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十八集 调酒师公会 第二百六十九章 疯了?等他们追上来?

    这洞穴虽然不小,但毕竟不好施展,只有到了外面,他的烈,焰双剑和大衍圣火龙的实力才能全部挥出来。而且以大衍圣火龙的飞行能力,带走三人毫无问题,那冰雪地龙只需要收入到空间储存魔器或者是让杜思康自己送回契约空间就可以了。

    “杀了他们。”灰衣少女充满愤怒的声音响起,数十名魔盟强者司时神了上来。但是,迎接他们的却是剧烈的轰鸣之声。

    五瓶魔技酒在姬动种妙的控制下司一时间爆炸开来。无数灿烂的红光在空中绽放,化为宛如流星雨一般的恐怖魔力。红光一遇到空气,立刻变成了金红色,炽热的魔力波动,令整个洞穴内的温度急剧上升,宛如岩浆地狱降临一般。

    这五瓶魔技酒中注入的都是同一个魔技,龙鳞闪。这个魔技虽然并不属于两大君王,却是胜光冕下阴朝阳纯授给姬动的。五个龙鳞闪同时释放,先不说威力如何,覆盖的面积之大,已经足以囊括这洞穴的每一个角落了。更何况,这龙鳞闪中爆的可是极致阳火魔力。任何魔师遇到这样的极致魔力也绝不敢用身体去硬挡。

    一时间,整个洞穴内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魔力波动。魔盟强者们各自释放着自己的技能拼命抵挡着魔技酒绽放的效果。冰雪地龙就趁着这个机会转身就跑,庞大的身体灵活无比,飞快的顺着甫道向外奔去。

    姬动身形一闪,后退到甫道入口处,身体就漂浮在那宽阔的入口中央位置,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金色的身影从境动身后腾起,一闪身,已经来到了他身前,姬动双手直接抓在了阿金的肩膀上,阿金修长的大腿反卷,勾在姬动的腿上,与他一起悬浮在空中,同时双手抬起,作出一个玄奥的手势,刺目的金光化为一个“巨大光团,就从她双手掌心之中亮了起来。

    那金光散出的完全是冰冷寒气,充满杀机的寒气,森然寒气绽放之中,一个布满尖刺的巨大金属球已经出现在阿金面前。就在那些魔盟魔师们刚洲化解了龙鳞闪的攻击时,她已经将这巨大的金属球推了出去。

    姬动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直径过一米布满尖刺的金属球,分明已经是阿金全力以赴的绽放。他也不敢怠慢,极致双火魔力在灵魂之火的指挥下瞬间融合,全力注入阿金体内,与她的魔力融为一体。

    当那金属球被阿金推出的一瞬间,整个洞窟内突然亮了起来,而阿金身前,也出现了一个忽明忽暗,宛如黑白无常一般,身高达到五米的巨大身影。

    那巨大的身影将金属球托起,再猛然掷出,庞大的身体更是化为无数道金色气流瞬间注入其中。

    这如同黑白无常的身影正是辛金系图腾太阴,火系魔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出的魔力攻击会令空气因为高温而扭曲。而阿金的这个金属球一出,空气却是被不断的割裂。剌耳的尖啸,破空爆炸声,更是极度的剌激着人的听觉。

    “这是什么?”姬动下意识的问道。

    “金属风暴。”阿金的回答简洁有力,也就在这同一时刻,她的双手已经交叉挥动而出,那半空中的巨大金属球轰然爆炸。无数金属碎片与金属球表面上的尖剌疯狂爆开来,刺耳的尖啸声一瞬间就增强了十倍不止。先前这洞窟内还充满的火属性魔力在一瞬间就被金属性魔力所代替。那阴冷的辛金产生出令人无比震撼的感受。

    这时真正的金属风暴啊!一名反应稍为慢上一点的魔盟魔师,刚刚抵挡住龙鳞闪,还没来得及再提聚魔力,就已经被那金属风暴撕成了碎片。就连洞窟顶上的钟乳石也在这恐怖的金属风暴中被疯狂切割。

