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五集 紫雷耀天龙 第六十九章 异变,暗炎魔王

    姬动选择的出手时机极好,正是那青衣人探查他们旁边另一株大树时背对他们的一瞬间。漆黑的火球,悄无声息的贴了上去。丁巳冥阴灵火的阴毒寂灭特性完全挥出来。

    至阴之火,同样也是极致的阴险,使用时间越长,姬动的感触也就越深。不过,这一次那青衣人毕竟不像之前的庚金系中年人处于战斗之中,警惕性明显要高了许多。当黑色火球距离他还有一米的时候,已经进入到他护体的甲木魔力范围之内,骤然惊觉之下,青衣人闪电般的转了过来。

    只见他身上青光骤然大放,整个人竟然就那么在青光的包裹下瞬间融入到了手掌触摸的那株大树之中。没有真正见到,绝难想象会有如此奇诡的一幕出现。人与树竟然能够融为一体。

    但是,黑色的火球还是狠狠的撞击在了大树之上,其中的金色也在瞬间爆出来。

    轰恐怖的爆炸力再一次出现,极致双火球的攻击力再压缩后经过日月双辉手套增幅,其侵略性之强,属性上的全面压制,又岂是树木能够完全阻隔的。

    轰然巨响之下,那株大树被硬生生的拦腰炸断,青色身影也是一闪而出,全身都已经沾染上了黑、金双色火焰。虽然并没有被这一击直接重创,但不论是至阳之火还是至阴之火,在狂躁的侵袭之下还是令那青衣人出了不似人声的惨叫。

    在极致双火球出的同时,姬动已经如同大鸟一般从树上扑下,青衣人自然也已经现了他,但此时承受着极致双火侵袭所带来的剧烈痛苦,他绝大部分魔力都用来抵御。只能分出一部份魔力牵引着被炸断的大树朝姬动挡来。

    黑光掩映,姬动的身体在空中诡异的扭曲了几下,曼妙的舞步虚空踏出,竟然就那么在半空中变换了一下方位,几乎是贴着那株大树闪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左手上所带出的黑色火焰也已经悄无声息的划中了那青衣人。

    在反应和实力上,眼前的青衣人明显要逊色于已经被姬动击杀的庚金系中年人。尤其是他身体的防御也远远逊色于庚金系的坚体术,虽然他的魔力能够勉强挡住极致双火球爆炸的余波,但是,至阳至阴之火的属性侵袭却根本不是他的甲木属性所能抵御的。他只觉得体内仿佛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似的,他的甲木魔力被压制的只能勉强护住内腑。在这种情况下,姬动凭借暗月舞悄无声息的出现,暗月爪划出时,他又怎么可能闪躲的开。

    在姬动出手的同时,不远处,红衣人和黑衣人也已经反应了过来,两人几乎是以箭矢般的度朝着这边扑来。魔力全开,红衣人怒吼一声,三颗连珠火球已经直扑姬动,黑衣人则是直接一道黑光笼罩向青衣人。显然是阳水系中类似于治疗的效果,想要抵消姬动的火焰。

    可惜,他们距离这边毕竟有百米,从反应过来到催动魔技,整个过程至少也要数秒,而且,他们的魔力还不足以支撑自身魔技飞出百米那么远,身体前冲过程又要耽误数秒。而就是这前后不到十秒的工夫,青衣人的命运却已经注定。

    暗月爪在燃烧着双色火焰的青衣人身上拉出一道巨大的伤痕,浓烈的黑色火焰瞬间升腾,向他身体每一处散去,同时也向内凶猛侵袭。这就是两冠境界后,暗月爪提升后的效果。而原本的晕眩一秒,也变成了两秒。

    金色的右拳轰上了暗月爪的伤痕,真正的极致双火组合技瞬间爆。极致双火球经过压缩后威力虽强,但那毕竟不是两大君王之技。当暗月爪与烈阳噬重叠的那一刻,青衣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夺目的火焰所吞噬,轰鸣中,金黑双色火焰足足从他背后透出一米。在极致的属性面前,三冠级别的魔力竟然瞬间崩溃。

