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二十九集 龙王鳞片 第四百二十四章 神奇的双手

    上前一步,姬动已经来到了桌子前。这张桌子同样很大,姬动的双手在上面轻轻一按。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或者说是令房间中其他人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了,就是先前他们还在吃东西喝酒的桌-子,那张实木桌子,连同上面的所有东西,都在下一刻悄然出现了一抹黑色,-紧接着,下一刻,它们全部静静的消失了。没错。就是那么凭-空消失了,只有细微的灰烬缓缓飘落。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散出任何声音。

    房间中的众人看的都呆住了,这是什-么力量?至阴至柔,那瞬间的侵蚀竟然能达到这返璞归真的程度,更可怕的是,姬动到现在也没有释放出他的阴阳冕,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心中恐怕都会产生出恐惧。姬动那一头白在他们看上去世充满诡异的。

    “这,这是妖法?”那为的男子吃惊的瞪视着姬动。没有了桌子的阻隔,房间中的空间也就大得多了。

    剩余的护卫们没敢再冲上来,一个个充满警惕的注视着姬动,却怎么也不敢主动出手。先前出手那两名护卫的结局他们都看到了,从眼前这张桌子的结果他们就明白,那两名护卫恐怕是被姬动这至阴至柔的力量瞬间击溃了内脏。表面看上去身体没有任何损伤,可实际上,体内的内脏却都已经化为了青烟。那可是两名六冠魔师啊!在眼前这名白青年面前,竟然像是纸糊的一般,举手投足之间,就将其击杀。他能够示两人,自然也能杀其他人,没有人是不怕死的,这些护卫自然不会例外。令他们有些庆幸的是,姬动在毁了桌子之后并没有再继续动攻击,而是停下了脚步。

    姬-动看着对方那名为的男子,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面“跪下,向我道歉,就放过你。”为自己倒酒的女孩子被叫了三次,伤的是姬动的脸面,他要的也同样是对方的脸面,所以,他才没有大开杀戒,只是露了一手,震慑对方。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么?”或许是因为姬动带来的压力太大,男子有些歇斯底里了。”我是西-金帝国二-皇子,就算你杀了我,我也绝不会屈服。我的干爹乃是傻有钱弄会议事团议长,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我们西金帝国重臣,就算你实力再强,也只有一个人,今天你也别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西金帝国皇帝年事已高,这位二皇子乃是皇位有力的争夺者之一,今天正是请身边这几位支持他的大臣到傻有钱-酒店商量对策的,见到飘飘的清纯一时有些心猿意马,可他-怎会-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贪色而带来了这样致命的大问题。

    听了他的话,姬动确实有些意外,他虽然由刚才这些人的交谈中猜到7眼前这个男子皇亲国戚的身份,但也没想到这个人的身份居然如此之高。不但关系到西金帝国皇室,同时也关系到傻有钱商会。可是,这些对于姬动来说又有什么呢?

    “不论你是谁。我说出的话从来没有收回过。你刚才说,就算死也不会屈服是吧。好。你很有骨气。希望你能一直这么有骨气。”一边说着,姬动已经迈开步伐,向他走了过去。

    轰的一声,浓烈的金黑双色火焰几乎是-同时从姬动背后升起,在这虽然宽阔但却密闭的房间中,温度急遽上升,几乎只是转瞬之间,就已经变得如同一个巨大熔炉一般。那些护卫魔-师——们同时脸色大变,一个个向后不住跌退,属性压制伴随-着姬动的灵魂压制,以最强硬的态势冲击着他们的身体,压迫的这些护卫连呼吸都十分困难,他们的实力本就不能与姬动抗衡,在这样的强烈压制-下,他们眼中的骇然再也无法掩饰,一个个惊慌失措的不断后退。那二皇子和支持他的大臣徂也是纷纷后退,转瞬就已经贴到了房间中的墙壁上。

    姬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上的双色火焰突然转化为了纯粹的黑色,突然间,他的左手朝着上名护卫的方向一招,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并没有任何魔力光芒闪耀。那名护卫只觉得一股不可逆转的庞大吸力骤然出现,吸扯着他的身体瞬间就来到了姬动面前。惊慌之中,他只能拼劲全力双拳朝着姬动胸前轰去。

    姬动根本连躲都不躲。在对方双拳,轰-向自-己胸口的同时,他左手也已经抓了上去,直奔对方的咽喉位置而去,正是明阳猎,只不过他使用的不是丙午元阳圣火。而是丁冥阴灵火而以。两大君王的技能本就是互通的,以姬动的控制力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眼看姬动并不闪躲。那护卫不禁大喜,更是将自己的魔力全面输出,惶急之中虽然来不及使什么魔技,但作为一名六冠魔师,魔力的权力输出也是相当恐怖的。

    但是,就在他双拳轰上姬动胸口时的刹那,他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像死灰一般难看。因为他突然现,姬动的胸口仿佛变得极其柔软似的,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轻微的振颤了一下,他轰出的魔力竟然就已经被化解了五成,更加可怕的是,他魔力中的属性在那一瞬间就被姬动的极致双火抵消。而另一半的魔力却-仿佛冲入了一个奇异的漩涡,能够吸收天地一般的漩涡。闷响卓:中,姬动的身-体-甚至连动都没有动过,而这名魔师的身体却已经虚悬于半空之中。被姬动左手捏着脖子举在那里。

    更加诡异而震撼的一幕出现了,黑焰升腾,没有轰鸣,但下一庄。1,呈现在二皇子等人面前的,却是一颗骷髅头。那名被姬动捏住脖子的护卫,从脖子以上。整个头部已经完全-变成了骷髅头,没有了头、血肉,但骨头却是分毫不损。下半身-也依旧是-原样,甚至还在挣扎着。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姬动从始终,嗥用的就只有他的双手

    也正是这双神奇的手,却制造出了这样等恐-怖景象,又怎能不令人震惊呢?最初出手的时候,姬动用出的正是灭神击,瞬间破掉那两名护卫「的攻击,直接以极致阴火摧毁了他们的内脏。而此时他则是直接使用了自己的极致阴火。抓住对手脖子后,杀人不难。难得是他在-击杀这名-护卫之后,只是焚烧了他的头部,并且没有牵涉到骨格,这份对-魔力的控制力绝对是骇人听闻的。眼前这些二皇子的人也是见多识广,可也从未见到过这种层次的控制力啊!

