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一章 梦幻城中的艳遇

    天痕孤寂的走在路上,他那张颇为英俊的面庞上此时已经无法流露出任何表情,黑发有些杂乱,脸上还带了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蹭上的灰尘,看上去有些滑稽,到是身上的制服还算笔挺,否则他自己看到现在的形象一定会感觉回了贫民窟。

    他的心是冷的,每当回想起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就忍不住感叹,“我好可怜,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落在我身上,我,我的处女恋情就这么终结了。”他真的好象大声呐喊,我——好——可——怜——啊——

    在这五光十色的大道上,一步步走向前方,身体已经木然,他甚至已经失去了各种感觉,浑然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或者,应该去哪里。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个踉跄,顿时扑到在地,身上的制服顿时沾染了几许灰尘,天痕忍不住怒骂出声,“我靠,倒霉起来真是连他妈的凉水都塞牙。今天一定是我的倒霉日。”脑子像缺跟弦似的盘算着今天是星期几,暗暗决定,以后这一天绝不轻易出门。

    爬起身,刚想返回学院,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目眩神迷的光芒,一个身影挡在了天痕面前,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面前的,是一个脸上堆满脂粉的女人,那浓重脂粉香气刺激着天痕的嗅觉,心中升起一丝异样,难道这就是那些富家子弟们所说的站街女郎么?可是自己的兜比脸还要干净许多,还是不要有想法的好,更何况,面前这看似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在脂粉后面只不定有多大岁数了。摆出一副横眉冷目的样子,冷声道:“干什么?躲开。”

    那女人明显吓了一跳,那冰冷的声音令她的心有些颤栗,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声音会从一个青年口中发出,尤其是他那似乎有些羞愤的眼神,仿佛看透世间一切似的。有些怪异的看了看天痕,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随着不自然的笑容,脸上那完全掩盖了年纪的厚厚脂粉微微滑落,摆出一个性感的姿势,用自以为撩人的声音道:“先生,您不到我们夜总会里坐坐么?在我们这里,你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哦。”

    充满挑逗的噪音听在天痕耳中说不出的厌烦,没钱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啊!他突然发现,那女人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的左胸。他当然知道那里有什么,那里,有着中霆综合学院的徽章。

    早在几百年前,人类就已经从地球走了出来,凭借着各种科技,占据了一些人类可以生存的星球,这些星球被称为行政星,当然,地球依旧是人类的总部,也是原本各个国家组成的银河联盟议会所在的地方。天痕所在的星球名为中霆星,是众多行政星中的一颗,也是银河联盟中比较重要的一颗中转星球,比起普通的行政星,这里自然要繁华的多。

    天痕原本在中霆星的宁定城,五年前,被他现在最尊敬的老师从那里带到了中霆城中,加入了中霆综合学院,现在的他,马上即将毕业了,可今天却陷入了失恋的痛苦。

    作为中霆星最大的综合学院,中霆综合学院一般只有富豪的子女才可以进入,坐落于中霆星首都中霆城内。天痕心想,面前这个女人明显已经将自己当成了镶嵌着上等人徽章的客人来看待。可惜的是,自己并不是她想象中那种有钱人,如果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从贫民窟走出来,只是因为飞行术成绩优秀而被特招进中霆综合学院的人,恐怕完全会换上令一种态度吧。在这一刻,天痕心中突然充满了憎恨,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是他憎恨的对象。心中暗骂,钱,真他妈的不是好东西,可是没有钱,却是万万的不能啊!

    用力抬起头,掠过那女子的身体仰望天空,一道道流光不断从空中闪过,那是翔车,银河联盟除了各种用来星球之间来往的航空舰和军舰以外,最为普通的飞行交通工具。不光在这颗中霆星,几乎整个银河联盟都采用了翔车做为代步工具,翔车的种类有很多,但却并不是天痕这个从贫民窟走出来的少年所能了解的,因为,那都是富人们的玩物。他只是知道,在中霆综合学院的停车场中,各种昂贵的翔车是那些富豪公子们争相炫耀的工具。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飞行术已经可以达到最普通翔车所能达到的速度,那也是他唯一可以值得自豪的。他经常会对自己说,身体才是最好的翔车,当然,这也是他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想法了。真正高级的翔车,速度几乎可以达到每秒上千米,那已经是三、四倍以上的音速了。而且,坐在翔车中是享受,而凭借着宇宙气飞行却是一件辛苦的事。至少,人家翔车的安全性要比肉体飞行强的多了。

