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五集 紫雷耀天龙 第六十一章 烈阳三连击

    但是,姬动的动作也并没有停止,烈阳噬爆的同时,他身体不退反进,迎着癸水映像撞了上去,轰鸣再次爆响,先前尚未平复的丙火魔力瞬间叠加爆,正是火焰君王之技烈阳崩。

    眼看着那癸水映像的双臂即将合抱,却被烈阳崩撞击的晃动起来,硬是无法完成合抱。紫光飞溅,癸水映像明显剧烈的颤抖起来。

    而姬动的右拳却接踵而出,由下向上,完全赤红色的右拳勾起,一股澎湃火柱在轰鸣中展现,震撼全场的剧烈爆炸在姬动身前一米范围内冲天而起。

    只是一瞬间,空气中的湿润就被充满疯狂气息的丙火元素所取代。这就是姬动提升到两冠之后所领悟的火焰君王第三技能,烈阳轰。

    烈阳轰,也是烈阳三大基准技的最后一击。烈阳噬、烈阳崩、烈阳轰三技叠加,所爆出的,也同样是高级命中技。与癸水映像不同的是,这是属于火焰君王的命中技。名曰:烈阳三连击。

    单是烈阳三连击最后这一击烈阳轰所消耗的魔力,就要比丙丁火球还要大。虽然这次不是双系组合技,但是,三击丙火相连,每一击的效果都与前一击叠加,而且在叠加的过程中还会产生奇异的压缩效果。这就造成最后烈阳轰爆时所产生的爆力几何倍数增强。

    火柱冲起足有三米高,癸水映像瞬间化为乌有,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空气中尽是澎湃的丙火元素。赤红色的火焰更是盘绕在姬动身体周围,看上去如同火神下凡一般。

    癸水映像的彻底破灭,令蓝宝儿不禁花容失色,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在实战中用出高级命中技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就算癸水对丙火的克制不是那么强烈,但毕竟癸水也是水,丙火依旧是火。更何况姬动的魔力还要比她低上四级,这种情况依旧不敌,烈阳三连击的威力可想而知。

    完成烈阳三连击,姬动脸色不变,似乎根本就没有多少魔力消耗似的,双手在身体两侧环绕成弧,头顶上白色的阳冕再次转化为黑白双色,一红一篮两团火焰在胸前凝聚成球,丙丁火球激射而出,直奔蓝宝儿当胸攻去。

    烈阳三连击不只是威力强横,更重要的是,它由烈阳噬、烈阳崩两个基准技,加上一个命中技烈阳轰连接形成,在连接的过程中,是技巧令它叠加、压缩爆出强大的威力,这样一来,对魔力的消耗就不像癸水映像那种直接释放的高级命中技那么大。而且,有着阴阳漩涡的存在,姬动不论是在魔力恢复还是控制调动上,都要远在普通魔师之上。

    丙丁火球在决赛中第一次出现时就解决了一名对手,此时它面对的更是已经几乎失去了绝大部分魔力的蓝宝儿,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经毫无悬念。

    眼看着那双色火球骤然接近,蓝宝儿不禁花容失色,下意识的抬起双手,凝聚起残存的癸水魔力,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她的低档只是徒劳的。

    阳炳天与那位水系的女老师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手下留情。”

    在他们开口的同时,那丙丁火球竟然奇异的在蓝宝儿面前一米处停了下来。炽热暴躁的丙火与阴森深邃的丁火盘绕中放大,蓝宝儿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

    姬动淡淡的道:“不需要再继续了吧。”

    蓝宝儿清秀的娇颜流露出几分失神之色,“我输了。”

    丙丁火球并没有就此爆裂,只见姬动双手一招,它竟然又飞了回来,并且在半空之中重新化为一团红色火焰和一团蓝色火焰,分别从姬动双手处融入自身。很明显,他不愿意浪费一丝魔力。而能够将释放出的魔力再重新收回自身这样强大的控制力,别说是在场的学员们,就连阳炳天他们这些老师也都是第一次见到。

    能能收,强的控制力。阳炳天忍不住赞叹一声:“好。”

    姬动恍若无事的看向水系那边,还是那句简单的话:“下一个。”

    伴随着实力提升到两冠,他对自己的阴阳漩涡以及神锁阴阳之法都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虽然这两项能力都不能用来攻敌或者是防御。但它们却是姬动实力中的根本。两相叠加,对魔力所能产生的控制力极其轻松。尽管姬动在冲击两冠时比普通魔师要艰辛的多,但他同样也得到了更多的好处。刚才这将丙丁火球收回的一幕是他临时起意的想法,没想到竟然成功了。释放的魔力重新收回,阴阳漩涡更加快的旋转,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外界火属性魔力不断涌入体内,恢复着先前的消耗。要知道,这还是在他没有使用日月双辉手套的情况下。魔力只有两冠的他,实力却绝非两冠那么简单。

    水系那位女老师缓缓走了出来,看了看姬动,再转向阳炳天,“今日决赛我们认输了。下个月再见。”

    姬动愣了一下,这就结束了?但他很快明白过来,虽然蓝宝儿并不是两冠级别中魔力最强的癸水系正式学员,但是,她能够进入阴阳学堂,又能施展出顶级的命中技,就足以证明她在水系这边的地位了。连她都输给了姬动,水系这边还有谁能应付姬动的烈阳三连击呢?万一让姬动完成一穿五,将水系彻底击溃,那么,对水系所有学员的士气就会有巨大的影响。倒不如就这么认输,姬动的存在,令水系本身就已经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了。

