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三集 菊花圣猪 第一百九十五章 魔技卷轴制作基础

    效听着烈焰的话姬动深以为然的占常点头先吃点接果绝。我会尽量击说服那些森妖的。”

    烈焰看向那些极为新鲜的各色水果轻声道:“姬动我想品涂每一种水果可以么?”

    姬动点头道:“当然可以。你都吃了吧。”只要烈焰喜欢他少吃点东西算得了什么。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会错了意。

    烈焰拿起一枚水果在口中轻咬一小块果肉伴随着清香汁液流入她那红唇之中。看着那鲜嫩的唇瓣、洁白的贝齿姬动不禁有些呆了。而刻在这个时候烈焰却将她咬了一口的水果递到了姬动面前。

    她她是要和我一起吃这些水果?姬动呆了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赶忙将那枚被烈焰咬了一口的水果接了过来毫不犹豫的送入自己口中。水果的味道他根本就顾不上去体会异样的感觉却已经充满心中。那可是烈焰咬过的水果啊!不知不觉中姬动现自己和烈焰之间的关系似乎又深了一步。

    看着姬动那傻乎乎的样子烈焰忍不住噗哧一笑俏脸飞起两抹红晕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她这才又拿起第。枚水果和先前一样只是轻咬一口品尝之后就递给了姬动。

    什么是幸福?雪中送炭是中福饿极了有人送一碗肉汤到面前是幸福腹痛如绞时看到茅厕是幸福而对于姬动来说就像现在这样吃着自己心中女神咬过的水果就是他最大的常福。

    宁谧的树屋之中两芦就这么静静的吃着一会儿上夫十几枚水果已经全部吃光。其中大半倒是进了姬动的肚子可惜这家伙实在是有些暴珍天物根本就没吃出什么味道他的心神都在烈焰那轻动的红唇贝齿之上。

    “傻瓜看什么?”烈焰微嗔道。

    姬动嘿嘿一笑“永远这么看下去也看不够。不论什么时候看到你给我的感觉都是那么惊艳。”

    烈焰噗哧一笑几年以前你还只是个…小孩子几年以后却已经会和我说这种话了。看来我的小姬动真的长大了。”

    姬动有些不满的挺起坚实的胸膛“我很小么?”

    烈焰轻笑道:“好你不小行了吧。姬动今天你和金鹰商会那些人战斗的时候那名七冠甲木魔师所擦放的技能你还有印象吧。”

    姬动点了点头道:“当然有如果他不是及时释放出一张卷轴脆御根本不可能挡得住我的连环进攻。”

    烈焰脸上笑容收敛点了点头道:“我要跟你说的就是关于魔技卷轴的问题。人的力量总是有枫的哪怕是神也是如此。魔技卷轴可以说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方法。

    就像你的阴阳双火存续法阵可以令你的阴阳冕内储存庞大的魔力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辅助你释放出日月阴阳界那样的必杀技。但是哪怕你的魔力达到九冠级别所能储存的魔力也依旧是有限的。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开始学习制作魔技卷轴的方法了。”

    姬动心中一动“你要教我制作魔技卷轴?”

    烈焰摇了摇头道:“魔技卷轴对我乘说是没用的我也不会制作。还记得睦蛇给你的那本书么?那就是制作魔技卷轴的基本方法。

    上面的文字是上古记载我能认得出你把书拿出来。”

    姬动赶忙将腊蛇给他的那本书拿了出来。这本书并不厚前面十页记载着十系魔力的一些奇异图案和文字注解最后几页则是一些什么东西的制作方法。

    烈焰将书接过来道:“这本书是制作魔技卷轴的基础。对于任何一位魔师来说制作魔技卷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根据我的记忆你们人类魔师在制造魔技卷轴时失败的可能性至少过百分之九十。制造越强力的魔技卷轴失败的几率也就越大。腊蛇给你的这本书前面十页是分别记载十系魔技卷轴的方法最后三页则是分别记载着卷轴纸张的制作方法。分为命中技、…凸杀技和必杀技三种媒介飘其材料要求自然也有很犬差别。”

    姬动疑惑的问道:“魔技卷轴既然制作如此困难为什么每一系的魔技卷轴制作方法刻只有一页纸呢?”

    烈焰道:“所以我说它是基础的制作方法。每一名魔师在制作魔技卷轴的时候都不可能天马星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只能将自己所擅长的魔技烙印在卷轴之中成型。想要制作出组合魔技的卷轴刻要多名各系魔师同时制作才有成功的可能但成功几率就要更低了。而这本书上记载的就是将各系魔技烙印在卷轴上的方法。我大概看了看其烙印的方式和原理煎是你那五行法阵中的存续法阵。

    只是略微改动了一下而已。读懂这本书只要是魔师又有着强大的财力支持通过长时间的试验一定有机会制造出魔技卷轴的。”

    姬动疑惑的道:“需要强大的财力支持?为什么?不就是弄一些卷轴专用的纸张就可以了么?”

    烈焰摇摇头道:“你以为制作魔技卷轴的专用飘张那么好弄么?