    目光缓缓下落,看着那先前令自己目眩神迷的光芒,那是一片占据着近百平米的巨大霓虹灯,在众多光芒的包裹下,最突出的显然是中央的三个金色大字——梦幻城。

    “先生,怎么样?进来玩玩吧。看您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在我们这里,您可以发泄一切,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女子隐晦的暗示着,目光中的暧昧多了几分。

    天痕低下头,看着身上银色的制服,要说他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没有接触过太多外面社会的他,在面对诱惑时已经不禁有些口干舌燥,失恋的痛苦也减轻了一些。苦笑道:“发泄一切?不,我不需要发泄,我需要的是麻醉。我听说,有一种东西叫酒,它就可以令人的神经彻底麻醉。你们这里有没有?”

    令人心升摇曳的笑声响起,“当然,如您所愿,在我们这里有各色各样的美酒。有很多像您一样的年轻人来我们这里买醉,不论喝什么,我们这里都可以满足您,在这里,您就是我们的上帝,是我们的主宰。每一位客人,我们都会像对待神一样对待。”

    挥了挥手,阻止了女子的言语,天痕暗下狠心,没钱就没钱,先进去弄点那个叫酒的东西喝点再说,大不了被揍一顿。平日的他是有些怯懦的,可今天在失恋的刺激下,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一股豪气,把心一横,昂首道:“不用说了,带我进去,我要能以最快速度令我麻醉的酒,当然,也是最好的酒。”

    此时,天痕已经不去想后果了,他的心还是痛苦的,四年的恋情,实在不那么容易放下。如果他知道,曾经有人因为在梦幻城吃白食而被打成残废,不知道勇气还会不会有这么足。

    女子心中暗喜,闪到一旁,那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吐露着肉欲的光芒,天痕的目光中闪烁过一丝贪婪,大着胆子在那女子腿上抓了一把,女子咯咯一笑,不但没有反抗,反而贴上了他的身体,天痕大感受用,心跳加快,难道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里终结?希望在搞那件事的时候不要先要钱才好。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女子活色生香的引导下进入了这座梦幻之城。

    所有的喧嚣、华丽,天痕都没有留下任何印记,他只知道,那非常丰满的女子将他带到一个两人桌处就离开了。心中虽然留恋着刚才那种陶醉的感觉,但他的目光很快就被周围众多穿着“单薄”的美女吸引了,美女的数量是那么多,几乎每一个都能令他心生摇曳,只是扫视一圈,他就已经有些目眩神迷了。

    没用他再开口,面前金属质感极强的桌子上已经多了一个水晶杯。周围的气氛很热烈,仿佛能融化一切,但天痕的内心深处却偏偏如那个水晶杯似的只有冰冷一种温度。周围的一切只能麻痹他的感官,但心中的刺痛却依旧存在着。

    水晶杯中绿色的液体泛起一个个小气泡,浓郁的香气不断扑鼻而来,握住杯子,缓缓移动到自己身前,天痕呆呆的看着那香气扑鼻的绿色液体,心中暗想,这东西吻起来不错,不知道该怎么喝,反正自己也渴了,就来个痛快吧。不再犹豫,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大杯碧绿的酒液就那么灌了下去。

    酒液入喉,除了香醇之外,带来是如同烈火焚烧的感觉,那灼热令天痕的脸迅速红了起来,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酒,当酒液顺喉下滑之时,眼角处同时滑落了两滴晶莹的泪珠。那可不是痛苦的泪水,而是被那股辛辣和灼热刺激的。脑海中一阵晕眩,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了,心中的刺痛仿佛感觉不是那么明显,“怪不得他们都说酒是好东西,竟然这么爽,虽然有点爽大发了。今天好不容易潇洒一回,就潇洒个够吧。”

