说是去他的房间,让祝融兄弟多跑了一趟,这才来的晚了几分。

    看着他那焦急的样子,尽管姬动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极致双火祝融兄弟二人才如此重视自己,但他心中却还是不禁一阵温暖。被人关心的感觉总是美好的。

    祝融这边检查姬动的身体,另一边祝老二可是飙了,一只手指着弗瑞的鼻子,跳着脚怒斥道:“弗瑞,你小子反了天了是不是?连我兄弟都敢弄来。你多大年纪了?挑战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我都替你脸红,我告诉你,要是姬动少了一根头。你就等着我把你那头亚龙折腾死吧。以后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一件魔力武器。”

    雷帝弗瑞被骂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在这整个天干学院之中他最不能得罪也不敢得罪的,就只有眼前这祝融、祝焱兄弟。以他的强势,也不禁陪笑道:“师叔,您先消消气。您也要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啊!姬动是您兄弟?”

    祝老二哼了一声,“没错,姬动是我新认的小兄弟。”他这边还没罢休,另一边,祝融满含怒意的目光已经瞪视了过来,“弗瑞,你真是出息了啊!以大欺小,倚强凌弱,欺负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小师弟。很好,你很好。”

    这一下,弗瑞是真的郁闷了,赶忙上前几步,苦笑道:“老师,我这才刚回来。姬动是我的小师弟?您,您又收徒了?”

    “哼。”祝融冷哼一声,一只手搂着姬动的肩膀,不搭理弗瑞。

    看着这一幕,姬动顿时明白过来,原来祝融和阳炳天说过的那位师兄,竟然就是阴阳学堂席,雷帝弗瑞。这一现,不但令他对自己这位老师的实力要重新估计,同时也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姬动看向雷帝,雷帝也正好看向他,这一对师兄弟神色间都流露出几分好笑。姬动道:“老师,我想你们是误会了。师兄向我挑战的并不是战斗。”

    祝融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姬动。另一边弗瑞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就是啊!老师,就算我再没出息,也不会欺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吧。而且,真正受委屈的应该是我。我这位小师弟已经上门打过我的脸了。中原城分会那边都闹翻了天。我这才一回来就来找场子。”

    “等等,什么叫上门打脸?”一旁的祝老二忍不住问道。

    弗瑞看了姬动一眼,怒哼一声,“我这位小师弟就在不久前,摆了一张桌子到我调酒师公会中原城分会门口,登门挑战。凭借一手羿射九日的调酒手法,使得分会无人能敌。他还写了个条幅,上面写着:调酒师公会可敢一战?赢了之后,扬长而去,还留下话,说自己是来报考天干学院的,想找场子,就让杜思康会长来学院找他。老师啊,您经常说我嚣张过头,我这位小师弟可一点都不比我差。陈潇告诉我说,我小师弟还说了一句什么,有实力你也可以这样。您说,这还不是登门打脸么?我要是不找回场子来,以后我在调酒师公会就不用混了。”

    祝融看看两人,“这么说,你把姬动弄到你这里来,就是为了和他比试调酒?”

    弗瑞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们这还没开始呢,您和师叔不就赶过来了么?”

    祝融疑惑的看向姬动,“真的是这样么?”弗瑞调酒的能力他是知道的,他这当老师的也没少得到弗瑞的孝敬。在五行属性中,火属性和水属性的人是最喜欢喝酒的。所以,在弗瑞作为调酒师公会分会会长这一点上,甚至比他作为阴阳学堂席弟子更令祝融自豪。水系那两位董事自然也是大为嫉妒。姬动还不到十五岁,调酒能力竟然能令中原城调酒师分会无人能敌,这实在让祝融有些无法理解。

    姬动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老师,您和祝焱大哥来的正好。就替我们做个见证吧。我和师兄打了个赌。”当下,他简单的将双方赌约说了一遍。

    有祝融和祝焱兄弟二人作保,只要今天他赢了,弗瑞收藏的这些酒可就跑不了了。当然,姬动也看得出,以弗瑞的性格是绝不会耍赖的。

    弗瑞爽快的道:“小师弟,既然你是老师新收的弟子,调酒方面造诣又那么高。就算今天你输了,以后想用什么酒,跟我说一声就是。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

    姬动道:“那就多谢师兄了。不过,我是不会输的。”在阴阳魔师的修炼上,他和雷帝弗瑞有着鸿沟般的巨大差距。但要说调酒,想让他心服可不是那么容易。

    祝融和祝焱对视一眼,祝老二嘿嘿一笑,道:“这个好。不论谁赢谁输我们都有酒喝。老大,我们在旁边”

    祝融点了点头,和祝焱走到一旁,各自拉过一张石椅坐了下来。

    姬动年纪小,身材矮,弗瑞的桌子他实在是用不了,索性拉过一张石桌,作为自己暂时的调酒桌。

    弗瑞道:“小师弟,你打算怎么比?”

