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四集 酒魔师 第二百零三章 双飞?

    酬激脆身体猛然一震左臂断肢外鲜血狂喷而出一那不只些烧脉破碎流出的血液同时也是积郁在那里的淤血。

    姬动直接将所有杂质淤血全部逼了出来炮龙那断臂处的经脉重新破开。

    炮龙放在膝盖上的右手变成了鹰爪状死死的扣住自己的膝盖紧咬牙关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两腮上的肌肉瞬间隆起额头上青筋暴跳。

    显然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这已经年过四十的汉子却愣是口当都没有兰上一声。

    炮龙在承受着痛苦姬动此时的魔力也已经全面调动起来郁结的经脉被瞬间切开炮龙体内积郁的庞大魔力就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哪怕是在姬动的属性压制下也全力朝这边冲了过来。

    纯和的魔力硬生生的挡住了炮龙魔力的冲击司时先前姬动布置在阿炳体内的魔力也全部释放出来。防止他体内的经脉出现问题。

    睁开双目姬动的眼神突然变得极飞锐利就在他眉心处跳动的白色火焰突然分出一丝如丝如缕般飘然而去落在了炮龙左肩的伤口处。

    一连串的嗤嗤声响起白光闪烁之间炮龙肩头的伤口竟然被完全封死了。此时炮龙看不到就在他左肩的伤口之内那注入的白光化为了无数白色丝线一般为他缝补着所有断开的经脉原本被阻塞的经脉重新疏通接续上的同时那神奇的白光只是轻轻闪过就连伤痕都不会留下二这就是混沌混波真正的力量创造二混沌创造了世界而不是毁灭了世界二用混沌之火来接续经脉这就是烈焰之前所说的姬动能够帮助炮龙瞬旬弥补经脉创口不至于失血过多的重要原因。

    此时姬动的精神力也已经开启到了极限人体的经脉何等复杂他的灵魂之火全力升腾这才能够控制住没一丝精神力使那混沌之火巧妙的整合起经脉。

    当所有经脉全部被疏通之后炮龙的左肩也已自行结痴不过现在姬动还没有放开对炮龙魔力的阻止这边经脉毕竟是刚刚接续好的虽然有混沌之火帮助其亮愈但还不够坚实。

    左腐处理完接下来就是左眼了眼部的经脉更加复杂而且痛觉也更加灵敏。炮龙确实强悍当姬动破开他眼部郁结的经脉时因为剧痛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剧烈的抖动起来全身的衣服更是已经全部被汗水浸透可他却依旧没有出一点声音因为用力过度牙跟都已经开始出血了。

    为了减轻炮龙的痛苦姬动用最快度完成了对左眼处同样的治疗。当所有经脉全部疏通之后炮龙虽然少去左臂和左眼但体内经脉已经能够再成循环。

    缓缓收回混沌之火姬动胸前不断起伏他的衣服也同样被汗水浸透了。精神力的巨大支出不禁令他大脑也有些晕眩。

    “炮龙大哥张嘴。”姬动沉声喝道。

    炮龙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令姬动有些不解的是他竟然摇了摇头。

    姬动一只手继续抵在炮龙背后控制着他注入炮龙的魔力扭头看向炮龙当他看到炮龙脸上的样子时不禁又惊又佩。

    炮龙不是不愿意张开嘴而是他现在已经做不到了因为咬牙过度用力此时他牙齿周围的肌肉已经全部僵硬二根本无法开启了两腮隆起的肌肉就像是两团小山丘一般坚硬如铁二两股柔和的魔力从姬动手中注入到炮龙两腮软化了他两腮的肌肉姬动用手一捏炮龙的嘴终于张开了二清色葫芦甩出葫芦塞直接被姬动震开一股清色液体激射而出在他的魔力控制下凝聚成一个青色的小球直接落入炮龙口中二化为一缕清泉流入其体内。正是生命之源。

    在姬动的魔力辅助下生命之源的庞大生命力几乎在一瞬间就席卷了炮龙体内每一条经脉。他左眼左臂新伤口以肉眼能辨别的度完全愈合结痴掉落露出粉嫩的鲜肉。同时炮龙那破败不堪的经脉也在这庞大的生命力作用下重新恢复了活力和弹性开始变得越来越坚韧甚至还吸收了一点姬动注入的魔力此时此刻…给姬动的感觉刻是炮龙的身体仿佛重新焕了青春一般。

    这是姬动自己也没有想到的他将那葫芦中剩余的大半瓶生命之源都给炮龙喝了下去效果之好还要过他的预计。这样一来之前烈焰说的炮龙恐怕无法冲击至尊强者的壁障应该都不存在了。毕竟在生命之源的滋润下他重新接续好的经脉已经成为了一十完美的整体。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姬动凭借自己强大的魔力将炮龙体内那一块块固体状的魔力全部融化催动着这些魔力在炮龙体内开始循环起来再与炮龙的魔力本源进行沟通形成魔师正常的修炼状态。

    当他的魔力从炮龙体内撤出来时炮龙已经进入了沉稳的修炼状态这一次不但他的经脉被姬动疏通了而且他多年以来积蓄的魔力也没有半分浪费经脉更是变得比受伤前更加坚韧。生命力的补充也令他断肢带来的陈年损伤全部恢复过来可谓是脱胎换骨。

    轻轻的从床上跳下姬动没有惊扰炮龙他知道等到炮龙从修炼中清醒过来时不但伤势瘙愈而且实力也会大进。

    用衣袖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虽然疲惫但此时他的心情却是极好的那种身心舒畅的感觉似乎令他的灵魂之火更加通达。

