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酒神(阴阳冕)》->正文

第三十四集 专属光华 第五百零六章 胜光冕下的支持

    阴朝阳眉头微挑,道:听说,你去了一趟东木帝国?还将东木帝国皇宫搅得天翻地覆,有没有这件事?”

    姬动脸一红,道,“弟子是去了一趟东木帝国皇宫。我们天干圣徒中的天干乙木圣徒陈思璇乃是东木帝国公主,她有婚约在身,为了能够与我们一直在一起修炼抗敌,所以,弟子陪她回去退婚了。”

    阴朝阳哼了一声,空气中的温度仿佛瞬间就下降了似的,无形的压力直接笼罩上了姬动的身体,面对师祖,姬动自然是不敢反抗的,也只能任由师祖释放的压力压迫着自己。

    “是人家自愿的,还是你这圣王逼运人家的?”阴朝阳的声音明显沉了下来。阴朝阳这一话,其他人谁也不敢吭声。

    姬动赶忙道:“是思璇自愿的。”

    一旁的弗瑞听阴朝阳这么一问,不禁嘿嘿笑了起来。

    阴朝阳目光转向弗瑞“你笑什么?”

    弗瑞道,“啤相,你不知道,思璇对姬动那是一见钟情,爱他爱得不得了,怎么肯嫁给别人呢?这次姬动陪她回去退婚,也是她主动要求的。

    “哦?”听了弗瑞这句话,阴朝阳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这么说,我听到的消息是真的了。姬动为了夺人所爱,大闹东木帝国皇宫,重创功曹冕下林一磊,吓跑太冲冕下林清,你真是好本事啊!”姬动低着头,没有为自己辩解。

    阴朝阳怒道,“你知不知道,大敌当前,我们光明五行大陆的整体实力本就不如黑暗五行大陆。你竟然为了争风吃醋险些杀死了功曹冕下林一磊,更树此大敌,未来我们如何共抗外敌?大陆上至尊强者就只有十人,却少了木系的两位至尊冕下,我方本就不足的实力更会下降。而且林清和林一磊夫妻,本就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仅凭你们天干圣徒就能守住大陆?”

    “是,弟子错了。”面对阴朝阳的斥责,姬动一句都没有解释。旁边的弗瑞也是听的目瞪口呆。他们只是知道姬动和陈思璇回去退婚成功,却并不知道整个过程,此时听阴朝阳这么一说,才明白,原来那一趟退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胜光冕下,可否听我一言。”此时,一众天干圣徒们都已经来到了高台之上,陈思璇来到姬动身边,躬身向阴朝阳行礼。

    阴朝阳的目光落在带着面纱的陈思璇面庞上,也不禁心头微震,虽然陈思璇遮挡着面容,但那完美的气质和身材,令他不禁立刻联想到了烈焰女皇。“你说吧。”阴昭融枪在阴朝阳前面说到。她很清楚姬动的性格,面对师祖的斥责,他根本不会替自己解释。

    陈思璇道:“胜光冕下、太乙冕下,我就是陈思璇。姬动和我回去退婚,是在我的哀求下才勉强答应的。没错,我很爱他,此生非他不嫁。但是,姬动却并不爱我,只当我是朋友而已。他爱的是烈焰女皇。这次我们回去,和林清、林一磊夫妻动手,也绝非我们所愿,实在是他们欺人太甚,如果不是姬动实力足够强大的话,那么,两位冕下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下,陈思绠将两人回到东木帝国后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没有半分夸大,也没有丝毫减少。把林家如何用车轮战这种卑劣的手段攻击姬动的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陈恿璇的话,一众天干圣徒们早已是气愤填膺,祝融、祝焱两兄弟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要不是因为有师傅在这里,口很难搞怕早就已经作了。

    阴昭融面陈似水,眼中不断有寒光闪过,唯有阴朝阳神色不变,但先前的怒火也已经荡然无存。

    弗瑞用肩膀轻轻的撞了姬动一下,低声道,“性啊,你小子,已经能干过至尊强者了,而且一下就干掉了两个。”

    姬动苦笑道,“有很大运气成分在的。比拼实力,只是一个太冲冕下林清,我就很难战胜了。”

    陈思璇讲完了整个过程后,没有再多说一句,甚至没有加上自己的评论,而是默默的退到姬动身后。“过程是这样的么?姬动。”阴朝阳再次将目光投在姬动身上。姬动点了点头“是。”阴朝阳沉声道:“那事情生后,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来找我-和你师母?”姬动道,“弟子觉得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就不想麻烦您和师母了。阴朝阳淡淡的道:“既然铝不在你,这件事就算了。”“算了?怎么能算了?林清他们夫妻俩欺人太甚。明天我就去找他们算账。”阴昭融此时已是暴怒。

    阴朝阳皱眉扫了她一眼,道:“你跟我静修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冲动。这次的事错在林家看,林清夫妻更是不顾身份对姬动这个晚辈用出了车轮战。不过,吃亏的毕竟是他们,距离圣丄战已经越来越近了。你要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这件事我们记住就是。一切都等圣丄战结束后再说。姬动你这次来既然不是因为这件事,那是为了什么?”

