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一集 光暗组合 地一百五十五章 雷帝降临

    鲫弛制必杀技,黑暗圣水圣徒寒雨又给姬动上了一课,个些勉红他却不知道此时所领悟的实战经验对自己还有没有意义

    剧烈的刺痛瞬间传来,那急旋转着的玄武极阴杀带起极致寒气,哪怕是朱雀内甲也无法完全抵挡。刺耳的摩擦声中,一层层火星四散飞溅,血光崩现,姬动皮肤表面的朱雀内甲就那么被破开了。

    朱雀变被破开,接下来就是腾蛇变,姬动的肌肉”骨骼,经脉,都在剧烈的扭动着,将腾蛇的坚韧挥淋漓尽致,尽可能的去抵消着那紫晶冰片的切割。

    但是,玄武极阴杀可并不只是锋利的攻击,它还附带着极致**所拥有的恐怖特性。奇寒的魔力,大大削弱了朱雀变与腾蛇变的防御力。这来自于两大天干神兽的防御虽好,但毕竟没有魔力辅助,它们也终究是有承受极限的。

    一幕诡异的景象呈现在寒雨和蝎子等黑暗大陆众人面前。那玄武极阴杀,竟然没能一下斩开姬动的身体,而是就那么切割着他的肌肉,不断出令人牙酸的刺耳摩擦声。直到此时,他们才真正知道姬动的防御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不行了,挡不住了。姬动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麻木,在那极致**魔力的作用下,他已经再无法主动的去挥腾蛇化力术了。身体最后的防御,正在一点一滴的崩溃,那极致的阴冷气息,更是伴随着胸腹之间的伤口疯狂的侵入体内,顺着血脉,传遍他身体每一个角落。似乎,体内的经脉在这种时候也已经冻僵了似的。

    “不要放弃。你可以挡住的。”不知道是不是痛苦中的幻觉,姬动脑海中突然想起了烈焰的声音。那声音充满了鼓励和焦急,还有着半分的犹豫和挣扎。

    地心世界。

    烈焰就那么悬浮在岩震湖上方,她的双拳已经完全攥紧,地心的岩浆因为她的情绪而掀起涵天巨浪。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绝美的她,此时此刻,正产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

    在她面前,刻幻的光影中,正闪现着姬动所承受攻击的一幕。

    “姬动,奸动,不要放弃。坚持住。你的援军马上就要来了。

    我,我,我“虚空已经被撕裂,她只需要一脚踏出,就能够来到姬动身边。但是,她真的能够那么做么?那么做的后果只会有一个烈焰说不要震弃,姬动的灵魂深处,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炮竹轰然爆炸一般,一声震天撼地霸绝人寰的怒吼从他口中骤然响起。

    刹那间,一道引白色的光芒骤然从他体内迸而出,就从那君魔阴阳铠的护心镜处疯狂散播。洗练全身。

    君魔阴阳铠上的凹陷弹起,竟然直接恢复了正常,下一刻,所有的寒意伴随着那玄武极阴杀竟然完全消失在空气之中,那乳白色的光晕,就像是朱雀内甲恢复了本色一般,但却既没有丙火的霸道也没有丁火的深邃,有的只是那无穷无尽的本源气息。没有火焰,那白光甚至也仅仅是绕体一周。但是,所有极致**的魔力波动,包括令姬动本体僵硬的魔力,在这一刻全部冰消瓦解,就像是从没有存在过一样一扫而空。

    “这不可能“蝎子与寒雨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也是同样的话语第三次出现在蝎子口中。

    眼前生的一幕,他们根本无法相信,那可是黑暗圣水圣徒所出的极致球水必杀技啊!眼看着就要将姬动的身体一刀两断,彻底毁灭。

    可却就这么没了。而且,姬动身上散出的乳白色光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那如渊如岳的气息却令他们这两位黑暗圣徒都产生出一种自灵境深处的颤找。

    这究竟是什么?