    要知道,就算姬动不使用极致双火,凭借他自身的双属性组合技加上日月双辉手套,就已经可以与三冠级别的魔师抗衡了。而极致双火霸道的属性压制,更是不会给三冠级别对手任何机会。

    轰双重轰鸣再次爆响,姬动的右肩一沉,已经重重的靠在了那青衣人胸口处,能够清晰的听到其胸骨折断声竟然如同爆豆一般炸响。被极致双火侵染,破掉了甲木魔力,身体再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这一次姬动也没有利用烈阳崩的特性吸住对手,而是将他的身体,或者说是剧烈燃烧着的尸体猛然撞飞而出。

    凭借着霸道的极致双火组合技和暗中伏击,他在没有付出任何代价的情况下,又秒杀了一名敌人。

    闪耀着夺目火光的身体在空中爆出漫天彩雨,姬动不需要用眼睛他的极致双火就是储物类魔器的克星,不论这青衣人身上的储物魔器是什么,此时也已经承受不住炽热的火焰而爆。

    姬动手中,一块三阶丙火晶核被他快的吞噬着魔力,在撞飞那青衣人的同时,他自己也飞扑而出,隐藏在青衣人身上的火焰背后,一同朝着另外两名敌人冲去。

    青衣人那炽热燃烧着的身体成了姬动的盾牌,三枚连珠火球完全被挡了下来,诡异的是,那三枚火球刚一接触到青衣人的时候,上面的火焰瞬间黯淡、熄灭,但属于丙火的爆炸力还是产生出剧烈的轰鸣,那青衣人破败的身体再也无法抵抗,被炸的支离破碎,化为团团火光四散纷飞,尽管其血液已经被极致双火完全炼化而没有飞溅,但却依旧无比惨烈。

    至于那道治疗的水属性魔力毫无疑问也落在了空处。

    姬动之所以认为青衣人靠近是个好机会,除了是防备对手通过木系魔力感应到自己二人在树上以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青衣人的魔力属性。

    木生火,水生木,毫无疑问,在三名敌人之中,这名甲木系魔师是水、火两名魔师联系的桥梁。从理论上来看,他完全有可能和另外两人的任何一个行程异系组合魔技。先把他干掉,剩下的就变成了水火不容。那两名魔师就算实力要强于他,至少不会带给姬动组合魔技的威胁,这样一来,对付着就容易多了。

    丙火系的红衣人与壬水系的黑衣人眼看同伴就这样死无全尸,同样怒吼出声,两人的魔力几乎在瞬间提升到极致。先后两名同伴的死,令他们心中骇然的同时也愤怒到了极点。尤其是看到姬动头上的阴阳冕只有两冠的时候,他们又怎会产生恐惧?极致双火令人吃惊,但毕竟使用者的魔力只有二十几级。而且在他们心中,潜意识的认为,姬动就是依靠偷袭才杀了他们的同伴。

    姬动的双眸中,闪烁着极致双火的光彩,与他攻击中的狂暴相比,他的眼神却是无比冰冷。仿佛杀死的根本就只是一头魔兽,而并非一名人类似的。

    面前青衣人尸体爆裂的同时,姬动的左手就已经挥了出去,左手挥动时,他整个人保持着一个奇异的姿势,右腿迈前,形成了一个最大化的弓箭步,整个人身体左倾,左手完全是贴着地面划出的,在那一瞬间,他头顶上的阴阳冕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也只有那属于黑色的火焰跳动,身体周围也完全被阴暗所包围,全身充满了暗灭的气息。

    伴随着左手爪形贴地掠出的同时,他整个人也在弓箭步中重新站起,只见一团刺目的黑色火焰猛然贴着地面蹿了出去,在地面上带起一道长长的黑色火光。

    更加诡异的是,那燃烧在地面的黑色火焰似乎越向前行黑色就越浓烈,所过之处,不论经过了什么,都剧烈的燃烧起来,而燃烧的火焰则完全被那黑色火焰本体所吸附,就像是一艘快艇划破水面一样,黑色虽然也在向两侧荡漾,但真正燃烧的,却只有那前行的本体。