    握住酒杯的手青筋奋起,手因用力过度呈现出青白之色,火热的液体并没有令他心中的冰山有丝毫融化的迹象。但眼前的景物却更加朦胧了,阵阵晕眩由弱到强,不断侵袭着他的脑海深处。

    水晶杯的杯壁很薄,终于禁受不住天痕的握力而发出清脆的声音。水晶碎片伴随着鲜红的血液滑落,掉在地上发出叮叮声。“靠,真是倒霉日,这杯子是什么东西做的,一定是假冒伪劣产品。”天痕不满的怒道,其实,那些有钱人喝酒,又有几个会像他这样的呢?

    “先生,您没事吧?”先前送酒的服务生恭敬的问道。他并没有因为天痕的样子而惊异,比这更疯狂的举动他见的太多了。

    天痕抬起头,朦胧的目光中因心中的郁闷而射出丝丝寒意,“没事才怪,不用管我了,酒,给我拿酒过来。还要刚才这种,在我没有说停之前,不断的送。”

    服务生眉头微皱,道:“先生,可是那样您会醉的,梦幻碧绿的后劲很大。”

    “砰——”天痕的手重重的拍在自己面前的金属桌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不是说到这里就是神么?难道连神的吩咐你也不听?”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也夹杂着一丝凄苦。一向被人看不起惯了,既然已经决定发泄,那自然要发泄个够本。

    “是,先生,如您所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几次呼吸的工夫,两杯同样碧绿的液体已经送到了天痕面前。

    依旧是没有犹豫的一饮而尽,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还是这叫梦幻碧绿的酒,天痕的意识更加朦胧了。

    “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我陪你喝好不好。”一只冰凉而柔软的小手抓住了天痕依旧在滴血的右手,冰凉覆盖了刺痛,已经神志朦胧的天痕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没有在流血了。甚至连伤口都已经愈合了几分。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出现在他面前,“我陪你喝酒,好么?”

    “陪,陪我?”天痕的迷蒙的看着面前这双明亮的眼睛,这已经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分辨出来的。“好,要喝你就喝吧。不过,我没钱帮你付帐,如果你不怕被扫地出门。”这是他今天最后一句还能保持着清醒的话,因为下一刻,后两杯梦幻碧绿的灼热已经吞噬了他大部分意识。

    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没钱?有意思。没钱还敢喝最昂贵的梦幻碧绿,看来,他真的有些特殊。既然你已经如此颓废,也不怕再背上些其他的什么。不要怪我。”

    服务生很尽职,在收回空杯的同时,又上了两杯梦幻碧绿。天痕灌下一杯,另一杯却在眼前消失了。

    明亮大眼睛的主人吐了吐舌头,将喝空酒杯放在一旁,她的动作可要比天痕优雅的多了,“好强的酒劲,他竟然喝了四杯。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名字,我,我不告诉你。或者,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说。”僵硬的舌头令天痕的声音已经有些朦胧了,但明亮的大眼睛还是辨别了出来。她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问题?”

    天痕猛的抓住了她那双冰凉的小手,目光有些痴呆,“你告诉我,我是不是阳痿?”

    “阳,阳痿?”明亮大眼睛的声音猛然高了八度,面前这还算英俊的青年竟然问出了这样的话,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天痕自嘲的笑笑,“是啊!阳痿,你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对不对。可是,我不是阳痿,我——不——是——阳——痿——”他用自己最大的声音怒吼着,声浪几乎传遍了他所在的大厅,各种鄙夷和好奇的目光集中过来,嘈杂的声音更加繁杂了。

    吼出自己心中最想说的话,梦幻碧绿的威力完全爆发,天痕缓缓软倒在那张柔软的沙发上。明亮的大眼睛仿佛并没有感受到周围的异样目光,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是不是阳痿,或许很快我就会知道了。服务生,结帐。”

    “是,尊贵的小姐。”服务生显然经过特殊的训练,目光中并没有表露出一丝情绪。接过少女手中的金卡,先鞠了一躬后,道:“一共是五杯梦幻碧绿,共三千银河币。”

