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四集 阴阳学堂 第五十七章 魔力武器,日月双辉

    不过,弗瑞倒出的三杯雷神降临,也只有姬动品尝着一杯,弗瑞自己还有祝融兄弟,优先选择的都是他所调制的九天仙女下凡尘。

    姬动轻抿一口蓝紫色的酒液,顿时,麻痹感从舌尖蔓延到舌根,再瞬间蔓延到身体每一处,那充满爆炸性的刺激感令他全身汗毛孔仿佛都张开了似的,在下一秒钟,浓郁的酒香就被这雷电的魔力送到了他体内每一个角落,呼吸之中,仿佛七窍都有酒香喷出一般。姬动忍不住赞叹一声,“好酒。”

    这混合着魔力的美酒,姬动还是第一次品味,每一口下去,全身都像是被酒香洗涤了一遍似的,浓郁的香气弥漫在所有感官周围,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雷神降世之名当之无愧。对于姬动来说,更重要的是这种调酒手法的存在。如果自己将极致双火也融入到调酒之中,那会产生出怎样的味道呢?许久没有出现过研究调酒的心思再一次出现在姬动内心之中。甚至还有强烈的期待感。

    姬动这边在赞叹着雷神降世的独特美味,另一边,弗瑞和祝融兄弟却都在呆呆的数着什么,每喝上一口美酒,他们就喃喃的念叨几句。

    很快,三人杯中的酒液都喝光了,祝老二第一个开口,“五十七种,天啊!一杯酒竟然有五十七种味道。”

    祝融皱眉摇头,道:“不对,我数的是六十四种。你数少了。”

    弗瑞道:“老师,您好像也少了,我仔细辨别过,一共是七十二种味道才对。难以想象,九种美酒混合调制,不但没有任何混淆的味道,反而将各自味道更好的散出来,还能彼此结合,形成更加独特的美味。这是一杯当之无愧的鸡尾酒之王。小师弟,我数的对不对?”

    姬动微笑摇头,“九九八十一,应该是八十一种味道才对。师兄,你数的也少了。”

    祝老二拍了拍祝融的肩膀,“老大,我觉得,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两件事,就是收了两个好徒弟。以后我们可有口福了。哈哈。”

    祝融没好气的拍掉他的手,“不是我们,是我。你回去好好打造你的魔力武器吧。”

    祝老二一脸谄媚的道:“老大,我们是亲兄弟啊!你的不就是我的么?”

    祝融哼了一声,“少来这套,你从我这里拿走的好东西还少么?徒弟也要和我抢?”

    祝老二怒道:“祝融,你有没有人性啊!我从你那里拿的东西是不少,你从我那里拿走的难道就少么?”

    弗瑞呵呵一笑,道:“师叔,老师和您开玩笑呢,您还当真了?我们为您二位调酒,是应尽的孝道。”

    祝老二明显还是很怕祝融的,有了台阶也不坚持,哼哼了两声就眉开眼笑的凑到姬动身边,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两样东西递到姬动手中,“兄弟,答应你的东西我给你弄好了。你看看。”

    姬动下意识的接了过来,那是一双手套,通体散着暗金色泽,入手很轻,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翻过另一面,他惊讶的看到,祝老二曾经给他看过的那两块高达七阶的上品晶冕,就镶嵌在手套掌心的位置。而且没有一丝连接的痕迹,浑然天成。

    看到这副手套,弗瑞的眼睛都不禁有些直,“师叔,您这可偏心了。”

    祝融哼了声,道:“行啊,老二,连压箱底的东西都掏出来了。你倒是真舍得。”

