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五集 紫雷耀天龙 第七十三章 传送危机

    地心湖。

    烈焰静静的站在岩石上,看着面前红色光幕中不断变幻的影像。

    正是姬动与那名戊土系黄衣人搏斗的情景。眼看着地面上那黄光的出现。烈焰脸色骤然一变“不好。”浓烈的煞气从烈焰那完美的眼眸中一闪而过,右手在空气中连点,一朵红簧飘飞而出,直入地心湖。烈焰眼中流露着难以掩饰的焦急“小姬动,你可要坚持住啊!说不得,只能让那叮,小家伙早一些出生了。”被红色光壳包裹着的蛋,在红莲的承托下钻出岩浆,缓缓落在烈焰身前。烈焰的一只手掌轻飘飘的落在巨蛋之上,整个地心世界,就在这一剩,完全变成了红色水晶一般的光泽。就连地心湖的岩浆也不再翻腾冒泡,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刹仿佛都已停滞。地底十八层世界的全部生物,在这一刻,全部出现了混乱恐惧的情绪。

    感受着空气中戊土魔力的波动,弗瑞终于明白了那黄衣人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黄衣人临死反噬所动的魔技名为定向传送。能够将任何物体朝着一个方向传送出五十里以内的任何距离。完全按照魔师自身的能力来控制。

    这个魔技,是属于五冠土系大宗师级别的魔师才能够施展的。所以雷帝常瑞才没有预封到。通过对戊土方,素的辨别,雷帝已经完全明白了黄衣人的做。那黄衣人在临死之前,凭借最后的魔力和燃烧最后一丝生合力的代价,强行动了这个越阶的技能,将姬动传送去了地灵山脉核心圈。

    在姬动和蓝宝儿进入地灵山脉之前,弗瑞并没有告诉他们。地灵山脉分为核心圈和外圈。他们所进入的都是外圈。生活着六阶以下的各种魔兽。正是因为他从未想到过姬动和蓝宝儿有进入核心圈的可能,所以才没说。

    地灵山脉核心圈之中,啥部都是六阶以上的魔兽,乃是极其恐怖的地方。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些阶魔兽还经常会出现群居。就」算是步瑞也不会轻易进入其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地灵山脉中似乎有一种特殊的力量,限制着这些阶魔兽不会离开核心圈范围。否则,又岂是外面那四个军团所能抵挡的。

    一名两冠的魔师,哪怕自身属性再强悍,被定向传送到地灵山脉核心圈,也绝对是九死一生。更何况,姬动被传送出去的时候,自身魔力已经消耗殆尽。

    “,卜师弟,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一定要,坚持到师兄赶来。”一边说着,壳瑞一只手朝着蓝宝儿的方向一招,强烈的雷电吸力顿时将昏迷后的蓝宝儿拉了过来,同时,地面上的所有彩色晶核也全部飞了起来,如同点点星光一般朝着弗瑞聚集。

    雷帝另一只手则直接挥出粗壮的蓝紫色闪电,半空之中,宛如一道惊雷炸响,雷电再次将空间撕裂,带着狂躁的咆哮声,紫雷耀天龙一步跨出。

    弗瑞收好晶核,腾身而起,直接飞腾跨上龙鞍,右手在空中一划,一柄长达六米的巨型战斧已经横空出世,战斧完全呈现为深紫色,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铸造而成,只能隐约看到上面有着一道道深邃的闪电型魔纹。长柄粗如手臂,也只有雷帝弗瑞这样的大手才能将其掌握,看其重量,恐怕要过五百斤之多。

    一手握住那奇型战斧,弗瑞仰天长啸一声,紫雷耀天龙与他心意相通,蹬地而起,急朝着地灵山脉核心圈方向飞去。

    此时的弗瑞,眼中电光喷吐,狂暴而恐怖的气势似乎能够将天空撕裂一般,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意。

    黄色光晕包囊着身体,强大的吸力仿佛耍将他拉入地狱一般。姬动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己已经深陷而入,周围再看不到任何案物。那种穿梭前往地心世界的感觉再次出现,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觉得已经无呼吸,甚至也无移动,身体周围还有强烈的挤压感不断传来。

    突然,周围压力一轻,姬动眼前一花,已经来到了一叮,陌生的地方。

    围绕在身体周围的黄色光芒缓缓退去,姬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同时也惊讶的看着四周。依旧是在一片森林之中,只不过刚一出现,姬动还有些找不到方向感,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观察周围,而是迅的摸出一块三阶丙火晶核握在手里补充魔力。

