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四集 阴阳学堂 第五十九章 切磋交流日

    这次进化,不但让姬动的魔力有了质的飞跃,同时也令他本体的属性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肌肉、骨骼、经脉、内腑,被极致双火魔力充分浸润之下,都有了相当程度的成长。就连身材也变得高大了几分。接近十五岁的他,看上去已经不再有任何稚气。他已是一名朝气蓬勃的青年。仿佛一夜之间,就成熟了许多。

    当姬动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在他双眸眼底之中,分别闪过一道金色和一道黑色的精芒。整个人的气质明显变得沉凝了许多,虽然他还只有接近十五岁的年纪,可看上去,却已经有了几分成人的样子。尤其是他眉宇间的傲岸之气,更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在极致双火的潜移默化之中,酒神与两大君王的气质渐渐完成了融合的过程,尽管姬动看上去并不英俊,但却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不过,此时姬动自己就没有却并未觉得如何,只是感觉到全身黏黏的说不出的难受。身上甚至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令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烈焰噗哧一笑,“别皱眉了,这是正常情况。你的魔力提升,进化到二冠程度,随之也将你体内的杂质排出一次,以后每提升一冠,都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连我都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这么快就达到这样的境界。看来,我要恭喜你了。”

    姬动呵呵一笑,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烈焰,谢谢你。”他那变得深邃了许多的眼神向烈焰在眼眸深处,似乎有两簇火焰正在剧烈的燃烧着。但是,他从烈焰眼到的却只有平静,温和的笑意中并没有任何情绪出现。

    “如果你真要感谢我,就调制出更好的鸡尾酒给我喝姬动。你这次的提升会令你的实力产生一个跨越式的飞跃。极致双火的魔力越强,与同等级别普通魔力的差距也就越大。以你现在的极致双火,就算面对三冠的普通魔力也未必会逊色于对方。回去以后,你也可以感受两大君王烙印中带给你新的魔技了。不过,你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可不能携带。手给我。”

    姬动抬起右手,让烈焰握住。尽管每次都会有如同针扎般的痛感,但只要感受着烈焰指尖的温柔,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从来没有问过烈焰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可以说是有些盲目的信任,甚至是毫无道理、完全沉浸其中的迷恋吧。

    “快回去清洗一下自己的身体吧。你会感觉到不同的。”很快,烈焰收回了自己的手。这些日子以来,每一次姬动前来修炼后,她都会这样握住姬动的手待一会儿。

    姬动点了点头,他可不想让烈焰闻到自己此时身上的味道,就在他准备呼唤红莲离开时,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向烈焰道:“烈焰,接下来我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给你送酒了。我听师兄说,达到两冠境界后,必须要去进行初考。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师兄的实力比我强大很多,我怕我来找你会被他现。”

    烈焰点了点头,道:“在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再来。你一共欠我一百年,我会帮你顺延时间的。”说完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禁扑哧一笑。

    看着烈焰那宛如红莲绽放一般的夺目笑靥,姬动在呆滞中说出了再见,红莲席卷,悄然而去。

    直到洗净身体,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姬动脑海中还是被烈焰的笑容占满。终于达到两冠了,距离能够保护烈焰又近了一步。烈焰,你放心,不论有多么困难,经历多少枯燥和孤寂,我都会全身心努力的。

    实力提升到两冠,变化是全面的,先前洗澡的时候,姬动照了照镜子,现自己不但身材似乎长高了一些,还有气质上的变化。皮肤也变得有光泽了似的。健康的古铜色皮肤下,似乎有淡淡的光晕流转。对于外界火属性魔力元素的感知几何倍数的增强。不再需要聚精会神的用自身魔力去吸引,只要意念一动,火属性元素就会自行向他靠拢。

    是该出去的时候了,两个月的时间,除了吃饭,他几乎没有离开过房间,甚至没有出过阴阳学堂。

    走出房间,姬动也走出了土系教学楼,刚一出门,他就现,今天的天干学院似乎有些不一样。远远的,他已经看到巨大的操场上聚集了大量学员。还不时有魔力波动从其中传出。

    生什么事了?带着几分好奇,姬动来到操场上,只见操场正中,各系学员聚集一堂,欢呼声、叹息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姬动的视觉非常敏锐,尤其是魔力提升后,六感也随之提升,在人群中扫了几眼,就现了卡尔和毕苏的身影挤到他们身边,姬动分别抓住两位兄弟的肩膀,“这是生什么事了?这么热闹。”

    卡尔和毕苏同时回头,一看是姬动,两人顿时大为惊喜,卡尔道:“老大,你来的正好。哈哈,你也是今年的新生,我们火系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姬动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道:“你要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才行啊!”

    毕苏道:“是这样的。今天是每个月的切磋交流日。咱们天干学院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切磋交流,按照魔系属性分类。只按五行区分。像我们丁火就和丙火算一系。五行教学楼初级班各出五人,正式学员出五人。进行切磋。各系都会派出最强的学员代表。循环进行切磋。以胜负场次决定最后的座次。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增加各系学员彼此的交流,增加实战能力。同时,也可以促进学员们努力修炼。获得当月冠军的两系,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不用打扫卫生。而剩余的四属性八系,则按照比赛的排名负责接下来一个月的卫生。排名越靠前的,打扫时间就越少,最后一名要负责整整十天。老大,这可不只是打扫卫生那么简单啊!哪一属性的两系代表要是得了最后一名,接下来一个月就等着倒霉吧。老师会拼命的苦练他们。而且在学员中都抬不起头来。”

    姬动道:“那咱们火属性双系的情况如何?”

