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五集 融合神术 第二百一十二章 平等王府

    那魔技公会的六冠壮汉之所以不敢动手是因为在己士**这甲闹事就算是魔技公会也保不住他。毕竟中土帝国乃是大陆第一强国又有一位至尊强者天罡姬长信坐镇魔技公会绝不会因为他一个六冠魔师去得罪中土帝国的。

    这壮汉有所顾忌姬动可是毫无顾忌的。左脚上前右手再次拍向对方同样是轻飘飘的一掌。

    看到姬动又抬手拍向自己那壮汉如同看到了鬼魅般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后跃而出转眼间已在十米开外。

    姬动就像是拍苍蝇一般挥了挥衣袖昂阔步向前走去。傲然无视这三个围着自己的对手。

    背后的两股强势气息司时动了显然姬动的行为已经激怒了他们。左侧锋锐右侧灼热两股气流同时出现姬动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也能感觉到那两个人同时抬手抓向他腰间。

    以姬动的实力又怎么会让他们抓信呢?脚下步伐突然一变包括那飞后退的壮汉在内魔技公会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姬动似乎还是在那里可是背后攻击的两人却全都抓在了空气之中。

    双肘一横紧接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骤然从姬动身工爆出来同时轰向那两人。更令他们感到恐怖的是姬动身工散出的强大威压竟然只是局限在他们身工根本就没有影响到周围任何一名行人。

    这份对自身气息的控制力命他们不禁大惊失色。

    那壮汉敢来找姬动麻烦自然是有恃无恐的因为他带来的这两个人都是七冠天师级强者在魔技公会中也是排的上号的。

    可是七冠魔力虽强当他们面对姬动毫无保留释放出的极致双火气息时属性压制几乎在瞬间就出现了。以姬动现在的实力想要不被他属性压制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实力达到九冠成为至尊强者实力远在姬动之上同时也拥有着极致魔力另一种就是像天干圣徒和阿金那样本身就拥有极致魔力的魔师才不会被他的极致魔力所压制。可是这两种情况想要出现在大陆上又能有几个?

    属性压制令那两名七冠魔师同时闷哼一声体内魔力狂泻虽然他们都抬手挡住了姬动的手肘可是却再次闷哼一声左边的唐金系魔师还好一点。只是被姬动这一肘撞出五步全身气血翻涌拼命的催动废金魔力抵御着姬动的极致阳火另一边的丙火天师可就惨了。同属性的属性压制永远都是最可怕的姬动双肘之中都充斥着极致阳火。

    司源火焰极致存在再加上姬动那强横的自创技能火魔吞噬几乎在一瞬间他的防御就被破开。不但身形爆退脸色更是变得一片血红。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竟然在空中化为一个火团令周围路人大惊失色。

    如果是真正的战斗姬动想要战胜这两名七冠级别的魔师也是要耗费一些周章的可现在在大街上他们都不敢施展魔技更不能全面释放自己的魔力。再加上姬动那属性压制的突如其来顿时吃了大亏。

    姬动仿佛什么都没有生似的弹弹衣袖继续向前走去只有他的声音同时留在这三名魔技公会的魔师耳中“七冠的不行叫八冠的来还有希望二”

    那六冠壮汉目瞪口呆的看着姬动从自己身前走过却再也没敢阻拦那两位七冠同伴的遭遇他都看在眼中又怎敢再阻拦姬动呢?他虽然想报仇但是和一条手臂相比性命显然是更加重要的。

    姬动对于这三个人的拦截根本就没有在意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今天的第二个目的地。

    远远的高大的院墙已然在望那院墙高度足有三丈就像是小城墙一般墙壁完全是金黄色的上面的琉璃瓦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七彩光辉二哪怕是中土帝国皇宫那里的宫墙也就不过如此而已。城墙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都是身穿全身甲胄的巡逻士兵。黑色甲胄散着沉稳厚重的气息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力。

    高大的门楼更是足有五丈高门楼前方两侧各自站着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守护在那里。大门敞开但却只能看到里面雕刻着成土己土两系图腾的高大影壁墙。

    门楼正上方四个金灿灿的大字条人目光正是平等王府。

    中土帝国皇宫在成土大道上而平等王府就坐落在己土大道之上。

    如果是外地来客不知道的话很容易将这二者弄混。因为从各方面来看平等王府都丝毫不亚于皇宫。

    姬动大步朝着平等王府的门楼走了过去。这就是他今天的第二个目的地。

    还没等他靠近铿锵声中两柄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黑铁长矛已经挡在他身前拦住了去路。

    “干什么的?没看到这里是平等王府么?走远一点。”一名身穿全身铠的战士怒喝道。

    凌厉的气势直接笼罩姬动全身似乎只要他轻举妄动这两柄黑铁长矛就会在他身上留下两个窟窿似的。

    姬动没打算和他们冲突停下脚步道“我是来找人的。叫姬夜接出来。就说姬动来访。”

    姬动的衣着虽然普通但他往那里一站顿时就有一种威慑群伦般的感觉。尤其是听到他姓姬那两名战士不敢怠慢同时收回了手中长枪之前出言的战士沉声道“请阁下在这里稍等。”说完他直接朝着门楼内跑去。

    不一会儿黑甲战士出来“已经通禀内务了。请稍候。”

    姬动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并不着急此时太阳才刚州升起一半距离天空正中还有些距离他今天虽然有些波折但一切也还算得上顺利。