    整个疗伤过程只持续了半个时辰而已看上去似乎十分简单就完成了。可实际上全天下能够治疗这种伤势并且对炮龙阿炳不产生任何伤害恐怕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如果说生命之源还能够找到那么与阿炳同源的混沌之火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哪怕是丙火神兽朱雀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啊!生命之源最多只是能帮助阿炳坚韧经脉延长寿命治标不治本惟有混沌之火才能彻底解决他的问题。

    两个火元素体从姬动阴盛给离出来他一旨没有将它们收回而是一幅在自己身遁浮匹将它们留在房间中为炮龙阿炳护法姬动这才悄悄的打开房门出去了。这两个元素体就算没有他的魔力支持维持十二个时辰也不成问题足以保护炮龙。

    重新回到大厅烈焰和阿金还坐在那里她们早已吃完了东西正在喝着麦酒等待他。

    看到姬动全身汗湿的样子烈焰不禁微微皱了皱眉站起身迎了上去她一起身阿金也立刻起身跟在她身后。

    “消耗很大么?”姬动微笑摇头炮龙大哥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我也好洗一洗身上换件衣服。”

    上午赶路到下午为炮龙治疗他的消耗可不小也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他之所以决定不等炮龙醒来就离去是因为不想炮龙多么感激自己他还有很多事要作以炮龙的热情身体重新恢复了修炼的能力他会多么兴奋三肯定会留住姬动不肯让他轻易离开。所幸疗伤之后就走有双火元素体保护炮龙阿炳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出了一口香刻在距离不远同样是丙火大道上姬动一眼就看到了一家名为朱雀的酒店。”我们就住那里吧。”他身上贴就腻腻的实在是难受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一出一口香一身金甲装束的阿金就吸引了大量行人的注意再加上烈焰那无形中散的气质实在是太过引人瞩目了。只有先住下来才能想办法让阿金换个衣服。

    烈焰对于姬动的提议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三人一同走进了足有五层楼高的朱雀酒店之中。

    来到前台当服务人员问姬动开几间房时他不禁有些为难了二如果开两间房他一间烈焰和阿金一间这本应该是最合理的二但是就算阿金实力再强姬动也绝不会感觉到她在烈焰身边比自己在烈焰身边更安全。更何况这阿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他当然要对她有所防范又怎么可能放心让烈焰和她一个房间住呢?思前想后之下他说了一句令服务员目瞪口呆的话。

    “给我开一间你们这里唐好的房旬要有一张大床的那种。

    听了姬动这句话烈焰到没觉得有什么阿金更是因为失去记忆而毫无意见。可听在服务员耳中就不一样了。这服务员是个小姑娘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听姬动这句话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嗫嚅道“真的只开一旬房?”

    姬动一看就知道她想歪了阿金虽然穿着一身金色铠甲但她的甲胄也是女性样式一个男人带两个女人还只开一间房不误会都怪了。

    “是的只开一间房快点。”姬动身上被汗水浸透十分不舒服有些不耐的说道。

    “好的请您稍等。”

    房间开的是最好的顶级套房在五层姬动拿着钥匙带着烈焰和阿金走了。

    服务员看着三人背影喃喃的道“一十男人带两十女人而且看上去还都那么出色现在社会风气这么坏了么?”

    旁边不远处另一个一直在偷眼看着这边的服务员凑了过来口喜嘻一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双飞。很多贵族都很喜欢的。

    不过看那男的也不像是贵族的样子难道是扮猪吃老虎么?”

    “双飞?你还真敢说哦。羞死人了。”这有什么好害羞的那男的长的虽然一般但身材不错哦估计那方面很厉害不然的话也不能搞定两十女人吧。”

    姬动带着烈焰和阿金很快上了楼也幸亏他没听到那两名服务员的交谈否则的话他要是听到有人说双飞恐怕会大雷霆。烈焰在他心中是什么地位?别说是双飞单飞都是他心中的梦想了当然他也就是想想……不愧是最豪华的顶级套房房间非常大而且有一十二百七十度的弧形水晶玻璃直面丙火大道从外面是看不到窗户里面的但站在窗前从里面向外看却几乎能看到整个丙火大道上的情况。

    套房是里外两间都在一百平米左右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房。

    果然有一张大床大的甚至有此夸张而且还是圆形的看着就令人会产生扑上去的欲望。

    姬动直接冲入卫生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换上身干净的衣服才出来。

    当他走出卫生间的时候看到烈焰正站在那二百七十度的全落地玻璃窗前向外面看着斗笠已经摘下了大波浪红披散在背后配上完美的身材窗外阳光照耀下她就像由红宝石雕琢而成的完美塑像一般。

    阿金依日穿着那身金色甲胄就那么静静的站在烈焰身边这一幕美景就像是时间固定了似的令姬动不忍去破坏。

    “地心世界永远都不可能如此繁华。人类的世界真的要美好太多太多了。”烈焰轻叹着说道。

    姬动走到她身边同样向外看去中原城的繁华景象从这高处看去确实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二“烈焰。”姬动轻唤一声。

    烈焰扭过头看向姬动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那在阳戈照耀下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美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夕阳的余晖动人的晚霞在她这一笑之时都已黯然失色。

    “姬动知道么?和你一起在外面走走的感觉真好。”

    姬动有些冲动的道“如果你愿意我希望能和你一直这样走下去走遍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去看那所有的美好。”

    “如果是那样就最好了。”烈焰的微笑就像一个纯洁的孩子那么的清澈纯美。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