    雷帝弗瑞出现的时候姬动是看到的,他知道,自己这次的战利品至少是不会缺了,杀了那后面的四个人,少说也有上百枚晶核的收益。经过先前的战斗,姬动充分的认识到了魔兽晶核的重要性,手上有晶核,只要时间足够,魔力就不怕匿乏,比起通过修炼凝聚魔力要快的太多了,晶核就像是魔力补充药剂。哪怕是他的双属性魔力而且是极致双火,一枚三阶晶核也足以将他的两冠魔力补满。

    干涸的阴阳漩涡贪婪的吞噬着三阶雨火晶核中的魔力,这是姬动的最后一块三阶丙火晶核,他还有一些丁火晶核,都可以用来补充。对他来说,只要能够活着离开地灵山脉,这次的初考绝对是额完成。

    一动补充着魔力,姬动蹲下身体,这样会让他的目标更小,同时也开始观察周围的景物。

    这是一个山坳,左侧是一个不高的山包,而右侧的山屹却遮蔽了阳光,因为距离太近,看不清高度。树林极为茂密,在姬动周围还有大量的灌木丛,视线难以极远。如果说原本地灵山脉是山林的话,那么,这里就更像是热带雨林。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还是不是地灵山脉了?姬动大脑飞运转着。心中一动,一丝微笑出现在面庞上,他心中已经有了封较。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她还不知道么?现在已经不是战斗状态,十秒根本不算什么。

    一动想着,姬动口中已经出了呼唤”,烈焰。”地心世界一一朵朵红莲之火围绕在巨大的龙蛋周围旋转着,逐渐融入其中。就在这时,烈焰眼中光芒略微跳动了一下,突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她的神色显得有些古怪”,小姬动,为什么每次被传送后,你的运气都这么好。看来,这小家伙不用提前孵化了。”||阴阳冕

    一翻身,姬动已经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但也就在他站起的同时,身体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哪怕是他那拥有两大君王极致火焰的阴阳漩涡在这一刻也停止了运转,姬动心中又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自己已经变成了和洞中石壁上一样的晶石,而不再是一个生命。

    在这个时候,他也看清了面前的一切,这里已经是洞的最深处,从地面到洞顶,足有三十米开外,洞内更是极为宽阔。最为奇异的是,洞内的石壁都是极为晶亮的红色,似乎这里原本是一块巨大的红宝石,洞就是从这红宝石中镂空出来的一般。

    在洞正中,一株接天连地直达洞顶的大树占据了洞内几乎一半的面积,大树通体为暗红色,从形态上看,很像梧桐,但姬动却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梧桐树,而且树身的颜色还是这样的奇异。那暗红色的树体颜色在缓慢的变换着,忽明忽暗,就像这猿大树本身是在呼吸。

    站在这里,姬动觉得自己就像是浸泡在岩浆中一般,唯一和地心湖不同的是,地心湖中,是丙丁双火元素共存,而这里却只有纯粹的丙火。

    晶红色的眸光就是从那格大树上投来,站在树冠上,看上去那是一只大鸟,通体火红的大鸟。鸡头,燕领蛇颈,龟背,鱼尾,通体都是闪烁着金光的火红色,长长的尾部在树上蔓延出身体三倍的长度,所以,看上去虽然她的身体不大,可实际上,从头到尾也足有十米长二那一对晶红色,正是她的眼睛,看着姬动,眼眸中充满了威严和愤怒。

    这是,姬动脑海中突然想到两个字,朱雀。在他的记忆中,前世记载神话,凤凰是祥瑞之鸟,身为五彩色。而通体纯红色的凤凰掌管着天地火焰,是为火凤凰,也就是镇守南方的神鸟朱雀,她也是凤凰的分身。凤栖梧桐木,眼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这只红色大鸟的身份。

    ,人类,你好大的胆子。”有些尖锐的声音从那火凤凰口中吐出,仅仅是这声音,就令姬动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七窍同时出血。连他那巨龙浸泡的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住。

