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六集 公会之战 第二百二十八章 生命之核

    生命之核叶片与胸口贴合顿时大股大股的生命气息通入体内姬动只觉得体内每一个细胞似乎都被激活了似的说不出的舒服。

    他将塔姆长老搀扶起来自内心的道“各位长老快快请起。以后我希望你们不要再称呼我王。这个称呼我承受不起。我只是做了让自己良心能安的一件事我更愿意成为森妖一族的朋友。永远的朋友。”

    姬动没有在地灵山脉中逗留只是暂时将火儿留在朱雀身边他自己和阿金返回了地心湖之中。

    答应帮助魔师公会的一场战斗还有半个多月就要进行了。这段时间他要再次修炼。一个是制作出一批魔技酒也更好的研究如何将更强大的技能制作成功。另外一个他打算将那融合神术修炼成功。正所谓技多不压身经过这次与灭绝军团的战斗姬动明白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不错但和真正的强者比起来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不论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烈焰还是为了不到一年时间就要开始的圣邪之战他都要近一步提升自己的实力。

    地心湖。

    烈焰站在地心岩中央默默地看着身边进入修炼状态的姬动就那么平静的注视着他。对于她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寂箕。她能感觉得到经过这次帮助森妖迁徙的事情后姬动似乎更成长了几分。变得更加内敛了。但不论他的实力怎样变化每当他看到自己的时候目光却永远都是那么温柔。

    烈焰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真的能够接受姬动这份感情么?尽管在内心中她已经放开了许多。可是心中却依旧有着最后一丝阻碍不是因为身份也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因为她怕有一天自己离开姬动他会怎么样?十年相处下来她对姬动实在太了解了。如果她和姬动真的在一起一旦自己离开或是他肯定会受不了的。

    看着姬动烈焰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温柔了小姬动啊小姬动你可知道和你认识之后我真的已经有了人类的情感。对于我来说这无疑是一件美妙的事。可是我怕害了你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越是重要我越怕将来你会受到伤害。毕竟如果不是两大君王搅乱地心世界我本是不该存在的。那个世界一旦现我的存在必然会

    想到这里烈焰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恐慌她吃惊的现自己的惧怕并不是死亡而是离开姬动。不能在看着他修炼品尝着他调制的美酒陪伴他在人类世界中游历。

    复杂而矛盾的情绪波动不断在烈焰眼中闪烁着。

    阿金刻坐在地心岩的另一边也在修炼本来这充满了火元素的世界时最不适合她修炼的敌方。但烈焰却强行将火元素与阿金身体隔绝开来就像当初保护姬动时一样。此时的阿金已经喝下了一瓶森妖赠送给姬动的极品生命之源调理着她那被冰封多年出现了损伤的内脏。有了这瓶极品生命之源的帮助她才算是真正的活了过来。

    再也不需要有任何担心了。

    半个月后。

    “出来。”姬动大喝一声手腕上红光流转只见那朱雀手镯竟然奇异的从他皮肤下渐渐浮现而出。

    姬动眼中兴奋的光芒闪烁深吸口气再次大喝一声“君魔阴阳铠出来。”

    这一次金红色的光芒席卷全身面具、肩铠、护心镜………君魔阴阳铠的每一个配件逐一出现虽然过程还有些缓慢。但这铠甲能够从体内出现的情景还是令人叹为观止。

    阿金在不远处就不作声的也在进行着和姬动一样的修炼。融合神术对于她来说虽然不像姬动那么有用。但也可以作为精神力的一种练习方式。

    “感觉如何?”烈焰微笑着向姬动问道。

    姬动点了点头道“今天好像更快了几分。什么时候能够在瞬间将君魔阴阳铠释放出来我这融合神术就算是练到家了。现在也不错我能感觉到它在我体内受到灵魂之火影响后产生着微妙变化。这种感觉很奇异也很美妙。就像是一颗种子在我的灵魂之火浸润下生根芽不断的成长着似的。”

    烈焰道“这融合神术对你来说价值堪比灭神击。你要多加练习。那生命之核也是好东西。作为茅台和五粮液的寄宿之地再合适不过。你的灵魂之火就在胸口内燃烧它们受到影响进化起来也会更快些。而且生命之核内庞大的生命力也可以弥补大衍圣火龙因为本体变异而造成的身体不足。”

    几天前在烈焰的帮助下将生命之核改造成为了一件储存魔器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但容纳大衍圣火龙却是绰绰有余。姬动再将生命之核通过融合神术融入自己体内不但他自己能够受到生命之核中庞大的生命力浸润。大衍圣火龙也能得到极大的好处。半个月修炼下来姬动的魔力又有些许进步距离六十。级已经越来越近了。当然这和他连场大战激自身潜力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有了灵魂之火后姬动的潜力似乎也变得无限庞大起来。

    姬动等这次你帮魔师公会战斗之后我们就去北水帝国吧。”烈焰突然说道。

    姬动愣了一下北水帝国?你想去那里?”

    烈焰微微一笑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似的眼中多了些什么“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有了不同感觉的么?”

    姬动摇了摇头但却大感兴趣的盯视着烈焰。

    烈焰微笑道“就是那次你和毕苏、卡尔他们在调酒师公会门口摆下桌子挑战整个调酒师公会中原城分会的时候。那时的你身上散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高傲、自信、不可一世。虽然你现在在魔师界的分量越来越重实力也变得越来越强了。但是却只有在调酒的时候你所展现出的才是真正的自我。我最喜欢看你调酒的时候更喜欢看你和别人比试调酒。一

    姬动目瞪口呆的看着烈焰……你是要我去北水帝国调酒师公会总会踢场子么?”