    但是,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千万不要忘了,在阿金背后,还有一个姬动,极致阴金之后,刻是极致双火。

    当金属风暴变成金火混合风暴之时,连姬动都被两人释放出的这个,三系极致魔力混合技的威力惊呆了。在这狭小的洞窟之中,两人的组合技挥出了最大的效果。魔盟的魔师们可以说无所遁形。任何岩石都不可能作为掩体,因为它们也要被轰成备粉。阿金释放的金属风暴本身就是一个必杀技,而姬动给她注入的极致双火魔力更是比释放必杀技时注入的还要多。相当于三个极致魔力必杀技混合而成的恐怖技能,所产生的杀伤力已经无限接近于初级必杀技的程度了。金属风暴的肆虐在转化为双火辅助之后,整个洞窟内已经变成了一片金红色的海洋,恐怖的魔力,令原本就十分巨大的洞窟竟然在扩张,那是因为洞窟内的岩石正在被一层层录离,化为奇粉。这无限接近于初级必杀技的恐怖技能爆下,魔盟魔师们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在这洞窟内,凡是魔力不到六十级的魔盟魔师,都在第一时间化为飞灰,被金火组合风暴彻底毁灭,几乎是转瞬之间、原本四,五十人的洞窟内,就剩下了二十几人而以。姬动和阿金的动对于魔盟的魔师们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先是那五根金箭干掉了五名六冠魔师,紧接着就是姬动甩出的毫无预兆的五瓶魔技酒,组成了龙鳞闪阵,令魔盟魔师们疲于应付,紧接着就是眼前这恐怖的三属性组合技。在姬动和阿金本身消耗并不算太大的情况下,几乎给魔盟的魔师们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魔盟的魔师们也在这危急时刻展现出他们自身强横的实力,那些实力过六冠的魔师们,每五个人一组,组成或阴属性,或阳属性的五行组合技。全力进行防御。一共五组,再形成一个宛如梅花般的阵型,看上去,他们似乎在金火组合风暴之中随时都有可能殒灭,可他们就在不断的后退中硬是勉强抵挡住了。一旦有柚组不支,其他几组魔师就会快上前掩护,尽管支撑的极为艰苦,但五行组合技的效果也完全展现出来。

    姬动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有五行组合技存在,除了那两名实力最强的老者与那名被他们护在身后的灰衣少女以外,这里的人都要死。

    没有这样的实力,他也不会只带着阿金一个人就敢独闯虎穴了。

    “退。”姬动低喝一声,双翼展开,按在阿涂肩膀上的双手改为搂在她腰间,双翼展开,背后阴阳鱼出现,五行法阵中的翱翔法阵已然自行呈现。虽然到目前为止,他所领悟的就只有五个法阵,但随着灵魂之火完成,在法阵的释放度上就要比以前快的多了。

    金火组合风暴的肆虐却是恐怖,当它的爆结束后,整个洞窟几乎被扩大了一半的面积,那些普遍六冠,七冠的魔盟魔师们,一个个至少都消耗了三分之一以上的魔力,甚至更多。如果不是这个组合魔技是范围攻击,他们又有这么多人一起抵挡,结局会更加恐怖。

    灰衣少女因为愤怒,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给我追,不杀了他们,誓不为人。调酒师公会,你们死定了。”

    在那两名双胞胎老者的带领下,一种魔盟魔师们全力向外追赶,而此时,杜思康已经第一个跑出了洞穴。

    冰雪地龙毫不客气的将那些被树枝支撑的尸体撞飞,杜思康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背后产生的庞大魔力,心中不禁为姬动和阿金祈祷着。从他出开始,就一直是按照计划执行。调酒师公会和魔师公会天水城分会的人,负责的只是接应。先接应调酒师公会的老幼妇孺,然后才是接应他们。因此,想要出北邙山,他们就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这也是姬动整个计划中最为关键的一部份。而对于这一部分,他更是信心十足。

