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五集 紫雷耀天龙 第七十章 魔力燃烧秘法

    姬动的暗月焱诡异的捏碎了对手的必杀技火鸟之舞,更是将那实力强劲的三十六级丙火大师完全吞噬。但是,这一击也同样抽掉了他的全部魔力,甚至是手中三阶火系晶核的魔力。

    没有了魔力的他,再也无法面对另一边的攻击,那名黑衣人抛出的黑色壬水冰矛,狠狠的刺在他的右胸之上,轰然破碎。

    剧烈的疼痛蔓延在身体每一根神经末梢,姬动整个人在半空中已经剧烈的痉挛着,冰冷的气息从体外入侵,被他自身阴阳漩涡的火种完全抵消。水虽然克火,但这普通的水又怎么能克制姬动的极致之火呢?但是,那三冠级别命中技的撞击力还是带给姬动沉重的打击。他口鼻之中几乎同时喷血。这一次,比面对那个庚金系对手的时候伤的更重。

    震惊的不只是姬动,那黑衣人也傻了,甚至他的心已经陷入了强烈的恐惧之中。天空虽然恢复了明亮,但他却怎么也无法忘记先前那诡异的一幕。一名两冠的对手,竟然凭借一个魔技将一名三冠魔师的必杀技吞噬后再彻底毁灭。原本,这是那名丙火系红衣人要达到的目的才对。

    而且,姬动虽然被他的冰矛掼飞,可是,他那么锋利、沉重的冰矛,却并没有刺穿姬动的身体,甚至没有刺穿他的皮肤,只有上衣片片破碎。隐约中,他能看到姬动皮肤表面闪过一层淡淡的紫意。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这是黑衣人心中唯一的念头。姬动的强悍,在他心中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模式的范畴,两冠和三冠的差距,在他身上根本就没有显示出半分,以一对三,还在极短的时间内击杀两人,这样骇人听闻的情况又令他怎能不怕?

    轰——,姬动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后背紧贴地面,在剧烈的摩擦中划出接近十米才渐渐停下。胸口处剧烈的疼痛令他险些无法呼吸。但是,龙血浸润还是救了他的命。肌肉、骨骼虽然都受到了一定的震荡,但疼痛虽然剧烈,却并没有受到真正的损伤。

    谁都没有看到,在那冰矛撞上姬动胸口的一瞬间,不远处,一道淡淡的蓝紫色光芒略微闪烁了一下,而当姬动并没有被冰矛刺穿时,那蓝紫色光芒就已经悄然隐没。

    两大君王的属性压制令壬水冰矛无法完成属性侵袭,龙血浸泡过的身体也硬是挡住了对方的命中技。换一个火系魔师在这里,别说是两冠,就算是三冠级别的被如此正面命中一记穿透力极强的单体攻击魔技,唯一的结果就是胸口被刺穿,冰矛在体内爆开,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那黑衣人呆滞在原地,并没有追击上来,他的身体甚至在不断的颤栗着,而姬动这边,他也躺在地上没有起来。虽然并没有受到重创,但那强烈的冲击还是令他险些闭过气去。右手勉强从储物手镯中又召出一块三阶晶核,胸口内险些停滞的阴阳漩涡急运转,疯狂的吞噬着晶核内的魔力。

    “姬动,你没事吧。”蓝宝儿在姬动飞扑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姬动的冲击实在太猛烈了。先前那寂灭黑暗出现的一刻,她也已经惊呆了。以至于准备好的魔技竟然没能出,眼看着姬动被那冰矛撞击的飞了起来。无尽的懊悔宛如泉涌一般侵袭着蓝宝儿的心。从树上扑下,飞来到姬动身边,急的眼泪奔涌而出。

    姬动没有去责怪蓝宝儿什么,当然,现在他在全力运转魔力,本身也不能说话。只是向她眨了眨眼睛。

    蓝宝儿微微一愣,她并不完全明白姬动的意思,也不敢移动他的身体或者用水系魔力为他治疗。火系魔师,只有木系魔师的治疗魔技才有效果。她的水系魔力只能起到反作用。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刚才……”蓝宝儿已经泣不成声。