    卡尔和毕苏对视一眼,卡尔苦笑道:“情况很不乐观。(pm)上个月,我们运气很差,第一轮就遇到了属性相克的水属性双系,结果导致参赛的十名学员消耗极大,还输了第一轮。在接下来的比试中极为不利。接连败北。只拿了最后一名。这一个月,我们可是过上了水深火热的日子。这个月说什么我们也要崛起一把。”

    姬动道:“比赛的规则是什么?初级学员和正式学员一起比?”

    卡尔道:“不是的。规则很简单,如何排兵布阵由各系老师进行。然后进行单场淘汰。比如我们火系对上水系,就是派出一名学员和对方的一名学员进行切磋,谁输了谁下去,再换一个人上来。直到有一方学员被全部击败为止。然后循环比试。每一系都要分别对上另外四系。最后按照获胜场次的多寡来决出排名前两位的魔系。双方各出五人,争夺当月的冠军。”

    毕苏兴奋的道:“这个月我们运气相当不错。一上来就遇到了金系,然后是木系,消耗不大。虽然我们输给了水系,但土系之前第一场就遇到了木系,在我们面前已经支撑不住了。最后估计是我们和水系争夺这个月最后的冠军。至少也能拿下第二名了。”

    卡尔瞪了毕苏一眼,“真没志气,要拿就拿第一名。有老大参加,难道还怕拿不到好名次么?”

    姬动皱眉道:“我是阴阳学堂的弟子,可以参加这边的比试么?”

    卡尔道:“应该可以的。老大,你还记得冷月那小丫头么?她现在就代表水系参赛呢。这小丫头可不得了。这才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十二级了。等级虽然不高,但她那一手癸水系魔技却令人防不胜防,威力奇大。我听阳老师,就是咱们阳院长说。只要魔力没达到三冠,就算是阴阳学堂的弟子也可以代表各系参加切磋交流。”

    毕苏凑到姬动耳边,低声道:“老大,我们现,在天干学院中,各系竞争的非常厉害。我们火系和水系更是水火不容。你可一定要帮我们找回场子啊!有你参赛,我们肯定能拿到这个月的冠军。”

    姬动道:“可是,比赛的人选已经决定了,还可以更换?”

    毕苏道:“最后决赛的时候是可以更换的。毕竟,之前参赛的学员经过了不少场战斗,都消耗很大。一般在最后决赛时,双方都会换上没参赛过的学员。老大,快跟我们过去。今天正好是阳老师主持咱们这边的人员分配。”

    姬动被卡尔和毕苏拉着来到内圈,正好看到最后一战比赛已经结束,场上代表火系的还是熟人。正是祝归那小丫头,她代表火系最后一个出场,将先前已经坚持了两场的土系最后一名学员击败。不过,她也是一脸的汗水。姬动赫然看到,此时的祝归,头顶上的阴阳冕已经到了一冠十九级的程度,距离两冠一步之遥而已。祝归的年纪和他们差不多,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用不了多久,她也能进入阴阳学堂了。

    “阳老师,您看谁来了。”毕苏迫不及待的拉着姬动来到阳炳天身边。

    此时,阳炳天正皱眉思索着接下来决赛的人员安排。这每个月的切磋交流赛其实是有很大运气成分的。在比赛之初如果就遇到相克属性的对手,就很难获得好成绩。上个月火系运气不佳,弄了个垫底。这个月倒是运气不错,进入决赛了。可是,他们要面对的却正是属性相克的水系,阳炳天实在是没有半分把握。可他心中却相当不甘,好不容易强大的土系没能进入决赛,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仍然无法夺冠一次么?

    “姬动?你出关了?”阳炳天惊喜的看到姬动,他听祝融说过姬动正在闭关修炼。要不然上个月的切磋交流会他就叫姬动代表火系出战了。

    姬动点了点头,道:“阳院长,让我代表火系参加决赛吧。”

    阳炳天哈哈一笑,“你来的正好,真是天从人愿,看来,这个月我们火系的冠军可是跑不了了。我听老师说,当年你大师兄还未达到三冠之前,咱们火系在切磋交流日中就从未输过,现在你要接替他的位置了。”

    姬动淡然一笑,道:“您不用安排其他人了,我想,我一个人出场就已经足够。”

    姬动的声音不大,但周围不少火系学员还是听到了,虽然姬动已经加入阴阳学堂,但他毕竟很少露面,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顿时为之侧目。

    阳炳天也是愣了一下,他虽然知道姬动是丙丁双火系,但毕竟他还是凝聚阴阳冕不久。交流切磋日的决赛要求双方至少要派遣两名初级学员上场。他本来是希望姬动能够拿下至少一场,来帮助火系获得优势的。可没想到,姬动却说出了如此肯定甚至有些狂妄的话。

    但是,阳炳天也观察到,姬动看上去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同,眉宇间那股傲气内敛了许多,但眼眸中的光彩却更加深湛了,一种自骨子里的自信令人对他的话很难产生怀疑。

    阳炳天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你就第一个出场。但不要勉强。”

    这时,祝归已经回来了,额头上香汗淋漓,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显然是魔力消耗过大所致。火系对土系是没有什么优势的,如果不是之前土系的学员消耗过大,这一关火系都很难过。要知道,上个月土系可是最后的冠军。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