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六集 公会之战 第二百三十九章 第一战,雷帝

    上官吟空脸色一变“皇室竟然是皇室?你为皇室出力那么多他们竟然来破坏我们夫妻感情。你你”

    姬长信深情的凝望向妻子“吟空不论怎么说我的身体都已经出轨对不起你了。误会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不论你多么怪我这一次我都绝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就要一直跟着你。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们百年夫妻我可曾对你说过一句谎言么?吟空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我知道你心中有恨有气。如果你想报复就杀了我吧。除了对你的爱我心中早已没有了任何牵挂。我随你处置。”

    呆呆的看着姬长信上官吟空突然觉得好恨她恨中土帝国皇室恨他们狡诈、卑鄙陷害丈夫导致自己夫妻分离几十年令自己也怨恨错怪了丈夫几十年。她也恨自己恨自己性格太过刚硬根本没有给过丈夫任何解释的机会。很明显皇室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敢于如此陷害姬长信的。

    眼看着丈夫那满头白看着他那深情的目光再想起先前他满脸绝望回手自杀的情景上官吟空身体一颤两行清泪顺着面庞流淌而下。眼中再也没有了一丝恨意和冷意。只有后悔和悲伤。几十年啊!哪怕是他们这些至尊强者生命比普通人悠长的多一生之中又能有几个几十年?她这几十年忍受着内心的煎熬丈夫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姬长信腾身而起飞身落在地皇巨龙头顶夫妻。人近距离对视上官吟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百余岁的老人竟然就那么扑入姬长信怀中放声大哭。哭声令人侧目。

    魔师公会的魔师们实在有些无语这位会长大人几十年不回来这刚一回来就完全沉浸在感情的世界之中。眼前正事还没有解决呢啊!

    此时魔技公会那边也已经选出了出战的人选。远远的冷风云和水明月自然看到了上官吟空扑入姬长信怀中的样子。

    两大土系至尊之间的隔膜俨然是打破了。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魔技公会第一个出阵的正事公会副会长派佛。那一身黑衣身材和水明月有几分相像的壬水系强者。

    弗瑞长啸一声只听一道雷霆轰鸣中紫雷耀天龙已经腾空而起弗瑞身体拔高直接落在了紫雷耀天龙背上。”套全新打造的龙鞍瞬间令他和紫雷耀天龙融为一体。蓝紫色的全身铠覆盖而上。尽显雷帝风采。

    姬动凝目注视着眼前这一战他最缺乏的就是强者之旬的实战经验随着自身实力的不断低声对于这方面的要求就越乘越高了。今日正式提升实战能力的大好机会。令他有些奇怪的是弗瑞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雷狱神斧掌中只是多了一柄长达八米的巨大战斧。这柄战斧与他当初使用的雷霆战斧有着异曲司上之妙。而他身上的甲胄也明显进行过改造。

    魔技公会这边八冠壬水天尊汰佛冷哼多一声右手一晃已经多了一柄法梭并不是长武器法杖只有一米。”通体黝黑杖镶嵌着一枚足有人头大小的巨型黑色宝石。这柄法杖一出现缓佛身边顿时升腾起浓烈的壬水元素波动空气中的水元素甚至浓郁到能够看出层层波涛的感觉。

    阴昭融在阴朝阳身边道:“魔技公会这次可是真下本钱啊!这是水明月的武器吧。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做天水神梭在次神器中也算得上是一件上品了。可惜啊可惜。”

    阴朝阳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看着从他脸上很难看出任何情绪波动。但只要他在那里就会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水明月和冷风云这边也都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们并没有想到魔师公会这边第一阵会派出弗瑞。对于天干学院内的情况他们都是十分了解的也都知道再上一次圣邪之战中弗瑞获得了一件神器魔力进化为极致阳雷。原本水明月将自己的法梭给了派佛认为这一场是必胜的可汰佛面对弗瑞这一战的胜负就很难预料了。尽管弗瑞还不是八冠魔师。可他的极致魔力、神器、坐骑九阶紫雷耀天龙这些因素加起来汰佛虽然是资深八冠天尊级魔师也绝对没有任何把握。

    派佛手中天水神杖凭空一挥也没有穿上任何铠甲身上却多了一件水光流转的黑色长袍。长袍覆盖身体顿时令他身上的壬水气息变得更加浓郁起来。不论是他手中的法杖还是身上的衣服完全都是对魔力进行增幅的竟是没有半分防御的打算。

    与此同时一道黑光在派佛面前裂开光芒闪动一头巨大的魔兽已经从中走了出来。不是巨龙而是一只白色的魔兽。双翼一展腾空而起下一刻派佛已经落在了它背上。

    这只白色魔兽从气息上看比起紫雷耀天龙略微逊色一些但它与沃佛的契合度却极高浓浓的水波流转一层层荡流开来。这只魔兽形如海鸥但却要比普通海鸥大的多双翼展开足有十米开外虽然不像巨龙那么庞大但却明显要灵活的多。显然是一头擅长度的水系魔兽。

    “水空两栖九阶魔兽白水神鸩。”阴昭融下意识的说道。

    白水神鸥这种魔兽姬动也知道它没有巨龙那样的天赋不可能进化成为十阶魔兽但在九阶魔兽中却绝对是一种另类的存在。身为水系魔兽她最擅长的却是度。可以说是所有飞行类魔兽中度最快的几种。而且善于弧线飞行度奇快无比。空战之中哪怕是面对十阶巨龙都有全身而退的能力。可以说是水系魔兽中仅次于寒冰巨龙、冰雪巨龙的存在。