    黑色火焰的目标,选取的正式那名红衣人。这一击也正是姬动在提升到两冠之后,除了烈阳三连击最后一式烈阳轰之外,得到的另一个技能,属于暗炎魔王的命中技,暗月焱。

    红衣人与黑衣人在怒吼的咆哮中,也同时向姬动起了攻击,红衣人猛的身体一顿,双手在身体两侧带起,半空中,一声嘹亮的鸟鸣声响起,他背后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火凤凰图案,丙火系图腾朱雀的掩映下,一只翼展达到三米的火鸟腾空而起,直奔姬动飞瀑而至,所过之处,半空中带起一串扭曲的水波。竟是根本不管姬动的攻击,攻敌所必救,出了强有力的侵袭。而且还借助了丙火图腾之力。单看那火鸟的威势,姬动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越了命中技层面的技能。没想到,这些人中,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能够使用必杀技的敌人。

    “必杀,火鸟之舞。”红衣人疯狂的怒吼着,火鸟在他的控制下从空中俯冲而下,原来,他并不是不在乎姬动的攻击,而是要借助自己的必杀技。只见那火鸟俯冲而下,贴地飞行,迎着暗月焱冲了上终目标却还是直指姬动。

    幸好,姬动还不算太倒霉。红衣人是这三个敌人中,唯一一个和那庚金系中年人一样拥有必杀技的魔师。另一名黑衣人双手向前推出,波涛一般的黑光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根黑色的长矛,浓烈的寒意和锋锐的气息直指姬动。但毫无疑问,其威势就比那必杀技火鸟之舞差了许多。

    红衣人的魔力高达三十六级,三冠三星,而这黑衣人应该是这些人中实力最弱的一个,只有三冠一星三十二级壬水大师。冰矛从另一个方向直指姬动,两面的攻击都充满了致命威胁。

    先生碰撞的,就是火鸟与姬动的暗月焱,当那巨大的火鸟碰触到暗月焱的时候,连姬动自己都未曾想到的情况出现了。

    他只觉得自己的左手突然剧烈的疼痛了一下,紧接着,一轮黑色弯月突然浮现在姬动背后,那贴地飞行的暗月焱瞬间腾起,化为一个巨大的黑色虚影,高度竟然达到了五米开外。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周围视觉所能见到的空间之中,所有的光线就像被完全吞噬了一般,彻底暗了下来。眼前能够看到的,似乎就只有火鸟和那头顶带着黑色王冠的巨大虚影。

    黑影的右手闪电般挥出,竟然就那么一把捏住了火鸟的脖子,一声充满绝望的悲鸣从红衣人背后响起,他背后的朱雀虚影竟然就那么凭空破灭了。

    这、这是……,姬动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魔力宛如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吸扯一般,顷刻间被抽取一空,就连手中的三阶晶核也被完全掏空,那巨大的黑影右手骤然捏合,轰的一声,那必杀技级别的火鸟竟然在瞬间破灭,化为点点火星消失不见。

    巨大的黑影也随之凝聚,再次化为暗月焱贴地疾飞,比先前更快一倍的度闪现在红衣人脚下。

    轰一股黑色火焰瞬间淹没了红衣人的身体,在姬动的意念之中,隐约中产生了一个念头,他的双眸也完全变成了寂灭的黑色,低沉的嗓音带着毫无情绪的声音响起,“小小朱雀,也敢触犯火中君王的威严?”

    那红衣人在丁巳冥阴灵火中剧烈的哀号着,但他却怎么也无法从中挣脱出来,他想要释放自己的丙火去抵抗,但他的丙火却仿佛成了那黑色火焰的助燃剂。眼看着他的身体就在那强烈的腐蚀之火中缓缓融化,惨叫声也变得越来越小。

    噗——

    一股大力从右胸传来,当姬动从那诡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时,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在撞击中飞荡而起。无数破碎的冰花在他身前炫丽的绽放。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