    祝老二没好气的道:“我没有名字吗?不要叫我老二,难听死了。我可不像某些人,收了徒弟还是铁公鸡、瓷鹌鹑,一毛不拔。我这当大哥的,当然要把最好的东西送给我兄弟。姬动,我跟你说,这副手套是用乌金丝混合碧雪蛛皇吐丝再加上赤凰蚕的蚕丝以及三阶晶冕粉末炼制而成。本身就有五行不侵的特性,极其坚韧。你带上它以后,在释放魔力的时候,因为手套本身五行不侵,魔力会自行集中在上面的七阶晶冕之内,既可以在释放魔技的时候减少魔力消耗,也同时可以增强你魔技的威力。修炼的时候,更能通过它们吸收魔力,提升魔力凝聚效果。这次我用上了最好的材料,这副手套在这几方面提升的效果都高达百分之三十。说是老哥哥我压箱底的东西也没什么错。”

    听着祝老二的话,旁边的弗瑞眼睛都直了,就连祝融神色中都流露出几分惊讶。

    姬动看着这副手套,道:“老哥哥,这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祝老二呵呵一笑,道:“别跟我客气,早就说了要送给你。送出去的东西我可不会收回。更何况,你也知道,我这是为了更好的利用你。你修为提升的越快,对我不是也就越有利么?快带上吧。以后它就是你的了。除了你以外,也没人能够同时使用这一对拥有阴阳双火特性的手套。”

    在祝老二的一再催促下,姬动终于将手套套上了手掌。这副手套弹性极佳,轻若无物,那两块晶冕也并不影响到姬动握掌成拳,丝毫不影响手指的灵活性。手套一直蔓延到手腕处收缩,因为晶冕在掌心位置,所以,只要姬动不翻出手掌,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带上它们,姬动明显感觉到两股热流从掌心的两大君王烙印处流入体内,与本源阴阳冕融为一体,哪怕他并未刻意催动魔力,外界的丙丁双火元素也会顺着两块晶冕缓缓流入他体内,促进着本源阴阳冕自行旋转。毫无疑问,带上它们,对于未来的修炼有着太大的好处。这件魔力武器,绝对当得上极品二字。

    祝融向姬动道:“虽然祝焱这家伙有的时候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他铸造的东西肯定不会错。大陆现存的魔力武器铸造师中,他也算排的上号。这件魔力武器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你就收下吧。”

    祝老二呵呵一笑,道:“兄弟啊!这副手套还没名字,你是它们的主人,就起个名字吧。”

    姬动想起自己掌心中的烈日和暗月烙印,毫不犹豫的道:“丙火与丁火,就像是太阳与月亮的光华。就叫日月双辉吧。”

    “日月双辉?”祝老二喃喃的念叨了一句,“好,这个名字好。火焰的光辉,日月的光辉,双火的光辉。就这么定了。就叫日月双辉吧。我相信,它们戴在你手上,一定会绽放出不逊色于日月的光辉。”

    祝融道:“姬动,你不是说要出去走走么?去吧。”

    弗瑞道:“小师弟,你要去哪里?这中原城我熟,我陪你好了。我们师兄弟也好亲近亲近。”

    姬动道:“我本来是想出去转转,顺便买点配料酒。”

    弗瑞哈哈一笑,道:“买什么买,你刚才已经赢了,我这里的酒你随便拿。以后缺什么就跟我说,调酒师公会最大的好处就是买酒便宜。这些我包了。走吧,我带你到城里去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告别了祝融和祝老二,弗瑞带着姬动走出房间,对于这位师兄,姬动还是十分有兴趣的。两人都想彼此探讨一下调酒的心得。至于修炼方面,姬动反而没有什么太多想法。有问题,他大可以去问祝融,何况在他背后,还有地底世界的一代烈焰女皇。

    阴阳学堂三层,至少有二十几人聚集在这里,为的正式水若寒和龙天,龙天道:“希望赶得及吧。今天雷帝的情绪明显不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以他在学院的地位,就算真的把姬动怎么样了,恐怕董事会也不会过多惩罚。”

    水若寒道:“我们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祝老,应该来得及。也只能为姬动祈祷了。只要祝老能对我们印象好一点,我就知足了。等我们冲破六冠之后,也好去求他老人家帮忙。咦,龙天,你怎么了?”