    ,咦?”火凤凰眼中红光一闪,竟然如此弱小。就凭你,也能来到我的领地么?”,姬动只觉得自己身体周围的束缚一轻,已经恢复了行动和说话的能力,淡淡的道:“我也不知道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火凤凰站在树枝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知道?哪怕是在我心情好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生物胆敢接近我的洞。不论你是怎么来的,你都必须要死,就算是我孩子的陪葬吧。你也是火属性的身体,应该感到荣幸。”

    姬动不屑的撇了撇嘴,他心中已经没有了能够幸存的念头,无回到地心世界,眼前这只会说话的火凤凰朱雀,毫无疑问是十阶神兽级别的存在,就算是上次见到的冰雪巨龙风霜在她面前恐怕都是小巫见大巫。以自己的实力,怎么可能从这里逃离。可就算是死,他也要死的有尊严。

    “荣幸?你不过是一只鸟而已,我是人类,乃万物之灵。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荣幸二字?”,姬动冷冷的说道,此时他只求死,心中只是在默默祈祷着,如果还有重生穿越的机会,那么,他希望自己能够重生在地底世界,哪怕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种地底生物,他也至少能够知道,自己距离烈焰并不遥远。

    听着姬动的话,暗红梧桐树上的朱雀猛然张开自己宽达五米的双翼,仰起头,一声激昂高亢的凤鸣瞬间响起,在那凤鸣声响起的刹那,姬动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从身体中录离开来了似的,眼看着,他就要被这恐怖的音波撕成碎片二就在这时,温热的感觉从姬动左胸传来,蒙蒙红光悄然扩散开来,熟悉的红莲花瓣悄然席卷,缓缓的包裹住了姬动的身体。将外界的一切声音全部隔绝。

    烈焰?姬动在心中惊喜的呼唤了一声。

    凤鸣嘎然而止,两道近乎实质般的金色火焰骤然从朱雀眼中喷吐出来,蔓延数米才缓缓收回,正是姬动最为熟悉的两种极致之火中的丙午元阳圣火。

    “红莲之火,烈焰女皇二是你将他送到这里来的?”,朱雀的声音中带着惊怒,同时也流露出深深的忌惮。注视着姬动身体周围的红莲火焰,没有再动攻击。

    “不错,正是我引领着他来到了你这里。”烈焰的声音从姬动的胸口处响起,听着她那完美无瑕又无比熟悉的声音,姬动不禁有些痴了。又是烈焰,每在自己面临绝大危险的时候,她都会出现。一丝惭愧的感觉从姬动心中涌起,什么时候,才能是自己去保护她呢?

    朱雀的声音变得平静了几分,女皇陛下,难道你是要借助这个人类来定位,从而对付我么?不要忘记,你的存在是神所不容的。如果你敢贸然降临人间施展神通,就,算我死,你也绝对不可能再存活下去。”

    姬动现,朱雀虽然平静,但她的话语中明显有种色厉内换的感觉,似乎是在恐惧。

    烈焰悠然一叹,“朱雀,你乃十大天干神兽之一,被封禁于此,而且你也很清楚我不会轻易莅临人间,又何必惧怕呢?我引他来此,是为了帮你。我们都是火系一脉,杀了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你认为,我会需要你这里的一切么?”’

    朱雀愣了一下”,帮我?就凭这小小的人类也能帮我?女皇刻下,难道说,你肯将当初两大君王之力赐予我?”有些激动的拍打了一下火红色的翅膀,朱雀眼眸中我红色的光芒不断闪烁着,甚至连证据都变得急促起来。

    烈焰淡然道“你应该明白,两大君王之力不是你能拥有的。虽然你是神兽,但与我一样。神界不会允许你拥有那样的实力。能够帮你的正是眼前这个人类,因为,他就是两大君王意志的传承者。”

    朱雀的目光再次落到姬动身上,金红色的光芒不断闪动,姬动心中凛然,他感觉到了朱雀身上传来的危险。

    ,朱雀,你想要将他杀死,来剥夺两大君王的意志么?”烈焰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你记住,他叫姬动,是我唯一的朋友。还有,对我来说,死并不可怕。在地心深处,孤寂和死,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更何况,杀死你,并不一定需要我动手。如果姬动被你所害,那么,你就等待着地底世界万千生灵的报复吧。”

    朱雀目光一冷,“你在威胁我,女皇刻下。你到底想怎么样?”