    他来此找姬夜接自然是为了让姬夜殊带他去拜祭丈母坟墓他并不知道坟墓的位置只有求教于这位便宜大哥了。

    姬动等待的时间并不长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听到平等王府内有脚步声传来而且似乎有些混乱的声音。

    门楼内影壁墙后转出一人大步跨出门楼他的出现顿时令包括姬动在内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平等王九千岁。”所有黑甲战士全部整齐划一的跪倒嚏刻凹”律老双膝跪倒惟有年巾长枪洱磐立着。从他们的酚韩就能看出这些战士都经过长期元练。而且身上都有实战才会严生的血腥气息。

    不只是门楼前的士兵都跪倒了就连院墙上那些巡逻的士兵也是跪了一地一时间高呼声中引得己土大道上经过的路人看了过来紧接着除了姬动以外那些路人们竟然也都朝着这边跪了下来。高呼拜见平等王九千岁二没错这出现在平等王府门前从门楼内走出的正是当今中土帝国地位权势全不逊色于中土帝国皇帝的平等王姬云生。

    姬动第一次见到姬云生的时候是阴朝阳阴昭融兄妹威慑中土帝国之时。那时候平等王姬云生就是代表中土帝国的四大巨头之一与皇帝姬云禄天干学院院长姬铭擅还有那位天罡姬长信站在一起。

    地位显赫。当时姬动只是匆匆一瞥姬云生给他的感觉用深邃两个字形容最为恰当。

    此时再见姬云生他看上去依日是五十多岁的样子可实际年龄已经过了七十岁两鬓处多了几分斑白之色看到门外的姬动这位权势滔天的平等王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阵情绪激荡之色二嘴唇微抿姬云生深吸口气向姬动道!”你跟我来。”说完转身就向王府内走去。

    姬动眉头微皱但他还是跟了上去既录之则安之。虽然他没想到会见到这位爷爷可既然已经见到了他就绝不会选择逃避。

    直到姬动也走进了未等王府一众战士才缓缓起身一时间面面相觑。不过他们久经记练自然不会多话。

    可是那些普通的平民就不一样了。站在平等王府不远的地方议论纷纷。而议论最多的自然就是姬动的身份。能够让平等王亲自出门相迎当今天下能有几人?尤其是在这中土帝国之中二哪怕是皇帝亲至也未必能够做到这一点。

    走进平等王府姬动顿时感觉到眼前豁然开朗。平等王府内并没有花团锦簇的景象也没有很多装饰。只有高大巍峨的建筑王府内的所有植物全部是树而且都是参天大树二看上去最小的也有百年以上树龄了。这些夫树更增添了几分王府的威严厚重之气。

    平等王姬云生龙行虎步的走在前面姬动跟在他身后所过之处所有王府内士兵全部跪伏于地。姬动惊讶的现在这王府内他一个仆从都没有看到看到的全部是身穿甲胄的战士其中更是有不少人身上散着魔力波动。

    可以说平等王足与姬动想象中一点都不一样没有半分的骄奢淫逸正相反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充满了铁血风采到像是战场上大军驻扎之后的元…帅府邸。看到这些姬动也不禁在心中暗暗点头。

    平等王能够与当今皇室分庭抗礼果非寻常。姬夜纹上次说他已经被过继到皇室一脉成为了新的太子今后恐怕平等王一脉在整个帝国的权威会变的更加巨大。

    姬云生的步伐始终不快不慢走在前面一会儿的工夫过了前面两进院子来到正堂之中。

    正堂大厅甚是宽阔两侧摆着各两排楠木大椅正前方主位上只有一张檀木大椅走进这里姬动先感受到的就是一份肃杀之气。

    毫无王府应有的高贵奢华。这是正堂?以平等王的地位系少应该弄个小宫殿才对吧?一切都朴素的惊人甚至比姬动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一个贵族都要朴素的多。这平等王府内似乎只有简单肃杀可以形容。

    现在姬动越来越理解自己这十世界的父亲为什么会如此厌烦平等王府的生活了在这样一个地方生活其枯燥可想而知身上同时还要背负着那么沉重的使命和压力。不是精神极度坚强的人又怎么可能坚持下来呢?

    平等王姬云生走进正堂中才停下脚步二他没有走到最里面的檀木大椅坐下而是走到正堂中央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

    姬动在距离他五米的地方也停下脚步目光投向这看上去充满深邃气息的爷爷。

    “你来是找夜殊的?”姬云生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姬动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自己来此的目的“我想请他带我去祭奠一下父母。月姬云生眼中精芒一闪“你想通了?”

    姬动眉头微皱“请不要误会为人子者祭奠父母理所应当。

    除此之外我并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我是你爷爷。”姬云生的声音突然加大须皆张一股极其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骤然迸出来。那不只是魔力上散的威压还融入了他自身上位者的帝皇威严。这份威压比起阿金昨天带给姬动的杀气威压还要强大的多浩瀚的多。姬云生此时给他的感觉就是天地之间舍我其谁的帝王气象。

    姬动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姬云生那滔天的威压来到他身前就会自行散开根本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影响隐约中两尊同样充满了帝王气息的虚影缓缓出现在他背后他没有反击但此时此刻他身上所散的傲岸意志却强行冲破了姬云生的帝王威慑。

    火焰君王暗炎魔王也同样是一代君主姬云生释放出的压力又怎么可能影响到姬动呢?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