    姬动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极致圣水靡力在瞬间并不是完全驱散,而是完全吞噬。混沌之火,在被极度压迫的情况下,在姬动意念充满了求生**的情况下终于爆。将那所有攻击魔力,包括必杀技玄武极阴杀在内,全部吞噬一空。

    不过,姬动的所有防御也在这一刻冰消瓦解,朱雀变,腾蛇变完全沉寂,就,连君魔阴阳铠也失去了光泽。胸腹之间的创口因为没有了冰的阻隔,鲜血狂喷而出,化为大片血雨四散纷飞。

    幸好,他的身体里还有龙血留下的恢复能力,被切开的肌肉,皮肤和经脉,在蠕动中快愈合着。可就算如此,此时的姬动也已经是再无半点阻挡之力。

    地心湖。烈焰一只脚已经跨入那撕开的虚空裂缝之中,她脸上满是挣扎之色,两行清泪,顺着面庞两侧流淌而下,此时此刻,在她脑海深处,浮现出的正是在舞会上姬动与她跳舞的情形,还有那颗在姬动手上飞舞,调酒壶所化的红心“谁敢伤我师弟?”就在这时,就在黑暗圣水圣徒与黑暗乙木圣徒全部陷入呆滞的同时,一声震天撼地的断喝声在半空中响起,宛如一道霹雳雷霆降临人间一般。空气粘穆,蓝紫色的光彩顿时代替了乌云,令整个天空为之色变。

    寒雨和蝎子在这剧变中惊醒,两人抬头向空中望去,寒雨顿时骇然道:“是雷帝。”

    是的,就在姬动已经失去了全部能力的时候,弗瑞终于及时赶到,他是眼看着姬动胸腹间鲜血狂喷生死不知的。此时的弗瑞,已经陷入了暴怒之中。雷迪暴怒鬼神惊。

    刹那间,刺目的蓝紫色光芒将弗瑞与他**的紫雷耀天龙完全笼罩在一起,瞬间就完成了人与魔兽合一的状恚,七冠级别的雷帝,加上八阶刻峪的紫雷耀天龙,这瞬间联合所产生的魔力有多么可怕?

    雷霆战斧,瞬间汇集,划破虚空,一道巨大的雷电之刃宛如斩天断地一般破空而下。

    下扑的度再快,也绝对不能和雷电相比。弗瑞决不允许自己的小,师弟再受到任何一丝创伤。也正是为了姬动,他才没有在暴怒中直接出全面攻击。战胆不奸,快击n“再也顾不上去击朵瓣动了n自只的生毗烫最审要的,寒雨惊呼一声,手腕一翻,一个奇异的卷轴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光芒闪耀之下,五色光彩同时散出来,竟然是五行阴属性魔力。

    乙木,丁火,己上,辛金,圣水,五行阴属性魔力在空中顿时转化为一个奇异的法阵,笼罩在直径只有一米的范围内。

    黑暗圣水圣徒寒雨一把将黑暗乙木圣徒蝎子拉到自己面前,进入那五行阴属性魔力保护之中。在法阵的作用下,五行阴属魔力极致爆。

    轰x,雷霆战斧劈下的雷电重重的轰击在黑暗五行大陆众人所在的位置上,那四名四冠魔师连哼都没来得及,当上一声,就已经被炸为杳粉,只留下四枚黑暗晶冕四散纷飞。惟有那五行阴属法阵笼罩之下的寒雨和蝎子没有受到半分影响。那奇异的五色光芒,硬是挡住了弗瑞这一击。

    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雷帝常瑞了,那些四冠魔师不清楚雷帝的恐怖,寒雨和蝎子又怎么会不知道呢?雷帝虽然不是天干圣徒,但是他那变异后的雷属性魔力却丝毫不逊色于极致魔力,再加上雷帝本身实力的恐怖,他早已成为圣邪战场上黑暗一方的噩梦。所以,刚一看到弗瑞出现,寒雨就毫不犹豫的撕开了那张他祖传至宝卷轴,宁可消耗这无价之宝,也要先保命再说。

