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五集 融合神术 第二百一十八章 血肉城墙,暴君归来

    “大长老。”所有部落的长老们都急声高呼道。

    奥多姆闭上双眼两行青绿色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身为部落席长老只能眼看着族群的毁灭族人惨死。我愧对列祖列宗如果你们不肯成全我的话。那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你们一定要逃出去找到我们的王让王带领着你们重觅家园二只有跟随着王。

    我们森妖一族才有希望。我们现在也只有相信王。快立刻动身。”

    大地的震动越来越明显了显示着敌人正在快靠近着各部落的长老们终究还是听从了奥多姆的命令。他们最后向奥多姆鞠躬行礼后。快而去口每个部落年龄过五十岁的森妖都很自觉的留了下来。他们的度太慢只能拖累族里的年轻人。只有年轻人和孩子们都逃走森妖一族才有希望。

    五十岁以上的森妖过六万人。不需要奥多姆下命令他们都自觉的站成一排排每个人眼中的绝望已经消失剩余的只有光辉绿色的光辉。他们要用自己的肉体为年轻的族人们争取哪怕是一分一秒的时间。六万人想要全部杀掉也是需要时间的二哪怕是用自己的尸体去阻挡他们也不会后退一步。森妖一族最后延续的机会就在这六万多名老年森妖身上。在奥多妈的带领下他们所要散的是自己最后的生命之火。

    远远的高大的灭绝军团已经渐渐出现在森妖们的视线中当奥多姆看到这些灭绝骑兵的时候他就明白为什么大森妖军团会败的那么快败的那么惨二这绝不是什冻商会的力量了。而是国家的力量而且是国家最顶级的力量。全部由魔兽骑兵组成的军团又岂是他们森妖一族所能抵挡的。

    缓缓举起手中的长老权梭奥多爆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同胞们为了我族的延续为了森妖一脉的传承。在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前我们永不退缩。冲啊!”

    没有魔师甚至从来没有接触过战斗的六万名森妖竟然在这一瞬间爆出前所未有的光彩。他们每一个人眼中都闪烁着泪光和决绝闪烁着生命中最灿烂的光彩狂奔而出。

    他们手中没有武器只有那绿色而脆弱的肉体就是这样他们也都张开自己的手臂朝着那充满毁灭气息的灭绝骑兵挺起胸膛冲了过去。

    呐喊声响彻生命之森在这一刻整个生命之森中仿佛都有着无限的生命气息在凝聚在为森妖们鼓劲。

    卢卡尔端坐在刹木魔龙背上皱眉道这些森妖疯了么?他们打算自杀?”

    看着那张开双臂宛如飞蛾扑火而来的森妖看着那如同绿色海洋一般的族群陈龙傲眼中仿佛多了点什么。

    “不他们没有疯为了种族的延续他们正在做着最后的努力。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民族。”

    卢卡尔脸色一变“天尊大人您不会……”

    陈龙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论他们如何值得尊敬我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脑海中只有服从二字。灭绝是我的使命。我只能让他们死的更加干脆一点。灭绝所属一字排开。”

    一千名灭绝军团的骑士快变阵每个人都抬起了他们手中的长枪瞬间排列成一字阵型就像一道钢铁长城一般呈现在六万名老年森妖面前。

    冲在最前面的森妖已经到了血光瞬间崩现几乎能够清晰可见的血雾就在灭绝军团这一字长蛇阵前方升腾而起形成一面血色长廊。

    灭绝军团骑士手中的长枪至少都有两名以上的森妖身体被贯穿地蜥龙的龙爪也至少拍飞数人。但是这些年老力衰的森妖们却根本不会放弃。哪怕是身体被长枪剌穿了他们也在拼命的顺着长枪向上爬动试图用自己的牙齿去撕咬那金属钢铁。正像奥多姆长老所说的那样他们这是在用自己的每一滴鲜血来为族人拖延时间。在没有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前他们都决不放弃。

    哪怕是有的老森妖已经死了。他们的尸体却依旧牢牢的抓住地蜥龙的脚掌不让其前进一步。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们就用最原始的攻击方式冲击着这根本不可能被撼动的钢铁长城。

    奥多姆的年纪实在太大了在森妖一族中他绝对算得上是长寿的存在可他也在奔跑向那钢铁长城死亡的长枪处奔跑。大口的喘息着肺里仿佛有火在燃烧但他却依旧在跑他要和族人们死在一起也同样要为他的族人们争取时间。

    眼前的一切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尸山血海就那么在屠戮中呈现。大片大片的森妖尸体在地面堆积成山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有上万名森妖丧命在这毫无机会的冲锋之中。可是也就是他们这样的冲锋愣是没有让灭绝军团这大陆排名前列东木帝国第一军团前进一步。

    奥多姆直接冲向了那最为显眼也是最为高大的翡翠地蜥龙王他清楚的看到翡翠地蜥龙王背上端坐的那个人是那么的冰冷。

    “是奥多姆森妖一族大长老。我去抓住他抓了他肯定能得到许多森妖的秘密。”卢卡尔有些兴奋的就要冲向奥多好。但是那柄长达七米的巨大龙枪再次横在了他身前。

    陈龙傲冷冷的道“这样一位视死如归为了族人而动自杀式攻击的长者不应该受到任何侮辱。惟有死在我的枪下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眼眸中冷光闪烁刹那旬头盔落下遮盖住了他的面庞。翡翠地蜥龙王仰天一声长啸猛然前冲陈龙傲手中七米龙枪在空中横扫千百点碧光宛如炸开的烟花一般瞬间就带走了上百名老森妖的生命下一刻他的龙枪已经直指奥多够那锋利的枪尖已经到了奥多姆胸前。