    一滴滴眼泪落在姬动面庞上,他不禁一阵无语,尽管蓝宝儿在天干学院乃是年青一代学院中出色的精英学员,但她毕竟还只有十几岁。难怪天干学院要进行这种形式的初考,没有经历过生死边缘的考验,没有充分的实战,就算修炼上再天才又有什么用呢?当然,对于姬动这种两世为人的家伙来说,他的适应能力就要比蓝宝儿强的太多了。尤其是他那非人类的心理素质更是强悍若妖。

    砰——,一声猛烈的爆炸打破了平静,又是一片彩光爆开,那已经渐渐化为灰烬的红衣人身上,他的储存魔器也依旧抵抗不住极致火焰的灼烧。

    黑衣人机灵灵打了个冷战,从强烈的恐惧中回醒过来,看了一眼那已经不复存在的伙伴,再看看姬动这边正在哭泣的蓝宝儿,他眼中的恐惧渐渐变成了呆滞,再逐渐变成了一种歇斯底里的光芒,黑色光芒极不稳定的骤然从体内喷薄而出。

    当一个人恐惧到极点时,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崩溃,另一种就是疯狂。眼前这名黑衣人显然属于后者。

    “混蛋,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有些紊乱的壬水魔力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在他背后,壬水系图腾天后虚影浮现而出,带着疯狂的气息,朝着姬动和蓝宝儿的方向就冲了过来。

    蓝宝儿的哭泣也在那砰的爆鸣中停滞,面对冲过来的黑衣人,她缓缓站起身,此时此刻,她眼中流露出了坚毅的光芒。

    经过了这么多,先后两次失误,都险些断送了自己和姬动的性命,在这短暂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蓝宝儿的心无形中已经成长了许多,她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一定要保护姬动周全。

    紫色的癸水系魔力同样沸腾了,一条条紫色光带从蓝宝儿身体周围腾起,只见她双手合十在胸前,似乎在祈祷着什么,眉心处,一点紫光缓缓绽放,头顶上的黑色阴冕更是散出极其阴冷的气息。

    一步跨出,她已经挡在姬动身前,强烈的紫光不断从她体内喷薄而出,眉心处亮起的紫光凝聚成一个奇特的符号,头上的阴冕周围,缓缓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紫雾。

    不远处的密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心中响起一个名称:魔力燃烧秘法。

    紧接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情况出现了,蓝宝儿那阴冕上原来只有的两个冕星竟然快的增加着。转瞬间已经变成了五颗。五颗冕星脱离阴冕,瞬间在空中凝聚,化为一滴紫色的水珠烙印在她的第三个冕峰之上。以一种神奇的方法,她竟然将自己的顺利提升到了三冠。但从阴冕周围越来越浓烈的紫雾就能看出,她这三冠级别的实力,只是暂时提升而已。

    伴随着癸水阴冕的变化,癸水系图腾龟蛇双身之玄武悄然浮现,蓝宝儿娇喝一声,原本柔弱的癸水紫光瞬间迸出刺目的光华,强烈的光芒骤然在她体内凝结再离体而出,依旧是癸水映像,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癸水映像是三冠级别。

    这高级的命中技一经施展,不但多出了一个能量形态的蓝宝儿,而且在它身后,一龟一蛇悄然飘出,承托着它的光体直奔对手迎了上去。

    癸水对壬水,**对阳水,没有任何属性相克的情况,比拼的就是真正实力。一根根冰矛,从那歇斯底里的黑衣人手中不断出,虽然不如先前蓄力攻击姬动时那一根那么强悍,但这毕竟也是命中技级别的攻击。而且,此时他的心志似乎已经出现了问题,魔力紊乱之下,每根冰矛的强度甚至都有所区别。但是,也正是因为出于这种状态,不计后果的疯狂施展,自身魔力**的同时,也带给了蓝宝儿巨大的压力。