    烈焰完美的容颜上笑容更加浓郁了“有什么不可以么?在我心中我的姬动是最棒的调酒师是真正的酒神。我想看着你击败调酒师公会的人。”

    姬动也笑了“好。只要你愿意我们这边事情处理结束后立刻就去。就去踢场子。说不定还能从那里赢得一些好酒。其实除了你以外我真不愿意我调制的酒给别人喝。只有懂我的人我欣赏的人我才会为其调酒。”

    烈焰红唇轻抿”我现在就想喝你调的酒了。”

    姬动愣了一下“刚才不是已经喝过了么?”

    烈焰竟然流露出人类女孩子才会有的娇憨之态“再喝一杯不可以么?我要喝烈焰焚情。哦对了你要调两杯。阿金你也来尝尝姬动调的酒吧。就算是他向你赔礼了。”

    阿金和姬动对视一眼原本沉静的面庞顿时变得通红就像是被地心湖中的岩浆染红了似的。自从那次和姬动身体亲密接触后她一直尽可能的避免自己去回忆当时的情景。也严令姬动要保密。但是很显然对于当时生的事烈焰知道的很清楚。此时看着她的笑容中还带着几分狡黠。

    ……主人我……阿金想说什么可她又实在是说不出口。恨恨的瞪了姬动一眼低下了头。

    姬动则是一脸的尴尬施着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烈焰走到阿金身边拉起她的手“那天的事都怪姬动和你没关系。他向你赔礼是应该的。如果你还不肯原谅他的话我替他再向你赔礼一次吧。”

    “不不用。”阿金赶忙摇头。抬头瞪了姬动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丰满挺翘的臀部有些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越是逃避那天的情形在她记忆中就越是深刻。

    为了逃避尴尬姬动赶忙取出自己的调酒壶和配料。抬头看了烈焰一眼他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迷离了。浓浓的情意在眼底点燃这才重新看向手中的调酒壶。

    烈焰拉着阿金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姬动每当姬动在为她调酒时看她那一眼都会令她心弦不自觉的轻轻颤抖着。

    略微思考了一下姬动道因为没有番茄汁和柠檬汁我用橙味涛特加和柠株派特加来代替这杯烈焰焚情的颜色会由红色变为金色味道会更加浓烈一些酒劲也要大上一点。”

    一边说着姬动拿着配料来到地心岩平台上一块突起如桌面的敌方将东西放在上面这时烈焰特意为他调酒而用地心岩做成的桌子。

    两团浓烈的金色火焰习时在姬动双手上亮起地心湖这里无法用清水洗手但他净手的习惯却不会因此而改变。无法清洗就用极致阳火来去除所有污垢效果更好。

    看着姬动那认真的样子羞窘的阿金目光也渐渐平复下来。这些天她一直都看到姬动在为烈焰调酒也只为烈焰一个人调酒。虽然她从未喝过但那浓浓的酒香每次都会令她被吸引。尤其是姬动在调酒时的优雅、从容还有看向烈焰时浓浓的情意使得阿金心中不知不觉中产生出几分暗暗的羡慕。

    十分之三的维波罗纯酒十分之六的橙味派特加十分之一的柠檬漆特加再加上最后十分之一姬动特制的由伍斯特调味汁、塔巴斯克辣根油、盐和胡抓粉组成的调味料。当壶盖盖上的那一刻调酒壶已经跳动到他手掌之中轻轻一甩那调酒壶已经高旋转起来。

    自从在滕蛇的变态帮助下练成了腾蛇变之后姬动的柔韧性就已经是非人类级别的存在。手腕一甩几乎在刹那闻一团银光就出现在他掌心之中宛如一颗太阳般闪亮。紧接着他整个人虚幻般晃动起来双脚分明没有离开原地却给人一种有着千条手臂在舞动的感觉。动作优雅曼妙虽然度奇快无比却丝毫不显得急促反而条理分明从容不迫。

    那一轮银阳就那么围绕着姬动的身体不蟒升起、落下。当他的度施展道极致时烈焰和阿金分明看不到他的手臂再动九颗银阳同时出现在姬动身体周围紧接着九道银光同时出现那九团银阳瞬间殒灭姬动身形转动之间调酒壶已经平稳的出现在他掌心之中。只有里面那化为金色的酒液在欢快的跳动着。

    要射九日姬动前世最强的调酒手法之一此时施展起来竟然是那么的从容不迫毫不费力。这就是身体上的优势。换了前世他此时至少也要出上一身透汗。可现在的他却连呼吸都还是那么均匀。

    两杯金色的酒液倾倒而出顿时浓郁的酒香扑鼻而出。姬动优雅的将酒杯递到烈焰和阿金手中。

    烈焰轻抿一口美酒微笑着向姬动点了点头。阿金也学着烈焰的样子喝了一小口。顿时她整个人的身体不由得僵硬住了。

    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姬动似乎有水波在瞳孑中流转一般。

    烈焰眼含深意的看了阿金一眼慢慢的品些着这一杯烈焰焚情。

    姬动的目光都集中在烈焰身上并没有注意到阿金眼神上的变化他也忘记了自己这两杯酒完全是沉浸在对烈焰的情感中调制的。烈焰焚情本就很烈更充满了他那火热而浓烈的爱意。这种酒烈焰异已经喝的习惯了她的心也正是被这种有着特殊情绪的酒逐渐征服的。可阿金呢?她却是第一次喝这种酒啊!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