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十六集 圣王回归 第三百八十五章 交流前

    随着姬动的话。弗瑞的眼棹渐渐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

    姬动的声音突然变的激荡起来,他声音高昂的道:“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等到十年之后。我为烈焰报了仇,我就会随他而去。师,我知道你痛不欲生,如果你想死我绝不拦着。但是。如果你想死的像个男人,死后在另一个世界见到夜心师姐能够对她有个交代。那么就为她报了仇再死。不彻底毁火那些混蛋,我们还没有死的资格,你明白么?,!

    外面的众人听着姬动近乎是呐喊般的户个都呆滞,他他竟然劝雷帝去死?渺渺听到这里就要冲进去。却被姚谦书一把招住了,向她摇了摇头。

    弗瑞看着姬动。他正想说什么,却被姬动抬于阻止了”“师赏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我给你一天考虑的时间。这次。我带领老师剑办学院的学员们来天干学院进行爽流,如果你愿意重新成为我的战友那么,明天就站在战场上,让我们帅兄弟好好的切磋一次。如果你选择继续沉沦下去,那么。将来我为烈焰和夜心师姐报仇后,也会唾弃你。雷帝对暴君,让我们给天十学院好好的上一课,我等着你。”

    一边说着,姬动手上光芒一,朱雀于钩内,已经释放出一瓶千年生命之源,塞入弗瑞手中。没有多做停留,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走出房间,姬动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渺渺那仿佛能够杀人的眼神摇了摇头,姬动拍拍她的眉膀道:不要去打扰他。关心刚乱不要让情感耸蔽了灵智。”

    听了姬动的话,渺渺先是愕一卜,她绝不走笨人,转瞬间她又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看了门内那依然站在那里的弗瑞一眼,一咬牙和其他人一起,跟着姬动走了。

    姬动没有继续留在天十字院,走出土尔教字技后。他向伙伴们暂时告别,回酒店而去。等他回到泪店门前时。克然又看到了那道窈实身影,她依旧站在昨天晚上同样的地方,静静的站在那里,默默的等待着。直到看见姬动走来。她那干静的面庞上才绽放出满足的微算,这一亥,姬动不得不承认。在目的心湖之甲,火起一丝涟液。

    情感这东西,有的时候不需要多么感人的事,一些细微的地方反而更容易令人感动。

    “以后不要否等我。”姬动没有多说什么,亨像没看到陈思璇似的,直奔酒店内走去。陈思璇一点都不恼,依旧是满脸微笑的跟在他身边,俏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丝毫没有才刚受气了的感货。

    姬动心中其实很奇怪。为行么这个。女孩子的种经如此坚韧自只巳经不只一次明确的拒绝过她甚至是打击她,到她对自己的态度反而某越来越亲密了。

    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其买陈思璇已经想清楚了自从由烈焰常甘为璇公主之后,她一直都和姬功在一起,叫以7兄,她看到了姬动另外的一面。现在的日子她过的挺满足的,知足者常乐。这是陈思璇最近给自己总结出来的心态。她告诉自己,现在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姬动拒绝她。证明他爱看烈焰,也烹,是深深的爱着自己,而重寸后的自己又能和他在一起,每大看到他,在战斗的时候还能帮上他的忙。这样看来,现在的自己甚至比以前的烈焰和他更加亲密呢。她存询问过许多女孩子后,总结出工目己妥走的倒追之路。那就是日久寸情,润物细无声。不执着于一城一地的得失,用自己温柔的爱,去慢慢的溶化他的心。反正时间还有的定呢,大不和他穆一辈子。如果他对烈焰的爱真的能够持续一辈子的话,那自己就算是一直这样倒追下去也是值得的,有这样一个男人度着目匕,目匕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因此,她对神王赌约已经看的淡,只要能母天都看着他,和他在一起,让他也能看到自己,这就足够。

    因此,在这样的强悍心态支持卜,陈思璇的承受能力远比姬动报象中还要强悍的多。当然,这份坚韧只是针对于姬动一人再已。

    “姬动老师,那个副军团长来了。

    陈思璇一脸微笑的说道。在和姬动侃话的时候。还故意撩恋自己的面纱,将她那完美容颜只走呈现给姬动一人看。

    看着她那巧笑嫣然的样子姬动此时的心情只有兀奈。正所谓伸笑脸人,他确实没法拒绝人家喜欢他。而且陈忠璇也从来没给他找过什么麻烦,现在甚至都不将喜欢他挂在嘴边了,只冬默默的守善他。就算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人,看着她也只能说一句无可挑剔。姬动现在深深的后悔,为什么自己会让她做天十乙木圣徒。这样一来岁不是她更耍和自己在一起时间长么?想要眼不见心不烦都不行。

    蓝宝儿和阿金对自己有好感,姬动也是知道的。但他却并不担心什么。再怎么说,只要他明确的拒绝,蓝宝儿就绝不会来缠着他阿舍就更不用说了。阿金骨子里的傲气一点都不必他少。而蕉宝儿那份少女的矜持和羞涩自然不可能在没得到自己认到的情况下做什么。

    但陈思璇却完全不同。她那足以和烈焰媲美的完美容颜就不用禅了,而且,她为了倒追自己,灭走放卜女稷子的矜持、羞涩,其系具尊严,而且,身为乙木系的她,对自己确实有着极大的帮助,不论昱摩力还是灵魂上,虽然还未让自己尸生依赖的感冤,但有她在的时候姬动却已经能够感到更多的安心。剂以说,阿金加上蓝宝儿的杀伤力都比不上一个陈思璇。可是,姬动能做什么呢?他真没办法。

    “狼天意来了?这么快”姬动看着陈思璇短暂的失神后下黄识说道。

    陈思璇对姬动的失神感觉还定很涡意的,她的感觉同样敏锋,自然能清晰的现,姬动对自己的祝抚力似于一直都在降低,虽炽世一,过程极为缓慢,但只要有这个,过程就足够。

    “你答应让人家跟你。我要是他,恐怕度会史快呢。他就在酒店房间里等你呢。我带你去。!