    直到对方眼看着姬动和阿金瞬间秒杀了五名六冠魔师,杜思康才明白这今年轻人为什么能够成为魔师公会的执法长老。当他看到那五名魔师施展出五行组合技的时候,心都凉了。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依旧被姬动和她的伙伴一起秒杀。

    五名六冠魔师就展五行组合技,实力绝不逊色于一名八冠魔师啊,就算他们的应对仓促一些,实力也绝对要比自己更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能抵挡住姬动他们的攻击,可想而知这两今年轻人有多么强悍了。在冰雪地龙冲入莆道的时候,杜思康分明看到了姬动和阿金头上的六冠阴阳冕。他也看到,两人的阴阳冕都不是传接的黑色或是白色。没有多做犹豫,杜思康直接从冰雪地龙背上跳下,按照之前计划好的,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坐骑送回了契约空间,他这冰雪地龙实力虽然也不弱,但却不会飞,层所有的计划,之中,从天空离去,是唯一的出路。北印山中,不知道被魔盟布置了多久,只有天空,才是不可能有埋伏的。

    淡淡的光芒闪烁,空气中的魔力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一道身影,宛如闪电一般瞬间出现在杜思康身边。

    “是我们。”姬动的声音在杜思康耳中响起,还没等他看清楚,一声嘹亮的龙吟声中,杜思康只觉得身体一轻,已经疾飞而起,直冲入空中。

    而就在他们飞起的同时,背后传来一阵密集的魔力波动。杜思康定神看时,这才现,自己已经和姬动,阿金一起,乘坐着大衍圣火龙飞入空中了。而就在他们背后,魔盟的一众魔师们已经追了出来,那二十几名魔师再加上两名双胞胎长老和灰衣少女,竟然都释放出了飞行魔兽,飞入高空之中朝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姬动站在大衍圣火龙双头相交的脖子处,回身看去,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先不说这些魔盟强者竟然都拥有着飞行魔兽这一点,令他最意外的,就是那名灰衣少女的实力。

    那名灰衣少女头顶黑色阴冕闪烁,上面的烙印代表着她己土系魔师的身份,也就是阴土系。最令姬动吃惊的是,她竟然是一名七冠魔师。没错,就是七冠。

    从年纪上来看,姬动可不觉得她比自己大,如果说,她和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的话,就达到了七冠,这样的修炼度实在太令人吃惊了。姬动本身就是天才中的天才,这灰衣少女竟然还能过他?而且,从则才魔盟的人对她说话的时候就能听出,这灰衣少女居然是魔盟的盟主。这是在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魔盟的魔师们都以飞行类魔兽作为自己的坐骑似乎很有道理的,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和正道魔师对立,被围剁了不知道多少次。有着太多惨痛的教“。他们毕竟不是正统,招收的也都是离经叛道或是邪恶的魔师,为了逃避正道魔师追杀,拥有飞行类魔兽是极为必要的。只有拥有更快的度,全地形随时能够脱离战场,才能令他们拥有保命的本钱。

    那灰衣少女的坐骑是一头银色大鸟,看上去和戊土系图腾神兽天空”有些相像,但又不是天空,因为它身上没有羽毛,只有鳞片,灿烂的银色鳞片。仔细看的话,能够现,这些银色鳞片上还带有灰色的纹路。就是这样一头飞行类魔兽身上,竟然释放的也是己土气息。分明是一头九阶魔兽。双翼展开,宽达十米,它的气息充满了浓稠的感觉,似乎只要被它碰到,就会沾上你的身体似的。

    灰衣少女身边跟随的双胞胎老者各自拥有一头钻石龙作为坐骑,也都是九阶,尚未完全进化。其他的魔师则都是六阶或是七阶的飞行魔兽。毕竟,想要拥有飞行能力,对于实力就要有所放弃,飞行类魔兽比起6地魔兽要难抓的多。实力强横的更是少见,更多的都是专注于飞行的度。

    魔盟的魔师们呈半弧形追来,还是和先前一样,五个人一组,加上他们各自的魔兽,气息顿时比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尤其是最前面的三头九阶魔兽,更是释放着极为强悍的魔力气息。不断的出一声声咆哮。