    听到水系认输,火系双属性学员们顿时欢呼雀跃起来,从上个月的最后一名到这个月的冠军,一个月的憋屈终于释放出来。没等姬动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大量火系学员们一拥而上,抛到了半空之中。

    蓝宝儿依旧站在那里没动,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被抛入空中的姬动,眼中闪烁着几分奇异的光彩。

    “宝儿,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太在意了。”水系女老师搂过她的肩膀。

    蓝宝儿轻轻的点了点头,特五十一号还是特五十一号,特四十九号也还是特四十九号。只是她想不到自己会输得这么惨。低声自言自语道:“听说,姬动在今年刚刚加入阴阳学堂的时候,魔力还只有十四级。”

    祝融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处理着一些学院事务,房门敲响。

    “进来。”祝融平静的声音中总是带着那么一丝深沉的火药味儿,或许,这就是丙火系的特征吧。

    门开,身材高大的弗瑞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师,今天的学院切磋交流日,我们火系拿了冠军。”

    “哦?”祝融抬头看向弗瑞,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丝微笑,“这群小家伙表现不错啊!”

    弗瑞嘿嘿一笑,道:“而且,我们火系决赛的对手还是水系。我想你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所以就第一时间过来了。”

    祝融眼中流露出一丝讶异,“这样的话,就值得庆祝一下了他们怎么赢的?”

    弗瑞道:“您绝对想不到是谁力挽狂澜。决赛上,我们火系这边只是出了一个人,就击溃了水系。迫使他们在第三场就全盘认输,可以说是一场完胜。”

    “一个人?在属性相克的情况下完胜对手。当初你也就不过如此吧。难道说,我们火系又出了一个天才学员不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天才。”

    弗瑞哈哈一笑,道:“说起来,这位天才可是和您密切相关啊!”

    祝融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逼人的气势一闪即逝,“弗瑞,你不会告诉我,这个代表咱们火系出战的学员是姬动吧。”

    弗瑞笑道:“处了这小子还能有谁?他不但出场力挫对手,而且据说,姬动已经达到了两冠。老师,从他加入阴阳学堂到现在,才不过七十余天的时间而已。十四级到二十级,同时突破两冠,进入二十一级境界。这似乎已经创造了学院的记录吧。就算是我,当初在凝聚雷属性阴阳冕后,也是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突破两冠境界。又两年,达到三冠。按照眼前的情况看,恐怕小师弟会在两年后的圣邪战场上出现了。圣邪战场的最低要求就是三冠。”

    祝融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在房间中踱步,眼中光芒不断闪烁,“这小子,锋芒露的有点早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吧,弗瑞,你不是要带他去初考么?现在你就去找他,不要让他在外面和普通学员接触的太多。明天一早,你们就出。”

    “好。不知道小师弟在初考的过程中能否再破纪录,我可是很看好他啊!”弗瑞道:“不过,老师,在他去参加初考之前,您是不是教他几个魔技再说?”

    祝融摇了摇头,道:“不,现在还不是时候。给他增加一点难度,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姬动这小子骨子里比你还要傲气,受些挫折是好事。”

    砰砰,门再次被敲响,外面传来恭敬的声音,“祝董事,院长临时召集各位董事召开董事会。”

    祝融眉头微皱,“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外面的声音消失,弗瑞凑到祝融身边,低声道:“老师,这临时董事会不是为了姬动吧?”

    祝融摇了摇头,道:“很难说。不过,不论怎么说,现在姬动已经达到了两冠,我倒要看看水老鬼和冷老鬼还有什么可说的。哼!这小子还真争气,这下老夫又要扬眉吐气了。”

    弗瑞道:“对了,老师,听说师伯已经回来了。姬动的事,您是不是应该和师伯也通通气。”一边说着,他嘴角处还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祝融瞪了弗瑞一眼,“少废话,赶快找你小师弟去。我和你师伯的事,是你该管的么?”

    “好,好,我走就是了。不过,老师,过刚则易折。你还是……”

    祝融怒道:“你皮痒了是不是?赶快滚。”说着作势欲打。

    弗瑞嘿嘿一笑,扭头就跑,祝融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

    看着弗瑞走了,祝融脸上不禁再次浮现出一丝笑容,“这个臭小子,连老子的事他也管上了。不过,他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

    当弗瑞将姬动重新带回阴阳学堂的时候,姬动已经有些晕头转向了,兴奋的火系学员们足足折腾了他一刻钟,才算让他脚踏实地。借着弗瑞来找的机会,赶忙跑回了阴阳学堂。他心中在暗暗琢磨,以后还要不要代表火系参加这切磋交流赛。

    弗瑞将祝融的话转述一遍,姬动道:“师兄,全凭你安排。这初考要怎么考?听你的意思,似乎并不是在学院里。”

    弗瑞点了点头,道:“当然不是在学院之中。你收拾一下需要带的东西,明天一早咱们就上路。到了地方,你自然就知道了。现在也不用多问什么。”

    “好。”

    第二天,清晨,姬动经过了一晚修炼之后,和烈焰打了招呼,又专门为她多调制了几杯鸡尾酒,这才打点行囊,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出了房间。他和弗瑞约好了,今天早晨在土系教学楼门口见。

    凭借身份令牌出了阴阳学堂,当姬动走到土系教学楼门前时,不禁微微一愣,看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身影。

    修长的身材,紫衣银,面颊上梨涡隐现,可不正是昨天在切磋交流日决赛中输给自己的那位癸水系弟子蓝宝儿么?也就是阴阳学堂的特五十一号学员。

    “姬动,你好。”蓝宝儿落落大方的向姬动打了个招呼。

    姬动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蓝宝儿嫣然一笑,“我也是刚加入阴阳学堂,自然是和你一起去初考。”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