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五集 紫雷耀天龙 第六十六章 恩将仇报

    阳光从茂密的枝条叶蔓的缝隙钻入,照耀在满是植物的地面上。越是深入地灵山脉,地形也就越复杂,身上覆盖着参差婆娑的树影,姬动手中拿着一根用折断树枝制作的长棍开路。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为什么在地灵城的时候自己不买上一把开山刀。那样的话,前进会变的方便很多。不是没想过用火开路,但是,那样的话,万一引起了山林大火就麻烦了。

    吼、吼——

    正前行着,两声低吼吸引了姬动和蓝宝儿的注意,两人对视一眼,姬动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比了个手势,蓝宝儿点了点头,一起悄悄的向那方向前进,前进过程中,尽可能的降低身体通过时出的声音。

    吼、吼——

    越接近,那吼叫声就变得越大,隐约中,能够感到声音传来的防线更有剧烈的魔力波动。

    当姬动感觉距离已经不远的时候,停下脚步,指了指前方一株格外高大的树木,蓝宝儿顿时会意,姬动右手在树干上一按,体内魔力运转,身体轻飘飘的向树干上蹿去。几个起落已经到了一根较高的树枝上。隔着茂密的树冠向前方看去。

    蓝宝儿也学着姬动的样子上了树,但她身体的灵便程度显然不如用龙血浸泡过身体的姬动。来到姬动身边时身体晃动了一下,被姬动拉住手臂,这才抓住一根枝条稳定住身体。

    两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顿时吃了一惊,原本他们都以为是遇到了魔兽之间的战斗,准备捡个便宜。但看到了才现,那并不是魔兽与魔兽,而是人与魔兽。

    一名身材瘦长的中年男子正对着一只体格巨大的丛林巨蜥拼斗着。那只丛林巨蜥通体墨绿,是一只乙木系魔兽。全身都覆盖着墨绿色的鳞甲,身长过五米。粗壮有力的四肢每一次拍击地面都会出砰的一声。头顶上方有一排墨绿色的突起,一直延伸到尾部。

    “这是什么级别的魔兽?”蓝宝儿向姬动问道。

    姬动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也不认识。不过应该是四阶左右的魔兽了。你看那个人,是一名三冠三十七级魔兽。对付这头魔兽都有些吃力。”

    蓝宝儿顺着姬动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名魔师头顶上虚悬着白色阳冕,阳冕上有三冠带着剑形烙印,冕环上三颗半星。是一名三十七级庚金大师级魔师。

    此时,只见这名庚金大师双手之中各自有一柄白色魔力凝聚而成的光剑,身体辗转腾挪,与那巨蜥游斗着。

    丛林巨蜥不时出愤怒的低吼,在它背上已经有了几道伤痕,无数藤蔓在它的魔力催动下不断向那庚金大师缠绕过去,却被对方的白色光剑不断切开。根本无法近身。一人一兽的战斗已经陷入僵持状态。

    蓝宝儿低声向姬动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姬动道:“静观其变。”

    吼——

    巨蜥猛烈的咆哮一声,突然间,它身体后退三米,身上的鳞片完全竖立,整个腹部像是气吹一般膨胀起来,伴随着再次的怒吼声,一团墨绿色雾气喷吐而出,雾气在空中化为一团光圈,直奔那庚金大师罩去。

    庚金大师脸色大变,双手之中的光剑连挥,斩出几道白光。但是,这白光一接触到墨绿色的雾气就消失于无形之中。只见那墨绿光环的体积迅扩大,转瞬间已经笼罩到了他头顶上方。

    面临危机之中,庚金大师猛然怒吼一声,背后浮现出一头巨大的白虎虚像,双手在身前合拢,猛然间凝聚成一柄足有三米长的白色巨剑,自上而下轰然挥出,顿时,一道半月形的森然白光带着铿锵的金属爆鸣声疾飞而出。直奔那丛林巨蜥斩去。正是攻敌所必救。

    蓝宝儿低声惊呼道:“这是低级必杀技吧。好强悍的威力啊!”