    没那么容易的。这些纸张的要求极高最基础的命中技卷轴专用纸每一张都需要一枚魔技同属性的三阶晶枝混合十余种其他珍贵材料来进行制作。而制作必杀技所需要的专用纸更是需要三枚六阶魔兽晶核作为基础而且还要是同一种魔兽的才不会引起冲突。至于制作必杀技的专用纸那就需要十阶魔兽晶核为基础才能开始制造了。你想想制作这些卷轴的成功率不足百分之十单是浪费的材料就要有多少?制作卷轴以你目前的实力来看普通的命中技根本就无法对你有很大的帮助惟有芯杀技才可以帮到你。你所拥有的又是极致魔力在制作专用飘时所消耗的材料要是普通专用纸的三倍。而我所啊糊顾分!十成功季指的是你能够熟练制作以后在纹述之啥试验过程你又要消耗不知道多少专用纸才能熟练制作。”

    烈焰的话令姬动听的目瞪口呆半晌后才无奈的道:“果然是需要庞犬的财力才有可能支撑。按照你这么一说想要培养出一名魔技卷轴制作师需要的财力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而且制造出来的卷轴还指不定怎么样。难怪魔技卷轴的制作方法会失传了。就算不失传当今天下能够有能力和财力进行卷轴研究的恐怕也只有各国皇室和那些巨型商会了。既然这卷轴制作如此圈难我还是算了吧。有研究它和浪费材料的时间、精力我还不如多加修炼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烈焰微笑摇头道:“不我希望你能够在这方面努力只要你能拥有足够数量的魔技卷轴那么就算是遇到你们人类中的至尊强者也能有自保之力了。”

    姬动疑惑的道:“可是你不州说了想要制作魔技卷轴极为圈难么?”

    烈焰道:“我希望你在这方面能够走出自己的路因为你有着许多普通魔师所不具备的优势。通过灵境之火你能够完全让自己的极致双火阴阳平衡在控制的时候将自身魔技输出转化为卷轴就要容易的多。混沌的本意刻是创造制作卷轴也是一种创造有混沌作为根本你的成功率会比普通魔师高的多。这还不是关键所在最为重要的是你在制作魔技卷轴的时候是不需要那些专用魔技卷轴纸张的因此你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也自然就要小的多。”

    “没有专用魔技卷轴制作纸怎么制作卷轴?”听了烈焰的话姬动不禁微微愣。

    烈焰微微一笑“纸是一种媒个因为它容易与各种材料结合形成承载魔力的载体所以才被应用于制作魔技卷轴。但是纸却绝非唯一的媒介。你有着得天独厚的能力为什么一定要用纸呢?接一种媒个你在制作卷轴时就将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姬动眉头微皱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烈焰微笑道:“我说的是酒以酒作为媒个来制作卷轴。”

    “酒?”听了烈焰的话姬动不禁大吃一惊“酒怎么可能用来制作卷轴?酒是液体啊!”

    烈焰道:“液体也可以有容器。酒本身就是火属性和水属性的融合它本身也可以是一种载体只要你将晶核粉末融入其中就有了制作卷轴的可能。以你的调酒能力在调酒的过程中将魔技注入到酒液里从理论上来说完全有可能成就这以酒为根本的卷轴。这项能力可以说是独一无。的。

    我以前也见过其他调酒师但他们却没有一个能够像你那样将自己的情绪完全融入到酒之中。你现在虽然是一名阴阳魔师但我却感觉得到在你的骨子里你真正的职业依旧是调酒师。哪怕是在然放魔技的时候你也不会全情投入惟有调酒之时才是真正的你。你了解每一种酒的特性和它们的情绪自然也能够去了解它们与什么样的魔力最容易相合我相信只要给你一段时间你一定能够成功的。现在对你乘说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什么样的酒能够承载你的极致双火魔力。一旦找到我相信你在制作魔技酒的时候成功率将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

    姬动眼中光芒闪烁整个人已经陷入到沉思之中烈焰虽然并没有教他该怎样去做但却又为他开启了一扇大门。从认识烈焰道现在已经有九年时旬了烈焰说的对尽管他一直在苦修也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阴阳魔师可是在他的骨子里前世三十多年的生活又怎能淡忘?

    他依旧是当初的酒神李解冻依旧充满了对酒的执着。他在能见到烈焰的时候每天都为她调酒又何尝不是对酒的怀念和体悟呢?在姬动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忘记过酒永远也不会忘记。

    如果真的能够将酒与阴阳魔师的技能融合在一起那么姬动会自内心的感到快乐。他是酒神更愿意成为一名前所未有的酒魔师。

    看到姬动陷入沉思之中烈焰并没有去打扰他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重新戴上斗笠陪伴在他身边。在这种时候除非有人在调酒方面更胜姬动否则就没有人能帮得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依靠他自己来领悟。

    当一个人精神极为专注的时候时间往往过的很快姬动对外界的一切已经没有了感觉完全沉浸在酒与魔技的玄妙世界之中偶尔他会从自己的朱雀手镯中取出各种各样的酒液尝试着将自己的魔力与酒液进行融合。当两天的时间过去后整个树屋之中已经充满了浓郁的酒香和大量破损的酒瓶、器皿。而姬动却依旧在如痴如醉的思考着。

    烈焰知道姬动已经渐渐摸到了门路他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就证明自己的预想是可能实现的。

    姬动拥有五行法阵、混沌之火、酒神的调酒能力如果连他都无法做到的话那么就永远也不会有人能够成为一名酒魔师。与昂贵的各种材料相比酒毫无疑问要廉价的多。更何况烈焰所判断的魔技酒制作成功率更是高的恐怖。一旦姬动真的成功了只需要通过贩卖一些魔技酒他就能得到几乎无尽的财力支持。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商会、任何一个贵族都不会嫌魔技卷轴少的。

    第三天清晨。

    一大早卡勒姆就从下面爬了上来“两位恩人长老有请。”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