    癸水映像顶在蓝宝儿身前,两根紫色光带成了它的武器,不断将一根根冰矛震碎,也决不后退一步。但每次接下一根冰矛,癸水映像本体的光芒也会减弱几分。这已经完全变成了魔力的对耗。

    蓝宝儿身上不断绽放出一道道紫光,向自己的癸水映像补充着魔力,此时,她双手之中已经各自捏住了一枚癸水系的三阶晶核。这就是她现在的优势所在,对手神志不清,自然顾不上用魔兽晶核补充魔力,蓝宝儿虽然通过秘法对自己的魔力进行燃烧,对自身消耗极大,但有着晶核的支撑,就能让她在这个状态持续下去。

    眼看着,冰矛变得越来越弱小,癸水映像的魔力波动虽然也在减弱,但情况却要好得多。蓝宝儿催动着癸水映像一步一步的向那黑衣人逼进着,小姑娘此时眼中迸着极为坚决的光芒,姬动已经解决了这么多敌人,这最后一个,就由她来解决吧。

    砰——,又是一根冰矛破碎,黑衣人突然不再攻击,而是站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的疯狂渐渐褪去,呆呆的看着那飘飞而至的紫色光影之体,恐惧重新在眼眸中放大。原来,伴随着魔力的耗尽,他的神志虽然在逐渐恢复,但恐惧也随着疯狂的魔力消耗后近一步的增强了。

    没有了阻力,癸水映像骤然加,在半空之中脚踏玄武,带起一串淡淡的紫色残影,空气中的水元素波动明显变得剧烈起来,阴冷之气席卷而出,一旦让它接触到那黑衣人的身体,下一刻就是全面的侵袭。**的难缠在十系魔力中可是最为著名的。

    就在这时,突然,一层明黄色的光彩从那黑衣人身前升起,紧接着,一道身影就那么在黄色光芒的衬托下从地面下方浮起。

    此人一身黄衣,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倒是相貌堂堂,鼻直口方,可惜嘴唇很薄,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头顶上方,白色阳冕仄仄生辉,竟然有四个冕峰上出现了黄色圆石状烙印。冕环上一颗半黄色星光闪烁。

    刚一出现,这个人双手就朝着前方的地面按去,黄光大放之下,地面竟像是活了一般,隆隆声中,一个巨大的石头人站了起来,它的身体是泥土与岩石拼凑而成,用力的捶击了一下自己的胸膛,直接迎上了癸水映像。

    戊土系四冠宗师级强者?蓝宝儿只觉得自己气息一滞,一股凝厚的压力令她有些难以自持。

    两冠越级挑战三冠,对她来说已经是巨大的负荷,突然出现一名四冠级别的强者,这就绝不是信心对自身实力提升所能对抗的了。

    戊土是阳土,又称之为硬土,一般以坚硬的石头来代表。与之对应的己土就是阴土,也就是软土,滋润万物的泥土。

    土系是最擅长防御的一个属性,在五行之中,土系位居中央,又有包容万物之说。土系克水,次克火。可以说正是姬动和蓝宝儿的克星。更别说眼前这位宗师级阳土魔师本身魔力更高达四冠了。准确的说,是四冠四十三级戊土宗师。

    姬动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这伙人中的阳土魔师终于抵达,也就是他们的领,拥有最强实力的敌人。

    如果说,两冠魔师与三冠魔师的差距,在于能否借助外界的魔法元素融入到自身魔技之中。那么,三冠与四冠的差距,就在于能否掌控外界。三冠只是借用,而四冠却是掌控。这依旧是本质的区别。更何况,眼前这个人在属性上还要克制他们。

    巨大的石头人猛然撞击在癸水映像上,正所谓水来土掩,噗的一声,黄光扩散,已经将癸水映像牢牢包裹,不论蓝宝儿如何催动,她的命中技也无法挣脱。

    黄衣人冷哼一声,右手猛地做出一个握拳的动作,顿时,石头人粗壮有力的双臂带着强烈的阳土魔力骤然力,癸水映像顿时化为点点紫光消失在空气之中。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