    半月白光与那墨绿光环碰撞在一起,两道光芒竟然交错而过。虽然彼此都削弱了一点,但还是分别投向了自己的目标。

    中年人第一个遭殃,墨绿色光芒瞬间卷住了他的身体,化为足有手臂粗的巨大藤蔓,死死的缠绕着,一根根墨绿色的尖刺从藤蔓中突出,刺入他的皮肤之中,令他惨叫出声。勉强催动着自己的庚金魔力进行抵抗,藤蔓中的尖刺与他的皮肤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另一边,那头丛林巨蜥也绝不好受。半月形白色光斩从天而降,硬生生的切入它的后背,血光崩现,鳞片四散纷飞,一道无比巨大的伤口几乎将它的身体完全从中斩断。要知道,先前这头丛林巨蜥已经充分展现出了它强横的防御力,却依旧被这一斩命中。可想而知这一击的威力有多么强大了。

    但是,丛林巨蜥却并没有就此死去,眼中充满了怨毒的光芒,它受的是致命伤,就算木系有很强的自疗能力,现在也是无能为力。趁着未死之前,它强行驱动自身魔力,澎湃的墨绿色光芒全部注入到那缠绕在中年人身上的藤蔓之中。中年人出那白色光刃之后,自身的魔力大减,已经渐渐抵挡不住,鲜血逐渐从皮肤中溢出,脸色更是变得惨白,眼看就要不行了。

    “我们去救他吧。”蓝宝儿不忍的道,“不然他会死的。”

    没等姬动开口,她已经从树上跳了下去。朝那中年人跑去。奔行之间,癸水二十四级阴冕浮现而出,抬起右手,紫色光芒在指尖凝聚,化为两根锋锐的紫色癸水针,清叱之中,化为两道紫光,电射而出,没入了那头已是强弩之末的丛林巨蜥眼中。

    吼——,惨啐声震动山林,澎湃的魔力波动宛如泉涌一般从那丛林巨蜥身上不断爆,它那有着巨大伤痕的身体在原地不断的翻转着,大量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如果是平时,这两枚癸水系最实用的高等基准技根本不足以伤到它。可此时却成了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最脆弱的眼珠刺入,直入大脑之中。这头丛林巨蜥再也无法去控制自己释放出的魔力了。

    没有了主人的控制,那中年人身上的粗壮藤蔓也终于松了下来。他猛的一挣,背后白虎虚影再次隐现,将藤蔓甩开。然后毫不犹豫的纵身而上,就像是没看到蓝宝儿似的,右手再次凝聚出一柄白色金属长剑,狠狠的斩入了巨蜥的伤口之中,将它的身体硬生生的剖成两半。

    蓝宝儿略微有些呆,看着那中年人身上的血渍问道:“你没事吧。”

    中年人又补上几剑,确认巨蜥彻底死亡后,从尸体中拣起一块通体墨绿晶莹的晶核,这才转向蓝宝儿,“这点伤算什么,我没事。小丫头长得挺漂亮啊!小小年纪就有两冠实力,不简单。”

    蓝宝儿此时才看清中年人的样貌,此人身材瘦长,有着一双倒三角眼,脸色阴沉,尤其是那双阴鹫的眼神中,丝毫就看不出任何感激。反而是在上下的打量着蓝宝儿。尽管涉世未深,但蓝宝儿也依旧能感受到这双眼神中带着的淫邪气息。

    蓝宝儿略微后退半步,“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走了。”说着,转身就要向她和姬动先前藏身的地方走去。

    “既然遇到了就是有缘,小姑娘,别急着走啊。”白光一闪,蓝宝儿甚至没看清那中年人是怎么行动的,就已经被挡住了去路。

    中年人上下打量着蓝宝儿,“虽然不够成熟青涩了点,不过,嫰有嫰的好处。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这么小年纪,就一个人来到地灵山脉,胆子可不小啊!”

    蓝宝儿脸色沉了下来,“一个人怎么了?我刚救了你性命,你难道连声谢谢都不会说么?”