    如果天痕此时还清醒着,必然会惊讶的合不拢嘴。三千银河币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一名中霆综合学院学员五年的学费,这样的费用,即使在繁华的中霆星也没有多少人能支付的起,毕竟,一百银河币已经可以令一个普通家庭宽裕的过上一个月。

    一会儿的工夫,金卡重新回到了明亮大眼睛的手上,她站起身,走到天痕面前,拉起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天痕整个人都吊在她身上,她却似乎并没有任何负担似的。径直向梦幻城后面走去。

    ……

    在呻吟声中,天痕缓缓清醒了过来,剧烈的头痛令他的神志依旧有些模糊。身体周围被淡淡的香气所包围,周围是一片柔软,全身暖融融的,似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

    中霆综合学院经历的磨练令天痕很快清醒过来,当他看到周围的一切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从身处的柔软大床上跳了起来。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除了下体有些异样外,并没有被揍的痕迹。心中一热,难道昨天晚上梦幻城的人不但没有追债,反而给自己弄了个美女享受么?惋惜的感觉不断在心中上升着,第一次竟然就这么没了,他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也应该让我感觉一把啊!走那么急干什么。”

    天痕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奢华的房间,那张巨大而柔软的圆床上,一切都是由粉色所构成的,粉色的枕,粉色的被,这个房间足有上百平米大小,所有他见过的、没见过的设施一应俱全,他身上寸褛不挂,中霆综合学院的制服整齐的叠放在一旁。

    粉色被子边露出的一抹鲜红吸引了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将被子掀起,他楞了,因为,他看到的,是一滩血迹,血迹并不很多,但却似乎在证明着什么,血迹的中央有一颗银色、金属质感的珠子。

    昨天的悲伤此时已经不足以限制天痕心中的惊讶,他一把抓起那还有些温热的珠子,看着鲜红的血迹,苦笑的问自己,“天啊!我究竟做了什么?”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在记忆深处最后留下的,是那双神秘而明亮的大眼睛。

    将那颗温热的金属珠子托到自己面前,他当然知道这个是什么,学院里有钱的人都玩儿这个,虽然并不是什么先进的东西,但却可以留下人的声音和影象。天痕的心跳动的越来越快,这个将第一次给了自己也得到了自己第一次的女孩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看来自己不算亏啊!最起码这个女孩儿也是第一次,心中的懊悔更深了,不断在想,要是能体验一下那种销魂的感觉该有多好,那个女孩子有着双明亮的大眼睛,相貌也一定不会太差。可现在说什么却都已经晚了,人家已经走了。天痕又看了看四周,脑子变得灵活起来,暗道,这里一定也是梦幻城内或者附近的地方,看来自己还要偷溜出去才好,否则,被抓到可就不妙了。算了,先看看那颗珠子中说什么吧。

    在紧张带着点兴奋的状态下,他终于按捺不住,按上了金属珠子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突起。掌心摊开,那金属珠子散发出淡淡的热能,从他掌心处轻飘飘的浮起,一片光影出现在他面前,天痕紧张的注视着,但是,他失望了,因为光影是模糊的,除了能隐约看到一个曼妙的娇躯和那对似曾相识的明亮美眸之外,再也分辨不出其他什么,显然这女子有意不让他看到自己的容貌。

    “你醒了。”清脆动人的声音传出,听到这个声音天痕不禁咽了口吐沫,“你醒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放心吧,我知道你没钱,这里的一切开销我都已经支付过了。你想走的话随时可以走。有件事我要对你说清楚,我选择了你,并不是因为我看上了你,至于原因,想必你不久后就会知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今后你不要寻找我,我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里,天痕不禁一楞,搞什么?一夜情么?还有女孩子肯把自己的第一次在这种情况奉献么?被设计的感觉顿时在心中涌起,正如少女留言所说,这其中必然有着一定的原因。不过他也松了口气,毕竟,人家已经将一切消费的钱都支付了。虽然他脑海中各种念头不断升起,但那金属珠子中的声音并没有停止。