    蝎子的目光依旧落在姬动面庞上,姬动依旧站在那里,尽管他已经虚弱濒死,可他却依旧傲然站立,不肯摔例。他的目光已经出现了几分迷离,这是怎样的征兆蝎子当然明白。但是,她更加相信,这个已经创造了无数奇迹的男人绝不会就这么轻易死掉。

    就在身体被五色光芒完全笼罩的同时,蝎子悄无声息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的容颜。她的嘴在动,但却没有出声音,如果能够仔细看的话,就会现,她在说: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蝎子。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没有了面具遮挡的蝎呼,露出的,是一张绝色容颜,尽管她现在的样子是那样狼狈,但却丝毫无法掩盖她那天生丽质,魔鬼的身材之外,她迈有着一张天使般的面庞,白暂的肌肤,大大的墨绿色眼眸,长长的睫毛上带着几颗水珠,还有那精致得近乎完美的容颜。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呈现出来。

    可惜,姬动明前的一切却皆是模糊的,他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

    五色神光闪烁,两大黑暗圣徒的身影就在紫雷耀天龙落地前的一瞬间消失不见。空气中只留下了淡淡的魔力波动。

    轰然巨响中,紫雷耀天龙降落地面,而在它落地之前,雷帝弗瑞已经化为一道蓝紫色流光扑到了姬动面前,一把搂住了自己这摇摇欲坠的小师弟。

    胸腹之间的伤口依旧在流血,虽然血流正在快减小,但姬动的身体已经虚弱得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

    弗瑞一只手赶忙按在姬动的伤口上,雷光闪烁,姬动的身体一阵颤抖抽摇,那巨大的伤口硬是在雷电之力的作用下,被暂时烧焦合拢。对于姬动的自愈能力,弗瑞是十分清楚的,他现在先要确保姬动不能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六小师弟”小师弟。为兄来晚了。你可千万要撑住,千万不能有事。混蛋,***,这些混蛋,黑暗五行大陆,你们等着。不将你们碎尸万段,我就不叫雷帝。”

    此时弗瑞的愤怒已经提升到了顶点,但却毫无泄之处。

    “师”师”兄”放心”吧,我死……,不了。

    你来的正是时候,。要是再晚,一点”恐怕我,就……真不行了。我刚才……杀,了,两个魔兽,,晶核别,忘,了拿,。我恐怕要,先,睡一会,儿了“姬动嘴唇嗡动,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些,终于眼前一黑,陷入昏迷之中。

    听到弗瑞的声音,令他的精神终于得以放松,此时的他,并没有因为身受重创而流露出痛苦之色,隐藏在君魔阴阳铠面具之下的面庞上,甚至还带着一份骄傲的微笑。是的,先战黑暗乙木圣徒,再灭七阶,五阶两巅呼魔兽,最后在黑暗圣水圣徒的让杀技攻击下依旧保住了性命。更是释放出极为接近必杀技的强大技能。他当然是有资格骄傲的。

    地心湖。

    烈焰脸上已经充满了泪水,面庞流露着极为痛苦的神色。撕开的空间裂缝已经合拢了,她已经不需要为姬动的生命而担忧。但是,她心中的痛苦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姬动,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没有去你身边。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而没有去救你,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烈焰痛苦的哽咽着,就在姬动被那必杀技命中的一瞬间,她才真正的现,在自己心中,这个人类男孩儿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痕迹。导育了多时的一颗种子,也终于在这一刻再她心中开始生根芽。

    坚决的神色渐渐取代了痛若,烈焰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

    黑暗,好长好长的黑暗,这一觉睡的真是好香甜。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姬动依旧只能感觉到黑暗,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睡过这么长的一觉了。

    隐约中,他似乎感觉到,经常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敷在自己额头上,带来极为舒服而凉爽的感觉。但每次这种感觉却只是存在一瞬间,就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还是那简单的六个字,求月票,推荐票。让我们继续冲锋吧。(未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