    树上的姬动一直没有下来,此时听到蓝宝儿的回答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这丫头还没傻到把自己也说出来。有自己在暗处,应变起来就要从容的多了。

    中年人哈哈一笑,“你救了我?我需要你救么?你看这是什么?”一边说着,他抬手在腰间一摸,手上已经多了一枚白色晶核。蓝宝儿这才看到,在这个中年人腰间有一个小小的革囊,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储物用的魔力物品了。

    淡淡的白光从晶核上释放而出,能够看到中年人握住晶核的手也变成了白色,显然是在吸收着晶核内的魔力。这枚庚金系的晶核最多只有两阶,但用来补充此时中年人的魔力消耗却是足够了。

    “就算没有你,我也能轻松干掉那头巨蜥。只不过是我不舍的随便浪费晶核而已。所以说,你对我并没有任何恩情可言。来到地灵山脉也快一个月了,一直都没碰过女人。看样子,你还是个处儿,不错,今天就拿你开荤吧。”

    一边说着,中年人就要朝蓝宝儿走过来。

    “等一下。”蓝宝儿怒喝一声,手腕一翻,象征着阴阳学堂的令牌已经出现在她手掌之中。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紫色的令牌上,特五十一号几个字份外清晰,淡淡的癸水系魔力波动闪烁。

    中年人吃了一惊,脸色顿时大变,“你是天干学院阴阳学堂的人?难怪,难怪这么小年纪就敢闯入地灵山脉。大哥说过,阴阳学堂的弟子初考一般会在这里。”一边说着,他快的向周围看了几眼。眼中流露着惊疑不定之色。

    蓝宝儿冷哼一声,“既然知道我是阴阳学堂的弟子,还不快滚。”

    “滚?”中年人阴冷的一笑,“就算你是阴阳学堂的弟子又如何?这里只有你和我。再天才你也不过二十四级,我三十七级。”

    蓝宝儿此时已经顾不上懊悔自己鲁莽了,紫色癸水系魔力缓缓释放,怒视中年人,“阴阳学堂的弟子你也敢动?你就不怕被报复么?擅自攻击阴阳学堂弟子者,大陆共诛之。难道你没听说过?”

    中年人点了点头,“你倒是提醒我了。时间长了难免夜长梦多。我先把你拿下,再找个隐蔽的地方去享用。”

    一边说着,只见他身形一闪,已经如同箭矢般朝着蓝宝儿扑了过来。

    先前看他面对巨蜥时蓝宝儿还没什么感觉,但此时正面承受一名三十七级魔师的攻击,她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极其锋锐的气息从那中年人双手上传来。澎湃的魔力波动瞬间凝聚。

    怎么办?蓝宝儿心中大急,她的实战经验本就不多,而且对手又是如此强大,中年人身后不远处就是姬动藏身的大树,可此时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说,他放弃了我么?

    双手席卷而起,紫色光带朝着中年人缠绕而去。同时蓝宝儿飞后退,想要拉开与那中年人之间的距离,心中已是一片悲哀。三冠与两冠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三冠魔师已经可以借助天地之力。就算是姬动不放弃自己,以两人之力能够战胜对手?

    中年人不屑的哼了一声,右手白光大亮,锋锐的白色金属长剑透掌而出,几道白光闪过,蓝宝儿的癸水魔力已经被绞的支离破碎。

    “阴阳学堂也不过如此。”手中白光幻化出十数道光芒,准确无误的将蓝宝儿接踵而至的十余根癸水针磕飞,逼人的锋锐气势骤然绽放,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再次拉近。

    金系与火系,是公认五行中最擅长攻击的两系,阳金以穿透性著称,阳火以爆力著称。全部十系魔力中,这两种绝对是攻击中的王者。

    癸水是弱水,柔弱之水,如果蓝宝儿实力够强的话,完全可以以柔克刚。可惜,她的魔力本身就与对方相差甚远,更是没有半分信心。又怎能阻挡中年人的攻击呢?

    就在这时,一道黑光悄无声息的从那中年人背后的大树上射出,竟然没有出半分能量波动,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他背后。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