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五集 融合神术 第二百二十二章 姬动援军,冷厉阿金

    眼看着那扑击而来的灭绝军团魔师们他不禁攥紧了双拳哪怕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没有半分的怯懦和畏惧。就算没有魔力哪怕是凭借肉体最后一点力量他也一定要战斗到底。

    就在这时一团浓艳的红光悄无声息的从姬动面前升起冰冷至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原地恢复魔力其他交给我。”

    金色的身影一步跨出森冷的寒意令姬动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冷战。他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金色甲胄覆盖全身没有裸露出一分肌肤她出现的一瞬间空气中的温度明显下降与空中爆烈火热的火儿形成鲜明对比。

    阿金没有主动出击只是静静的站在姬动面前看到她的出现火儿欢快的长鸣一声双翼展开浓烈的极致双火威压瞬间爆而出。从本身的能力来看火儿的攻防都不算是她的强项。她最强的敌方在于控场。对整个场面的控制。由她施展出来的属性压制甚至比姬动施展的效果还要好。因为她释放的属性压制效果几乎是恒定的。魔力覆盖范围内任何人也无可避免的要承受同样强度的压力。而姬动的属性压制则主要是针对自己的对手在范围内就有强有弱了。

    火儿的属性压制令那些冲上来的灭绝魔师们气息为之一滞身土散的甲木魔力气息明显减弱了几分。他们之前在与姬动的战斗中本就消耗了不少魔力都不是最佳状态此时所凭借的乃是数量和他们充满杀气的战意。

    火儿高飞顿时令他们失去了攻击的目标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这突然横空出现的阿金身上。

    看到阿金陈龙傲的恒孑明显收缩了几分。如果说姬动在他眼中就像一座爆的火山那么眼前这个身穿女士铠甲的金甲女战士就像一座恒古不化的冰山其身上散出的危险性一点也不比姬动差甚至那冷厉的杀气比姬动更加明显。

    阿金的双臂在身体两侧微微抬起浓烈的金光充满了金属气息勃然而出嗡鸣声中两道金光从她手中喷吐而出瞬间就凝结成了两柄三尺长剑。如果不是眼看着这两柄长剑是由魔力凝聚而成当它们出现」在阿金手上时与实体之剑没有任何区别。

    陈龙傲忍不住说道“辛金化形千变万化!”黑色六冠阴冕悄然出现在阿金头顶上方几乎只是转瞬之旬那黑色阴冕就转化成为了与她身上魔力一模一样的金色。

    姬动的极致阳火也是金色但那是一种令人不敢注视充满张扬和灼热气息的金色而阿金身上散的金色则充满了金属光彩阴冷森然给人以另外一种感觉。最为奇异的是这金色竟然是透明的就像是星辰之光凝聚而成的一般。

    第一名灭绝战将已经扑了上来尽管属性被压制但在命令面前这些灭绝军团的战士绝不会有半分退缩这位灭绝战将在之前的战斗中是幸运的除了魔力消耗之外他与自己的坐骑都完好无损。跨下巨大的地蜥龙王上身仰起带着他的身体同时下压人龙合一手中长枪带着凛剩的气势和庞大的甲木魔力化为三点绿色寒星直指阿金身上三处要害。

    叮叮叮三声铿锵脆鸣几乎习时响起地蜥龙王轰然落地而它背上的灭绝战将却已经愣住了。尽管他的长枪不像陈龙傲的龙枪那么长也足有五米开外可是此时在他手上却只剩下了不到两米的一截他甚至没有看清阿金是怎样出手的。

    四面八方灭绝战将灭绝战师们已经包夹攻至阿金身上的森然寒意却在刹那间完全爆出来一股令人自内心的冰冷瞬间从每一名灭绝军团战士们心中升起他们被火儿压制本就只能挥出七成实力的魔力顿时再降两成。没错又是属性压制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极致阴阳火的属性压制而是极致辛金。

    极致阳火极致阴火极致辛金三重属性压制所产生的效果是什么?如果是陈龙傲那样的八冠强者最多只会被压制两成左右的实力可眼前这些人每一个魔力都并不比阿金强大三重压制之下再加土金与火都对木系有着克制作用。他们的实力竟然被硬生生的压制到五成以下。

    奇异的一幕就在这时出现了阿金的身体不进反退化为一道金光向后撞去她的目标不是敌人而是姬动。

    阿金的度实在太快了没有魔力支持的姬动就算是想要闪躲也已经来不及。光芒一闪他只觉得自己身上一冷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冷冽的金属所包围。

    灭绝军团的人清楚看到阿金身上爆出一团奈目的金光一连串的铿锵声中她背后的甲胄竟然自行溶化然后将姬动完全笼罩在那金光之中。将其融入她那铠甲之中。

    唐金是阳金其最强大的敌方就在于攻击力。就像丙火拥有十系最强的爆力一样。而阿金所拥有的是辛金。辛金没有庞金那么暴力直接的破坏力穿透力。但它却有着唐金所无法比拟的变化能力。就如同百炼精钢化为绕指柔一般当辛金系魔师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任何金属落在他们手中都能产生出千变万化的效果。

    搂住我。”阿金冰冷的声音在姬动耳中响起下一刻一具温暖的娇躯已经靠入他怀抱之中。和外表散出的寒意相比阿金的身体却是温热的。下意识的姬动双臂合拢紧紧的搂住了阿金那拥有着极其惊人弹性的娇躯。