    姬动随手一甩,丢掉了手中的尸体。他选择杀人也是有目的性的,他的六感本就远常人,尤其是灵魂之力修为到一定程度后,六感也变得更加敏感了。他所杀的三名护卫,乃是这些护卫中身上血腥味儿最浓的。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些人作为二皇子的护卫,以这二皇子的嚣张行为,这些护卫必定就是帮凶,死有余辜。

    姬动的右手接替左手抬起,这一次,他的手掌直指二皇子方向,虽然没有任何的魔力波动放出,但先前他击杀那护卫时乎-上散出o!:恐怖吸扯力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被他的右手遥遥草住,巨大的压力令二皇子的脸色变得惨白,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断顺着-鬓-诸滑-落-o尽管他身边还有不少名护卫,可他却根本无法产生半分安全-感。他只觉得死亡气息前所未有的接近,他绝不想成为下一个头变成骷髅的人。

    姬动依旧是面无表情,可此时的他,带给眼前这些人的压力可想而知,他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个个噤若寒蝉,无不是汗湿重襟,他们不敢想象,如果姬动的目标是自己会怎么样。姬动再次指指面前的地面“跪下道歉,我不会说第三遍。”“我……”二皇子自内心的想要拒绝,但是,当他张开唢后,他却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说出那拒绝的话。

    “殿下,大丈夫能屈能伸。先度过这一劫-!\}说吧。”站在二皇子身边的一名老臣急切的说道。他们和这位二皇子都是挂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旦二皇子出事,就算姬动不杀他们,他们以后的日子也绝不会好过。此时眼看二皇子还有抗争下去的意-思,又怎-能-不心中大急呢,赶忙提醒他。

    二皇子脸上血色尽退,再也没有先前狂傲嚣张的样子,身为皇子,他又怎会甘心就此而死呢?可是,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要是就这么屈服了,那他以后还怎么枯得起头来。

    姬动的耐心从来都不是那么好e!i,眼看二皇子还表犹豫,巨大的吸力,再次从他手上出现了。当这股吸力毫不客气的牵引上二皇子的身体时,他几乎是尖叫着呐喊出声“我跪,我跪……”

    吸力感染而至,就是这么短暂的一瞬局,二皇子身上的衣服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姬动面前,o牙关紧咬,这次,他没敢再犹豫“我错了。”姬动淡淡的冷哼一声“在我面前,你算什么东西。”说完这句话,他傲然转身而去。留下了一屋的静媸、o

    二皇子猛的从地上跳起来。正当他要下达追杀姬动的命令时,距离他最近的两名老臣猛然扑了上来,分别抓住了他一条手臂“殿下,冷静,一定要冷静。”“你们放开我,你们让我怎么冷静?”二皇子双眼通红的怒吼着。”殿下,这个人既然在明知道您的身份的情况下竟然还敢这么做,必定是有所依凭的,先弄清-楚再说吧。”

    二皇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恐惧,强烈的恐惧不断侵袭着他的心,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歇斯底里的原因,平日里的他,还是十分冷静的。此时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出了剧烈的耻辱-之外,还有着强烈的后怕。他可以肯定,如果先前那一刻他不屈服的话,那么,那个白青年真的会杀了他。

    是啊!他究竟是什么人?先不说他的来历,如果他的实际年龄和外表看上去是一致的,那就太可怕了。这样年轻的一名强者,在大陆上一定极有名气,这些臣子们说的对。现在-不是动怒的时候,动怒也是于事无补。

    姬动走出房间,正好看到站在门前的飘飘和急匆匆走过来的傻有钱酒店工作人员。

    看到姬动从里面平安无事的走出来,飘飘也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流露出一丝释然之色,急切的低声道:“先生,您赶快走吧。里面那个人是皇子,我虽然不知道您是如何处理的,恐怕也会有廉。蛭啊!”

    姬动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个清纯的女孩子,这一句提醒也是告诉了姬动,这个女孩子的心和她的外表一样清纯。平静的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丝微芙,向飘飘点了点头。道:“谢谢你-o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两人说话的工夫,傻有钱酒店的管理人员们已经来到-了近前,一共十余人,为一人很明显就是这间酒店的-老大了,上身华服,和当初那曾经“提醒”姬动的酒店经理一模一样。他原本是一脸难堪的神色,可是,当他一眼看到姬动的时候,脸上神色却变得精彩万分。急匆匆前行的步伐嘎然而止。相貌平凡的他,脸上充满了吃惊、震骇和不可思议。千算万算。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个人u

    这位经理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赶来,就是-因为他刚从大校场那边回来啊!他也是傻有钱商会议事团成员之一,就在不久之前”刚刚见证了姬动以一人之力击溃千余名金煞军团精锐的壮举。在这里-看到姬动,他又怎能不吃惊呢?在他看来,这个青-年很可-能真的会,成为下任会长。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