    姬动道:“很简单,我们每个人调制一种酒。然后彼此品尝对方的再由老师和祝焱大哥品尝。我想,胜负的答案就应该有了。”

    弗瑞点了点头,“好,那就这样。你可以用我的配料酒。”

    姬动摇头道:“不用。”一边说着,他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中只取出了一支水晶调酒壶,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而另一边,雷帝弗瑞也同样取出了一支调酒壶。只是他这调酒壶就比较特殊了,通体呈亮银色,但却并不是银制,姬动扫了一眼,隐约能感觉到那应该是一种合金打造的调酒壶。比普通调酒壶要大一些,重量似乎也不轻。

    弗瑞向姬动道:“我们不要同时调制,这样无法观察对方调酒的手法。就由为兄先来抛砖引玉吧。”

    姬动也正有同样想法,他也想为中原城调酒师分会会长,弗瑞在调酒方面能达到怎样的水平。

    弗瑞在吧台旁的水池净了手,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整个人似乎都沉浸在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之中,姬动隐隐感觉到,从弗瑞身上释放出一种特殊的吸力,宛如磁石一般,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感觉到几分吸扯力。与此同时,房间内属于火系的元素开始剧烈波动起来。循着特殊的轨迹围绕在弗瑞身边。

    右手朝着酒柜的方向一引,只见一道蓝紫色的电弧宛如长鞭般抽出,在姬动惊讶的注视下,一支酒瓶已经飞在半空之中,但见那蓝紫色电弧席卷之下,瓶盖开启,就像是有一只手握住它似的,将酒液朝着弗瑞已经开启的调酒壶中倾倒而出。

    雷属性魔力?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姬动脑海之中,与此同时,祝融嘴唇嗡动,他的声音被魔力收束着传到姬动耳中,“你师兄的魔力也是变异的存在。他拥有的是雷属性,火属性变异而成。拥有更加强大的爆炸性力量,少了一些火焰的特性,但也多了一些火焰所没有的特性。在同等级别的情况下,几乎没有魔师能够与之抗衡。”

    姬动在恍然的同时心中也暗自凛然,难怪他被称之为雷帝,果然是名不虚传,能够成为阴阳学堂中席弟子,绝对是凭借实力打拼出来的。只是他此时使用雷电显然并未催动真正的力量,阴阳冕未曾释放,以至于无法观察到他真正的等级。

    弗瑞的动作并不算很快,但每一下都极为精准,先后四种配料酒被他以同样的方法倾倒在调酒壶之中,紧接着,在又一道电弧的牵引之下,盖好盖子的调酒壶凭空飞起,就被那电弧吸扯着在空中旋绕起来。

    蓝紫色的雷电围绕着合金打造的调酒壶,形成一幕奇观,噼啪的雷电声中,只见那调酒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蓝紫色,在空中上下飞舞,在强烈的雷电刺激下,调酒壶本体竟然变得渐渐透明起来,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液体在不断的跳动。

    一丝明悟在姬动心中升起,难怪他要用合金打造的调酒壶,这是为了借用金属的导电性。难道说,弗瑞所调制的鸡尾酒竟然和雷电有关么?被雷电浸过的酒液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隐在他面前,仿佛有一扇大门缓缓开启,姬动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心中已经隐约想到了自己在未来调酒中一条新的路径。

    喀喇一声爆鸣声中,弗瑞低喝一声,只见万千电光骤然从他身上爆而出,但这些电光却并不外散,就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电球,合金调酒壶就在这电球之中不断的碰撞反弹飞舞。整个调酒壶似乎变成了大电球中的一个小电球。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弗瑞头顶上方,白色的阳冕凭空而出。

    在他的动作之中,姬动清楚的看到,阳冕的全部九个冕峰之中,有六个都带着刺目的蓝紫色雷电符号,象征着六冠的级别,冕环之上,更是有四颗半蓝紫色的冕星光芒闪耀。

    六十九级?自从姬动开始修炼以来,这是他所见到最高等级的阴阳冕了。同时他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学员么?恐怕大陆各国那些高等学院的院长也无法拥有这样的实力吧。

    就在他处于震惊之中,异变再起,弗瑞再次大喝一声,那被电光环绕化为蓝紫色的调酒壶已经在急旋转中飞了起来,就像是那大电球之中吐出了一颗蓝紫色的电珠一般。而他全身上下的蓝紫色电光也在他那双手牵引之下瞬间化为一条长达五米的蓝紫色电龙,张牙舞爪的追了上去,正好是一口将那电珠咬在口中。

    整条电龙看上去极其逼真,雷电环绕,鳞片可见,顾盼之间雷光生辉。整个三百平米的房间中,完全被一阵阵麻痹的感觉所充斥,姬动飞快的催动胸口内本源阴阳冕,才没有被那强烈的雷电所吸引过去。

    电龙咬住电珠之后,在空中旋绕一周,这才飞回到弗瑞面前,电珠喷吐而出,飘然落在酒吧台上,而那电龙也重新化为万千电光,组合成一个个蓝紫色的电环飘然而下,没入到弗瑞体内。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