    烈焰似乎早已算出朱雀必定会向自己要协”,我只想和你做个交易。姬动可以帮你进行阴阳属性调和,但是,我要你三滴凤冠之血,凤血梧桐木树芯一尺,还有这里的极矿一吨。”

    “这不可能。”朱雀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女皇刻下,你太贪心了。风血梧桐木树心,千年才长一寸,三滴凤冠之血几乎相当于我十分之一的力量。极矿我可以多给你一些,但其他两样不可能。”

    烈焰从容不迫的道:“难道说,你认为这些身外之物就比得上那一条生命了么?在你心中,你的孩子竟然连这点东西都不值得么?这些东西都不是我所需要用到的,我再提醒你~次,站在你面前的少年虽然实力还弱小,但是,他已经传承了两大君玉的意志和记忆。人类,是不会像我这样受到修炼限制的。我相信,你不敢杀他,难道,你准备为自己树立这样一个敌人么?”

    “我,”朱雀的眸光略微呆滞了一下,扭头朝着梧桐木树冠上看了一眼,终于还是妥协了“好吧,你赢了。你说的对,什么东西也无与我孩子的生命相比。但我要先看看他的君王之火。”

    烈焰微微一笑,可以,姬动,给她看看你的极致双火。”

    姬动沉就不语,双手抬起,金与黑,丙午元…阳圣火与丁巳冥阴灵火同时展现。

    尽管在他面前的是丙火系图腾朱雀,在他背后支持着他的是他的情感寄托,完美的烈焰。但是,姬动现在的心情并不好。他很不喜欢这种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实力,实力,实力,牙根咬紧,他似乎感受到了在自己双手掌心中两大君王的烙印正承受着耻辱。是自己弱小的力量让他们有了这样的感觉。姬动心中,一颗强者之心,正在逐渐成型。这一次,与烈焰无关。

    朱雀的目光主要落在姬动左手的丁巳冥阴灵火之上,令人窒息的灼热从她身上散出来,因为兴奋,她身上的红羽似乎都有些颤抖着。

    点了点头,好。成交。”

    夺目的红光骤然从朱雀身上扩散开来,姬动眼前完全变成了一片红色,再也看不到任何景物,那浓烈的属性并没有令他感到难受,身体周围的红莲花瓣很好的完成了隔绝作用。

    只是过去了片刻工夫,那席卷整个洞的红光已经悄然消失,在姬动面前的地上已经多了几样东西。

    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体积最大的一块不规则矿石,与周围的石壁有些相像,红宝石一样的透彻,不同的是,在这块几乎有一立方米左右大的晶红色矿石内,有着许多金色的星光点缀,令姬动惊讶的是,这块矿石并没有散出能量波动,而是似乎在吸收着空气中的火元素。

    矿石旁边,是一块长一尺,横截面直径大约三寸的木块。通体金红,忽明忽暗的光晕徐徐扩散,就像是那格巨大的梧桐树。毫无疑问,这就是那一尺树芯了。姬动现,朱雀脚下的梧桐树光芒明显黯淡了几分,显然是和这块树芯的脱离有关二树芯上,三颗龙眼大小的火红色晶石,呈水滴状,静静的躺在那里。除了这些以外,旁边还有九根修长的金红色羽毛。与朱雀尾部的一模一样。

    此时的朱雀神色已经温和了许多,女皇就下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那九根尾翎是我自行脱落的,就算是当作先前无礼的赔罪。请你收下。哦,你的储物手镯似乎放不下吧。我帮你改造一下。”

    张开嘴,一道金色火焰从朱雀口中喷吐而出,在空中化为一道金线悄然缠绕上了姬动右手上的储物手镯,火焰控制之奇妙,不禁令姬动叹为观止,他甚至没有感受到一丝灼热。要知道,那可是至阳至刚的丙午元阳圣火啊!

    金色蔓延,原本火红色的储物手镯渐渐生了变化,本来的火红渐渐变成了暗红,点点金光在其中凝聚,形成了一直金红色的火凤凰形态,围绕成一圈,尾相接。和原本的朴实无华相比,此时这储物手镯只能用极度炫丽来形容。

    金色火线收回,一股温热的意念自行从手镯上散出来,与姬动的意志凝为一体,姬动惊讶的现,手镯内原本只有一立方米的空间竟然千倍扩大,上千平方米的面积极为开阔。原本他的各种物品已经快将储物手镯占满,可现在再看,却只不过是偏安一隅而已。

    收起地面上的这些东西,姬动看向朱雀,我要怎样帮你?”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