    “住手。”就在这时一声震天动地的爆喝在半空中宛如雷霆般响起。一颗星组色的流旱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从天而降。在奔陈龙傲穿脚躺去。

    整个天空在这一刻似乎也被染成了金红色炽热的气息宛如火山喷一般覆盖而至不论是森妖还是灭绝军团的骑士们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口陈龙傲何等自负之人此时此刻手中的龙枪也没有再前进半分因为他分明感觉到如果自己不立刻自救的话面对这从天而降的攻击很可能会受伤口眼中碧光一闪头顶上方白色八冠甲木阳冕骤然出现龙枪上挑一蓬青碧色的光彩骤然爆而出。

    那如司烟花灿烂般的青光就在那从天而降的金红色即将碰撞的一瞬间骤然合一凝聚于一点点了上去。

    轰一恐怖的气浪瞬间在空中爆开以陈龙傲的实力依旧在翡翠地蜥龙王背上晃动了一下。可见这冲势何等巨大。浓烈的金红色光芒强烈的属性压制不禁令他也眯起双眼流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那金红色的光芒现出身形再次爆喝一声“森妖所属全部后退。”

    双翼展开当这被反弹入半空中的身影露出本来样貌时正在自杀式冲击的老森妖们顿时爆出无与伦比的欢呼声。面无人色的奥多姆更是双膝跪倒泪流满面。

    “王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啊!森妖一族的延续就靠您拯救于水火之中。”

    是的这突然出现救下了奥多姆的不是别人正是尽量没有耽搁时间从地灵山脉赶回来的姬动。

    姬动在空中极飞行当他进入东木帝国境内以后心中就隐隐有着几分不安远远的看到生命之森后他立刻就现了不对。因为他看到在那原本充满生命气息的大森林中正有血光隐现。哪怕是森林上空的空气中都荡漾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他顿时知道不好阴阳火翱翔法阵全面爆以最快度冲了过来。当他眼看着那一地的森妖尸体时不禁目眦欲裂全力下冲这才及时救下了奥多姆。尽管此时他也被陈龙傲一枪震的体内气血翻涌。可却顾不了这么许多立刻全力呐喊让森妖们停止冲锋。因为每一秒都有成百上千的森妖在不断倒下。

    森妖们的眼睛早就红了一些见过姬动的老森妖们停了下来但还有更多的森妖们依旧再自杀式的冲击。

    “停下快停下。”奥多妈大声喊道。那些已经反应过来的老森妖们也跟随着他一起呐喊。就这样自杀式的冲锋才逐渐停了下来。

    可是就是这短暂的时间之中在这片原本充满了生命气息的大森林中已经留下了过两万具老年森妖的尸体。

    陈龙傲并没有下达冲锋的命令他的目光始终凝固在姬动身上。

    没有让手下冲锋当然不是因为他的疏忽大意。两万多老森妖的尸体已经如同墙壁一般挡住了灭绝军团的去路。而且对于他来说这些毫无战牛力的老森妖根本就不是任何问题。想要击杀他们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六万的数量还远不足以让他的灭绝军团杀到手软。

    只有姬动才令他真正的感到了警惧则才时拼的一击看上去姬动是被他轰入空中可陈龙傲却敏锐的感觉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受伤。他也只不过是被自己击退而已。而且那一击之下至阳至州的火属性魔力冲入他体内虽然被他庞大的八冠甲木魔力逼出但那属性压制的感觉也并不好受。那一击只能说是两人平分秋色而已。

    最让陈龙傲担心的是姬动背后那双张开的羽翼口也就是姬动的凤舞龙蛇变。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把握将姬动留下的话多了这双羽翼姬动逃走的机会明显就要大得多了。

    姬动的双眼已经渐渐变成了血红色那一具具森妖的尸体那已经完全被染红的大森林无不令他内心充满了怒火。因为愤怒他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一股股暴戾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喷薄而出。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还从未像眼前这样接怒过。种族灭绝这四个字哪怕是在前世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可此时此刻却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他面前。如果自己再晚来一步眼前这数万森妖恐怕没有一个能够活下去。而更多的森妖也会在接下来被这些人类屠戮。

    人类作为万物之灵最具智慧的生物难道就有暴夺其他种族生存的权力么?不绝不。

    血红色的目光落在卢卡尔身上宛如从牙缝里挤出来充满森然寒意的声音传出“你们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今日我姬动在此誓不将金鹰商会彻底毁灭从这个世界抹去誓不为人。”

    他不认得陈龙微但却认得卢卡尔他并不知道眼前的灭绝军团不是金鹰商会的一部份所有的怒火自然都集中在了金鹰商会身上。

    哪怕是见惯了杀戮和死亡的灭绝骑士们听到姬动的声音也不禁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陈龙傲手中龙枪横举沉声喝道“灭绝所属列阵斗杀旋圆。”

    一千名灭绝骑士迅散开同样高举手中长枪飞快的扩大范围。他们根本没有去管那些森妖而是快形成…个巨大的圆圈隐隐将姬动包围在中央每个人手中长枪抬起指向空中的姬动。

    卢卡尔带着他的人悄然撤到外圈等待狙杀姬动的机会。整个核心空地之中就只剩下了姬动和陈龙傲两个人。火与木暴君与灭绝战神彼此相对此时此刻他们目光中只有对方。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