    看到白水神鸠姬动第一个反应就是师兄恐怕要获胜了。从对方的魔力武器装备和魔兽坐骑来看显然是打算以攻对攻再凭借度制胜。不过想要在雷帝面前施展度真的就那么容易么?就算白水神鸥的震再快它能快的过雷电么?雷电可是光的。

    一丝淡淡的微笑已经从姬动脸上流露出来这一场结束之后就要轮到自己了。他已经想好了今日一战绝不动用自己阴阳冕中储存的六龙六蛇魔力就要凭借自己真正的实力与对方魔师抗衡务必获得胜利。

    烈焰带着阿金在姬动身后不远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此时的姬动烈焰的心情波动很大她寄希望姬动能够有朋友、亲人让他不再孤单又希望他能继续和自己走完这一年的行程。好好陪伴自己o烈焰不能预测未来但是她却有种预感。一年之后的圣邪战场上一定会生一些事一些连她也无法想象的情况。

    半空之中面对沃佛弗瑞横起手中战斧大喝一声“请。”

    他的声音本身就如同霹雳一般浓浓的阳雷波动瞬间绽放他与紫雷耀天龙的身体几乎同时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紫色正是极致阳雷元素体。

    雷系的攻击是什么?用四个字形容最为恰当。那就是:雷霆万钧。

    沃佛冷着脸手中法杖向弗瑞点了一下“请。”

    天空之中伴随着两人的对峙空气顿时出现了剧烈的变化。弗瑞这边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的空域而沃佛这边则又出现了乌云滚滚天也随之暗了下来。

    毫无疑问两人都释放出了魔域。沃弗释放魔域是很正常的他是八十八级壬水系魔师头顶上的八冠四星彰显着他的实力。而弗瑞此时头顶上的紫色极致阳雷阳冕却只有七冠两星半竟然也释放出了魔域。这就令人觉得有些不可思仪了。在场有六位至尊强者他们都能感觉到弗瑞粹放的魔域并不是借助了紫雷耀天龙的力量而完全是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沃佛手中天水神杖向前一拍也不顾自己身为长辈抢先动了攻击。这等大战先手是极为重要的。

    双方都有着庞大的魔力攻击绝对要比防御更节省魔力谁都不会愿意成为防御的一方。

    白水神鸥口中出一声轻鸣身体如同闪电般骤然加没有冲向弗瑞而是直奔高空中冲起与此同时半空之中靠近沃佛这边的天空中千百道黑光已经在下一刻凝聚成形。他手中天水神杖一指那千百道黑芒已径直奔弗瑞和紫雷耀天龙攒射而来。

    弗瑞冷哼一声手中战斧一挥浓烈的紫光几乎同时从他和紫雷耀天龙身上迸而出一层浓密的雷网瞬间在空中张开把自己和紫雷耀天龙完全护住。同时手中战斧缓缓高举过头浓烈的紫色雷光凝聚。

    就在这时那千百道急前飞的黑芒在半空之中突然停顿了一下没有撞向雷网而是就那么在半空中停顿后直接改变方向。四散分开划出一道道弧线原本铺天盖地的黑芒竟然在半空中转化为一个巨大的黑色光圈正好从弗瑞释放出的雷网外圈掠过然后才再向弗瑞身体冲去。

    同时又是千百道黑芒从沃佛一边疾飞而出。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攻击衔接几乎无缝隙。

    看到这一幕姬动心中先的感觉就是震惊沃佛所释放的攻击已经不能简单用技能来形容了。如此大范围对如此庞大的魔力进行控制其控制力己轻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程度。或许这是因为他有着手中那柄天水神杖的辅助可就算如此这样的控制力也依旧令人震惊。

    千百道黑芒在半空之中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它们闪开电网直袭弗瑞本体先造成的结果就是弗瑞正在蓄力的魔技被强行打断了。

    逼迫着他不得不再重新释放技能采抵御攻击。

    不过弗瑞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只听紫雷耀天龙一声怒吼澎湃的紫光瞬间迸形成一个全方位无缝隙的巨大紫色光罩将弗瑞和它自身保护在内o弗瑞自己则好像没有看到外面那黑芒一般手中战斧上的魔力依旧在凝聚着。

    沃佛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明阴的笑容手中天水神杖在空中一圈一点那原本扑向弗瑞的黑芒竟然再次改变了方向不但没有与紫雷耀天龙动的光罩碰撞甚至连接近都没有瞬间远离倒飞而回与第二轮飞上的黑芒聚集在一起。

    这两蓬黑芒都是极度凝聚的壬水魔力当它们在空中彼此碰撞凝聚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干百道黑芒竟然在空中排列成一条直线而且不是直接动攻击而是一道接一道的黑芒彼此叠加、压缩。就像是当初灭绝军团在攻击姬动时他们的魔力压缩一样。

    黑色就在这压缩中变得越来越阴沉了如果说开始的时候还是漆黑如墨但很快这黑色就渐渐生了改变当千百道黑芒压缩到一定程度时黑色竟然渐渐淡化所有的黑芒都凝聚于一点到了最后居然化为了无色透明。只能隐约看到在阳光照耀下那仅存的一缕极度压缩壬水魔力扭曲着阳光。

    这样的控制力连阴朝阳即等人看着都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自问在自己八冠级别的时候无法做到如此程度。

    姬动忍不住喃喃的说道:“单体单系多重压缩组合技。完全由一个人自身来完成。这太可怕了。”哪怕以他现在拥有灵魂之火所提升的精神力也自问无法做到这一点。这样的控制力已经出了他记忆中对魔师控制力的极限。s

    s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