    可就算是这样,对于姬动三人来说,他们此时已经安全了。大衍圣火龙的飞行度,就算和这些九阶魔兽相比也毫不逊色,更何况,还有姬动的翱翔法阵辅助。如果他们想走,这些魔盟的魔师们是不可能追的上的。只要出了北邙山范围,天水城魔师分会的魔师和调酒师公会的魔师们已经做好了接应准备。

    看上去,姬动他们完成这个计划,似乎很简单,可实际上,这完全是在依靠姬动和阿金个人实力的前提下。没有先前他们的强力阻击,杜思康又哪有那么容易脱身呢?而且,这咋计戈,成功的前提,也是建立在魔盟的大意上。

    其实,魔盟的人也不能算是大意,准确的说,是因为他们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布置了。在北邙山上,足有近两百名魔盟的魔师,几乎可以侦察到北印止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又怎么想得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人潜入其中呢?否则,那灰衣少女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杜思康放掉老幼妇孺。

    姬动和阿金的出现对于魔盟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根本没给魔盟任何思考的机会,双方之间的战斗就已经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等他们追出来时,大局已定。

    “姬动。”阿金突然向姬动叫了一声,姬动回头看向她,阿金淡淡的道:“我们就~这么走了么?”

    姬动哈哈一笑,道:“看来我们想的一样,我们代表的是魔师公会,调酒师公会,是正义的一方,为什么就这么走了呢?实战,是提升实力的捷径。

    我可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杜思康会长,请您做好了。阿金,来吧。等他们追上来。”

    一边说着,姬动身形一闪,已经站在了茅台巨大的头顶之上,阿金也同时动了起来,她来到了五粮液头顶。两人分别站上了大衍圣火龙的两个头上,大衍圣火龙出一声兴奋的龙吟,在杜思廉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在半空中猛然一扭身,已经掉转身形,停滞在半空之中,等待魔盟的人追上来。

    他们疯了么?这时杜思康的第一个,想法。面对魔盟那么多强者,这两今年轻人竟然选择了应战,而不是离开。这实在令他无法理解。但是,就在下一刻,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姬动双手一挥,左蓝右红,巨大的烈,焰双剑已经来到他的掌握之中。金色光芒从阿金手中弥漫而出,太监制造者第一次在战场上出朗了。

    次神级武器的展现,顿时令他们气势大盛,极致属性魔力更是肆亏,忌埠的释放开来。

    苍劲的龙吟声,从茅台和五粮液口中同时出,大衍圣火龙庞大的身体上,黑与白两色光芒无与伦比的绽放出来,整今天空、就只剩下单纯的黑与白双色,正是大衍圣火龙的太极魔域。

    面对太极魔域强大的压迫力,当其冲,魔盟那两位老者的坐骑钻石龙气势大减,度也明显减弱下来。魔盟追上来的二十余人在空中展开阵型,朝着大衍圣火龙呈现出半包围之势。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大衍圣火龙会停下来,看着对面那双头怪兽头顶上站着的,男一女,每一名魔师眼中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两个人,对方就只有两个人。可是,就是这两个人,先前却带给了魔盟近百年来最大的损失。单是在洞窟内,六冠以下的魔师就损失了三十余名,当他们冲出洞窟后,现那些明岗,暗哨的死伤,加起来损失已经近六十人。那可是六十名魔师啊!毫无疑问,全都是眼前这两今年轻人下的手。尽管他们的阴阳冕都只是六冠。可是,他们所拥有的却是极致魔力。

    灰衣少女骑乘着她那银色大鸟飞到最前面,抬手遥指姬动“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向我魔盟出手。”在姬动和阿金刚一出现的时候,魔盟的强者们本以为他们来自于魔师公会。但很快他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在魔师公会也没有极致魔力的拥有者。除非是至尊强者。

    姬动淡然一笑,看着那明眸善睐的灰衣少女,道:“我们是来主持正义的。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