    姬动眼看师祖不再怪自己,也就抬贞左来,将此行的目的简单的说了一遍。

    “什么?你们要去地心世界?”阴昭融也顾不得生气了,吃惊的向姬动问道。

    姬动点了点头,道,“师母,我认为,那里是最适合我们历练的地方。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阴朝阳道;“你们天干圣徒的整体实力如何?你知不知道,地心世界的危险不只是有强大的地心生物,环境将是你们最大的敌人。”

    姬动点了点头,道,“这些问题我都考虑到了,这次想请师叔为我们制作迷乱魔烟豚内甲,也正是为了抵抗环境。”他又把自己打算利用五行相生循环阵法来进行补给的事详细述说了一遍。同时也介绍了一下天干圣徒们现在的实力。

    听完姬动的话,阴朝阳和阴昭融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哪怕是阴朝阳,此时也难掩内心的震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几年时间,这些年轻人竟然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这简直是难以想象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有二十多岁,可也是他们中的大多敌人,修为竟然都突破到了八冠境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魔域。而且,这些年轻人还都是极致魔力的拥有着,更拥有着起码九阶修为的魔兽。这是一支何等恐怖的实力啊!

    在得知林清和林一磊夫妻被姬动击溃的时候,阴朝阳兄妹最大的就是震惊,他们甚至不相信这时姬动一个人做的。在他们看来,或许是姬动带领着所有天干圣徒,才有可能完成这样的壮举。但是,刚刚听陈思璇叙述了一遍当时的经过,很明显,击溃那两位至尊强者,就是姬动和陈思璇两人完成而以。这些年轻人真的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了么?再加上姬动所创造的五行相生循环阵法,难怪姬动说惟有地心世界适合做他们的试炼之所。

    阴朝阳深吸口气,平复着冉-己心中的震惊。心中暗想,以后这个世界真的是这些年轻人的了。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祝焱,你就为他们制造内甲吧。”

    “是,老师。”祝焱答应一声,他早就在一旁摩拳擦掌了,对于他这一生都致力于锻造魔力武器的顶级魔力武器铸造师来说,还有什么比得到最好的材料更加兴奋的事呢?姬动道:“师祖,弟子还有一件事情要和您商量。”“嗯?你说。”阴朝阳看着姬动的日光已经重新恢复了温和。

    姬动道:“我们前往地-,c世界后,如果一切顺利,弟子还有一个计划要去完成。恐怕不能参加魔师联合长老会对于圣丄战的准备了。所有一切,还请师祖和各位至尊强者以及魔师公会做好准备。带领我们的魔师列阵于圣邪岛之上。”“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阴朝阳问道。姬动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阴朝阳眉头微皱,对于姬动这个回答他很不满意。这明显是不负责任的回答,但是,下一刻他皱起的眉头就变成了惊愕。这是他起码二十年没有出现过的最大的情绪变化。

    在阴朝阳、阴昭融、祝融、祝焱的脑海中都响起了姬动的声音,姬动将自己的计划简单的说了几句,他们看着姬动的眼神就已经变成了一片骇然。“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阴昭融脱口而出说道。

    姬动道:“师母,弟子知道您担心我们的安危。但这是最好的选择。唯有这样,才能尽可能的扭转我们双方的实力差距。等到圣丄战真的开始时,我们光明五行大陆所承受的压力才会大幅度降低,才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去。我们也完全有自保的能力。”

    祝驭有些苦笑道:“姬动,你这个计划可谓是胆大包天了。”

    姬动道:“老师,我们也是不得以而为之,这也是我们目前为止唯一能够具有的优势了。如果不善加利用的话,恐怕这场圣丄战我们真的是机会不大,我们虽有五行相生循环阵法,但黑暗五行大陆对于五行十系融合也同样有着一定的研究,唯有出奇制胜,才能扭转彼此优劣。阴朝阳闭上双眼,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在思考时习惯的样子

    姬动注视着自己的师祖,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应,其他人也都看着这边,对于姬动刚才说的这些,天干圣徒们大都有些茫然,哪怕是弗瑞也不知道他说的计划是什么。

    足足半柱香的时间,阴朝阳才重新睁开双眼,姬动因为一直看着他,所以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眼神之间的变化。

    此时,阴朝阳眼中闪烁着毅然-决然之色,显然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姬动,你认为,你们能做到怎样程度?”姬动沉声道:“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做到扭转战昼的程度。”

    阴朝阳缓缓点了点头“那好。师祖无条件支持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受到大陆上的任何事情影响。关于如何统兵,如何调派各国军队,统一调度应对圣丄战的事,你都不需要再参与。你就带着你的伙伴们,全心全意的去完成你的计划。其他的一切,我会和魔师联合长老会的众位长老一起去做。但你要牢记一点,安全第一,不论是你还是弗瑞,你们的生命对于我们来说,比圣丄战的胜利更加重要。你明白么?”

    阴朝阳一直以来淡漠的目光此时却是充满感情色彩,从他的眼神中,姬动分明能够看到纠结的情绪。他下定决心让姬动放手去做,内心之中显然也是极为挣扎的。“大哥。”阴昭融忍不住叫了一声。

    阴朝阳看了妹妹一眼,轻叹道:“除了这样,你还能想得出更好的办法么?姬动说的对,进可攻-\退可守,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优势了。而这个优势就是姬动制造出来的。我相信他一定能做得到。”

    说到这里,阴朝阳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扭头看向祝炎“祝炎,你立刻带姬动他们前去炼制内甲勺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需要什么辅助,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你尽管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全部以你为主,炼制内甲,越快越好。早一天完成,姬动他们的准备时间也就能多一天。”

    “是。”祝炎答应一声,他眼中早已充满了狂热之色。祝融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却走到姬动身边,用力的拍了拘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神也变得极为热切。似乎在说,不愧是我祝融的弟子。阴朝阳的目光转向操场上“你们看什么,继续练习。”天干圣徒们的出现,吸引了场中魔师们的关注,都下意识的停止了修炼。

上一页 《酒神(阴阳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