    “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昨天晚上,你居然喊了一百六十七次我不是阳痿,确实,事实证明,你并不是阳痿,而且,在那方面,你很勇猛,虽然我没见过别人的,但我可以肯定,你不是阳痿。好拉,我要走了,如果因为昨天晚上的事给你带来了什么麻烦,先说声对不起,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失恋了,而且还被羞辱过,管别人说什么呢?想活的快乐,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没有任何好事会无缘无故的落在你身上,想得到什么,就必须要自己努力,这句话是妈妈对我说的,就转赠给你,也算是我对你的赔礼吧。”

    光芒一闪,金属珠子又恢复了正常,那模糊的景象不见了,天痕全身陷入僵直,不光是他的脸,就连身上的皮肤都已经变成了酱紫色,他在学院时一向是循规蹈矩的人,毕竟没有钱什么都不能做,除了学习学院中的知识和陪女朋友外,他几乎没有什么娱乐。实在不相信自己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这都是什么?我竟然当着一个女孩子的面说了那么多次自己不是阳痿。现在的天痕,最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永远也不再出来。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件事,一件,是他心中那无助的悲伤不知不觉间已经消失了。

    良久,天痕才从心中的复杂情感中清醒过来,他飞快的穿上自己的制服,当那柔软而坚韧的面料重新覆盖了他的身体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心平静了一些。无意中,目光落在了胸口处那中霆综合学院的徽章上,脑海中一热,突然记起,今天是自己的毕业典礼啊!经过了五年的学习,今天正是自己结业的时刻,可是,现在明显时间已经不早了。

    一直以来,在天痕心中最重要的除了父母和带他离开贫民窟的老师之外就只有昨天离开了他的那个人,再就是中霆综合学院中的学习,他很清楚,自己得到这个机会不容易,为了今后能让父母过的好一些,从那个贫民窟中真正的走出来,他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学习,当别的学员游荡于中霆城的各种娱乐,身陷于风华雪月中时,他却在努力的学习和实践,而今日这个毕业典礼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重要,五年的努力就看今日,只要能拿到中霆综合学院的毕业资格,至少今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父母也用不着在贫民窟中忍饥挨饿了,而自己也可以赚些钱。

    没有任何犹豫的,天痕在想到毕业典礼的那一刻,已经冲了出去,房间的大门在他冲到跟前时自动向两旁打开,他看到的,是面前如同迷宫一般的复杂道路,当然,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什么,凭借敏锐的感觉和对银河联盟各种建筑的了解,他很快就找到了正确的路径。三分钟后,他已经冲出了梦幻城的大门,那拥有着明亮大眼睛的女子已经将一切开销都支付了,自然不会有人拦着他,出门的瞬间,天痕不顾周围惊讶的目光,体内宇宙气调理到最佳状态,气流从脚下发出,身体如同雷射炮的光弹一般冲天而起。此时,他那块简易的手表上显示,距离中霆综合学院毕业典礼开始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飞行术,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可能达到的,因为,想修炼飞行术就必须要以宇宙气为基础。宇宙气的学习方法只有在大型的综合学院中才有,那里的学费是非常昂贵的。由于有了翔车,有钱人早已经习惯用它来代步,真正去学习飞行术的人极少,即使学了,也不会下太大的工夫,毕竟,以现在中霆星的状态下,享乐对于每个有钱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宇宙联盟,也可以称为整个人类的联盟,从最早的国家制度过度到联盟后,现在已经屏弃了以前的国家和人种之分,不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相互融合在一起,经过众多科学家研究出来的通用语言被成为宇宙语,在二百年前就已经推广到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货币也进行了统一,就是宇宙币。科技的高度发达使整个宇宙联盟高速发展,现在穿梭于星球之间已经是非常容易的事。宇宙联盟由议会负责一切事务,议会分为上、下两个议院。各由五百人组成,虽然人数很多,但分工非常明确。上议院主要是由政府高官和各个星球的地方长官组成,而下议院则由各星球的民间代表组成。上、下两院议长都有一票否决权,虽然在权力上肯定是上议院要大了许多,但下议院却有着监管掌控的权力。两院彼此调节,确定整个银河联盟发展的方向。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