    水若寒正说着,突然现,龙天的眼神有些直,似乎看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嘴唇都有些牵动着抽搐,“你……,你看。”

    水若寒顺着龙天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他的眼神也同样直了。不只是他们,等在这里想看结果的阴阳学堂弟子们,一个个都呆滞的望着阶梯处,眼神中充斥着强烈的惊骇。

    从三层到四层的阶梯处,一高一矮两个人缓缓走了上来,高的,正是雷帝弗瑞,矮的自然就是姬动了。一众阴阳学堂弟子之所以如此惊骇,是因为雷帝弗瑞的右手正搂着姬动的肩膀,满面笑容的和他说着什么。

    别说那些年轻一些的阴阳学堂弟子,就算是水若寒和龙天这些老牌阴阳学堂高手,也从未见过雷帝脸上出现如此之多的笑容。威猛刚烈,冷酷无情的一代雷帝也有如此温和的一面?怎能不让人大跌眼镜。

    弗瑞和姬动一起走上三层,感受着这么多人的关注,弗瑞脸上神色一冷,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一众阴阳学堂弟子们纷纷后退,没有一个敢和他对视的。

    “看什么看?我向姬动出的挑战,输了。”说完这句话,他和姬动大步而去。

    “刚才雷帝说什么?”水若寒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不敢置信的问道。

    龙天苦笑道:“雷帝说,他输了。”

    “雷帝输给了姬动?这,这怎么可能?”

    龙天叹息一声,道:“看来,我们都上当了。你忘了么?雷帝也是祝融董事的弟子,祝融董事亲自教导姬动,他们就是师兄弟。我看,雷帝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他这个小师弟造势啊!以后告诉你们水系的人小心一些吧。不要轻易去挑逗姬动这小家伙。雷帝的愤怒可是从来不讲道理的。”

    对于阴阳学堂弟子们背后如何议论,姬动自然不知道,他和弗瑞一起走出阴阳学堂,十天没出来了,重见天日的感觉令他不禁大口的呼吸了几声。

    在弗瑞的帮助下,姬动很快就找到了在火系教学楼上课的卡尔和毕苏。兄弟三人都考入了天干学院自然是相互道贺。为了不让两人太过吃惊,姬动并没有为他们引见弗瑞。卡尔和毕苏都决定要留在学院进行学习,等达到三冠后前往圣邪通道入口处值守五年。正像阳炳天所说的那样,这是每一位魔师所向往的荣耀。

    对于卡尔和毕苏,姬动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因为阳炳天现在就是他们的班主任。教导他们这些未到两冠的初级学员。卡尔和毕苏都表示,一定会努力修炼,争取在十六岁之前突破两冠,好到阴阳学堂去找姬动。

    因为还要上课,这共同出去走走的想法自然就破灭了。姬动只得和弗瑞两人走出了天干学院。

    “小师弟,要不要到我们公会去坐坐?公会那边也收藏有不少好久。”弗瑞向姬动说道。此时,他也已经知道了姬动的天生双火。两人有太多相似的地方,都是火系变异的魔力,都精擅于调酒。弗瑞今年二十九岁,比姬动年纪大了足足一倍,对这个小师弟,他是相当欣赏的。

    姬动摇了摇头,失笑道:“还是不去为好。我怕去了会被你们公会的人用眼神杀死。”

    弗瑞哈哈一笑,“不去就不去吧。坦白说,我刚听说公会被人上门踢了场子时,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也没问的太清楚就来找你了。要是知道你也是老师的弟子,虽然我依旧会找你切磋调酒技艺,但一定不会是今天这种方式。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在阴阳学堂里,我看谁敢打你的主意。”

    姬动停下脚步,正色道:“师兄,你是凭借实力获得学院和其他阴阳学堂弟子认可的。我希望能和你一样。”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