    陈思璇带着姬动来到位于姬动同一楼层新开的一个房间之中,果然,狼天意已经等在了这里。

    “少主,哦,不,姬动。我乘。狼大意看着姬动目井明男变得炽热起来。他在部队甚至没有做交接,只定请假后就以最快度跑回了家,将事情对父亲和叔叔说了。他从未看到过父亲那么惊喜的神色,那一刻,父亲甚车因为激动跳起米。口甲喊看,狼累终于要出头了。接下来狼邪极为产肃、郑重的和狼大意聊工一个瞬上所请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让他如何辅助姬动的问题更是下了死命令,不论姬动吩咐什么,都是不可辩驳的命令。得到父亲强有力的支持他自然是再没有半分顾忌,以钻石平团的权威,想在中原城找人实在祟太容易了,姬动他们一行人的目标又那么明显,因此今天他就直接找上门来。

    “家里都交代好了?”姬动微笑着问道。

    狼天意点了点又,道:“父亲说,让我一切都听从您的吩咐

    姬动微笑摇头”“我说过,今后我们只是伙伴。

    好了,你先回家吧。和家人多团潢团维,吾我在中原城的事情处理完毕后,你就要跟我离开这里了。

    “是。”狼天意兴奋的告别姬动和陈忠烈,离开了酒店。

    陈思璇看着姬动,问道:”姬动老师,你真的准备让我们的学员去面对阴阳学堂排名前三十的学员么?

    姬动点了点义,道:“我说出的话什么时候不算过?这件事还要你帮忙。你这样,按照属性,给他们母人一枚六阶晶核。明天你还复和我共同用精神力来指挥他们。,

    “好。”陈思璇眼中流露出一丝洗然之色。对姬动的做法已经明白了几分,“我现在就去。”说元,她转牙也走工。

    看着陈思璇的背影。姬动不禁一件愣,这个,女扬子太聪明了根本不需要自己过多的解释。她就能领会目匕的意芯,如果没有烈焰,或许,可惜,也没有或许。

    清晨,炽火学院的三十名学员一个个,啡赳赳气而而的站在酒店门口整装待。今天的他们。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之前那样朴素。每个)人都换上了利落的劲装,最为重要的是,他们身上都穿上了学院专门为他们配备的魔力铠甲。尽管只是轻铠,但魔力铠甲上隐隐散出来的宝异还是让过路的人为之侧目。

    哪怕是从未接触过魔师这个,行业的干民都知道魔力铠甲这种东西细,对是天价中的天价。这些轻铠每一件都利以说价值万金而毫不夸张一有了它们,攻防两端的能力至少能够提升两成到三成。

    穿上这身魔力铠甲,任何人都会知道他们是真正的魔师,就算他们年纪再轻也是如此。当然。这些魔力铠甲引不是字阮白送给他们的,祝融还没那么大方。就算是掌员肯出戗,炽火字阮邪不会卖出。任何魔力武器都是有价主,市的。祝融做法很简单,等到这批学员毕业后,愿意留在学院继续深造的,铠甲可以继续穿着,为学院服务十年,这身铠甲就可以归属于他们所有了。

    这个做法看上去好像十分苛刻,到日月字堂这些字员们却没有一个,反对的,全都与学院签订了协议。当然,这升不是完全因为魔力铠甲的缘故,还有其他很多原因。其中最重姿的一点,目然是他们的姬动老师。在他们签订了这样的协议后,祝融直接为他们免除了今后所有的学费。为了将炽火学院这个)日月掌堂打造出来,他也利以说得上芳煞费苦心了。

    此时此刻。这些学员们一个个都十分兴奋。他们每个人的左年都带着一只手套,带上手套的原因当然不是为了保护手。而是为了固赏住里面的那枚晶核,高达六阶的晶核啊!他们什么时候也没想过,自己音然能够使用六阶晶核。有了这手套的帮助,他们的左手不但能够宗成相生法阵的联系,也能够通过这晶核来恢复魔力。毕竟,攻击、防御都不是他们的弱点,他们的弱点就在于自身魔力的弱势。

    当然,并不是说有了晶核他们的魔力就强了。晶核再好,也需要时间才能补充消耗的魔力。而补充的丹多,最多也不到能过魔力拥有者本身的最高等级。否则的话,没有这些限制,在不考虑晶核价值的前提下,岂不是每个魔师只要拿上一块高等晶核就能变成高手了么?

    这些制约姬动不会不知道,但他却依旧给技个人一枚六阶晶核,他自然有他的想法。

    姬动依旧穿了陈思璇给他的那身白色华服,出现在学员们面前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今天的陈思璇没有再穿昨日长裙,而是换上了和他极为类似的那件情侣装,尽管她依然雾面,但两人站在一起,与质上却极为相配。

    感受着姬动有些质疑的眼砷,际思璇嫣然一尖。”你昨天说了一双方各派两名老师,指导本方学员。那么,今天我自然是除你意外我们学院的另一位了,和你穿的一样没什么吧?牙正不怕影子歪,难道你还怕别人误会不成?”

    她这话一说,女邑动就算走怕别人恢会也汉活双纹),皱下皱眉,沉声道:“出。”

    当他们再一次来到天十学院的时候,或秀况接近大十学院的时候,和昨天的情况完全不同,连姬动也不禁吃一惊。在天十学院门前的围墙下已是占满了人。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