    阿金身土的金色铠甲明显变得薄了几分因为在这铠甲之中已经不只是她一个人还有姬动。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只有凭借这种方法她才能更好的保护姬动不受伤害。

    当姬动抱住阿金的第一时间除了惊叹于阿金对于金属的掌控力之外他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因此也在第一时间收起了自己手中用来恢复魔力的火属性晶核。

    用刚刚恢复了一丝的魔力将君魔阴阳铠收起。不是他不想恢复魔力而是因为如果他再继续通过晶核恢复魔力的话势必会散出火元素火克金他的火元素无疑会影响到阿金。在不确定自身魔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而且又被阿金护入铠甲的情况下姬动现在只能信任怀中这个充满杀气的女人。

    被姬动有力的双臂抱住阿金的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虽然很细微但和他身体紧贴的姬动却依旧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变化。心中不禁暗笑原来你也依旧是人也会有感觉啊!

    此时在这身金色的铠甲之内两人的样子可以说极为暧昧出了姬动的双臂搂在阿金腰间意外两人身体的其他位置全部在铠甲的束缚下紧紧贴合在一起唯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少姬动对阿金身体的灵活性迎向。就连姬动的脸也已经深深的埋入了阿金那头大波浪长之中。

    作完这一切只不过是两次眨眼的上夫而以下一刹阿金身体一弓已经如同箭矢般弹起一退一进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不过她这一动最痛苦的不是敌人而是姬动了。阿金的身材极高甚至比烈焰还要稍为高一点和姬动基本齐平所以两人身体位置相贴时也是齐平的她身体这么一弓那极为圆润又充满强烈弹性的臀部就紧紧的顶住了姬动的下体下一刻人弹出身体绷紧臀缝处竟然夹住了姬动某个比较凸出的部位。

    柔软、温热而充满弹性的摩擦几乎令姬动叫出声来他当然知道这不是阿金故意的可是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身体骤然紧绷血液下流瞬间朝着那凸出的部位奔涌而去。

    天啊!太丢人了。姬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宁可去面对灭绝军团的敌人也不愿意处于如此尴尬的境地之中。

    姬动这边尴尬阿金强横的攻击已经出金光带着残影骤然降临在那名失去了武器的灭绝战将面前双手所化的两柄金色长剑交叉斩出。那名灭绝战将能做的只有下意识抬起手中的半截长枪去抵挡在他眼中已经流露出了绝望之色。

    同样是六冠魔师阿金却是极致魔力的拥有者再加土对手之前魔力就消耗很大此时又被属性压制的只能施展五成实力。这一击无论如何这名灭绝战将也是抵挡不住的。

    但是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阿金那原本凝聚丁冰冷杀气一往无前无坚不摧的攻击竟然突然散乱了一下度也变得略慢了一点。她口中也出了一声闷哼。

    灭绝战将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就这片刻的机会那地蜥龙王已经猛然仰起身形巨大的头颅直接撞向阿金胸腹之间。

    牙关紧咬阿金那原本攻向灭绝战将的双剑在空中合拢金光大放竟然转化为一柄五尺长刀金色闪电一闪而没阿金的身体也借机反弹向侧面冲去。

    金色的光芒留在了那头地蜥龙王从额头到下顾的位置直到阿金的身体蹿出才血光崩现它那坚硬的头颅硬生生被斩开成两半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背土劫后余生的灭绝战将在地土一连串打滚翻了出去他已经顾不得心疼自己的坐骑了能够保住这条性命是何等幸运。

    你想死么?”阿金充满寒意的声音完全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的动作为什么会突然散乱?臀缝中突然多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换了是谁也好受不了。她本来就从未让男人如此接近过。如果不是烈焰的命令说什么她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救姬动的。谁知道背后这个混蛋却一

    尽管隔着两层衣服但那硬邦邦的东西却是那么的灼热不断侵犯着她那从未被人碰触过的娇嫩菊花阿金的整个身体都有些麻痹了如果可以选择她真想把姬动甩出来一刀切掉那罪恶源泉。

    姬动此时就算想要解释都没法做到他的脸贴合在阿金的长中只能闻到那淡淡的清雅香气根本连挣脱出来都做不到。更何况是说话了。让我死了吧”这时姬动唯一想要说的。

    翘臀肌肉轻动凭借着对身体极其出色的控制力阿金硬生生的将那硬邦邦的东西挤了出来就是这一下令姬动这个处男险些缓械投降。

    阿金这才松了口气再不敢放松肌肉满心的羞愤全部泄在了眼前这些灭绝军团的战士身上。

    只见一道金色闪电不断在空中纵横跳越所过之处一道道森冷的金光闪过无论是灭绝战师还是灭绝战将根本没有一合之敌。所过之处只有一具具实体和断肢留下。

    论综合实力姬动还要在阿金之上可论杀人的技巧姬动却自愧弗如。尽管他看不见但凭借着灵魂之火却完全能够感受到阿金在战斗中的强悍。

    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千变万化忽而是剑忽而是刀甚至有时突然会变成长枪盾牌每每在最需要的时刻产生出最奇妙的变化。杀的灭绝军团人仰马翻。

    灭绝军团虽然善于配合但在夫部分战士坐骑受损的情况下他们的配合又能挥出几分呢?而且阿金的身形根本就没有半分停顿永远都在快的移动之中绝不给过两名以上的敌人有围攻自己的机会。一击即退远遁千里。不论攻击时的成果如何都绝不恋战。敌人虽多可每个人在面对她的时候却都有一种单独与之战斗的感觉。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